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第三卷 帝都风云 第317章 画像无果,陈年悬案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展扬一边让佟榆去找暗器,一边看到了秦莞手肘上的血迹,他面色微变,“郡主,您受伤了?!”

    白樱眉头紧皱,“小姐——”

    秦莞手一抬制止了她的询问,“没大碍,你们出去没有看到人?”

    展扬连忙点头,“是追出了两条街,没有看到人,担心郡主和张道长留在这里出事,我们便先回来了。”

    秦莞叹了口气,“那就是中计了。”

    说着秦莞转身看着张道长,目光有些沉郁,张道长不知秦莞这目光是为何,“郡主,怎么了?”

    秦莞看看张道长,又看了看将地上砸出一个浅坑的石墨盘,“道长说过,这石磨地狱杀的便是犯了戒的人,道长也说自己就是犯了戒的人,所以凶手这是要提前杀了道长?”

    张道士一想到这一点面色也是微变,“可是不对啊,现在时辰不对……应该是在两日之后的夜里才对……”

    秦莞抿着唇,“如果不是要用道长活祭,那便是凶手知道道长一直在帮我们,所以想杀了道长——”

    现如今,张道士的确是官府最大的助力,张道士能算到时间,算出地点,上一次凶手侥幸逃脱,可接下来凶手想要完成这道场法事,至少还要杀三个人,而这三次都要在官府严密的监视之下进行,凶手只要稍稍不慎,就会被官府抓住!

    张道士面上还有薄汗,“应该是知道我帮了忙,所以想杀我,今日要么是跟着我们过来,要么,我们来的时候,凶手就在这附近了,刚才只是巧合。”

    展扬面色凝重的看着四周,佟榆很快回来了,他手中握着一把精致的小刀,那小刀削薄如竹片,刃口十分锋利,刚才,就是这小刀割断了绳子。

    这绳子虽然不算细,可凶手在院子外面,只用暗器将绳子割断,还是十分不易,展扬看了看,“这刀,似乎是雕刻什么东西用的。”

    秦莞眉头一皱,张道长已经道,“我从前雕木雕就是用这样的刀。”

    展扬将刀一握,有些恨恨的看着院外的方向,“太猖狂了!简直太猖狂了!明知道我们在这里,竟然敢直接来杀人,这个人实在是目无王法。”

    能接连杀了四个人的人,自然是目无王法的,秦莞眸色微沉,“看来以后出行需得多多注意了,特别是张道长。”

    张道士倒是洒然一笑,“小老儿命不短,郡主放心。”

    秦莞弯了弯唇,展扬道,“属下带两个人去四周看看,剩下的人留下来保护郡主。”

    秦莞点点头,展扬便又带着人离开了院子。

    白樱担心的看着秦莞,“小姐,您的胳膊……”

    秦莞安抚的笑笑,“没什么,我还不知自己伤势轻重吗?一点擦伤不碍事,刚才你们追出去多远?”

    白樱忙道,“我和展捕头分开两个方向,都只追出去两条街。”

    秦莞叹了口气,“凶手应该就躲在附近没离开,他比我们熟悉这里,这周围许多废弃的民宅,他想躲藏也十分简单。”

    秦莞边说边眯了眯眸子,她想起了那一抹蓝色的布袍,那袍子十分普通,可秦莞想到那一闪而过的影子,却总觉得有股子熟悉之感,她一时不知道是那影子熟悉,还是见谁穿过那布袍。

    展扬回来的很快,显见的担心这里再发生意外,“看了一圈,没有任何行踪奇怪的人,不过,刚才我遇到了一个打更的更夫,问他这处磨坊的时候,他说六七日之前,曾经在晚上看到过一个瘦高个男子走进了磨坊,当时他还觉得奇怪,觉得这么晚了,这地方又这么荒僻,为何有人进磨坊,可等他跟过来的时候,却又发现磨坊漆黑一片并没有人,当时这更夫还以为自己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赶忙就离开了。”

    “六七日之前,瘦高个男子……”

    佟榆连忙跑过来,“是不是凶手?!”

