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第三卷 帝都风云 第278章 抓个现行,畏罪自杀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春日的夤夜寒意迫人,亥时过半不久,禁军副统领赵禹忽然大步冲进了议事帐,“世子殿下,北魏那两个瘦高个不见了——”

    坐在主位听白枫禀事的燕迟眉头一皱,“你说什么?”

    燕迟神色冷峻,一双凤眸更是迸射出冷箭一般的利光,年轻有为的赵禹一下子便有些承受不住,额头之上溢出一层薄汗来,“那两个人不见了,适才那二人一同出了大帐,朝着北边的茅厕而去,我们的人看到他们进了茅厕,等了半晌不见出来,再进去看的时候,茅厕之中已经空空如也不见踪迹,他们必定是看出咱们的怀疑,跑了!”

    第一拨守卫的人马乃是燕迟的人马,可那第二拨却是赵禹的人马,茅厕在大营边上,正好走的是赵禹安排的人那边,如此,这人看丢的罪过就落在了赵禹身上!

    此事事关重大不说,燕迟乃是此事主审,不说皇上,只怕这位世子殿下都忍不得!

    燕迟沉沉看了赵禹一瞬,倏地站起身来,“立刻召集人马,他们二人出营,没有马儿,又不熟悉地形,走的必定不远,务必将人追回来!”

    燕迟一声令下,语声之中似有雷霆之怒压着,赵禹不敢轻慢,连忙应了一声出去召集人手,此事已经是深夜,整个大营都安静了下来,大半的营帐熄灭了灯火,随行而来的主子和官员们大都歇了下来,赵营生怕那二人逃走,走到军鼓旁便是一通重击,很快,靠的最近的军帐之中的近百人马都到了广场集合。

    赵禹很快点了三百人手,分开三个方向,一路朝着上游,一路朝着下游,另外一路则往巍山而去,只有巍水河,赵禹不觉那二人能走这个方向,便未安排。

    营中人马急动,很快便惊的所有营帐都亮起了灯火,众人不知发生了何事,纷纷走出营帐来探看,一时间,嘶鸣的马儿集结的士兵还有出来看热闹的官员及其家眷们,直将主帐外的营中小道闹得一片混乱——

    许多人不明就里,便是拓跋弘大帐前的守卫们都不知发生了什么,秦莞和拓拔芜从帐中走出来看了看,只见一队一队的巡逻士兵都朝着北魏武士所住的大营而去!

    秦莞眉头一皱,“徐常,你去看看发生了何事!”

    徐常一听这吩咐,顿觉心中微松,应了一声,连忙朝那巡逻卫队追了过去,等到了营前,却发现北魏的武士们都被当做犯人似的看押在帐前,赵禹气急败坏的正在一个一个审问,问的自然是魏澶和萧昱的去向,徐常见四周人群一片混乱,根本无人注意到他,他脚步一顿,却并没有走到赵禹跟前去。

    左右看了看,徐常身形一闪没入了黑暗的营中小道。

    靠近广场的方向一片灯火通明,可其他地方颇多角落小道还是被淹没在黑暗之中,徐常一路朝着药房的方向疾走,很快,便到了亮着微光的药房之前,比起广场处的混乱,这里就显得安静的多,本来守卫在药房之外的士兵们不知是不是被混乱吸引,此时也不见了,徐常在外看了看,却发现那营中并无药童的身影,想到下午秦莞的吩咐,他知道,这会儿药童必定已经开始熬药,可那药要熬半个时辰,药童许是因为别的不见了。

    药童不见了!正合他意!

    徐常眯了眯眸子,又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忽然身形极快的朝着药房疾行而去,他一脸的严肃冷酷,一颗心更是时刻保持着警惕,待进了药房,果然见里面空空一片不见一个影子,而在靠着药帐幕墙的位置,一个小火炉燃着,小火炉之上的药罐正煮着药汤,药汤开了,在这寂静的夜里,发出咕嘟咕嘟的响!

