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第三卷 帝都风云 第322章 綦之送礼,林氏入京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如果赵迅是其他官员,秦莞或许还不愿扰了他如今的生活,可是他是父亲的随官,是父亲在大理寺办差之时关系最为亲厚的人,这本册子为何在他手上?这后面关于晋王案子的内容,他必定是知道的,所以,秦莞绝不能放弃赵迅。

    回了侯府没多久,白樱就回来了,“小姐,赵迅住在城南马家巷的一处民宅之中,只有他一个人,我看他回去之后没多久就出了门,然后往城南的一处货行而去,如今,似乎在那货行之中做小工。”

    曾经大理寺的正经官员,如今却给人家做小工,这份落差可想而知,难怪他发现自己几个人来找他的时候吓得不轻。

    秦莞略一沉吟,“我知道了,眼下先不管。”

    白樱迟疑一瞬,“小姐,这赵迅牵扯着沈大人,您如此是想做什么?”

    秦莞看着白樱,一时不知该如何说,白樱待她是忠心的,她也十分信任白樱,可白樱太聪明了,在她身后还有个燕迟,她的这些行迹,一旦有两三分袒露真心,白樱便会猜到,燕迟更是,便是到现在,秦莞都没想好如何和燕迟说这件事。

    “我想知道晋王的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莞犹豫再三,还是只能如此说,白樱听着略有些犹豫,“小姐,这件事发生的时候,京城之中和这件事牵连的人大都没了,晋王府更是……”

    秦莞弯唇,“你放心,我明白,我心中有数。”

    白樱忙道,“是奴婢多言了。”

    “你的好意我知道,不过这件事我怎么吩咐你就怎么做便好。”

    秦莞如此说完,白樱连忙颔首应是,秦莞未曾多说什么,只将赵迅这人仔细思量了一番,如今衙门的的案子毫无头绪,侯府中秦霜又要大婚了,这个时候去找赵迅不是个好时机。

    秦莞这般想着,便去了秦霜的院子,去之前又叫人备了一份礼给秦霜带去,还有四日便出嫁,秦霜的便只在院子里做些小绣品,盖头绣好了,嫁衣和其他一应物件都准备妥当,如今只等五月初三的好日子了。

    见秦莞又带了礼物来,秦霜喜上眉梢,姐妹二人在一处说了一会儿话,秦霜忽然道,“九妹妹,我五月出嫁,八妹六月,你也该为自己的事考虑一二了。”

    茯苓跟在秦莞身边随侍,闻言也点头,“是啊小姐,您也该想想自己的事了。”

    秦莞苦笑,“我知道,你们不必为我操心。”

    茯苓便苦着脸道,“六小姐,您看到了,小姐每次都是这样说,可是不是真的上心奴婢却是一点都没看出来……”

    秦霜皱眉看着秦莞,“其实,你有没有想过睿亲王世子殿下啊……”

    秦莞正在喝茶,闻言“噗”的一声喷了出来,秦霜急忙递上帕子,一脸的苦笑,“这是怎么了?!睿亲王世子殿下不好吗?你怎么吓成这样了?”

    秦莞无奈的拿着帕子擦着唇角,“自然不是不好,只不过……”

    茯苓听着眨了眨眼,忽然晃过神的道,“是啊小姐,世子殿下待您最好了,又有太后和太长公主这层关系在,他日后一定不会待您不好的。”

    白樱站在一旁面带微笑,秦莞面上微红,忍不住的想咳嗽,“那个……咳,现在不用想这些,先等你出嫁了再说。”

    秦霜无奈道,“我出嫁了,可就不能这么和你说话了,想那睿亲王世子,身份地位高绝,人生的也十分俊逸,唯一不好的就是他之前行兵打仗,只怕不是个十分体贴的,但是他人总是正派的,这点十分重要。”

    秦霜有模有样的说着,秦莞听得十分汗颜,又听了几句,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赶忙找了个借口先溜了,出了秦霜的院子,秦莞呼出一口气,一旁茯苓还在念叨,白樱却面上始终带着笑意,秦莞瞪了白樱一眼,再不敢往秦霜那里去了。

    第二日一早,秦莞方才去知府衙门,到了知府衙门,却见宁不易也在衙门里面。

    展扬将秦莞接到后堂时,宁不易正在后堂作画,展扬道,“我们派出去的人一直没有找到死者的身份,所以请宁师傅来帮忙画一幅画像,然后贴出去。”

    秦莞微讶,人死了两日且被砸的面目难辨,宁不易画这样的画像就没有半分忌讳吗?

