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第三卷 帝都风云 第274章 案子告破,再赏不迟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秦莞好整以暇的看着燕麒,福身行了一礼,“拜见成王殿下。”

    秦莞如今身份不凡,再加上太后十分疼爱她,便是燕麒都不敢放肆对待,他上下打量了秦莞一瞬,又看了看一旁的白枫,冷冷问道,“你在干什么?”

    燕麒进门撞了个正着,秦莞无可辩驳,她思忖一瞬大大方方道,“我自然是在验尸。”

    燕麒双眸微眯,眼底露出几分危险的意味来,“你验尸?你非仵作,怎能在此验尸?是谁让你在此验尸?燕迟知道的吧?那父皇可知?太子可知?”

    秦莞闻言苦笑一下,“成王如此多问题,我该回答哪一个呢?”

    燕麒轻哼一声,“你并非衙门仵作,此案牵涉重大,燕迟竟然让你验尸?”

    燕麒想到了燕迟在燕淮面前的说辞,他一时弄不清燕淮是被骗了还是燕淮也知道验尸之人是秦莞,然而他可以肯定,前次在义庄见到的人一定是秦莞无疑,当时他便觉看到的少年郎形容清瘦身形羸弱,当时他只以为是个小个头男子,却是没想过验尸之人会是个女子,不说当今的世道,便是仵作这一行出现到现在,又何曾出现过女子呢?所以不怪他想不到,这事情说出去,任是谁都不会想到!

    思及此,燕麒一口气闷在心口上不去下不来,当日他竟是被骗了!竟是被燕迟和眼前这个小姑娘骗了!燕麒攥了攥拳头,一言不发的看着秦莞。

    白枫在旁神色紧张,“成王殿下——”

    燕麒手一挥拦住了白枫说话,秦莞面上并无任何慌乱之色,只淡声道,“成王殿下,眼下案子才是关键,验尸之人是谁可重要了?”

    燕麒似笑非笑的看着秦莞,忽然觉得有些摸不透眼前这个小姑娘了,先不说她一个小姑娘如何学会的验尸之术,上次义庄见到的人是她,那之后孟府的案子呢?

    燕麒只觉得京城有太多的事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之下发生了,这对于他而言,简直无法忍受,正想着,大帐之外忽然再度响起了脚步声,秦莞目光一定,只以为来的人是燕迟,可没想到帐帘一掀,进来的人却是刘赟!

    刘赟进账看到燕麒便是一愣,再看到秦莞,更是瞪大了眸子,“成王怎在此?!九姑娘怎么也在这里?!不是说这里正在验尸?!”

    成王见到刘赟如此,淡声道,“九姑娘便是验尸之人。”

    这话一出,刘赟面上更生出不可置信之色!

    “什么?!九姑娘是验尸之人?!”

    刘赟看着没有任何反驳的秦莞,又看了一眼神态冷傲的燕麒,顿时,眉头皱在了一起,“为什么是九姑娘验尸?!难道整个大营找不出一个可靠的验尸之人吗?你们要验尸,好,我给你们验,却不是让你们如此儿戏的!皇上说要三日之内找出凶手,然后就让九姑娘在此验尸?!皇上和世子殿下是在拖延时间吗?”

    白枫欲言又止,秦莞却给了他个眼神制止了他,白枫有些不解,却也没有再说话。

    秦莞好整以暇道,“三殿下此言差矣,皇上和世子殿下对此案万分看重,让我验尸并非敷衍,我来验尸,也并非不可靠!”

    刘赟上上下下的打量秦莞,秦莞会治病他知道,可他却没想到秦莞竟然会验尸!

    见秦莞像模像样的站在尸体旁边,半分不害怕,刘赟心底虽然有了隐隐的怀疑,却还是觉得不妥,他眉头狠狠一皱道,“那请九姑娘跟我到皇上面前去,我要问问皇上,是不是他让九姑娘来验尸的,我还要问问,九姑娘除了会治病之外,还有何过人之处!”