    徐常的目光狠狠的亮了一下,他快步走到药罐旁,又从怀中掏出一物,然后速度极快的丢了进去,看着那极小的一粒丸药遇药汤化掉,他心中微微的松了口气。

    然而一口气还未松完,忽然,一道刺目的火光忽然在药帐之外亮了起来,与此同时,无数个重叠的人影在药帐的毡毯之上倒影而出,徐常面色一变,转身就朝外走,帐帘一掀,徐常迅疾的身形猛地一顿,然后,他缓缓放下帐帘,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在他身前十步远的地方,燕迟和秦莞正看着他,在她二人身后,赵禹和林璋,拓跋锐和拓拔芜,还有更多的大周禁军,都神色凝重的看着他……

    徐常一片面无表情的冷酷,他知道他中计了!

    “徐常!竟然是你!竟然是你害了我大哥!”拓拔芜不敢置信的看着徐常,目光从震惊渐渐转为了愤怒,她抬步上前,“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我大哥!他是那般器重你信任你,可是你竟然害了他!难怪!难怪他受了那么重的伤,你要对他下手,他怎会有半点防备?!徐常,是谁提拔你做禁军教头的?!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徐常面无表情的看着拓拔芜,似乎不觉得他在做什么不仁不义之事,也不为拓拔芜的指责所动,拓拔芜气急了,正要再骂,燕迟却凉声道,“提携之恩,自然比不上救命之恩,徐常,我说的可对?”

    徐常本来八风不动的神情忽的一变,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燕迟,而后很快收敛了神色冷冷道,“我不知道世子殿下在说什么。”

    燕迟眯眸,“你是此番北魏使者卫队的副尉,在北魏国中却是禁军之中的副教头,像你这样的年纪能做到这样的位置,已经是极其难得,提拔你的人赏识你的人是拓拔太子,可没有人知道,六年之前,将你从即将被斩首的逃兵名单之中解救出来的人,却是北魏国四皇子殿下拓跋琦!你在军中含冤,即将被军法处置的生死之际,是四皇子救了你。”

    看着徐常冷酷的面容一点点的崩裂,所有人都知道燕迟说对了。

    “从那之后,你效命于四皇子,后来入禁军,也是为四皇子铺路,不曾想得了太子的赏识一跃至高位,你知道北魏四殿下的野心,所以四殿下让你跟着北魏使团而来,是想让你在大周除掉太子,如此责任在大周,而他在国内,正好趁机巩固自己的地位,因为唯一能和他竞争的人,也就是五皇子,也来了大周。”

    “当日你们在山上先各自分开,可随后你回身朝着太子追了过去,趁其不备将其射伤,又觉太子被人发现会露出破绽,所以干脆在他身上放了诱食,想要毁尸灭迹,可你没有想到,那天偏偏下雨了。”

    燕迟一字一句掀了徐常的老底,徐常身侧的拳头紧握,冷笑道,“世子殿下是想将责任全都推到北魏人自己的身上吗?证据呢?证据何在?”

    “证据就在你身后的药帐之中。”赵禹愤愤上前,就在刚才,他方才知道了燕迟欲擒故纵的计策,可那会儿担惊受怕却是真的,而后这担惊受怕的气,眼下便全都发在了徐常身上,他武艺高强,亦不畏惧,便上前道,“你今夜前来,难道不是为了投毒?九姑娘说过,明日太子殿下便会醒来,这几日你也知道太子殿下在好转!所以你狗急跳墙了,要再次来犯险,而三日之前,你也是来此投毒,却不想遇到了付将军,所以你在此杀了付将军!”

    徐常唇角噙着一分冷笑,看了看燕迟,又看了看秦莞,最终,他没再继续狡辩,可他一一扫过燕迟众人,好似在找什么人一般的,片刻之后,他笑了笑道,“世子殿下此刻一定觉得自己所有的推断都是正确的,可真是如此吗?”

    徐常唇角的笑意阴森森的,直看的拓拔芜头皮发麻,她却厉喝道,“徐常,竟然是四皇弟指使你害太子的?!你以为在这里害了太子,他拓跋琦就能成为北魏太子吗?!”

    说着,拓拔芜指着徐常命令赵禹,“把他拿下!我要带他回去让父皇亲自审问!”

    这便是要带徐常回去和拓跋琦对峙了,赵禹应了一声,一挥手便要上前,徐常警惕的看了赵禹一眼,脚步往后一退,然后,他竟然语声森森道,“想要取太子性命的又何止四殿下一人,公主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拓拔芜竖着眉头,“你在说什么鬼话?!到现在你还想狡辩吗?!”