    看到秦莞过来,宁不易连忙上前行礼,秦莞往他的画案之上看了一眼,只见一副人像已经基本成型了,秦莞心底微讶一瞬,她是见过死者的,当时死者半张脸都被砸烂了,她看着尸体,脑海之中却一时想不出这人的样子,可宁不易这幅画一看,却立刻让她觉得这人就是死者,死者闭着眸子满脸血污,可宁不易的画作却十分清晰,死者睁着眼睛,神态很是平和,“宁大家不亏是大家,画出了死者生前的神韵。”

    展扬笑道,“宁大家的画馆里面还有好几位师父,可是只有宁大家一个人能将人物画像画的如此传神,他也愿意帮忙,即便是画死者也不忌讳,已帮了衙门许多回了。”

    这点秦莞早就知道,宁不易闻言微微一笑,又继续作画,这画像已经快要画完了,他正在细细描绘剩下的几笔,秦莞看了两眼,展扬忽然道,“可惜宁大家没有见过威远伯府家的大公子,若是见过,如今还能让宁大家帮忙画一幅,好找人。”

    宁不易抬起头来,“是威远伯吴家?”

    展扬一听宁不易知道,忙道,“你认得?”

    宁不易颔首,“认得,他家的三公子、四公子,都去画馆买过画,此前,我还帮三公子找了一副名画,似乎是要送给工部左侍郎的。”

    说完宁不易觉得不妥当,又笑道,“三公子在仕途上十分用心。”

    吴瑜此前的差事便是在工部下属,给自己上面的人送礼再正常不过了,秦莞和展扬都是通达的人,不会连这一点道理都不知道,二人自然也不在意这话。

    秦莞想到在吴家见过的宁不易的画作,心想自己还是太多心了,染墨画馆名声大,买画的十有七八都去宁不易那里,若威远伯府这样的,更是会买好的,一幅画而已,的确是十分正常的,如今宁不易自己这样说出来,就更正常不过了。

    这心思一定,秦莞便打消了仅剩的疑虑,又问宁不易,“那宁大家见过吴家大公子吗?”

    宁不易回想了一瞬,“好像见过……我们这画馆开了好几年了,早先名气不大的时候,来买画的人少,吴家三公子倒是很早就来过,吴家大公子,印象之中我应该是见过的,只是如今记不真切了,要画出肖像的话有些难。”

    展扬叹了口气,“那就算了——”

    秦莞便问,“宁大家觉得吴家三公子是怎样的人?”

    宁不易停笔,想了想才道,“吴家三公子十分务实,虽然他的身份在有些尴尬,但是这么多年他一直为着侯府好,另外,他这个人十分孝顺,她的母亲卧病在床,听闻他每天晚上都歇在母亲房中,只为了亲手给母亲端汤喂药。”

    吴瑜的母亲是带着他再嫁入侯府,想必因为再嫁的身份受了不少苦,幸而吴瑜孝顺非常,可正是因为吴瑜如此孝顺,会不会就因为这份孝顺而犯错呢?

    宁不易叹道,“三公子是我见过的最为孝顺的少年公子了。”

    秦莞听着,眸色又是微深,而宁不易说完便不再多言,很快就将那副画画好了,展扬一看,“我就叫人再临摹几幅出来,有了这画,找人的速度必定快上许多。”

    话音刚落,张道士从后面走出来,“展捕头,我算好了——”

    张道士无法阻止凶手杀人,也不会查案子,只负责算每一次的时间,说完话进了门,张道士见秦莞来了连忙行礼,从前他对秦莞还没有这般恭敬,可秦莞对他有救命之恩,他再也不敢对秦莞拿乔了——

    “道长算出时间了?”

    秦莞这么一问,张道士便道,“对,三日后的晚上。”

    秦莞听得心头一跳,三日后,不正是秦霜出嫁那日吗!

    展扬眉头紧皱,“如此,我们的时间就更少了,我立刻再带人出去查……”

    展扬喊了一声,佟榆走了进来,展扬吩咐佟榆拿着画去找人临摹,又一边清点人数出去,秦莞便道,“王掌柜那边可查出什么来了?”

    展扬摇头,“不曾,王掌柜是个会做生意的,脾气也极好,底下的学徒都十分尊敬他,其他生意上的对手也大都十分喜欢和他打交道。”

    “那他生意上的对手呢?”

