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炮的抗战岁月-第三卷厉兵豫西 第二三五章你们见过飞蛾扑火吗?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李四维 书名:李大炮的抗战岁月
    当晨曦再次降临,谷家沟依旧宁静而祥和,只是村外添了几个乱葬坑,那流在密林和村北口的血已然凝结成了冰渣子!

    “起来了,起来了!”六十六团的营地里各级军官的喝骂声此起彼伏。

    医护排的营地上,李四维刚刚俯身查看完葛大路的伤势,听得外面的喝骂声,皱了皱眉,扭头望向了苗振华,“振华,让他们安静些……传令各部,今天继续休整!”

    “团长,”苗振华一怔,满脸犹豫,“是继续休整吗?”

    “对,”李四维肯定地点了点头,“今天继续休整!让各部主官去团部等着。”

    “是!”苗振华再无疑虑,答应一声,匆匆而去。

    李四维见苗振华离去,回过头来,轻轻地拍了拍葛大路的肩膀,笑骂,“你龟儿下次小心些!人家明明拿着枪你还往上扑?二旦都莫得你愣!”

    葛大路左臂缠着纱布,血迹未干,闻言讪讪而笑,“他第一枪对着老子都没打上,哪晓得第二枪他背着老子反倒打上了!那个狗日的眼睛长到背上去了,活该老子倒霉!”

    “你啊!”李四维叹了口气,动情地望着葛大路,“早喊你去直属连当个连长,你非要赖在特勤连不走!特勤连……啥时候都要冲在最前面!”

    葛大路是特勤连的第一批排长,论战功论资历早该升职了,收编天青寨的时候好不容易有机会了,他却选择了在特勤连继续当一排长,把连长的位置让给了资历远不如他的富察莫尔根。

    葛大路傻呵呵地笑了,满脸实诚,“团长,俺就愿意在特勤连呆着,俺喜欢冲在最前面,也喜欢那种刀刀见血的感觉……爽快!你要是让俺去守阵地,俺才受不了呢!”

    “随便你!”李四维摆了摆手,转身就走,“给老子好好养着!”

    医护排的营地上燃着几堆篝火,受伤的兄弟或坐或躺都聚在篝火堆旁,贪婪地汲取着火焰的温度!

    李四维看得心中一酸……天越来越冷了,必须把他们送回山寨去!

    深深地吸了口气,李四维大步流星地出了医护排的营地。

    团部里,赵德柱、马跃、王六根、刘黑水、富察莫尔根都到了,丘团长也来了,只有黄化和孙大力还在西山,没有赶过来。

    李四维大步流星地进了团部的破茅屋,众人纷纷望了过来。

    “都来了?”李四维笑呵呵地走到了主位,在矮凳上坐下,使劲地搓了搓手,“狗日的,这天越来越冷了!黑水,你带队回去,把受伤的兄弟都送回山寨去!”

    “是!”刘黑水连忙点头,“他们在这外面呆着的确不是个事儿!”

    “四维,多谢了!”丘团长满脸感激。

    这营地里两百来号伤员基本上全是他的部署,六十六团的伤员不过十余人:特勤连有四个伤在光头手下,三个伤在疤脸的手上;补给连有一人在追击的时候被流弹击中的;直属连有四人在打伏击的时候受了伤!

    “客气了,”李四维摆了摆手,望向了赵德柱,“德柱,你率部去西山把特勤连的兄弟换回来!那地方比较凶险,切记只能坚守,不可出击!”

    “是!”赵德柱肃然允诺,“团长请放心!”

    “好!”李四维点点头,望向了马跃,“马跃,你部接替补给连的防御!”

    “是!”马跃连忙点头,却有些疑惑,“团长,咋都在防守?你该不会只带着八连、九连进攻吧?”

    “哪个跟你说老子要进攻了?”李四维瞪了他一眼,望向了王六根,“六根,你部作为机动力量,让兄弟们随时待命!”

