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顿奇幻事件录-LII 9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扎药 书名:巴顿奇幻事件录
    >

    刚在老北广场开完会的四人一起坐在了幻想事务所的等候室里。

    露易丝补她错过的肥皂剧,麦莉沉迷于赌博机,墨菲则在。里奇弄出这样一个风格错乱等待室,还真的有用。

    扎克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等待。这帮人来这里自然是有原因的,只是现在里奇被客户占用了,暂时无法接待。

    有了温斯顿这样的例子,扎克有心‘偷听’一下办公室里的里奇在接收什么样的委托。

    “谁推荐你来这里的?”里奇的声音。

    陌生的声音,“这,这重要吗?”

    “看情况,如果我觉得你的委托是麻烦,不想做,正好你的推荐人我也不在乎,我就不接手了。”里奇用了一副‘老子就是这么牛逼’的语气。

    “呃……”陌生的声音似乎非常无语这样的回答,“那……不如你先告诉我,恩,什么样的委托你会觉得是麻烦?”是怪异的低姿态请求。

    里奇没有说话。

    陌生声音继续征求意见,“恩,那我说个种类,你用点头摇头回答?”

    扎克对这种情况的的猜测?

    里奇半分之百已经知道对方想委托什么了,人类的欲望在幻人面前,就和翻开的书一样一目了然。而委托者八成是不够自信自己推荐人的份量,同时,也并不熟悉这种事务所的底线,出于谨慎的——

    委托者的试探,“可能点儿危险性的工作?”

    扎克是听不到里奇的动作的,但委托者继续开口了,大概是里奇点了头,“恩,通常意义上……可能会违道德的工作?”

    同上,扎克听不到摇头和点头,但只要委托者在继续……描述他需要委托的事务,里奇应该就是用点头回应的,“那最后,或许……会违反法律的工作?”

    里奇说话了,“你这些提问毫无意义,你在这里。所有会到这里委托的人,需要做的都是以上三种。我对麻烦的定义,和上面三种类型无关。”

    “好,好吧。”

    “不如这样吧。”感觉现在只是在故意玩弄自己的客户,“你说几个类型的推荐人,我告诉你谁推荐来的委托我不会拒绝。然后确认了我会接你的委托,我们在来谈正事,怎么样?”

    “你,你确定?”

    “我确定,我可以轻易的求证你的推荐人,如果撒谎……”留白以让客户自己感受。

    “好。”客户开始了,“警察。”

    “不在乎。”里奇的回答也是够干脆的。

    “呃,富人。”

    “不在乎。”

    “官员。”

    “除非是我们市长。”里奇真是坦诚。

    客户的声音变的怪异了,“神,神职人员??”好像他自己都没有底气。应该的,和前面几种画风都不一样。

    而里奇的回答,“谁能对服务主的人说不?”带着笑意的,“你的推荐人,是神职人员吗?”

    “是!”客户的惊喜让他的声音都变调了,“我教会的牧师推荐我来的!”

    一直在听的扎克弯着嘴角笑了一下。里奇昨天就告诉扎克了,温斯顿也是纽顿的牧师推荐过来的。当时里奇就给了在纽顿的天使正面的评价——在希望纽顿恢复一个城市生机这一点上,天使至少有出力了。能明白吧,至少天使们没有只关心纽顿人民嘶吼的灵魂,真真正正的给了纽顿人民能够解决生活中遭遇到的困难的建议!

    里奇笑了笑,“早说嘛。”有纸张的声音,然后是,“合同签一下吧,条款你看一下,基本上就是保密的内容,不懂的就问。”

    “我,我的委托你接了?就这样?”

    “不然呢。可能危险、反道德、违法,就是我这一行打交道的东西,然后最重要的,你还有个我无法拒绝的推荐人。”

    “我都没有说我要委托什么!”

    “那就请吧~”

    “呃……”扎克听到了签字的声音,这个客户倒是明白夜长梦多的道理,“我需要你去帮我伤害一个人!”

    “名字,地址,正常的日程信息。”

    “就这样?你什么都不问吗?”

    “多谢提醒。”里奇带着笑意,“死亡、失去生活能力、残疾、只是住几天院的那种。或,你想要的是心理上的。哪一个?”