    展扬摇头,“查了,东市之上的确有两家卖首饰的铺子和他有过一些争执,不过那天晚上他们都有不在场的证据——”

    王守昌的事还没查清,便死了第五个人,秦莞深知展扬的难处,便不再多问先告辞离开,宁不易已画完了画,也一起告辞朝外走。

    秦莞和宁不易如今也算相熟,秦莞便道,“宁大家如今的名气,却还愿意来帮官府做这些小事,实在是难得的很。”

    宁不易施施然道,“郡主也说这是小事了,画一幅画像对我而言十分容易,若是帮上了衙门的忙,对我而言乃是功德。”

    微微一顿,宁不易又道,“对了,两位师傅给永宁郡主做的画,郡主可还满意?”

    秦莞这才想起来那夜她们故意拖延了时间,而后来有两位师傅去安阳侯府给岳凝还有太长公主作画了,“这两日还没去侯府,倒是没看到画,不过画馆师傅技艺不凡,她一定会喜欢的。”

    宁不易点头,“那就最好了。”

    二人说着话走出了衙门,秦莞和宁不易告辞之后上了马车。

    马车里,秦莞低低的呢喃,“石磨地狱,刀锯地狱,挖心地狱……”

    石磨地狱是惩罚犯了戒的人和浪费五谷的人,刀锯地狱是惩罚拐卖或者恶待女子妇人和小孩子的人,而挖心地狱,则是惩罚对爱情不忠或者负心之人,石磨地狱已经完了,接下来便是刀锯地狱和挖心地狱,凶手的目标是谁?又会怎么做?

    秦莞这样想着,却没想出个头绪来,想到刚才宁不易提到了岳凝,便道,“去安阳侯府——”

    外面驾车的侍从调转马头,立刻朝着城西的安阳侯府疾驰而去,小半个时辰之后,马车到了安阳侯府之前,看到秦莞过来,安阳侯府门口的侍从立刻将秦莞恭敬的请了进去,还没走到正院,岳凝便来了——

    “今日你怎么过来了?”

    秦莞笑道,“我来看看画馆的师傅给你们画的画。”

    提起此事,岳凝不由觉得好笑,“说真的,画的很不错,祖母十分满意,要不是那日你突发奇想,我或许也不会想着请人来作画,如今想来,早该请人来作画了。”

    说着岳凝叹道,“祖母已经老了,连母亲面上都生了皱纹,早知道,就该早点请人,将她们风华正茂的样子画下来。”

    岳凝一边说一边带着秦莞往正院去,秦莞见到太长公主,一听秦莞想看画,太长公主也十分高兴,几人一起去了偏堂,一进屋子便看到墙上挂着两幅画,正是太长公主和江氏的肖像画,太长公主笑道,“画的很不错,岳凝说这个主意是你出的,果然好。”

    秦莞和岳凝偷偷对视一眼,二人不自禁笑起来。

    太长公主却又道,“本来还想给岳清画,可岳清偏说作画是女子做的事,怎么说都不愿意,哎,他父亲一走,还真管不住他了。”

    秦莞知道岳清如今将差事看的极重,多半是不想因为作画浪费时间,便笑着开解了两句,太长公主便抓着秦莞往院子里去,初夏时分,院子里一片姹紫嫣红,太长公主边走边道,“画的极好,可也坐的我难受极了,都过了两日了,我这骨头还没缓过来。”

    岳凝笑道,“咱们坐着不动,一个时辰就不行了,祖母那日生生坐了两个时辰,画师们看是给祖母画,更是小心翼翼的不敢怠慢,生怕稍微不细致,就画得不传神了,可如此却是苦了祖母和母亲,幸好最后出来的画极好……”

    秦莞笑着点头,刚才看到的画,的确是将太长公主和江氏画得栩栩如生,所谓慢工出细活,要想画的好,自然是不能着急的。

    “画师们第一次见祖母和义母,自然得多端详端详才能画的好。”

    岳凝想到了那夜给她作画,也笑着点头,“可不是,我那夜也是被画师们盯了许久。”

    太长公主好笑的道,“那么晚回来,我以为是做什么去了,却是大晚上的拉着人家画师给你作画,真有你的……”

    岳凝耸了耸肩,又和秦莞来了个心照不宣的对视。

    可秦莞又陪着太长公主往前走了两步之后面上的笑意却渐渐消失了,这世上,有只看人一般容貌,就能把整个人的模样画的栩栩如生的吗?

    太长公主见秦莞在发怔,便道,“你姐姐的婚事筹备的如何了?”

