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奈希尔之力-正文 0242章 皇家兄弟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信仰即正义 书名:米奈希尔之力
    苍茫的雪山之上,飞过一只漆黑的乌鸦。

    这可能是艾泽拉斯分布分布最广泛的鸟类,但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出现在奥特兰克,它们的羽毛并不耐严寒,也没有哪一种鸦属鸟类拥有能够飞越雪山的飞行高度——显然这只黑色的鸟儿并不普通。

    它飞过了雪山,再飞过了一片广袤的平原和一个巨大的湖泊,来到了一座喧闹而繁华的人类城市上空,它盘旋了一阵,似乎对这里有些迟疑,而后仿佛突然明确了方向似的,非常果决地向北方飞去。

    在这只乌鸦盘旋位置的正下方,恰好就是整个洛丹伦的核心——王宫,乌鸦的经过并没有影响到什么,毕竟即便守备再森严,也不会有人注意到几千米高空的一只黑鸟,反而是一匹狂奔的骏马带来了不小的骚乱。高大的身躯,如雷的蹄声,这显然是一匹经过圣光之力灌注的白银之手战马,在高速下简直就是一台横冲直撞的坦克。

    巡逻的皇家卫兵很自觉地让开道路,没有任何阻拦的想法,他们很清楚能在王宫内部纵马的会是谁。战马一路疾驰,直到接近皇家马厩才逐渐减慢速度,马背上的骑士在战马还没有完全停止的情况下就一个漂亮的姿势跳了下来,极为利落潇洒。这是一个健壮的年轻人,面孔硬朗,一头小麦色的金发被汗水浸润,显得乱糟糟的。

    早有一名身穿军官服的皇家卫士在此等候,他迅速拉住有些受惊的白银之手战马的缰绳,“您的骑术又精湛了,殿下,不过下次您最好不要忘了您的随身护卫,我想他们在后面一定追的很辛苦。”军官说道。

    “别担心,法瑞克,我已经提前让他们回去休息了,毕竟我显然不可能在王宫里遭遇需要他们来对抗的危险。”十八岁的王子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笑着对他忠诚的亲卫队长说道。

    法瑞克已经担任这个职务快十年了,对阿尔萨斯来说他就等同于朋友和长辈。

    “对了,艾萨克斯呢?”阿尔萨斯又问道,以往每次他从学院回来艾萨克斯都会迎接他并关心各种生活细节,甚至还会问一些类似于“有没有摔死马”、“有没有和女孩子做一些该做或者不该做的事情”这样的奇怪问题,然而今天阿尔萨斯却并没有看到兄长的身影。

    “大王子殿下在圣心礼拜堂,他让您回来之后就去见他。”

    “明白了。“阿尔萨斯点点头,”那么一会儿见,法瑞克。”他转而看向马厩中一匹有着漂亮银白色皮毛的骏马,“你好啊,亮银,看来你过得很容舒服啊,毕竟跟着那个宅女卡莉亚很少会有活要干,是吧?”

    他还记得这匹当年被卡莉亚威逼利诱夺取的小马。至于“宅女”则是艾萨克斯对卡莉亚的调侃,因为随着年龄增长,长公主殿下变得愈发文静起来,全没有小时候那种任性娇蛮的样子。阿尔萨斯觉得这个这个奇特的词汇很适合现在的皇姐,于是也就跟着叫了。

    圣心礼拜堂的距离并不远,穿过东部花园就可以看到圣剑祭坛,而圣心礼拜堂就在祭坛的后面。这两座都是新近才修建的建筑,并且装饰陈设都非常奢侈,与米奈希尔王室一向的简约风格大相庭径,然而一向保守的泰瑞纳斯竟然对此毫无意义,甚至还颇为不满,认为这两座建筑的豪华不足以代表洛丹伦的国力。

    ,原因无他,毕竟人类第一位皇帝的身份足以匹配任何程度的奢华。

    一想起四年前泰瑞纳斯得知自己宝贝大儿子随便捣鼓了几下就找到了人皇之剑后的表情,阿尔萨斯就必须强忍住笑意。艾萨克斯说老国王之所以会对索拉丁之魂如此“热情招待”,其中必然有置气的因素,毕竟三千年前洛丹伦也是索拉丁征服的土地之一,泰瑞纳斯显然有一种为祖先挣点脸面的想法。阿尔萨斯对此完全赞同。

    阿尔萨斯注视着祭坛中央那把悬空的暗金色巨剑,突然心生感慨,一向只存在于历史传说中的斯多姆卡,被发掘出来之后并没有应用于战场,而是被当做图腾直接供了起来,怎么都有一种明珠暗投之感。

