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第三卷 帝都风云 第272章 验尸者谁,义庄旧事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

    燕迟随着秦莞所言看去,果然,在付德胜下颌左右和喉结处有明显的淤痕。

    燕迟沉凝一瞬,“所以说,这个人的确有可能是付德胜认识之人?如果遇到了凶徒,他绝不会随意转身将自己的后背露给别人。”

    秦莞“嗯”了一声,“从目前发现来看,的确有可能。”

    帐中虽然点着蜡烛,却到底不及白日明亮,秦莞眉头微皱,总觉看的不算清楚,燕迟看出了她所想,转身将烛台拿的更近了些,秦莞弯着身子抬眸,看了燕迟一眼。

    四目相对的一瞬,蜡烛之上的火星一闪而逝,落在秦莞和燕迟的眼底,便如同有星子一闪而过,燕迟抬手,将秦莞耳畔的乱发替她拂至耳后,秦莞弯了弯唇,又低下头去看付德胜颈部的伤口,很快,她唇角弧度散去,神色冷肃起来。

    “这伤口不浅,眼下血流还未制住,不适合剖验,要想看这伤口走向,只怕要等明日才能知道。”秦莞低声说着,一边抬手去查看伤口外围的翻卷之地,“伤口最外面不规则,应该是凶器造成的擦伤,应该是付德胜被击中之后凭着最后一点力气挣脱而出之时造成的,这样重的伤,拔出凶器是很危险的事,付德胜不仅挣扎逃脱,还从药房走到了广场边侧来,也是因为如此,他死的极快。”

    说着,秦莞又查看了其他几处,然后便示意燕迟将付德胜翻转过来。

    这一翻身,先是看到了付德胜身上的几处旧伤伤疤,这位年过四十的西梁大将军,领兵多年,为西梁戎马一生,如今,却是死在了异国他乡。

    秦莞神色一肃,开始仔细的检查付德胜后面的几处淤伤。

    “死者左肩处有淤伤,淤伤呈现点线形状,应该是凶手想要拿住死者的肩膀,后被死者挣脱导致,同时,死者的后腰处还有一处淤伤,淤伤范围不大,很小,不想拳头,也不想踢打所致……”

    秦莞眉头皱的紧紧的,忽然问,“烛台在何处找到的?”

    燕迟忙道,“烛台是在药房门口。”

    秦莞便点头道,“极有可能是凶手用烛台打的!”

    燕迟想了下,“付德胜挣脱,凶手先用左手拿住付德胜的肩膀,随后又被他挣脱,然后凶手便用右手的烛台朝付德胜击去,一击得重,付德胜却还是逃了出去,凶手不敢上前来追,而付德胜逃到了广场便果然失血而亡。”

    秦莞颔首,“是如此没错了。”

    秦莞又看了看,却是不见别的明显伤处,她直起身子来,“现在死者死亡时间太短,有些更深度的伤痕或许还未浮现出来,只能等明日再验!”

    又想了想,秦莞又道,“付德胜武功不差,却能让人从身后锁喉,那这个人对他而言必定是没有完全引起戒心的人,要么这个人是药房的药童,或者是其他出现在药房也不奇怪的人,要么就是他熟识认识的人,而此人不仅满足这两者其一,更是一个武功好手,一般人,就算付德胜毫无戒心,也无法轻易击杀他吧?”

    燕迟颔首,“正是,付德胜就算没有戒心,可忽然有人靠近,他必定也会下意识的防备,然而凶手没有给他机会,足见凶手速度极快,此人不但武功高强,杀付德胜的动机也很是奇怪,付德胜没有先发制人,说明他没有觉得此人有古怪。”

    这个问题便值得人深究了,燕迟和秦莞一时都未说话。

    “付德胜在药房处被害,可他最开始却没有起疑……”

    燕迟喃喃一语,秦莞道,“你应该知道,这几日的药皆是我亲自过手,然而别人却都以为拓拔太子的药是在药房熬制的,会不会是因为这样?”

    燕迟凤眸一狭,“药房被翻过,药罐也被动过,有没有下毒还不知,待会儿要你去看看才好,如果是某个药童在做手脚,却被付德胜撞见,药童编了个理由让付德胜相信,却知道,如果付德胜将此事告诉其他人,必定会引来其他人的怀疑,所以,在付德胜放松警惕之后,凶手将他偷袭杀死。”

    “极有可能——”秦莞随即皱眉,“可这个人,不应该是药童,哪个药童会有这样高的武功?会不会是北魏那边的,某个武功不弱的人?”