    秦莞回神,忙道,“都准备好了,大伯母准备的很是周到。”

    太长公主笑着点头,“到时候我就不去了,你这个姐姐的婚事,侯府也没有想着大办,到时候我叫岳凝走一趟,带份厚礼去。”

    秦莞忙点头,“祖母有心了——”

    太长公主拍拍她的手,“这还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秦莞抱住太长公主的手臂,有些撒娇似的道,“莞儿明白,多谢祖母。”

    太长公主闻言却又看向岳凝,“哎,看到侯府办婚事,我就想到你们两个,特别是岳凝,可是个特别没谱儿的……”

    岳凝面色微苦,“祖母,秦姑娘嫁人是秦姑娘嫁人,您何必想到我身上呢……”

    岳清求救的看着秦莞,秦莞忙将话题转到了进宫给太后请安上。

    祖孙三人好好地逛了逛园子,秦莞又陪着太长公主用了中饭,等太长公主午睡之后方才准备告辞离开侯府,可还没走出正院,外面的小厮来报,魏綦之来了!

    秦莞微讶,魏綦之怎么来了?!

    转眸一看,岳凝面上却没有半分惊讶之色,显然,岳凝是早就知道的。

    “应该是来送兽医的!他送来的小马驹病了,我便派人去他府上走了一趟,他说会带人过来给小马驹看病……”

    一听这话,秦莞不着急走了,和岳凝一起去接魏綦之入府。

    见到魏綦之的时候,魏綦之果然带着一个中年男子,是个十分会看马儿病的。

    “没想到永慈郡主也在,这位便是我商队之中最会看病的李师傅,马驹在何处?让他一看就知道怎么治了……”

    魏綦之这般一说,岳凝便亲自带着魏綦之往马厩走,秦莞见魏綦之的侍从手中还拿着东西,便道,“魏公子来还带了礼物不成?”

    魏綦之一笑,“前日去城南看铺子,竟然买到了一个前朝的旧玩意,是一把剑,传闻是承影剑,不过我也不确定,我也不习武,我认识的人当中,也就郡主最适合用这把剑了。”

    秦莞微讶,承影剑可是十大名剑之一,传闻是剑圣欧冶子所铸,承影剑比起其他的名剑,剑身削薄秀雅,最适合女子使用,这样的东西,是去城南逛一逛就能买到的?

    秦莞心底不信,不由打量魏綦之,这魏綦之说着话时,眼光多往岳凝身上瞟,还隐隐带着几分期待之色,似乎很想讨岳凝的喜欢。

    秦莞蹙眉,这个魏綦之在打什么主意?!

    岳凝也没想到是承影剑,可她好武,自然也喜欢绝好的兵刃,几乎立刻就停下来将侍从抱着的盒子打了开,盒子一开,里面果然是一把通体泛着寒光的长剑,说是长剑,其剑身却十分狭窄,光看剑鞘便知,岳凝拿在手中,一把将剑身拔出,刹那间,一道寒芒夺目而过,秦莞不懂剑,可光是看着这寒芒便知道这把剑是上品。

    这是一把十分秀气的剑,若是燕迟那样的人拿在手中,多半会显得有些违和,可配着岳凝,却是十分趁手,岳凝随手挽了个剑花,眼底也是微亮,看了一眼魏綦之,岳凝大大方方的道,“这把剑,不会也是报恩的吧。”

    魏綦之摸了摸鼻尖,“嘿嘿,郡主东西收下就好,郡主怎么想舒服怎么想。”

    若是别的,岳凝可能推拒一二,可偏偏是一把剑,可谓是投她所好了,岳凝又的确喜欢这把剑,当下便打定了主意,“行,东西我收下了,往后你和我们侯府可算两清了!”

    魏綦之大笑开来,“好好好,郡主喜欢此物便好。”

    秦莞在旁看的皱了眉头,这个魏綦之,问题很大!

    一路走到了马厩,老远马厩里面的小马驹便朝着这个方向狂嘶,魏綦之眼底微亮,大踏步走上前去,这小马驹而性烈,魏綦之却完全不在意,走到跟前便去摸马头,本来还有些狂躁的小马驹立刻底下脑袋乖顺无比,岳凝在后面看的很是诧异。

    “她见到了你倒是听话——”

    岳凝颇有些不服气,这小马驹送来一个月了,她很是喜爱,驯养的也十分精细,可很显然,这小马驹对魏綦之更为亲密。

    魏綦之便笑道,“是我亲自猎来的,自然听我的话了!”

