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第三卷 帝都风云 第245章 背至白首,选妃结束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

    看着秦莞略带狡黠的眸子,燕迟挑眉,带着秦莞,着女装怕她被认出来,亦怕她因容色为人瞩目,可眼下她分明换了男装,却直接来个人问许亲没有!

    “小娘子我这里没有,夫君倒是有一个,赔给你?”

    燕迟凤眸微狭,长街两侧的灯火映在他眼底,格外的潋滟夺目,秦莞听着这话面上一红,她打趣一二句还可,真这般露骨的调情可做不来,当下她轻哼一声转身便走,燕迟上前一把拉住她手腕,“慢着点走,今夜不许离我半步,免得又被人拉住。”

    秦莞回头笑,“真没想到,跟着堂堂世子殿下出来,被问是否许亲的人竟然是我。”

    秦莞眼底又生出狡黠来,笑意亦大,两边的灿然灯火星子一般落满了她的眸子,看着秦莞的小脸,燕迟心中顿时微暖,一时也不计较有无人来问她有没有许亲了,只抓着她的手走的慢了几分,如今不过才刚刚入夜,他们还有许多时间。

    “咦,看,又是卖面具的,和在锦州见的一样……”

    走了没多久,又见一面具摊贩,小贩摊位前挤了不少人,秦莞一眼就看到和锦州时一模一样的面具,燕迟见状,便上前拿银子买了两个,等他从人群之中挤出来,秦莞拿到面具便道,“上次买面具还是和岳凝一起,也不知她们如今好不好。”

    年节的面具多为凶兽纹样,很是凶神恶煞,燕迟将面具给秦莞带上,自己也戴了一个,如此,他二人容貌便全然被遮了住,这般一来,就更没了被认出来的顾虑。

    燕迟很是光明正大的拉着秦莞的手,“你若念着她们,便去信一封,我派人送去。”

    秦莞当即觉得好,“那我今夜回去便写信。”

    燕迟看不到秦莞的脸,却能看到她一双眸子发亮,心中亦是满足的紧,二人顺着西市长街一路往前,走了许久方才看到了玉带河的影子,玉带河周围人满为患,皆是放祈福花灯的,秦莞看着两侧卖祈福花灯的小贩心底一动,“我要去买花灯。”

    花灯可悼念故人,亦可替生人祈福,燕迟见这边实在人多不敢离了秦莞太远,便吩咐白枫去买,秦莞忙道,“买三盏——”

    燕迟便道,“为何是三盏?”

    秦莞想了一下道,“父亲一盏,母亲一盏。”

    “那剩下的一盏呢?”

    燕迟看着秦莞,秦莞眨了眨眸子,眼底忽然闪过一丝慧黠,“给我的小娘子啊——”

    燕迟眉头顿时一挑,故作凶状,“你哪来的小娘子!”

    见他如此,秦莞连忙往后退来,然而人潮汹涌,秦莞被人一撞,反倒是站立不稳,燕迟手上一用劲,一把将她拉到了自己怀中来,秦莞还要挣扎,燕迟却忽然将她抱住了,大手在她腰侧轻抚两下,“小娘子在何处?”

    秦莞素来持重,可没有人知道她怕痒,燕迟如此,简直让她无法招架,当下便软了身子,她却不知,她二人亲热虽少,可燕迟早已发觉她有此弱处。

    “没有……没有小娘子……”

    秦莞连忙改口,又见周围都是人,二人如此实在是不妥当,然而如今二人带上了面具,燕迟哪里还肯顾忌,将她抱个满怀不愿再放,“当真没有?那是给谁的!”

    “没有没有……自然是给你的……”

    秦莞腰侧乃是最为敏感之处,委实难以招架,又不想太过失态,因此这态度改的委实是快,这边厢,燕迟手上停了,“当真给我的?”

    秦莞气喘吁吁的抬眸,果然见燕迟眼底笑意满满,她点了点头,颇有几分心虚的往旁边一看,这一看,却见旁边的确有人在看他们,不仅看他们,神色之间还颇多鄙夷,好似他们在做什么伤风败俗之事一般,秦莞忽的醒过神来,她着一身男装,燕迟则更是男子无疑,如此,岂非是两个男子在大街之上搂搂抱抱?!