    展扬点头,“十之八九是凶手,否则不可能那么晚了还来这磨坊。”

    展扬说完,自己先眉头紧皱,“这个人不可能这么多天天天守着,今日到底是意外巧合?还是说他早就知道我们要来?”

    张道士皱眉,“这个人必定是个会武功的,就凭他割断绳子那一点,前一次他看到衙门的人早早就去蹲守,知道衙门里面必定有个人也会拜月教摆道场的法子,所以他才想除掉我,上次我虽然跟着你们走过一趟,可其实知道我身份的人并不多。”

    展扬摇了摇头,“你别忘了,这个凶手很可能就是六年前那案子的凶手,六年之前他眼睁睁的看着你被抓走,多半是认得你的,你被关了六年,如今忽然被放出来,他稍稍用几分手段就可以查个明明白白……”

    张道士眉头紧皱,“所以说,很可能这个人我也见过?”

    这么一说,展扬和秦莞顿时对视了一眼,张道士六年之前毫无缘由的被冤枉,后来他们问起来,张道士也说他自己不知情,而六年前的案子过去了多时,再去追查便十分浪费时间精力了,所以众人只看了六年前案子的卷宗,并没有再回观音镇,可是张道士便是当年案子的经历者,他多半是见过当年的凶手的。

    展扬上前一步,“道长,当年的案子,你有没有怀疑的对象?当年是你在观音镇传拜月教,当时有没有特别热忱的教徒?”

    张道士眸子微眯,想了片刻之后摇头,“当时信佛家道家的多,拜月教的东西,大家也都是听个热闹,好些人并没有当做一回事,我知道的,有几个人信过,可算不上热忱,凭他们,也不会知道诛邪道场这种东西,那时候连我都没弄清楚。”

    展扬又看了周围一圈,这次来虽然遇险了,却没找到更多的证物,唯一的证物便是这把刀,展扬将刀带着,见夜幕四垂,这才带着众人离开,先让其他衙差将张道士送回衙门,展扬自己则亲自送秦莞回忠勇候府。

    两路人马分开之时,张道士一脸的欲言又止,展扬看着奇怪,便拉着张道士道,“道长怎么了?有什么话尽可说来。”

    张道长苦笑一下,“其实郡主今日受伤全都赖我。”

    展扬一讶,张道长这才将白日的事说了出来,展扬听着惊讶无比,全没想到秦莞竟然因为救张道士而受伤,张道长又道,“郡主说此事不必让众人知道,更不必让她的侍婢知道,我这才没说,可我这心里……”

    展扬回过神来,忙道,“郡主既然如此说了,道长便先不必放在心上,道长心中愧疚想报恩,以后有的是机会。”

    张道长叹了口气,前面秦莞已经上了马车。

    展扬辞了张道长,一路将秦莞送回了忠勇候府,所幸这一路上风平浪静。

    到了侯府之前,展扬看着秦莞的手肘道,“郡主的伤当真无碍?”

    秦莞一笑,“没什么的,展捕头不必放在心上。”

    展扬点点头,又看了白樱一眼,这才告辞了。

    白樱跟着秦莞往府内走,一边道,“奴婢怎么觉得展捕头和张道长都欲言又止的。”

    秦莞十分平静的道,“许是对今日的事心有余悸吧。”

    白樱忙道,“奴婢也要吓死了,小姐,我们快回去看看你的伤口。”

    回了松风院,待秦莞脱掉了外袍将袖子玩起来,茯苓一眼就看到了秦莞两处手肘的擦伤,茯苓一下红了眼睛,“小姐怎么会受伤!”

    秦莞苦笑,“一点儿小伤而已,没什么打紧的,快去拿药,擦上就好了。”

    茯苓叹了口气忙去拿药,秦莞等茯苓拿药的空荡一眼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一副仕女图,看到这仕女图,秦莞顿时眼底微亮,是了,那更夫既然看到过人,那何不让宁不易帮忙画出来?!此前不是也有这样的例子吗?!

