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第三卷 帝都风云 第275章 新伤旧伤,窥视之感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出了燕淮的大帐,秦莞先把太后送了回去方又才来寻燕迟。

    适才燕迟去北魏使者大帐走了一圈,还未查探完便得了燕麒寻衅的消息,而后又半途回了来,因此,眼下燕迟在等秦莞一到去北魏使者的大帐,既然一切都已揭破,那便没什么好遮掩的了,另一边,燕麒和燕彻一起并肩而出。

    燕麒道,“没想到上一次帮太子的人竟然是九姑娘,太子真是艳福不浅。”

    燕彻双眸微眯,“成王慎言,九姑娘不管是悬壶济世,还是验尸问案,同样都是积德行善的事,成王还是莫要将你那些阴私的心思放在九姑娘身上。”

    燕麒笑笑,“太子殿下倒是颇为回护九姑娘……”

    燕彻冷冷一笑,再不和燕麒纠缠,转身便拂袖而去。

    燕麒站在原地片刻,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底生出几分寒意来。

    秦莞看到燕迟的时候燕迟正在和一个侍卫说着什么,见秦莞来了,挥了挥手让侍卫退下,秦莞走到燕迟跟前问道,“查的如何了?”

    燕迟眸色微深的看着秦莞,一时并未答话,秦莞想了想,道,“你放心,如此也不算坏,我还应付的来,之后回了临安城我也做了打算。”

    “什么打算?”燕迟沉眸看着秦莞。

    秦莞唇角微动,却一时不知该如何说,燕迟目光向四周看了一圈,见四周无人方才叹了一声,“这个局面不仅不坏,还正合你心意,可对?”

    秦莞欲言又止,“燕迟——”

    燕迟抬手示意她不必多言,直问道,“你那未完成的心愿,和这事有关?”

    秦莞总说自己有件心愿还未完成,然而却一直不愿告诉燕迟,可她却又问过燕迟,如果一件事对于自己而言难如登天该如何,燕迟知道,她问的便是她那未完成的心愿,凭秦莞的性子,今日这事她绝不愿闹大,并且她绝无心皇上的赏赐,可今日,她却说等北魏的案子破了之后再行赏赐,燕迟看着秦莞,他虽不知秦莞到底想要什么,可不知怎么,他总觉得秦莞要做的事情和验尸推案有莫大的关系。

    四目相对,秦莞只好点了点头,“是。”

    不必秦莞多说,只这个肯定的回答便让燕迟心底一沉,秦莞如此行事,甚至不惜将她会仵作之术的事公之于众,她必定有所求,可她会让皇帝赏赐什么?

    秦莞见燕迟眸色深沉复杂,上前道,“你不要担心,我有分寸。”

    二人站在外面,燕迟眼底一片深沉,看了秦莞半晌方才侧身一让,“查出了有人负伤,且还是新伤,你同我去看看,断伤。”

    燕迟让开了眼前这条路,刹那间,秦莞却觉他让开了她要走的那条路,无人知道她要做什么,可凭着燕迟,必定隐隐猜测到了,可他还是压下疑问让她去走。

    秦莞心底一时滋味陈杂,却是没多犹豫的朝着前面走去,到了北魏使臣的大帐,帐帘一掀,便看到屋内站着七八个北魏武士,其中有两个人衣襟前襟敞开,隐隐能看到胸膛和手臂上有青紫的伤痕,秦莞细细一看,其中一人正是徐常。

    “将衣服撩起来,袖子挽上去。”

    一旁的大周士兵喊了一声,徐常二人立刻照做,燕迟带着秦莞近前,秦莞仔细一看,道,“的确是新伤,应该是在六个时辰之内。”

    这么说着,秦莞眉头狠皱一下,这伤乃是昨晚上留下的,时间上来说符合凶手的行凶时间,可为何是两个人都有伤?如果是两个人,又怎么会让付德胜逃走?

    燕迟寒声道,“你二人的伤势如何来的?”

    徐常转眸看了身边那人一眼,那人面上立刻生出几分羞愧来。

    徐常冷喝一声,“自己说!”

    一旁的武士垂下头去,道,“昨夜……昨夜世子殿下带着人来检查之后,小人见徐副尉他们都出去了,就偷偷喝了藏起来的酒,后来……徐副尉回来之后大发雷霆,小人当时喝了酒,一时神志不清,便和徐副尉动了手……”

    秦莞看了看二人身上的伤痕,“用什么打的?”

    徐常道,“我没用什么,他抄起了门口的棒子,我这身上,都是被他打的。”

    话音落下,那另外的武士跪在地上,“小人已经知错——”

    徐常眉头微皱道,“世子殿下,太子殿下还没醒过来,小人不想将此事闹大,还请世子殿下替小人们周全一二。”

    燕迟看向秦莞,秦莞点了点头,燕迟便道,“这是你们北魏之事,我自然无权干涉。”

    说着,便先带着人走了出来,一出帐门,燕迟便道,“我瞧着都是新伤,二人身上的伤痕也各有不同,你觉得呢?”