    徐常看着拓拔芜,然后忽然又往她身后看了一眼,他冷冷一笑,面上忽然生出决绝之色,然后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只见他一步便退回到了帐中,赵禹眉头一皱,急忙攻入帐内,然而一入帐门,他的脚步便顿了住,接着,“噗通”一声倒地重响!

    燕迟和秦莞快步上前来,从赵禹掀起的帐帘之下看过去,只见徐常倒在地上,双眸微睁,七巧流血,秦莞连忙快步入内,稍一查看回头道,“是鸩毒。”

    说着又走到那药罐旁去将袖中银针探入,片刻后道,“也是鸩毒。”

    鸩毒乃是天下剧毒,中者无药可解,看着顷刻间就七窍流血而亡的徐常,所有人都知道他必定没有救活的可能,拓拔芜一咬牙,“就这么死了?!便宜他了!”

    拓跋锐皱着眉头道,“原来是他!那今日魏澶和萧昱找我所言,却是真的?!”

    赵禹挑眉,“五殿下,他们找你说什么了?!”

    拓跋锐看了燕迟一瞬,“他们说他们被世子殿下怀疑,然后说自己是冤枉的,我当时想着,世子负责查两边的案子,没道理冤枉两个小小武士,所以当时还和世子殿下说过。”微微一顿,拓跋锐道,“他们不是跑了吗?如果不是他们做的,他们为何要跑?”

    赵禹眨了眨眼,又看了一眼燕迟,“是他们做的,他们可能要跑,不是他们做的,他们跑同样也是能理解的,不跑,留下受罪吗?”

    燕迟的名头在外,要是他,他也跑!

    赵禹想着,又道,“世子殿下早就知道不是那二人所为,派人盯着那二人,不过是为了迷惑真正的凶手罢了,这徐常也不知和那二人说了什么,反正那二人跑路徐常也是起了作用的,今天晚上他见大营之中一片混乱,便找着机会过来下药,拓拔太子的大营守得密不透风,唯一能动手的也就这药了,世子殿下早有安排,就等着他呢!”

    赵禹也是刚才才知道燕迟这个局,因此格外有和大家讲述的欲望,等他说完,周围明白的不明白的都更知道这些都是燕迟的谋算!明日便是三日之期了,在今天晚上抓到了凶手是再好不过的!所有大周将领心头都是一松。

    此时已经是深夜,此番动静自然也惊动了燕淮、燕彻等人,一听说凶手被抓到了,燕淮大松了一口气,燕彻更是带着人赶到了药帐,药罐之中的鸩毒乃是铁铮铮的证据,徐常谋害拓跋弘之心无可辩驳!

    “徐常是太子哥哥最为器重之人,北魏禁军之中总教头一人,副教头无人,其中徐常是最为年轻的,将来,太子哥哥有心将他留在身边的,可没想到他竟然……”

    拓拔芜气愤不已,又看向燕迟,“世子殿下如何得知他是四皇弟的人?”

    “这个公主不必知道,公主若是不信,自己去查,也能查得出来!”

    燕迟不假辞色,吩咐人将徐常的尸体敛起,拓拔芜哼了一声道,“徐常的箭术极佳,如果是他出手,太子哥哥的伤势便说得通了,只是我们没想过……”

    拓跋锐在旁也道,“这徐常最后说的那话又是什么意思!还想为自己开脱不成?”

    拓跋锐不说拓拔芜倒是忘记了,她便想了下才道,“他就是说想害太子哥哥的人很多,且他不曾承认是受四皇弟指使——”

    拓拔芜神色一肃,连忙看向燕迟“世子殿下,劳烦你暂时封锁今夜之事,除了在场众人之外,消息万万莫要走漏出去!”