    大周民风可还没开放到这个地步!这些人,多半以为她和燕迟是断袖……

    想到这里,秦莞又生出几分哭笑不得来,她素来是最守规矩之人,可到了此时,心底竟然也生出几分蠢动来,既然大家当她和燕迟是断袖,那便断袖到底又如何?

    她不再挣扎,由着燕迟将她抱在怀中,燕迟发觉她这般,几乎将她整个人抱的脚要离地,很快,白枫买灯归来,秦莞和燕迟挤到了河边,秦莞亲手将三盏灯放在了河中,她买这三盏灯的用意,却不仅替自己的父母,也替九小姐的父母买了一盏,但凡是祭奠,她便不会落下了九小姐的父母,如今她已完全占了九小姐的身份,她还是她,却也是秦氏九姑娘。

    “少夫人,灯放了,少爷一定会平安归来的,您就放心吧。这玉带河的祈愿灯最是灵的,不仅少爷会平安归来,您还要为少爷生下小小少爷呢……”

    秦莞放完了灯,正要走,却听一边的婢女说了这话。

    燕迟也听见,一把将她拉了上来,目光之中却带着笑意。

    他二人一路从西市长街走过来,如今到了玉带河边,要回去还得再走过去,秦莞看了一眼不远处各式各样的花灯,又道,“既然来看灯会,总要买一盏灯的。”

    秦莞兴致还是极高,仿佛要让燕迟将这灯市上所有好玩好看的都走一遍似的,秦莞拉着燕迟去买灯,一路上又见变戏法的,猜灯谜的,对诗做赋的,表演影子戏的,秦莞和燕迟走走停停,秦莞又让白樱买了好些糖果子和小吃,没多时,白枫和白樱手上便是大包小包的吃食,最后又买了一盏兔子灯,秦莞终是心满意足了。

    虽是玩乐,可秦莞没忘记如今住在侯府,不好晚归,想着该带燕迟看的都看了,这才和燕迟一起往西市大街走,然而今夜到底走了太多路,再加上路上的积雪被人潮踩化了,颇为泥泞,往回走的时候秦莞便觉走的十分艰难。

    燕迟见状,忽然将她拉住,倾身蹲在了她身前,“上来——”

    秦莞微愣一下,竟然未得动作,搂搂抱抱是因为待着面具无所顾忌,如今燕迟要背她,却又让她心底微震,这辈子,只有一个男人背过她,那便是父亲,而那也是好几年前的事了,秦莞抿了抿唇,轻轻的趴在了燕迟的背上。

    燕迟将她腿一扶,一下子站了起来。

    燕迟人高马大的,站起来秦莞顿觉视线一阔,他的背脊极宽,比父亲的背脊还要宽厚,父亲身体不好,背着她的时候背脊有些佝偻,燕迟背着她的时候,脚步也是极慢,却仿佛有种顶天立地之感,而不管是父亲还是燕迟的背脊,都让她心安。

    秦莞呼出一口气,整个人都趴在了燕迟的背脊之上,她脑袋放在燕迟的肩窝处,耳朵和燕迟的耳朵贴在了一处,秦莞软下身子,这份两个人紧紧挨着的安稳让秦莞前所未有的将自己交付了出去,她缓缓闭上眸子,这一时一点力气都不想用了。

    寒风细雪,灯市阑珊,燕迟便这般背着秦莞,一步一步的缓缓走向长街来处,秦莞抱着燕迟的脖颈,转眸一看,只见燕迟发髻之上细雪轻覆,恍若白头。

    ……

    ……

    秦莞回到侯府的时候时辰已经不早,主院之内,秦述和胡氏连带着秦朝羽几人都在等着秦莞,秦莞神色如常的到了仁寿堂,波澜不惊的对着秦述和胡氏行礼。

    “莞儿,你怎么这会儿才回来?”

    秦莞便道,“在寿康宫耽误了一会儿,出宫之后,我忽然想起来韩伯和二宝,今日也是过节,不知他们那边如何了,便去西边的院子看了看。”

    这么一说秦述倒是理解,便道,“今日在宫中,可有什么乱子?”

    秦莞看着秦述带着几分关怀的眸子摇了摇头,“没有的。”

    这边厢,秦朝羽叹了口气,“父亲,女儿刚才便和您说过了,今天宫宴之上一切如常,并没有您担心的那些事发生,太后娘娘和九妹妹都是好好的。”

    秦莞心中明白,秦述今日未曾入宫,所以不知到底宫里如何,而秦朝羽和胡氏,表面上看着自然是没事的,因为事情,已经被燕迟平息了。

    可秦朝羽是真的以为没事,还是配合皇后演戏呢?