    说着拍拍小马驹的脑袋,“赤鸾,你怎地不听郡主的话了?”

    小马驹“哼哧”两声,魏綦之好似听懂了似的道,“好好好,我知道了,现在就给你看病,病好了,可得乖一些才好!”

    魏綦之说的有模有样的,秦莞和岳凝对视一眼,都觉得魏綦之这人不太正常,人怎么可能听得懂马儿说话?!

    魏綦之挥了挥手,“快,给赤鸾看看。”

    后面跟着的师傅上前,拿出几样器具检查起赤鸾的牙口来,很快,师傅看出了缘故,便道,“少爷,小人回去开两幅药送过来,两三日就好了。”

    魏綦之乐了,“不错不错,回去领赏,当真两三日好了,再赏。”

    魏綦之这赏赐给的十分豪迈,很有腰缠万贯的商人气质,岳凝便颇为嫌弃的俾睨着魏綦之,“她和你亲密,你既然来了,便溜溜它?”

    魏綦之闻言很是开心,打开马厩将赤鸾拉了出来,小小的马驹看着很是惹人怜爱,魏綦之面对赤鸾的神情也好似待友人一般的亲厚温和,秦莞心知,原来魏綦之爱马成痴不是假的,马厩不远处便有个小马场,魏綦之拉着赤鸾入了马车,当真溜耍起来,一边溜耍一边教岳凝驭马之术,花样之多,看的秦莞咋舌,看的岳凝瞪眸!

    听着魏綦之侃侃而谈,秦莞一时觉得魏綦之身上好似在发光似的。

    溜完了马,魏綦之理了理袍子,去正堂见了太长公主和江氏。

    在锦州的时候,魏綦之受了伤不说,宋柔的事让魏綦之蒙冤,亦让他伤心,那个时候的魏綦之可没有如今的精神头儿,魏綦之虽然出身并非勋贵之家,可在太长公主和江氏面前,却也能侃侃而谈十分大方,三言两语便能将太长公主逗的哈哈大笑,他虽然逗留的时间不长,却能看出来太长公主还算喜欢魏綦之,等魏綦之走了,太长公主还在叹息。

    “可惜了,这么好一个年轻人,若是入仕,将来指不定有一番大事业。”

    太长公主是皇室公主,能想到的多半是庙堂朝野,江氏笑道,“我瞧着他便是从商也有有一番作为,凭他有个当皇妃的姨母,若是他想,只怕已经是朝中官吏了。”

    太长公主叹气,“这话到也对,可商贾之家,到底地位低了一些。”

    岳凝听着这些话却有些发怔,秦莞在旁拉了拉岳凝,“怎么了?想什么呢?”

    岳凝低声道,“羡慕,羡慕魏綦之……想做什么便去做了……他只怕不会在意别人觉得他地位高还是低,这个世道,像他这样不在乎脸皮的可是少有。”

    秦莞听得失笑,岳凝这话是变着法儿的夸魏綦之呢……

    魏綦之若真的出身商贾之家也就罢了,偏偏他的外家是宋国公府,还有个做皇妃的姨母,这么一比较下来,他最终选择做皇商可真是太不争气了,可他还是这样做了!

    “魏公子的胆气的确叫人佩服,如今的大周,像他这样的确很难,不过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有些人出仕虽非自愿,可真的青云直上却也会开心。”

    秦莞知道岳凝在想什么,她和岳凝年纪相当,秦霜和秦朝羽都要嫁人了,她们二人也无可避免,没有出阁之前一切好说,等嫁了人,如今的自在只怕都要成为泡影,可时间男子如此尚且会为人议论,女子又能如何?

    因为魏綦之的出现,秦莞一拖延回府时辰已经不早,先去正院见了秦述和胡氏,等秦莞回了自己院子的时候,便见秦霜在她屋子里坐着,见秦莞回来秦霜便道,“今天晚上我要和你睡,我被子都抱过来了……”

    茯苓掩嘴偷笑,“小姐,六小姐说舍不得你,这几天晚上都要和你睡。”

    秦莞有些无奈又有些动容,当下应了,等梳洗沐浴之后,便和秦霜一起躺了下来,秦霜又是紧张又是兴奋,拉着秦莞不停的说大婚的事,直说的秦莞昏昏沉沉,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第二日一大早,秦莞还没睡醒便听到外面窸窸窣窣许多人说话。

    睁开睡眼惺忪的眸子,秦莞喊了一声“茯苓”,便见茯苓一脸为难惊讶的走了进来,秦莞一看茯苓的脸色就知道不好,一下子醒过神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茯苓看了一眼还睡着的秦霜,低声道,“小姐,三夫人来了!”