    秦莞蹙眉道,“的确是新伤,也如那武士所言是在昨天晚上留下的,这么说来,这二人身上的伤势并无异常。”

    燕迟眸色微沉,“如此便又没了头绪。”话音刚落,燕迟又道,“对了,昨天你吩咐药童去药库拿新药的时候可有其他人在场?”

    秦莞想了想,“没有什么人,当时在门口只有你安排的侍卫还有两个北魏的守卫,不过那二人我并不认识,怎么了?”

    燕迟道,“昨天晚上,药房里面的药童是自己离开的,而外面的守卫则是被调离,我猜凶手是一早就知道那个时候药童会离开,否则,光是调开侍卫是不够的,还要调开里面的药童才行,如此便极有可能被发现。”

    秦莞眼底微亮,“确实如此,可要我将那两个侍卫认出来?”

    燕迟颔首,“我带你去转一圈,你记下来告诉我是哪个便好。”

    秦莞应声,燕迟便又带着秦莞往北魏的武士帐中检查了一遍,徐常等人只以为要继续排查他们,并未起疑心,等从大帐出来,秦莞方才告知燕迟,“第二个大帐的最左边靠墙站着的两个瘦高个,我没记错,当时就是他们守在门口。”

    如此,燕迟立刻派人盯着那二人,本还想和秦莞再说点什么,拓拔芜却从拓跋弘大帐的方向疾步跑了过来,“秦莞!我看到我大哥的手指动了!”

    拓拔芜语声极大,一言落定,秦莞只以为拓跋弘要醒了。

    秦莞拉了燕迟一把,“快,我们去看看——”

    秦莞脚步极快的回了大帐之前,一进大帐,却发现拓跋弘仍然躺在那里,拓拔芜跟进来,“我刚才看到他手指动了一下,真的,我不骗你。”

    秦莞一边问脉一边道,“我没说你骗人。”

    秦莞屏气凝神,片刻收了手,“应该只是偶然,他的手虽然动了,却还是没有醒来的征兆,脉象的确比前几日强力,可还是有些虚弱。”

    拓拔芜一双眸子本来已经亮起了光,此刻听到这话顿时暗了下去,外面等着的燕迟见秦莞半晌未出来,一时也明白了结果,片刻,秦莞再出来之时,果然神色沉凝。

    燕迟却道,“是不是快要醒了?”

    秦莞下意识想摇头,却对上了燕迟的眸子,她心头滑过一丝亮光,连忙点头,“是,的确是快要醒了,脉象已比前几日好多了,明天可能就会醒来……”

    ……

    ……

    拓跋弘的病情再度好转,而不过一夜,秦莞会仵作之术,并破了黄金大劫案的消息便传了开。大营之中人多口杂,人员密集,任何消息都传的极快,到了第二日一早,整个大营都知道了秦莞的事迹。

    有唏嘘赞赏的,有鄙薄轻视的,亦有不能理解为何一个女子要去做仵作这等贱役的,以至于秦莞走到外面,四方都有低低的议论之声。

    “那就是秦家九姑娘啊……”

    “可不是,就是她,听说她除了会医术,还会验尸,帮着破了大案子呢。”

    “她可是太后娘娘身边的红人,她怎么还会仵作之术?做仵作的,无一例外皆是贱民,她一个侯府家的小姐,竟然去做那么脏的活计。”

    “这谁知道,富贵人家可真是匪夷所思。”

    秦莞带着茯苓从营中走过,四周的低语若有若无的传到了二人的耳朵里,茯苓眉头一皱,轻哼道,“这些人知道什么,小姐的心思岂是那寻常人的心思!我家小姐志气不输男儿,他们都是凡夫俗子,就知道私底下议论小姐。”

    秦莞面上倒是没什么,安抚的道,“没关系,我早已料到了,从前我不说,便也是怕这个罢了,说到底,我们都是凡人罢了。”

    茯苓轻哼一声,“就算都是凡人,小姐也是不同的那个,小姐能做的事情他们不能做,小姐帮了那么多人,他们行吗?”

    拍了拍茯苓肩头,秦莞笑道,“好啦,悠悠众口,别人和咱们想的也不同,咱们也不能不让人说话不是,就当听不到就是。”

    茯苓噘着嘴,仍然觉得愤愤不平,这边厢,秦莞却已进了药房。

    一进药房,两个侍药的药童立刻上前来行礼,秦莞按照拓跋弘的房子拿了新药,正要走,却心底一动问道,“前夜出事之前,可有旁人来药房过?”