    当时撞破成王和冯沉碧的时候秦莞没在跟前,不知道这些人的神色,可当朝露殿饮宴的时候,当皇后诧异那帖子上竟然也写着冯沉碧的时候,秦朝羽的神色倒没那般惊讶,然而秦莞知道,就算秦朝羽没直接参与,她也是站在皇后那边的。

    “是,大伯,今日没事。”

    秦述点了点头,有些狐疑,先前他得的消息不会是假的,怎么今日却演变成了这般?

    这边厢,秦朝羽失笑道,“父亲一定是不相信成王会对冯沉碧有意,冯家那位小姐,自小和成王一起长大,颇得宠爱,如果成王有意早就定下了,不可能会到现在才有这点动静,另外,据我所知,素贵妃是打算将冯沉碧嫁给几位定国将军家的公子的。”

    这一点秦朝羽知道,秦述和秦琰都知道,听秦朝羽这般一说,秦琰道,“此事的确有些奇怪,不知道……是不是皇后的手笔?”

    秦述看着秦朝羽,秦朝羽便摇了摇头,“这个皇后娘娘未曾多言,我只知道皇后娘娘说素贵妃想陷害九妹妹,可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或许皇后觉得素贵妃想害太子殿下,所以用了这个法子还击?”

    胡氏叹气,“宫里各位主子的手段实在是太多了……”

    秦述摇了摇头,“此事我们不好议论。”说着看向秦朝羽,“朝羽,先等明日的圣旨吧,不出意外,太子妃必定落在你身上的,若是定下来,咱们往后便有更多需要考量的事了,至于各位主子,皇后娘娘若是同你说了,你便应变,若是没说,不要轻易揣测,更不能让皇后娘娘知道你在揣测。”

    秦朝羽颔首,面色沉定,她一早就在为当太子妃做准备,她当然知道该怎么做。

    秦莞站在一旁听着这话,只觉自己仿佛局外人一般看着。

    忽然,胡氏转而看向了秦莞,“羽儿做了太子妃,莞儿又得太后看重,如此,咱们侯府地位便不会不稳了,今日看太后对莞儿的看重,想来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莞儿往后的婚事只会高不会低了。”

    秦湘和秦霜也在一旁听着,闻言都微微露出羡慕来。

    她二人连皇宫都没资格去,如此倒也正常,另外一边,秦邺坐在秦琰下手位上,也是一副局外人的样子,他和秦霜秦湘都是一样,便是秦莞,也和他们差不离,可秦莞凭着一手医术,硬是变的和他们不同了,秦邺面上笑意兴味。

    秦莞垂眸,“太后今日找我去寿康宫说,我的婚事,她会为我做主。”

    太后并没有直说这话,可秦莞却不得不先说出来,因她不确定,秦述和胡氏,会不会为了巩固侯府的地位为她私下定亲,对于侯府而言,万般法子巩固地位都没错,便是秦莞,也愿意站在侯府的立场考量,甚至做出些努力和让步,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她知道,然而她不是真正的九小姐,她不愿成为皇后的棋子,亦不会成为侯府的棋子。

    胡氏笑开,“那真是好,太后为你相看的人家,只会高不会低。”

    秦莞心中想着燕迟,睿亲王府的名头,的确是只高不低,然而大婚之前,她必须得让父亲的案子有个眉目!秦莞暗暗攥紧了拳头,这是她应该,也是必须要做的!

    秦述也舒出一口气,“你们几个,每一个都嫁的称心如意是最好不过,还有琰儿和邺儿,如今也是顺风顺水,如此,我便不必为你们操心太多了。”

    秦琰忙道,“父亲放心,我在禁卫军中定会谨慎小心,二弟也入了巡防营,从今年开始,咱们侯府必定青云直上!”