    王六根重重地点了点头,“是!”

    “好了!”李四维环顾众人,笑得轻松惬意,“都散了吧!早饭也该做好了,这么冷的天,吃点热乎的暖和!”

    “四维,”丘团长没有动,满脸犹豫,“为啥不进攻?哪怕一天只推进十里地也好啊!”

    刘黑水等人正要起身,闻言又都坐了回来,都疑惑地望着李四维!

    李四维迎着众人的目光,神色一整,“你们见过飞蛾扑火吗?”

    众人一愣,纷纷点头,神色却更加疑惑了。

    “见过就好!”李四维点点头,伸出手指在桌上的地图上点了点,“这里是飞鹰堡!”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在鹰爪山的位置有个红色的标记。

    李四维的手指一直向东移动,停在了谷家沟,“这里就是老子们的位置!”

    谷家沟也有个红色的标记。

    李四维抬起头,微微一笑,“这两个地方就好比两盏明亮的灯,而飞鹰堡和老子们就就是那被火光深深吸引的飞蛾……”

    “团长,”马跃不服气地打断了他,“老子们没这么弱吧?”

    李四维瞪了他一眼,“记住老子的话:永远不要低估你的敌人!”

    马跃缩了缩脖子,讪讪而笑,“记住了,你继续说!”

    “要真记住了才好!”李四维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然后神色一肃,“老子们与其像飞蛾一样扑上去,倒不如把老子们这盏灯搞亮些,让他们自己扑过来?”

    闻言,众人都皱眉思索起来。

    “高明啊!”丘团长却一拍大腿,目光炯炯,“好一招引蛇出洞!他们只要扑过来,就失去了地利!”

    众人恍然大悟,纷纷点头,“对对……只要把他们引出来,老子们就能变强攻为固守,部队的伤亡肯定就能小很多!”

    只有刘黑水有些犹豫,“可是,真能把他们引过来?”

    李四维扭头望向了他,神色凝重,“黑水,这就要看你的了!”

    “看我的?”刘黑水一怔,恍然大悟,“团长请放心,补给连绝不能短了兄弟们的给养!”

    这样的策略固然可以降低伤亡,进展却会十分缓慢,天越来越冷,补给是首要的难题!

    “好!”李四维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路上一定要小心!只要能保障兄弟们的给养,老子逼也要把他们逼出来!”

    就这样,李四维定下了剿伐飞鹰寨的基本策略!

    相比与六十六团团部的轻松气氛,飞鹰堡大堂里的气氛就显得有些沉闷了!

    武大寿高高在上,怀里偎着个小暖炉,里面的炭火燃得正旺,偎在怀里暖烘烘的一片,却暖不化武大寿那张板着的脸。

    大堂里空空当当,只有三当家的孤零零地站在台阶下,满脸愧色,“属下轻敌大意了,请堡主责罚!”

    堡主为了一个“刺”字营花费了多少钱粮,他最清楚不过!

    “罢了!”武大寿摆了摆手,神色稍霁,“这些年来,咱们顺风顺水的惯了,注定有此一败……老三,败了不可怕,败了咱们再赢回来就是了!”

    “堡主!”三当家的心中一松,满脸感激,“属下这就回去……”

    “老三,”武大寿轻轻地打断了他,“不急不躁方能成大事啊!这山里有句老话,有耐心的才是猎人!记住了吗?”

    三当家的一怔,连忙点头,“属下记住了!”

    “很好,”武大寿满意地点了点头,“回去安排人盯紧了官军的动向……远远地盯着就好了!”

    “是!”三当家连忙允诺,“属下明白了!”

    三当家匆匆而去,武大寿望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这个老三呐!要能像老二那般爽朗就好了!”

    一旁的阿伟一愣,“义父,这是为何?三当家的行事稳重……”

    “不!”武大寿摇了摇头,眼中精光一闪而逝,“他这不是稳重,只是心中还有戒备罢了!”