    燕迟颔首,秦莞又扫了一眼付德胜的尸体,“付德胜这伤,必定血流如注,我猜那个人身上应该也沾到了血迹,现在如果能搜查道最好!”

    燕迟眸色一定,“药童要查,其他嫌疑之人也要查,我们先出去,等明日寻个机会你再过来查验。”

    时辰已晚,大营之中人多眼杂,再加上付德胜的体温还未散去,秦莞多留无益,秦莞将付德胜的衣物盖在他身上,然后才和燕迟走了出来。

    “你先回拓跋弘的大帐看着。”

    秦莞颔首,快步朝着拓跋弘的大帐而去,燕迟则带着人回到了行宴的广场之上。

    此刻的广场之上众人已经散去,适才凡是留在宴会之上的人都没有杀人的嫌疑,而营中要排查戒严,所以燕淮和林璋便叫人将所有的宾客都送了回去,见燕迟过来,燕淮忙道,“九丫头可查验出结果了?”

    燕迟道,“付德胜在药房被杀,应该是有人去药房作乱被他撞见,只是因为这个人的身份特殊,即使去了药房付德胜也能理解,所以他并未一开始就生出戒心,因为如此,他才被凶手从背后偷袭击杀。凶手一击致命,乃是个武功好手,且应该十分熟悉过招格斗,眼下,我想带人去搜这个时候去药房而不遭人怀疑的人。”

    燕淮眉头一挑,“这个时候去药房不遭人怀疑,那岂不就是药房本就有的药童,还有北魏的侍从了?刘赟也病了,西梁的侍从去也不无可能。”

    燕迟颔首,“的确是这般可能。”

    燕淮立刻道,“好,那你去查,朕回主帐等你消息!”

    燕迟应了一声,带着人便朝着北魏大帐的方向而去!

    秦莞回了拓跋弘的大帐,拓拔芜立刻起身来,“怎么样了?”

    秦莞摇了摇头,“人没了。”

    拓拔芜眸子一瞪,“怎么会?好端端的怎么人就没了?”

    秦莞叹了口气,她身上还带着淡淡的血气,谁能想到一场夜宴竟然也会生出人命案子呢?“付将军被人偷袭而死,凶手用烛台刺进了付将军的脖颈,血流如注,付将军刚跑到广场边上就倒地而亡了。”

    拓拔芜一双眸子大睁,“竟然又出人命了!”

    看着拓拔芜受到惊吓的样子,秦莞没说此事可能和北魏的案子有关,只稍加安抚一番,拓拔芜看了看大帐角落的药罐和火炉,低声道,“我们为什么要这样?”

    从今晨开始,秦莞以醺帐之名,在帐中熬药,然而只有拓拔芜一个人知道,送来的药才是洒在角落醺帐的,而秦莞熬的药才是给拓跋弘喝下去的,如此掩人耳目,自然是为了保护拓跋弘,可拓拔芜还是有几分不解。

    秦莞沉吟一瞬道,“药最是关键,现如今如果有人要害拓拔太子,唯一便是从药下手,所以我要如此掩人耳目,且,如果凶手要打药的主意,我们也好将其抓个现行。”

    拓拔芜点了点头,还没说话,外面却传来了说话声,拓拔芜和秦莞对视一眼,二人立刻走了出去,一出门,便见燕迟带着人前来盘问,燕迟身后跟着徐常等人,全都是一脸的不忿沉凝,拓拔芜微讶道,“发生什么事了?”

    徐常当即行礼道,“公主殿下,世子殿下怀疑今夜付将军之死乃是北魏人所为。”

    拓拔芜一听,顿时恼了,不由瞪着燕迟,“世子殿下,这是从何说起?!”

    燕迟看着拓拔芜,“适才门前的守卫可有离开过?”

    门前除了燕迟安排的侍卫之外,还有北魏自己的侍卫,燕迟这般一问,自然是问的北魏的侍卫,拓拔芜一听立刻看向其中一个北魏侍卫,“你们有没有离开?”

    两个侍卫立刻摇头,“没有,我们都没有离开。”

    拓拔芜扬了扬下颌,示威似的,“殿下还有何话好说?”