    “其他任何种族,哪怕是一个兽人可以直接将斯多姆卡当做一般性质的传说武器使用,但我们人类不行,这把剑的政治意义实在重大,甚至远超其神器本身的价值。”艾萨克斯是这样解释的,“身为王子的我俩最好不要碰它,而父亲又不是一位战士,更何况现在以及将来一段时间内都不是洛丹伦统一诸国的时候,所以这把剑目前最好的位置就是神坛。”

    阿尔萨斯对此并不太理解,确实在泰瑞纳斯还在位时两兄弟于情于理都不应该试图成为斯多姆卡的新主人,但他在皇家军事学院的政治类课程可是都拿到了优秀的成绩,要知道那些教授认为洛丹伦罢黜奥特兰克王室匹瑞诺德家族、利用克罗雷家族强行分裂吉尔尼斯家族的行为都昭示着勃勃野心,下一步必然就是掀起吞并狂潮,这个时间点有很大的可能性就是大王子继位之时,但按照艾萨克斯本人的意思,他似乎想当一个和平主义者?

    阿尔萨斯突然很不明白自己这位兄长的真实想法了,但他并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想法,对于这时常有惊人之举的艾萨克斯,他还是非常服气的。

    阿尔萨斯绕过圣剑祭坛,走进了圣心礼拜堂,这座名义上的宗教建筑实际上就是索拉丁之魂的居所,泰瑞纳斯在第一时间就公布了获得斯多姆卡的消息,却隐瞒了索拉丁大帝英魂仍在的事实,这个消息被列入国家绝密,只有少数高层人士知道。

    阿尔萨斯刚踏入礼拜堂,就看到了一个与神圣肃穆一点都不沾边的景象,礼拜堂正中央是一个巨大的炉石牌桌,牌桌一旁站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高大年轻人,正是艾萨克斯,而牌桌主位则是一个仿佛由金色透明物质构成的老者,显然这就是索拉丁大帝,然而此时索拉丁半点没有皇帝应有的风度,他显然没有意识到外人的进入,正非常没有形象地趴在炉石桌上,死死盯着那几个生物卡牌。

    在索拉丁的对面则是一个地精伐木机的虚影,这是炉石卡盒模拟出来的虚拟形象,伐木机中的地精正在叫嚣,“你高级的武器绝对无法战胜我低劣的智商,哦不!说反了!”

    阿尔萨斯在初次见到索拉丁之魂还非常拘谨,毕竟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历史人物,然而这份敬畏很快就消散了,因为索拉丁似乎非常享受艾萨克斯提供的养老生活,除了大量阅读皇家图书馆的书籍来了解这三千年的历史之外,他对艾萨克斯介绍的由暴雪公司开发的风暴英雄与炉石传说表现出了极高的兴趣,甚至沉溺于其中。

    使得阿尔萨斯对这个皇帝英灵的感觉变得有些亲切起来,原来哪怕是皇帝也喜欢玩游戏啊。

    索拉丁显然被冒险模式难住了,冒险模式是炉石传说的一种游戏方式,由玩家来对抗设定好的人工智能。虽然当初为了从达拉然脱身艾萨克斯卖掉了炉石的产权,但那些达拉然的法师老爷显然对如何运营与更新一款游戏一窍不通,在搞砸了数个版本之后不得不反而再来向开发者求助。上门的肥羊哪有不宰的道理,于是艾萨克斯以创意提供者的身份获得了三分之一的收益权——只需要动嘴即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于是炉石就有了新的解谜模式,索拉丁显然卡在了其中的一个关卡之中。

    “敌人的攻击非常强大,所以你必须补满自己的生命值,但你的随从灵魂祭司会将治疗转化为伤害,你得先处理掉她,所以……”艾萨克斯故意拉长了强调。

    索拉丁猛然竖起了一只手掌,“别装模作样了,小子,我不需要你的提醒。”

    艾萨克斯叹了口气,“我必须提醒你,陛下,这一关的最快记录是帕尔崔丝,只用了三十秒,她今年可才十七岁啊。”

    索拉丁大帝的脸明显抽动了一下,艾萨克斯却仿佛没看到一般,他向做了个手势,示意同样一脸古怪神色的阿尔萨斯去旁边说话。

    兄弟两人走出了礼拜堂,艾萨克斯仔细地端详着这张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庞,四年的时间只是让早熟的艾萨克斯个子变得更高了一点,却让阿尔萨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少年变成成了青年。

    他长大了,而且已经是一名圣骑士了。

    不会因为缺少朋友而将情感寄托在一匹马的身上;也不会因为一直接受古板的圣骑士教育而压抑了天性;王国的重担有他这个兄长在抗;而皇家军事学院的防护足以让他免受任何隐秘的心灵魔法影响。