    刘赟转身,一把掀开帐帘,“九姑娘,请——”

    白枫急的不行,秦莞却安抚的看了他一眼朝外走去,刘赟和燕麒见状,都跟了上来,出了帐门没走多远,方才看到燕迟急急而来,看到燕麒和刘赟都在此,燕麒方知秦莞的身份已经暴露,然而一眼看过去,秦莞面上神色并无任何慌乱,不仅如此,她看向燕迟之时,眼底还亮着几分微光,仿佛燕麒此行正合了她心中所想。

    燕迟明白过来,便也不加阻拦,刘赟道,“世子来了正好,我们便一起去皇上面前对峙一番!世子怎么没早点说验尸之人是九姑娘?!”

    燕迟冷眸不语,刘赟也不敢更加放肆,当即大步朝着燕淮的主帐而去。

    几位主子和秦莞走在一处,刘赟还怒气汹汹的,这场面顿时惊动了周围的侍卫,侍卫们一个传一个,等秦莞进了燕淮大帐之时,太后处也得了消息。

    陈嬷嬷和太后说完,太后一讶道,“什么?那西梁三皇子要寻衅九丫头?”

    陈嬷嬷颔首,“是啊太后娘娘,怒气汹汹的往皇上那里去了!”

    太后闻言立刻站起身来,“走,我们也去看看,我看那小子想做什么!”

    陈嬷嬷连忙扶着太后起身朝外走,刚走出帐门,却看到赵淑华带着太子燕彻要过来请安,一见二人,太后没好气的道,“不用请安了,九丫头要被人欺负了,我得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淑华还不知发生了何事,燕彻眉头微皱心中有些不安,燕彻忙道,“母后,那我们也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赵淑华忙扶了太后的手,一起朝着燕淮的大帐而去。

    一行人刚走到大帐门口,便听到了里面传出来的说话声,刘赟怒气汹汹的道,“皇上随行之人当中竟然无一人能验尸吗?!为何要让九姑娘去验尸?!”

    帐帘一掀,太后沉着脸进了帐门,喝到,“什么让九丫头验尸?!”

    一见太后和皇后、太子都来了,燕淮沉着的面色微微变了,忙起身道,“母后怎么来了?”

    太后挥了挥手,“你问你的事,我在旁听着便是,听说九丫头被人揪着错处了?”

    燕淮忙让人摆座,一边苦笑道,“不是错处。”

    太后落座,又道,“可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听到三殿下说验尸,什么验尸?九丫头去验尸?”

    燕淮欲言又止,刘赟笑道,“太后娘娘还不知道吗?付将军的案子,迟殿下竟然让九姑娘去验尸……”

    太后眸子一瞪,顿时看向燕迟,在她心中,验尸也是只有仵作才能干的事,而仵作乃是贱役,燕迟竟然让秦莞去验尸?!

    “燕迟,你是怎么回事?如今营中没有其他人了?让九丫头帮忙治病就算了!怎么还让她去验尸?!”

    燕迟唇角微抿,一时不知如何作答,燕淮看如今这事掩不住了,不由苦笑道,“母后,不是没办法了才找九丫头,是九丫头的验尸推案之术十分高明,营中任何人都不及她,别说营中了,便是临安城,也没有能超过她的。”

    太后先是心疼秦莞,一听燕淮这话,却是心底一惊,“皇上,此话从何说起?难道九丫头此前验尸过不成?!”

    秦莞早就立了大功,而救太后不过是其中一桩罢了,如今事情遮不住了,秦莞不知要因为此事受多少非议,他看着秦莞,“九丫头,此事你想如何回答太后娘娘?”

    都到了此时,还能如何回答?

    虽然万不得已,可燕淮显然还是想看看秦莞的态度。

    秦莞抬起头来,目光清冽,“自然是照实回答便可。”

    “照实回答?”燕淮语声微沉,“你可想过后果?”

    秦莞点头,“民女知道后果。”微微一顿,秦莞缓声道,“然而秦莞以为,仵作一行虽属贱役,可仵作所行之事却是在为死人申冤,是在为天地百姓立公正正义之理,于狱案之中,作用之大,堪比刑部审案之主官,如此重要之职,岂可因触死者尸身而为世人所忌讳?从前秦莞心念狭隘,如今秦莞已是想的通透了,医者救死扶伤,为世人所敬仰,仵作帮死人说话,查线索明冤情,缉凶徒正法理,也该为世人所敬仰才是,既然如此,秦莞此前之行,又有何不能告诉世人的呢?”