    这念头一出,秦莞立刻打定了主意。

    上完了药秦莞早早歇下,第二日一大早秦莞用完了早膳,直奔府衙。

    府衙内展扬和郑白石都在,秦莞忙将画画像的事说了,此事早有先例,展扬和郑白石都明白秦莞的意思,展扬立刻去画馆请宁不易,一边又命人去请那更夫。

    等了半个时辰,前脚宁不易刚到,后脚那更夫便到了,路上宁不易就已经知道了展扬请他来做什么,等更夫一到,宁不易便开始作画。

    “那人身形十分高挑,和展捕头高起来差不多,不过身形有些瘦,和这位公子差不多瘦,那人穿着件十分普通的绸衫,可行止之间却有股子说不出的意味,好像读书人,又好像家世好的贵公子,总之不是随便哪个小混混……”

    “小人只看到个侧影,那人鼻梁十分高,眼睛,倒也不给人凶煞之感,整个人很有气质……小人形容不来,但是那样的人,绝对不该出现在磨坊之外。”

    宁不易听着这些话眉头一皱,更夫给的面部特征太少了,他有些不好下笔,片刻,他寥寥勾勒了几笔,顿时,一个潇洒矜贵的年轻公子侧影便出现在了画纸之上,有了这个模板,更夫便道,“脖颈更修长些,下颌微微扬着,眉眼很儒雅……嗯……有些像了……他的手一个在背后,一个在前,很雅致的样子……”

    宁不易仔细揣摩着更夫的意思,一边画一边修改,足足画了一个时辰,画了十多张,方才有了个完整的画像,更夫看到画像一个劲儿的点头,说很像,可秦莞和郑白石看着那画像却有些发愁,更夫见过的贵人太少,所以画出一个儒雅的年轻公子他便觉得很像了,可郑白石和秦莞瞧着,却觉得很多人都符合这画像。

    宁不易看出了展扬和秦莞面上的为难,抱歉道,“对不住了,这一次我似乎没有帮上忙……”

    郑白石和展扬都和宁不易早早认识,闻言自然连忙安慰,展扬让人送走更夫,有些无奈的道,“他是晚上看到的人,还没看到正脸,光是一个侧影,也就是一种感觉,便是看到了正脸,只怕也是说不真切的,难为你了。”

    宁不易叹息,“那日郡主去画馆,我才知道东市出了事,这阵子,京城真是不太平。”

    展扬点了点头,“的确不太平,这案子也棘手的很,偏偏凶手太过张狂,顶着风头还要继续杀人,这些日子,你出行在外也注意些。”

    宁不易微笑,“好,我会注意的,不过想来凶手不会找到我身上。”

    “那可不一定!你自己多多小心为上。”

    宁不易忙应了,见衙门有许多公务忙着,宁不易也不多留,坐了片刻便准备告辞,展扬见状便亲自送他,二人还没走出门口,一道身影忽然闪进了门内,却是张道士拿着一张图纸道,“算出来了算出来了,没白费我一夜的辛苦,这第三处在城南和城西交界之处!”

    张道士兴冲冲的说完了才发现宁不易也在屋子里,他面色微变,展扬道,“无碍,是自己人,来帮忙的……”

    张道士松了口气,径直拿着图纸去找郑白石,宁不易看着张道士问展扬,“这位是……”

    展扬陪着宁不易一边朝外走一边笑道,“也是个奇人,被人陷害了六年,如今刚出来,在风水一道上很有几分建树,如今在帮着我们破案。”

    宁不易挑了挑眉头,却十分识趣的没有多问,二人刚走到府衙门口,却又见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竟然是威远伯家的三公子吴瑜来了!

    展扬一讶,“三公子来此是为何?是为了四少爷的事?”

    吴瑜苦笑一下,“这倒不是,我是为了大哥的事。”

    说着话,吴瑜拿出了一个破旧到看不出颜色的香囊来,“今日我们在收拾库房的时候,忽然发现了大哥的香囊,这香囊是大哥最喜欢的,总是随身携带,可如今却发现香囊放在了大哥的宝匣之中,后来被下人收捡了起来,若非今日收拾库房将大哥的宝匣打开,我还不知这香囊一直在府里,所以我是来报官的,我大哥不是离家而去,他……他只怕也出事了……”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