    “呃……”犹豫代表这个客户还是个正常的……“如果让他死掉的话,会很麻烦吗?”

    “呵呵,这不用你担心,我说过了,在你的推荐人面前,没什么是麻烦。”

    “哦。那……”停顿了三秒,“杀了他吧!”

    “写下所有你需要我知道的内容。”

    扎克听到了纸张在桌面上滑过的摩擦声,然后是急促的书写声。

    等待室里,除了麦莉,应该都有听到这场委托的进行过程,扎克看了眼露易丝,眼神有些怪,是扎克需要个人和自己聊聊心中的怪异感觉。这种怪异的感觉并不好清楚的表达……

    我尝试着帮大家整理一下吧,看有没有能感受到扎克的想法——

    一个生活遭遇困难的纽顿市民,按照联邦人民的正常解惑流程去了教堂,获取来自信仰的教诲,以度过生活的困难。然后主的代言人,神父、牧师,对给这个人的生活建议是,你去找幻想事务所。最后,这个人来委托了一件谋杀。

    结果,露易丝陷入索菲亚(等待室里有肥皂剧全季)和她情人们的故事不可自拔,根本没理扎克。

    扎克只能再看向墨菲。墨菲倒是放下手里的书,看了眼扎克,似乎愿意随时接扎克抛出的话题。

    扎克抿了下嘴,什么都没说。墨菲无表情的再次拿起手里的书。哎。

    再没有等待多长时间,扎克听到了等待室外,那个客户离开的声音,直接起身,往里奇的办公室走。

    剩下的三个人是可以继续在这里打发时间的,因为没人比扎克更能说,她们在这里等结果就好。但麦莉败光了自己的硬币,一脸阴沉的跟在扎克身后。

    扎克进办公室的时候,里奇正捏着一张写满的信息的纸默记。看一眼进来的扎克,给了无奈的微笑,“听到了?”

    扎克点头。

    里奇也没有什么好隐藏的,直接把写满了一个将死之人信息的纸递给了扎克,“如果要我猜的话,天使大概是看上了这个可怜人的灵魂。”

    未来某个时刻会死在幻人里奇手上的这个人,是纽顿一家水产加工厂的老板。扎克并不关心这些信息,不过是在推回纸张的时候扫到了部分内容,“这是你客户想要他死的人,你不需要猜天使们想什么。”

    里奇点了下头,看了眼扎克,“你似乎有些在意这个客户?”

    “不,我都不认识他。我有些在意的是事情居然是这样的发展,天使在变向的鼓励人类最极端的行为。这应该是恶魔的属性。”刚才,有没有感受到扎克想法的人?“现在的巴顿恶魔像天使一样的传教,反而纽顿的天使,像恶魔一样制造罪……”

    “专心点儿。”是并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的麦莉,她在催促扎克快说正题。

    算了。扎克不想多事的去评价圣主信仰的地狱和天堂,调整一下思路,“里奇,温斯顿昨天让你抢劫的小白。”

    里奇一抬手,彩光包围下,一支药瓶出现在手中,带着炫耀的,“幸亏我不是人类~那家伙为了保护这几颗小药丸……”

    扎克直接拿了药瓶,打开,倒出里面的药丸,“只有三颗?”

    被打断的里奇并不知道扎克要说什么,“怎么了吗?他只从温斯顿那里买到了三颗。”

    扎克皱着眉,两颗放回瓶中,当着温斯顿的面,收回自己的口袋里了,唯一一颗还在手里的小白递还给温斯顿,“还回去一颗,让那个人活着。”

    里奇对扎克拿走小白没什么意见,倒是“为什么?”