    话头一停,秦莞继续道,“秦莞不仅无过,还有功,既然如此,何必畏首畏尾有所顾忌?!故人云,在朝为官者,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秦莞虽是女子,却也有顶天立地之心,仵作之道男儿做得,女子又有何不能做的?”

    秦莞语声并不激昂,可每一个字都透着铮然血气,她身姿笔挺如竹,通身宁折不弯的清傲之气,简简单单一席话,竟然将帐中所有人都震了住!

    燕淮眸色沉凝的看了秦莞片刻,忽的笑了一声,这边厢,刘赟回过神来,有些不解的看着秦莞,“九姑娘何必说这般的大话,说到底,九姑娘只是个女子,又如何会的仵作之术?又验过多少尸体经过多少案子?”

    刘赟这话,也是其他不了解内情之人的疑问,赵淑华看着秦莞的侧影,有些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头,秦莞乃是秦氏之女,这一点她知道的清清楚楚,从前在锦州,后来回了京城罢了,她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厉害的,何必说的如此正义凛然?

    燕麒却眯了眸子不敢大意,适才他便觉得自己所知甚少,此刻听到秦莞这样说,越发觉得还有太多的事情自己不知道,特别是看到了燕淮面上的欣赏之后。

    这边厢,燕彻看着秦莞,也觉心中震撼。

    他只知道秦莞帮他解决了临安城的连环奸杀案,却并不知秦莞从前如何如何,后来孟府的案子秦莞出力他也知道,可难道,在此之前秦莞还经过其他案子?

    这般想着,燕彻却看向了燕迟,燕迟是最早认识秦莞的人。

    帐内静了一静,燕淮方才语声深长道,“三殿下不必着急了,有秦莞出手帮忙验尸,你应该感到放心才是,此前临安城之中的连环案,孟府之中的人命案子,都是秦莞帮忙验尸破案的,不仅如此,锦州的秦氏罪案,还有袁州云雾山的名医杀人案,都是秦莞帮忙验尸推案才找出了真相,不仅如此,就连豫州的黄金大劫案,亦是秦莞帮着验尸,才查出了当年的凶手竟然变成了一方巨富,这些,都是秦莞的功劳,因顾忌她名声有损,朕才一直不曾对她论功行赏,如今你们非要质疑,那朕就让你们知道知道秦莞的厉害!”

    燕淮一气说完,帐内所有人顿时都惊了住!

    刘赟只听到这些奇怪的案子,并不知道这些案子都有多么复杂,可一旁的燕彻和燕麒都不同了,便是赵淑华和太后都知道这些案子大抵是怎么样的!

    那锦州和袁州的案子也就罢了,豫州的那案子,可是拖了十多年之久!

    陈年旧案,还牵连着西北军的旧仇,破和不破,影响重大,所有人都没想到,这案子竟然也是秦莞帮忙破的,太后半晌回过神来,忙看向燕迟,“燕迟,黄金大劫案是你经手的,当时当真是九丫头帮的忙?”

    燕迟转过身来,颔首,“皇祖母,的确是九姑娘,彼时豫州府衙的仵作去了别处验尸,情急之下九姑娘出手相助,后来案子得破,多亏了九姑娘。”

    太后深吸一口气,“九丫头,你怎不早点告诉我?”

    这语气之中既有怨怪又有心疼,秦莞垂眸道,“早先秦莞以为,此事多半会招致非议,所以都是默默做事,并未声张,请太后娘娘恕罪。”

    太后朝着秦莞伸手,“好孩子,快过来……”

    秦莞抬步,走到了太后身边来,太后早年间也曾有过戎马豪气之心,眼下看着秦莞,非但不觉秦莞沾染这些不吉,反而觉得秦莞的形象骤然高大起来,“你年纪这般小,竟然能做这么大的事,九丫头,我从前真是目不识珠了!”

    秦莞还没说话,这边厢燕淮已经道,“从前碍于秦莞的身份此事众人皆是不知,今天既然已经揭破,此前诸般功劳便不敢不赏,秦莞,你想好了吗?”

    秦莞转身,“皇上,等此番案子告破,再赏秦莞不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