    燕迟不置可否,转身看着徐常,“你带我去其他北魏使者的营帐看看。”

    徐常点点头,面上疲惫之色不减,适才他和同帐的弟兄正在睡觉,万万没想到燕迟忽然带着人闯入,还说付德胜死了,西梁的事为何要和北魏扯上关系?当初拓跋弘出事的时候刘赟可是万分幸灾乐祸,如今西梁也不安顺,徐常心底还十分解气!

    看着燕迟离开,拓拔芜轻哼了一声,“都证明刘赟不是害我大哥的凶手了,难道我们还要杀了西梁人报仇吗?!为何要来查问我们?”

    秦莞叹气,“公主,付将军是在药房被袭击的。”

    拓拔芜转过身来,眨了眨眼,“药房?药房和我们北魏有何关系?”

    秦莞拉着拓拔芜入了大帐,这才将刚才没有说的话低声交代了,拓拔芜听了眉头一皱,面上的怒气这才消了……

    这边厢,搜完了整个大营的燕彻和燕麒到了燕淮帐中。

    燕彻道,“儿臣带着人马搜了东边的半个大营,除了抓到一队偷懒耍滑的禁军之外,其他并无所获!”

    燕麒挑了挑眉,“父皇,儿臣这里却是抓到了两个嫌疑之人。”

    燕彻和燕淮齐齐看向燕麒,燕彻搜了半晌没有被搜到可疑之人,怎么燕麒却找到了?

    燕麒眼底带着几分明亮的得色,定声道,“父皇,这两个嫌疑之人是在马场之外找到的,二人身上带着酒气,我们找到人的时候,一个人正抓住另外一人,正在吵嘴,儿臣去问了,他二人都纷纷指责另外一人形迹可疑。”

    燕淮忙道,“人可抓到了?”

    燕麒点点头,“抓到了,人都已经绑起来了,听候发落。”

    燕淮颔首,“好,等燕迟回来禀明,不知他那边可有结果。”

    燕麒眼风扫了一眼燕彻的方向,沉声道,“今夜大宴,大营之中竟然能生出这样的血案,除了怪那凶手之外,大营之中的防卫也很是不当,否则,那行凶之人不可能轻易逃脱,前次出事之后,父皇就有大营戒严的意思,却不知太子殿下安排到了何处?”

    这便是要问责燕彻这个主管围猎之人了。

    燕彻眉头一皱,“父皇,儿臣……”

    燕彻正要解释,燕淮却抬手制止了他,“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去看看燕迟那边如何了,明日刘赟醒了必定要大闹一场,我们最好今夜便有个交代。”

    话音刚落,燕迟从外面走了进来,行的一礼之后,燕淮忙问,“如何?”

    燕迟眸色沉凝,“皇上,所获不多,北魏和西梁的侍从今夜并未可疑行迹,至于药房的药童,则是在下午天黑时分被派去药库那边分药了。”

    燕淮挑眉,“分药?!”

    燕迟颔首,“是九姑娘下午吩咐的,拓拔太子要用汤药还要用治伤之药,光是药房里面的药已是不够,但是下午的时候西梁三殿下也在用药,药童不敢离开,等到了晚上大宴开始药童方才离开,不过药房外面的守卫却是被人调走的。”

    燕淮几个面色微变,燕迟道,“事发之前,药房之外的守卫说看到了一个影子从药房之后一闪而过,他们觉得怪异,便跟着追了出去,追到了西北方向,没有看到人,等回来之后,便知道了付将军出事。”

    燕淮忙问,“适才验尸,可推断出其他凶手特点了?”

    燕迟摇头,“暂时没有其他,今日付将军刚刚断气,不适剖验亦看不出更深层的伤痕,等明日,再验尸一遍便会有其他收获。”

    燕麒和燕迟同时眉头一皱,燕麒忍不住道,“验尸?营中没有仵作跟来吧?”

    燕淮眉头一皱,这才发觉自己说漏嘴了,燕迟见状忙道,“是我身边的侍卫,学武之时也精通仵作之术,并非其他衙门的仵作。”

    燕麒点点头,眼底利光一闪,却是想到了京城三个月前在临安城义庄的那一幕,燕迟身边可不就是有个擅长验尸的人吗?

    这么一想,燕麒眉头狠皱一下,这一次围猎,那个人也来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23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