    扎克的解释,“我们有一个方法,让纽顿的小白使用者全部活下来。”

    “真的?!”里奇盯着扎克,这激动并不是作假,这是他的城市,人类不停死亡,对他这个幻人来说也没有一点好处。

    “但有个问题。”接下话题的是麦莉,“这个方法在最后的执行阶段,有两个分支。”看了眼扎克,具体的位置是扎克刚收入两颗小白的口袋,“要么会导致吸血鬼在这个国家的命运彻底走向崩毁,要么,能实现吸血鬼彻底颠覆现在都被魔宴统治的现实。”

    对应的是什么,大家都清楚吧,前者是引入黑女巫去学习安德鲁的巫术——然后全体吸血鬼、无关立场,一起面临未来巫师家族的威胁。后者,就是利用小白的副作用,无风险的制造大量不属于魔宴的吸血鬼,从纽顿这些已经依赖于小白的人类开始!

    现在既然说这话的是麦莉,大家应该很清楚麦莉的主张是什么了,她要后者。

    但是,扎克——看着惊讶的里奇,“我们还没有决定。”

    麦莉直接翻出一个白眼,丝毫不掩饰她的愤怒。

    原本就惊讶的里奇更惊讶了,看着扎克,“没决定?没决定什么?是让所有吸血鬼都陷入危机还是颠覆魔宴统治吸血鬼?”

    扎克非常认真的,“不想要制造另一个隐秘联盟。如果要让魔宴在联邦坠落。”看着麦莉,这是非常真心的话了,“最差劲的方式,就是制造另一个吸血鬼联盟。你就不担心,第二个魔宴诞生么。”

    麦莉也是忠于自己,“我的目的就是复仇,不好意思的让你见笑了,复仇,就是短视的行为!所以,抱歉,我的眼光没有永生的你那么长远!我要的就是有生之年干掉魔宴!”

    扎克撇开看麦莉的视线,“那作为一个充分了解吸血鬼利益联盟(曾经三个世纪的隐秘加现在的魔宴),又有幸的享受了一个世纪的吸血鬼,我,我要的就是不想自己在被卷入任何吸血鬼团体里。”对着里奇给了结语,“如你所见,救纽顿的方法我们有了,但执行的方式,还无法达成一致。”拍一拍口袋里的小白,“在我们达到最终的共识前,现在需要的就是让这些人类继续活着。”捏着一颗小白的手依然在空中。

    里奇的思维大概有些乱。毕竟,需要扎克开会讨论的事情,不是现在一两句话就能让旁人理解的。不过里奇倒是懂了一个重点,接过了扎克递来的小白,皱着眉,“那,如果你们一直无法达成共识怎么办?”

    “本就应该死的人。”扎克抿了下嘴,“就让他死。”意思就是……一切照旧。

    里奇的脸成了麻花,提了个新的问题,这问题让扎克略感欣慰,“如果这个决定很难做出的话,不如就算了。”对扎克,“你不用为纽顿人的生命负责,特别是这还可能左右到那么重要的东西。”未来全体吸血鬼的命运,和魔宴吸血鬼的命运,这还不重要么!

    “我也希望就这么算了。”扎克皱了下眉,“但这个方法的提出者不是我。”感受扎克的话——如果救纽顿人民的生命是扎克想出来的东西,扎克可以轻易的丢掉这个想法,不是么,反正扎克也并没有多关心纽顿。可是,“是韦斯想到的,这意味着詹姆士也知道。”无奈的脸,“于是,事实就是即使我不行动,那两个人类警探会开始行动。”

    能说什么呢,警察救人的性命于绝望中,是警察的工作,拦不住的。

    扎克看着里奇,“我们希望那两个警探影响温斯顿的计划……”再拍拍放小白的口袋,“就为了获取能够维持那些人生命的小白吗?”是了,詹姆士和韦斯,对温斯顿的计划,是威胁。以及,“然后,我眼看着吸血鬼的命运,从我自己手里溜走,完全看两个警探的心情决定吗?”

    能想象吗?由韦斯和詹姆士去决定用什么方式复苏那些终于成为活尸的纽顿人?黑女巫的巫术还是吸血鬼的血?

    如果韦斯能够占上风,扎克的未来或许还有点儿希望。如果是詹姆士,呵。扎克不如现在就回格兰德开始准备自己的葬礼算了。

    扎克的重点在这里,“所以,只能由我来控制这事件的进程,我做最终的决定。”最后看着里奇,“不管是稳住两个警探,还是为了最后可能达成的共识。我们现在需要获得温斯顿的小白储备。”

    里奇点头。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