    “戒备?”阿伟皱起了眉头,满脸疑惑。

    武大寿幽幽地说了句,“你可曾听他叫过一声大哥?”

    阿伟一滞,默默地垂下了头!

    “随他去吧!”武大寿意兴阑珊,缓缓地起了身,“一个‘刺’字营罢了,只要能打跑官军,老子再建一个就是了,用得着他连夜跑这一趟?不堪大用……不堪大用啊!”

    “义父,”阿伟闻言,有些激动,“孩儿愿为义父解忧……”

    武大寿望了他一眼,“不急……此时敌情不明,以静制动方是上策!”

    武大寿沉得住气,李四维也不急躁。

    吃过早饭,李四维送走了刘黑水和一众伤员,然后带着苗振华上了山,把谷家沟的北山和西山好好地转了一遍,下得山来已经是午饭时间了。

    日上中天,那太阳虽然依旧像个病号般懒洋洋的,却也为大地添了几分暖意。

    营地里,不当值的兄弟晒着太阳,三三两两的闲聊着。

    黄化和孙大力也起来了,和几个特勤连的兄弟凑在一起说说笑笑。

    李四维径直走了过去,“龟儿的,都睡好了?”

    众人连忙回头,“睡好了……今天暖和,睡得踏实!”

    “那就好!”李四维过去挤在他们身后坐了下去,“老道、大力,昨晚咋搞的?听说两个人就伤了七个兄弟……他们真有那么凶?”

    黄化点了点头,面色凝重,“草莽之中藏龙卧虎啊!那光头大概是个出家人,使一柄短刀,路数刚猛,先是突袭的兄弟被他一脚踹飞,然后三个兄弟围攻的兄弟被他一个照面便劈伤了……老子上去也和他斗了二三十个回合才找了个破绽……的确是个人物啊!”

    “能和你斗上二三十个回合?”李四维有些惊讶,“那倒还真是个人物!”

    算起来,黄化是他见过的第一高手呢!

    黄化点点头,有些担忧,“这才刚开始……只怕这样的人物还不少呢!”

    李四维点了点头,移开了话题,“疤脸呢?”

    孙大力摇了摇头,一脸的得意,“那疤脸的枪法着实不错,身手却不见得有多高明,几个兄弟就将他围住了,老子们一拥而上,只一个照面就把他撂翻了!”

    “屁!”刘大炮在一旁撇了撇嘴,“你那是偷袭!”

    “狗日的!”孙大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那是战斗,你以为是你们绿林好汉打架斗殴啊!幼稚!”

    刘大炮一滞,涨红了脸,却又无法反驳!

    在真正的军人眼中,绿林中人那些打家劫舍、火并夺权的把戏的确上不得台面!

    李四维也是脸色一肃,盯着刘大炮,“长官的话给老子好好记住,那都是在战场上厮杀出来的经验,到时候能救你的命!”

    被黄化和孙大数落,刘大炮倒也认了,这两人的本事他可是见过的!

    可是,李四维也来数落自己,刘大炮却是不能忍了,一梗脖子,“老子……”

    “闭嘴!”李四维声音一沉,冷冷地盯着他,“莫不知道天高地厚!要不是你的兄弟们绑了你,老子这时候应该已经带着兄弟们杀上落雁峰去了……你还觉得你们挡得住吗?”

    刘大炮一滞,默默地垂下了头!

    李四维嘿嘿一笑,满意地站起身来,“老子去营地里转转,你们继续!”

    “是去看宁医生吧?”有兄弟笑着起哄。

    李四维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走了,“老子要看的地方多了去了!”

    待李四维远去,黄化突然望着刘大炮,“刘天福,你觉得老子厉害吗?”

    刘大炮一愣,抬起头疑惑地望着黄化,“当然了,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了!”

    “不!”黄化笑着摇了摇头,“和团长比起来,老子差得太远了!”

    “呃……”刘大炮满脸愕然,“难道……他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龟儿的!”孙大力“啪”一巴掌扇在他的军帽上,“你懂个锤子!老子们再厉害,一次能杀多少人?”