    拓拔芜明显是要想法子制裁远在北魏的拓跋琦了,如果徐常身份败露的事传回去,那拓跋琦一定会有所防备,他在北魏皇帝身边,想要瞒天过海为自己开脱是十分简单的事,燕迟闻言点了点头,“这一点不难。”

    燕彻神色微松道,“徐常虽然人死了,可还是得找出些证据来证明。”

    燕迟颔首,“那是自然的,会立刻搜他的寝帐。”

    燕彻点点头,一转眸看到了还蹲在徐常身边的秦莞,她神色严肃,眉眼之间透着一股子冷静的肃穆,面对一具尸体,她竟然泰然寻常的让他都惊讶,再想到她此前帮着破了那般多的案子,顿时觉得秦莞身上披了一层光华似的。

    “人已死了,我先送你回去。”

    燕彻正看着,燕迟却走到了秦莞身边去,他这般一说,秦莞转头看着燕迟道,“我想验一验他的尸体,看看他身上是否留有和付将军打斗之后的伤痕。”

    虽然眼下徐常下毒被抓了个正着,可显然,秦莞还是想找出更有力证据来证实。

    燕迟弯了弯唇,立刻吩咐白枫将徐常带去旁边的空帐,秦莞见白枫带着人过来,起身下意识站到了燕迟身边,这一个细节落在燕彻眼底,他眉头便是微微一皱。

    恰在这时,唐福过来在燕彻耳边道,“太子殿下,皇上让您过去呢。”

    一听就知道是为了徐常的事,燕彻点点头,和燕迟打了个招呼,转身离开。

    徐常连日不露踪迹,今日一旦暴露,决绝之心却骇人,他已身处高位,却半分不为自己争取生机,竟就这般死了,秦莞仔细看过他身上伤痕,末了叹了口气,“他身上三种伤痕,最早的伤痕乃是比武那夜留下的,而那饮酒的士兵打他是用棒子打的,余下的新伤便是杀付将军之时留下的了,他左边肋下有一处淤伤,应该是被肘部或是拳头击打留下的,另外他左臂和右臂上都有同样的条片状淤伤,我猜是那凳子砸的。”

    “所以就证明的确是他害了付将军!”

    秦莞颔首,“不错,正是这般。”说着秦莞又去看燕迟,“你是从何时开始怀疑他的?”

    燕迟道,“你告诉我拓跋弘身上伤势的时候。”

    秦莞挑眉,“那么早吗?可那个时候徐常还是拓跋弘身边十分信任的亲随。”

    燕迟看着秦莞清亮的眸子唇角微弯,“那个时候已经问过其他一同上山的人,有机会接近拓跋弘的人不多,而拓跋弘好端端的出了事,众人都觉得嫌疑最大的是刘赟和拓跋锐,当时我也如此想,不过我知道徐常身手极佳,所以那时候也有一分疑他,到后来付将军身亡,第二日在他身上发现伤痕,虽然他说是与属下动手留下的,可当时我已八分怀疑是他,后来他多番出入魏澶二人的大帐,你又让人告诉我他去过药库,我心中便确定了。”

    秦莞看着燕迟,还是有几分不解有拓跋锐和刘赟在前,燕迟为何能将疑问落一分在徐常身上去,虽然一切有可能之人都要怀疑,可这一次,她一开始对徐常还是颇为信任,也不知是不是第一夜比武对此人有了几分好印象。

    “拓跋弘出事,我第一个便想到了北魏的夺嫡之争,但凡涉及到夺嫡,其中手段阴谋远远比你看到的要多得多……”

    燕迟如此一说,秦莞倒是有了几分恍然,她这一次的确没有想太多夺嫡的阴谋,可谁能想到,北魏四殿下人不在此,可他却安排了拓跋弘最为信任之人来拿他性命。

    从帐中出来,袁庆已在外候着,道,“世子殿下,太子殿下,还有拓拔公主,五殿下,都在皇上那里,皇上也请您过去叙话。”

    燕迟颔首,便对秦莞道,“时辰晚了,徐常既已畏罪自杀,你今夜便不必守夜了吧,回去歇着吧。”

    秦莞点点头,燕迟这才跟着袁庆走了。

    秦莞在原地站了一刻,抬步朝着拓跋弘大帐而去,到了帐中,却觉拓跋弘的脉息更为强健了几分,她心中宽慰,道,“拓拔太子,害你的凶手我们已经抓到了,你若是再不醒来,你身子便要支持不住了,公主殿下日夜守着你,你莫要辜负她。”

    秦莞说完,并未立刻转身离开,她坐在拓跋弘的床边,开始想这案子是如何发生的,想着想着,秦莞又看向了拓跋弘腰侧的那一处伤痕,徐常死了,自然无法交代距离的害人过程,那这伤痕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