    秦莞一瞬间没反应过来,等想了一瞬才意识到茯苓说的三夫人是谁,她一下子坐起身来,“三叔母来了?!”

    茯苓点头,“是,天还没亮就到了侯府,听说刚才在和侯爷还有大夫人吵架。”

    秦莞眉心一跳,不用多想她就知道林氏在和秦述夫妇吵什么……

    秦莞皱眉看向一旁的秦霜,秦霜睡得有些沉,也不知道昨晚上激动到什么时候才睡着的,这会儿还轻轻的打着呼,秦莞揉了揉眉心,“大伯能说清楚最好,若是说不清楚,三叔母只怕会误会秦霜……”

    秦莞话音刚落,外面院子里就传来了吵闹声。

    “秦霜在哪里!让她出来和我对峙!”

    “她怎么能抢了她姐姐的夫君!硬是逼着她姐姐去给人做妾!”

    “她是我养大的,她怎么能如此忘恩负义……”

    一声又一声的斥责在院门口响起,秦莞眼底闪过一丝暗芒,而这时候,秦霜终于被吵醒了,她睡眼朦胧的坐起身来,“怎么了?谁在外面吵?”

    茯苓面色微变,秦莞叹了口气,一把将秦霜扶起来,沉声道,“三叔母来了,如今只怕是误会了你,我们快起来,待会儿有话直说便可。”

    话音落下,外面又传来胡氏的声音,胡氏苦口婆心道,“三弟妹,这事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怎么不听我们说呢?没有人逼秦湘,是她自己决定的……”

    林氏为了赶路,一身的风尘仆仆,她哪里信胡氏的话,“湘儿不是那般不知轻重的人,对方就算是成王,可她没名没份的也只是个妾室,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一定是!大嫂,你让秦霜出来,我要听秦霜说——”

    林氏急了,双眸通红,奋力的推着前面阻拦的丫头。

    白樱带着半夏几个守在院子门口,半夏道,“三夫人,两位小姐还没起身,您这样进去太失礼了,您还是先去前院歇息一下吧。”

    林氏狠狠的瞪着半夏,“你是什么东西!你家小姐都不敢这么和我说话,你在这拦着?!”

    林氏的确要发狠了,秦湘是她唯一的希望,她不允许秦湘的婚事不明不白的发生了变化,成王又如何,秦湘不是被八抬大轿抬进去的,是被成王用小马车接走的!

    这代表了什么林氏想都不敢想……

    秦湘被带到了侯府,为什么侯府不阻拦?!

    为什么侯府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带走?!

    半夏被呵斥的一个字都不敢多说,白樱眉头一皱正要说话,屋门忽然被推了开,秦莞和秦霜站在屋门口,秦霜面带两分惶恐,秦莞却神色冷冷的。

    “三叔母远道而来,应该好好休息,如此动怒,只怕要伤了身体。”

    秦莞如今已经是永慈郡主了,林氏知道这一点,然而她只是冷冷的看了秦莞一眼便朝着秦霜而去,见秦莞二人都走了出来,白樱便不再阻拦,林氏一把推开扶着自己的侍婢,快步走到秦霜跟前,秦霜比在锦州的时候好看了,身上的衣裳也更为精致了,她手上戴着的金手钏,一看就是为大婚准备的,而这一切,本来应该是秦湘的!

    “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霜本来就有隐忧,如今被林氏这般喝问,更是被吓得六神无主,“母亲……不是我,是五姐自己……是她和成王有了私情……”

    林氏眸子一瞪,“你说什么?!你竟然敢污蔑湘儿?!”

    林氏气的目眦欲裂,抬手便想往秦霜脸上打去,可手刚挥下来,却被人一把握了住。

    握住她手臂的人是秦莞。

    林氏瞪眸看着秦莞,“你,你做什么——”

    秦霜本来吓得眼睛都闭了上,可预料之中的巴掌没有落下来,一睁眼看到秦莞握着林氏额的手臂,顿时感动的红了眼眶。

    秦莞冷冷看着林氏,从前在锦州,这位三叔母虽然没有直接坑害九小姐,却也没有对九小姐伸出援手,她对这位三叔母,更是没多少亲近可言,“三叔母没搞清楚状况就要打人,可还讲半点道理?!秦霜没有抢秦湘的任何东西,三叔母反倒是应该问问秦湘做了什么好事!”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