    说着,孙大力压低了声音,“你晓不晓得团长最多一仗杀了多少人?一把火,烧掉了成千上万的小鬼子……烧得小鬼子哭爹喊娘!”

    刘大炮浑身一抖,“真……真的?”

    “龟儿的!”孙大力叹了口气,“那一把火烧红了半边天!当时,还莫得特勤连,老子也还是个小兵,就站在河对岸……你问过人被烧燃,烧成焦炭那种气味吗?老子那时候闻到了……呵呵,当时就吐了!”

    刘大炮的脸色有些发白,他虽出身土匪世家,也常常干着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的勾当,可是,一把火烧掉成千上万人……那样的场景,他想都没想过!

    黄化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以后莫去惹他了!”

    “嗯!”刘大炮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回过神来脸色一红,掩饰地瞪了孙大力一眼,“狗日的,该不会是你编出来的吧?要真是那样,他咋可能还是个团长?”

    孙大力嘿嘿一笑,“信不信由你!”

    说着,他起身伸了个懒腰,转身便走,“唉,晚上多半还得上山,老子再去眯一觉!”

    黄化也站了起来,“老子去炊事排看看,韦一刀该不会在偷懒吧?这一天了,饭还没好!”

    刘大炮见两人头也不会地走了,只得望向了几个剩下的兄弟,“连长说得是不是真的?”

    众人纷纷摇头,异口同声,“俺们啥也不晓得!”

    “狗日的,”刘大炮皱了皱眉,紧紧地盯着他们,“你们咋会不晓得?”

    众人笑容不改,“不晓得就是不晓得,反正你莫去惹团长就对了!”

    说着,众人同时起身,“俺们也得再去眯一觉!”

    众人散去,徒留刘大炮呆坐原地,独自纠结!

    李四维却不知刘大炮正在为光明集那把大火纠结,正对着俏面如花的宁柔大献殷勤,“柔儿,这两天真是辛苦你了,我给你按按摩……”

    说着,李四维就绕到了宁柔背后,双手搭上了宁柔的肩头!

    宁柔俏脸微红,“你轻点,我……怕痛!”

    “好,”李四维连忙点头,“轻点,再轻点……够轻了吧?”

    宁柔的俏脸更红了,“太轻了……莫得我……麻酥酥的……”

    “哦,”李四维连忙加了一份力道,“这样好了吗?”

    “嗯,”宁柔轻轻地点了点头,声音中透着满足,“正合适呢!好舒服!”

    李四维轻轻地按揉着,不一会儿却感觉宁柔轻轻地往自己怀里靠了过来。

    李四维心中一热,停了下来,抽出双手就要搂住她,一俯身,却听得宁柔发出了细微的鼾声,顿时双手一僵,心中有些发酸……她这是累了啊!

    轻轻地抱起宁柔,将她放在了用木板拼成的简易手术台上,为她盖上了薄被,李四维就静静地坐在旁边,温柔地望着她。

    睡梦中,她一脸安详,细微地鼻息轻轻地吹动着散落在鼻端的发丝……李四维伸出手,轻柔地将那三连的发丝理顺,好滑呢!

    “团……”苗振华匆匆而来,一见这情形,连忙压低了声音,“廖营长来了!”

    李四维一怔,“咋来得这么快?”

    按照行程,刘黑水一行这个时候差不多才赶到天兜寨。

    苗振华小声地解释着,“廖营长一大早就带着队伍出发了,在半路上才遇到了刘连长他们……”

    “哦,”李四维轻轻地站了起来,顿了一下,又坐了回去,微微一笑,“让他们先安营扎寨,好好休整……今天莫得事!”

    “是!”苗振华轻轻地应了一声,轻手轻脚地走了。

    李四维又望向了熟睡的宁柔,心中一暖。

    对!

    今天莫得事!

    我就这样静静地守着你!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