最强杀人刀-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凝气三重!喋喋不休的蠢武器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稀碎玻璃渣 书名:最强杀人刀
    一道道盘旋的青色气流从山洞之中缓缓消散,陈剎不知道何时盘坐在地上的身体终于睁开了双目。

    青白色气流在他睁开的双目之中回旋。最终消失不见。

    他的气息沉稳,虽然浑身肌肉筋脉酸疼,没有什么力气,不过眼神之中的兴奋还是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的!

    陈剎双目闭合,刚要再度内视迈入凝气三重,暗裔血脉达到高级之后,自身有什么变化。

    突然,他的心底传来了一声低沉至极,但是却异常熟悉的声音。

    “瞧瞧,愚蠢的宿主沉溺在孱弱的力量之中终于醒来了!”

    陈剎的眉头一挑,眼神一转,便看到了那把丢在地上的猩红色巨镰上,即使在白天,也不断的在闪烁着那刺眼的红色光芒。

    他还没有说话,那道低沉的声音便重新响起:

    “愚蠢的宿主,感觉到了属于暗裔的伟大力量了吗,见识到了属于拉亚斯特的伟大力量了吗?

    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向伟大的拉亚斯特跪下,献上你卑微的忠诚,并且将那肮脏的影子掐死,让他重新滚回到了黑暗中去。

    这样,或许伟大的拉亚斯特可以让愚蠢的宿主真正体会到属于暗裔的强大!

    当然,愚蠢的宿主或许会并不愿意,不过相信伟大的拉亚斯特,暗裔的力量是最强大的力量,没有任何一种可以与之媲美!

    空洞的语言无法形容,宿主你抛却自己的意志,将你的身躯交予伟大的拉亚斯特接管,相信拉亚斯特,任何敌人都不再是我们的对手,到时候,这个低......”

    陈剎面无表情,看着地上那个仍然在不断的闪烁着红光的猩红镰刀,一把拿在了手中。

    “哈哈哈,愚蠢的宿主,你的选择无比正确,现在,匍匐你卑微的身躯,向伟大的拉亚斯特效......”

    话还没有说完,沉闷的声音戛然而止。

    原本长接近八尺的巨镰瞬间变成了一柄黑色的短剑。

    看了看手中冰冷的短剑,陈剎眨了眨眼睛,将意识凝结在了短剑之上。

    “暗裔魔镰:硕大的镰刀之内,隐藏着的是曾经代表飞升者堕落的伟大力量,神秘之剑压制了那股庞大的力量。暗裔依靠杀戮增长力量,掌握了这股力量的宿主同样如此。”

    “暗裔血脉等级:高级。”

    “注:暗裔血脉提升至高级,神秘之剑对暗裔魔镰的压制初步解除。暗裔魔镰‘拉亚斯特’意识初步复苏。”

    “注:拉亚斯特无法主动对宿主造成影响。”

    陈剎的眉头微微皱起,从黑色的短剑之上挪开了视线。

    自己体内汹涌的力量虽然强横,不过此时不知道是刚刚觉醒高级血脉的缘故,细胞之中的气力很少。

    陈剎也没着急离开这边,而是坐在那里想了想后,等待着神秘之剑可以继续切换形态后,手中的黑色短剑一转,幻化成了一柄漆黑如墨的面具,以及一张洁白如雪的硕大长弓。

    “再给我说一次,羔羊,什么东西是我要拿走的?”

    “所有东西,亲爱的恶狼!”

    两道声音

    一道清冽如泉水,一道嘶哑如砂砾。

    陈剎的脸上贴合着那一张黑色面具。

    他尝试性的拍了拍脸上的面具:

    “你们也有意识吗?”

    没人理他。

    陈剎又敲了敲雪白色的长弓:

    “听到了吗?”

    还是没人理他。

    陈剎的眉头紧紧皱起。

    朝着洞外射出一箭之后,过了一会,还是将长弓与面具重新的收了回去。

    手中的短剑从始至终,从来都没有变过形态,这是陈剎擅长的长度与形状。

    他想了很久,神秘之剑继续可以切换形态之后,原本已经消失的那把猩红色的硕大镰刀重新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伟大的拉亚斯特降临!”

    仿佛是如同新的开场语一般的声音响起。

    陈剎盯着手中的硕大镰刀。

    这道声音和刚才那仿佛在和自己说话的声音不同,不仅仅是响在心底,而是在这沉闷的山洞之中响起。

    甚至在这不算多么宽敞的山洞中,还荡起了一丝丝的回音。

    陈剎手掌托住了下巴,然后将手中的这把猩红色的巨镰直接丢在了地上,有些想不明白了。

    “没道理啊,不管从之前的哪个角度上来讲,千珏都应该高于这个蠢货的?”

    陈剎有些无语。

    原本在他的想法之中,他们这种武器中的魂魄即便是存在,可是也没有属于自己的意识了,自然无法与自己交谈。

    之前拿一羊一狼可能就是如此。

    从来没有主动和自己进行过意识的交流。

    可是突然,这个虽然神秘之剑无数次与自己提起过的拉亚斯特,竟然主动开口了。

    而且好像还拥有着自己的意识!