    秦述颔首,笑意松快,“隐忍多年,等的便是今日,你们几个没让我失望。”

    说着,秦述又道,“近来朝中最大的事便是为太子和成王定下王妃人选,之后,北魏和西梁的国使会来访,这几日皇上已经命工部修缮皇城和驿馆,便是在为来使做准备,我虽然是在吏部,可每年国使来访都非小事,过几天也有的忙了。”

    如此便是说起了朝政之事,屋内也就秦琰和秦述搭话,秦朝羽偶尔问一两句,她是要成为世子妃的人,自然,也要懂几分朝堂变幻。

    然而当着这么多女眷,秦述要说也说的十分浅淡,没多时,便让秦莞几个先行回去歇着,秦莞和秦霜、秦湘起身,秦朝羽却要留下,想来是有秘密的话要说。

    从里面走出来,秦霜第一个看到了白樱手上拿着的吃食,“呀!你从哪里买来的?”

    秦莞笑,让白樱分给秦霜一些,“今日是上元节,韩伯住的地方距离西市不远。”

    说着秦莞看向秦湘,“五姐要吗?”

    秦湘连忙挥手不要,秦莞买的这些东西,多半是在小贩手里买来的,她可不会吃,秦莞不在意,秦霜这边却吃的香甜,“这糖果子真甜呀,京城的味道比咱们锦州的味道还要浓郁一些,我看你回来的这么晚,还以为你被留在宫里了呢。”

    秦莞失笑,“今日宫宴很早就结束了。”

    秦霜很是理所当然的道,“可是你得太后的喜欢呀,或许留你过夜也可能啊。”

    秦莞摇头,“那可是没了体统。”

    秦霜说至此,想到什么似得转眸看向秦湘,“你知道吗,今日下午,那边请媒人上门正式提亲了,再过些日子,便要小定,然后送来聘礼定下大婚的日程,估摸着到夏天,五姐姐就要出阁了。”

    秦莞转眸去看,秦湘垂眸,面上似有羞涩之意。

    这个世道,一旦出嫁,一个女子的一生便算是定了,秦湘想到那薛青山也还算稳重可靠,便也替秦湘高兴,秦湘到底是按着大家闺秀教导出来的,只要定下心来过日子,而那薛青山又沉稳上进,倒也没什么不好。

    “恭喜五姐,等小定之日,我再备礼。”

    秦湘唇角弯了弯,“多谢你们两个了,我打算明日在我那里准备点吃食请你们两个过来,以后不知还有多少时日可聚,这怕是我们一起的最后一个年了。”

    秦霜和秦莞自然欣然同意,等嫁人了,过年便要在夫家操持,再没这般清闲自在了。

    如此,三人商定了时辰,各自回了院子。

    第二日一大早,宫里选定太子妃的圣旨便到了侯府,秦述带着侯府所有人听了圣旨,袁庆一脸喜色的连声道着“恭喜,”又道,“这些赏赐,是太后娘娘,皇上,还有皇后娘娘各自赏赐下来的,都是给八小姐的,这些可不算聘礼,今日是昭告天下,等钦天监定下了良辰吉日方才会来下聘,至于大婚之日,也是要等皇上和皇后娘娘的意思了。”

    秦述知道这些,先命人送上大笔的封赏,送走了袁庆,然后才命下人将赏赐抬走,秦莞当日受到的赏赐便是极多,可这一回,却是比秦莞赏赐所得还要多,这一下,秦湘和秦霜方才知道太子妃是何位置,那位置分明在九天之上,和她们根本是云泥之别!

    因侯府生了这等好事,秦述又命人将下人们全部打赏了一回,而侯府的下人们最知道京城的权贵高低,秦朝羽一朝成为太子妃,便代表着侯府也跟着水涨船高,再加上主子给的赏赐多,一时间府中热闹喜庆的和过年一般。

    虽然是天大的喜事,可秦朝羽却还沉得住,不仅如此,她下午还要和胡氏一起入宫谢恩,因为这般,秦莞几个在仁寿堂待了片刻便回了自己的院子,午时之后,和秦湘约定的时间到了,秦霜和秦莞并肩到了秦湘院中,却见秦湘也准备的是暖锅。

    这一次没有下人同桌,三姐妹脱了鞋子窝在榻上,很是随意自在。

    秦霜欢喜极了,“八姐真的当太子妃了!刚来大伯这里的时候便听人说,那时还不觉是真的,如今却是到了眼前了,你们看到了吗,刚才赏赐的那些玉器,一个比一个的上品,还有那些珠宝首饰,那上面的红宝石有鸽子蛋那般大!”