    两个药童对视一眼,皆是摇头,其中一人道,“九姑娘,世子殿下已经派人问过了,那一整天都没来什么奇怪的人,也没什么奇怪的事。”

    药房出了事,这两个药童也是诚惶诚恐,生怕招惹什么怀疑。

    秦莞本就不是疑心二人,闻言点点头没再多问,燕迟该问的必定事无巨细都问完了,她也是太过敏感了,这般想着,秦莞便抬步朝外走,刚走到门口,却听后面一个药童道,“给徐副尉的跌打药膏准备好了吗?”

    另外一人慌忙道,“啊,我忘记了!我这就准备。”

    秦莞回头,“给徐副尉的跌打药膏?!”

    最先说话的药童点头,“是的,徐副尉说他受伤了,要跌打药膏。”

    想到徐常那一身的伤,秦莞道,“他今日来找你要得嘛?”

    药童摇头,“不是的,是昨天晚上,我们在药库那边的时候碰到了徐副尉,徐副尉早前和人比武本就受伤,后来大猎好像也受了点轻伤,之后又跟着找拓拔太子,貌似伤处颇多,所以来要药膏的。”

    秦莞点了点头,一时只往外走没说话。

    适才她看到了,徐常身上的确有许多旧伤,他当日代表北魏出来和三国武将比武,后来也参与大猎,又跟着林璋去找拓跋弘,受伤也不奇怪,可徐常是怎么去药库找两个药童的?他是先来了药房见药童不在才去找的还是……

    秦莞想到这一点,连忙招呼茯苓,“你去告诉白樱,让她将刚才药童所言原封不动的告诉世子殿下,我回拓拔太子大帐去。”

    茯苓点点头,立刻转身而去,秦莞在原地站了片刻方才往前走,然而刚走出两步,不知怎么,秦莞忽然有种如芒在背的被窥视之感。

    她脚步一停,速度极快的回头去看,却又见身后的营地小路上一个人影也无,秦莞抿了抿唇,太奇怪了,她极少有那种感觉,可回头来却又不见人。

    此刻时辰尚早,清晨的营中小道上清净无人,再往远处看,只瞧见一顶接着一顶的军帐往更远处蔓延,秦莞看着看着,不知为何忽然有些心底发寒,她呼吸一定连忙转身离开此处,而后便脚步极快的沿着营中大道一路往北,没多时就看到了拓跋弘的主帐,然而秦莞定睛一看,却发现此刻守卫的北魏侍卫已经换成了徐常和另外一人。

    见秦莞过来,徐常和另外一人倒是十分恭敬,不管怎么说,秦莞是救了拓跋弘的人,秦莞对二人点了点头,正要进帐门,脚步却一顿道,“徐常副尉。”

    被忽然喊了一声,徐常微讶,忙转身道,“九姑娘有何吩咐?”

    秦莞却微笑道,“我适才看你身上除了新伤还有旧伤,你可要治淤伤的药膏?”

    徐常一听笑意顿时放大,“多谢九姑娘关怀,其实在此之前小人已经去你们的药房那里要药膏了,就是在前天晚上的天黑时分,当时那药童说会将药膏给我送来。”说着徐常爽朗一笑,“虽然过了一天了还没见影子,不过没事,九姑娘照顾我们太子殿下便好,我皮糙肉厚,不碍事的,说不定等下就送来了。”

    徐常语声坦荡,毫无隐瞒之意,秦莞道,“咦?那你是去药房的吗?”

    徐常想了想,摇头,“不是药房,那里应该是你们的药库,我本来要去药房的,可我身边一个弟兄说药房的人今天要去药库拿药,这会儿药房肯定没人,所以我便问了人去了药库。”

    秦莞想起了那两个瘦高个,点了点头没有多言。

    待进了大帐,秦莞却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然而一时半会儿却也想不出来,拓拔芜见她进来忙道,“我看哥哥的伤口似乎已经开始愈合了,刚才一层血痂掉了,并未出血。”

    秦莞一听,忙上前去,她早就要给拓跋弘检查后背处的伤势,可拓跋弘的伤又重又凶险,这几日她硬是没敢动拓跋弘,这般想着,秦莞先给拓跋弘查看伤口,再换药,然后将拓跋弘翻了个身,翻身完了,秦莞又将一旁的酒拿来擦拭拓跋弘后背上的几处伤痕。

    拓跋弘卧床不动多日,那些伤痕要么开始愈合要么有些许发溃,秦莞一边处理一边查看,仔细的查验了一遍她方才重新给拓跋弘背上上药膏,待上完了药膏让拓跋弘躺下来之后,秦莞再度看向拓跋弘腰侧的那一处淤伤,不知怎么,和拓跋弘后背处的伤处相比,这处淤伤的颜色格外深……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