    这可就不得了了!

    “愚蠢的宿主,你在说什么?伟大的拉亚斯特允许重新说一遍你刚才的语言!”

    陈剎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还真是这样,这货还真能听懂。

    “我说你这样的垃圾,为什么都可以跟我交谈,千珏为什么不可以?”

    他话语说的十分直白。

    “愚蠢的凡人,你在说什么?你在侮辱伟大的拉亚斯特!”

    陈剎连理都没有理他。只是皱眉思考。

    “现在!拉亚斯特给你一次机会,立刻向拉亚斯特道歉,要不然,你将见识到暗裔的怒火!”

    “没有生物胆敢违抗暗裔,没有生物敢这样和暗裔说话,你只是一个体内有着微薄暗裔血脉的凡人!”

    “亵渎了伟大的拉亚斯特,连死十万次都不够!”

    “愚蠢的宿......”

    陈剎直接打断了这家伙的喋喋不休:

    “闭嘴。现在我问一句,你答一句。”

    “放肆!你可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吗?

    是伟大的拉亚斯特!是伟大的暗裔!

    如此不敬......”

    陈剎没等他继续废话下去,血镰变换,重新化为了短剑。

    那喋喋不休的聒噪声瞬间消失。

    果然!这货只有在暗裔魔镰的条件下才能与自己进入意识交流,

    可是狼灵的声音不论在什么时候,只要触发了狼灵之恶,千珏之印烙上之后,狼灵可以直接发声提醒自己。

    那为何自己与千珏交流的时候......

    “伟大的拉亚斯特再次降临!”

    似乎之前被陈剎掐断的话头丝毫没有阻碍对方对于自己的信心与斗志。

    重新变换为鲜血巨镰后,那一道声音仍然在山洞之中响起。

    没等陈剎问出这个问题,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的拉亚斯特居然主动开口道:

    “愚蠢的凡人,竟然想要妄图拨弄精神世界的神灵。哈哈哈,可笑至极。就算你有......”

    没声了......

    原本还要继续说下去的声音戛然而止。

    陈剎没有试图问下去,眉头微微皱起,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松开了。

    他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将手中巨镰重新放回了地面上,双眼闭合,体内的真气种子不断的吸收着灵气。

    真气种子的再度压缩,使得原本就已经淡青色的种子变得要更加深厚了一些。

    他从怀中拿出青魔杯,从中倒了一些酒水之中,快速服下。

    充斥的真气迅速的在经脉之中纵横穿梭。

    那种如同被抽空了一般的乏力之感终于彻底消失。

    陈剎这才从地上站起,看了一眼丢在那边,从刚刚突然一声不吭的猩红镰刀开口道:

    “还能说话吗?”

    “你在说什么?卑微的凡人,伟大的拉亚斯特为何......”

    “行了行了......没死就行。”

    陈剎走上前,将这把喋喋不休的破镰刀重新踢在了手中,切换形态为短剑之后,重新埋入了袖口之中后,这才走出了不知道呆了多少时日的山洞。

    白天,但是没有太阳,少了许多的暖意。

    反而比起前些日子多了几分清冷。

    陈剎一愣,抬起头一看,乌压压的天空之中,一片片细碎的雪花掉落。

    陈剎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还从来没有看见过下雪。

    在平洲的那半年是夏日,来到了沙洲呆了一年多的时间,虽然有冬季,不过并没有雪花这种沙漠中奢侈到了一定程度的东西。

    陈剎舒展了一下懒腰,闻了闻身上的臭味,一脸的嫌恶。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畜生的山洞里呆了多久。

    不过最起码也得有一两天的时间。

    找了一个有水的地方好好的清理了一下身体,然后将那已经被暗裔化身形态撕破的衣服丢掉。

    陈剎有些苦恼,每次动用这力量都要换一身衣服。

    有些破费。

    现在更多了一个烦恼的事情,那就是每次动用这股力量,还要忍受一个愚蠢的话痨摧残。

    简直是一种折磨!

    将身体整个的埋入了水中,陈剎的意识有些飘忽。

    出神入化级别的刺客之道使得对于潜水环境,有了极大的无视性。

    来到青洲的时间很短,但是不妨碍陈剎将前后发生的事情都整个的回忆一遍。

    虽然《落雪衔梅图》的效果不如自己想象,可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也算是完美的达成了目的。

    更别说自己因此使得暗裔血脉再度觉醒,实力上涨一截。

    恩......

    还要算上忽悠来的一个小丫头。

    这么说来的话,自己可以回沙洲了!

    至于那《阴阳引》的效果,陈剎刚刚测试了一下,的确有一定的用途。

    还有狼灵之恶所击杀的那个白衣老者的奖励。

    ......

    总体还算不错!

    “如此的话!即日返程!”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