    秦霜一边吃一边说,一边说一边比,眉飞色舞的,是实打实的为秦朝羽高兴,秦湘笑的便有些内敛,“我亦没见过那般多的珠宝呢,昨夜我命人去请了八妹,不过八妹说今日要忙没空过来,我那时候竟是没想到,她今日还要入宫谢恩的。”

    秦霜失笑,“你也是,大伯说了今日会有圣旨的,肯定要入宫的啊。”

    秦湘无奈道,“我又不知这里面的规矩……”

    秦霜喝了一口暖汤,“算了,小事,说真的,八妹要是来了,我还没这般自在呢,那些规矩什么的,我不想知道,知道也没用。”

    秦莞被秦霜大吃大喝的样子勾起了几分食欲,也动了筷子,她彼时第一次见秦朝羽的时候便觉惊艳,且不知怎么,她总觉得秦朝羽和皇后十分相似,若秦朝羽入宫历练几年,只怕二人气质会一模一样,而莫说她们姐妹四人,放眼整个京城,秦朝羽都是最能应付宫廷的贵女了,那般地方,随时都需要战斗,而秦朝羽是将全副武装自己当成本能的人。

    姐妹三人小聚很是难得,见秦湘转了性儿,秦霜也整日里乐呵呵的,变着法子的让三人同在一处,连着几日下来,秦莞和秦湘倒也没先前那般疏离了。

    而很快,此番选妃之事天下皆知,太子定了秦朝羽为正妃,又定了户部尚书的女儿为侧妃,成王选了自己的表妹冯沉碧,又定了兵部侍郎的女儿为侧妃,而原本要被成王争取的卫国公家的小姐,则是逃过了这一劫。

    侯府因秦朝羽,连日来宾客盈门,秦莞除了又入宫两次为太后看诊,其余时间都在内院待着,可谓足不出户,而那日的风波平息之后,秦莞入宫并未再受任何阻拦和波折,想来也是,太子和成王的正妃侧妃都定了,寻常谁会来寻衅一个颇受太后宠爱的神医呢。

    如此这般过了五日,展扬忽然到了侯府,且点名,请秦莞过临安府衙一趟。

    秦述和秦琰,包括胡氏在内,都对此事习以为常,自然不加任何阻拦让秦莞前去,秦莞出了府门方才有机会问展扬,“展捕头,是否又出新案子了?”

    展扬摇头,“是孟家的案子定了。”

    秦莞一讶,忙问,“量刑结果如何?!”

    展扬素来冷肃的神色微微一柔,“夫妻二人皆是流放之刑。”

    秦莞眼底微亮一下,这个结果对孟子义而言已经是最好的了,毕竟身上挂着两条人命,而许氏虽然并非杀人凶手,却也是知情者,若对她而言,自然陪着孟子义最好,展扬继续道,“多亏了九姑娘的话,皇上才同意减轻刑罚。”

    秦莞挑眉,展扬便道,“郑大人将九姑娘那日所言皆数禀告了皇上,皇上便知道孟少爷并非是装模作样,而是得了病,虽然不至于尽信,可我们也试过,孟少爷的确会受到刺激变成另一个人,如此,才未判死罪。”

    顿了顿,展扬又道,“未免变数,今日他们就要离开京城了,他们夫妇想向九姑娘当面道谢,郑大人便要我来看看,看九姑娘能否走这一趟。”

    孟子义夫妇如今是犯人,自然只有秦莞来就他们,秦莞心中明白缘故,忙上了马车往府衙去,一路行了小半个时辰,到了府衙之后,孟洲带着所有人都在府中。

    孟瑶一见秦莞便先红了眼眶,“郑大人都和我们说了,这次也多亏你。”

    孟洲也亲自和秦莞道谢,侧堂之内,孟子义和许氏着囚犯之服,见着秦莞便跪,秦莞哪里能受,又多番问了问流放至何处,孟瑶便道,“流放去北边沧州。”

    秦莞听着叹了口气,能活下来便是最好,沧州路远,也苛求不得了。

    孟瑶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便道,“父亲在沧州有认识的人,已经交代好了,这一路上会多加照顾,至少要让三哥三嫂平安过去。”

    秦莞一听方松了口气,如今还在寒冬,往北走则更冷,孟子义和许氏都是娇弱之人,还真不知道这一路上会不会染病出事。

    孟瑶说着又道,“说起来,这次帮我们的这个人,你应该认得。”

    23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