    一切迹象都表明他离原本历史上那个黑暗王子形象越来越远,他有很多朋友,他和长辈们相处的很好,虽然算不上年轻一辈当中最优秀的那个,但已经是学院内最大社团的领袖人物,这绝不仅仅是因为身份,阿尔萨斯本身的努力有目共睹。

    “回来了?达拉然的修学旅行感觉如何?”艾萨克斯笑着问道。

    阿尔萨斯以一个非常舒适的姿势依靠在身后的圆石柱上,“那毫无疑问是一座伟大的城市,你到底是怎么让那些保守而顽固的法师同意让我们参观的?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洛丹伦每一座主要城市都像达拉然那样,那么我们绝对可以就可以一统整个艾泽拉斯。”

    艾萨克斯耸了耸肩膀,“我也希望这样,但就目前来说,达拉然还是唯一的,毕竟它汇集了人类和高等精灵的顶级魔法,这也是让你们在毕业前去那里进行最后一次修学旅行的原因。”

    “说到毕业,对了,司阔尔让我告诉你最好准备一下,毕竟身为主管人就算全年不露面,在毕业典礼上还是要致辞的。”

    皇家军事学院学制四年,很快第一批学生就将毕业,创立学院的巨额投资终于迎来了回报。

    艾萨克斯点点头,事实上这个消息并不需要阿尔萨斯来通报。他将话题重新引到了小王子身上,“这次有见到吉安娜吗?话说你准备怎么处理她和布丽奇特之间的问题?”

    五年前阿尔萨斯就表现出了对吉安娜的特别好感,但在进入学院之后又遇到了同样让他颇有感觉的布丽奇特·阿比迪斯,很显然小王子应该已经面临抉择的困境了。

    “我没见到她,据说她一年前就和她的导师外出了。”阿尔萨斯给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回答。

    艾萨克斯小小地惊讶了一下,这几年他并没有特别关注吉安娜,毕竟她目前还只是个小姑娘,因而直到现在才知道吉安娜离开了达拉然,不过她的导师安东尼达斯不是一直都坐镇肯瑞托议会吗?吉安娜又怎么会跟随他外出呢?

    他还想问更多一些吉安娜的情况,但显然阿尔萨斯并不想再谈论他的私人感情问题,他突然抛出了一枚金色的硬币,艾萨克斯下意识地一把接住。

    “给你的。达拉然有一个许愿池,旁边有一个侏儒强力推荐我买一杆他的磁力鱼竿去掉池中的许愿币,我觉得你对这枚许愿币的主人应当会非常感兴趣。”这回是阿尔萨斯嘴角带起了一丝难以名状的笑意。

    艾萨克斯注视着手中的金币,正面看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但其反面却刻着一排非常细小的萨拉斯文字,艾萨克斯废了好大劲才看清,他下意识地读出了上面的内容:

    “我想和我的姐妹们一起长大,一起出嫁。——希尔瓦娜斯·风行者”

    他立刻明白阿尔萨斯那古怪的笑意是什么意思了,希尔瓦娜斯的许愿实在是太有引人遐想的空间了,虽然艾萨克斯一再解释自己和风行者姐妹只在奎尔萨拉斯有过短暂的接触,并且双方都只是单纯的盟友关系,但显然所有人都更愿意相信年轻的洛丹伦王子与高等精灵有什么特殊的隐情。

    “带这个给我干什么,”艾萨克斯又好气又好笑。

    “你可以收藏呀,或者把它还给原本的主人。”阿尔萨斯眨了眨眼睛。

    把这个硬币还给希尔瓦娜斯?艾萨克斯立即大摇其头。他反转着手中的许愿币,“那个侏儒是不是还要求你也扔一枚进去?”

    “没错,不过我可不会傻到把自己真正的心愿写上去。”

    “聪明的男孩。”艾萨克斯将手中的金币又抛回给阿尔萨斯,“那个侏儒显然在做一桩好生意,以各种名人的许愿币为噱头来卖他的磁力鱼竿,而水池中的许愿币毫无疑问应该全部都是仿制品。”

    “这我当然知道,我可不认为这些能让我随意拿走的许愿币会是真品。”阿尔萨斯耸了耸肩膀。

    “虽然许愿币本身是仿制,但上面刻的许愿文字却有很大的可能性是真实的,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的钓者就会钓到阿尔萨斯王子的硬币。”艾萨克斯推断道,达拉然和银月城是有紧密联系的,因而希尔瓦娜斯是有可能到过这座人类的魔法城市,不过她竟然写出了这样充满爱意的心愿,想必那时她的年纪应当和现在的温蕾萨差不多。

    也就是说,自己似乎发现了那个高傲精灵的一点小秘密?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