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第三卷 帝都风云 第242章 有苦难言,燕迟婚事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

    手被抓住的时候秦莞就知道是燕迟到了,可她没想到燕迟会寻来此处,她转过身来,果然在一片昏光之中看到了燕迟明暗不定的脸,“你怎会在此?”

    燕迟弯唇,抬手将她的斗篷拢了拢,又觉她双手冰冷,便将她两只手都包在了掌中,“我若不在此,谁为你暖手?”

    燕迟语含笑意,秦莞自然不会信了这话,正要再说,脚步声却越来越近,秦莞忙不敢再说,只拿一双眸子瞪着燕迟,四目相对,暗光昏昏,秦莞看着看着燕迟,心中忍不住漏跳了一拍,而燕迟,更是一把将她拥进了怀中。

    她二人几日未见,心中自有挂念,若非此情此景,今日大宴,她二人更不可能私下相会,过路太监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秦莞终于从燕迟怀中退了出来,“你怎知道我在此?”

    燕迟拂了拂她肩头的乱发,“今日有人对你不利,我自然得照看着你。”

    秦莞眼底生出几分讶色,“你怎会知道?”

    燕迟弯唇,“我自然能知道,且秦琰那边透出消息来,意在让我助你一二。”

    秦琰……秦莞一时不解,秦朝羽帮着皇后,秦琰却又找燕迟?

    “大伯本不让我入宫,后来忽然改了主意,八姐说贵妃和成王有意在太后的病上面做手脚陷害于我,我今日本打算一直留在太后身边的,可被叫出来找九殿下。”

    燕迟接话道,“他们有意引你去天音台,你识破了,所以打算让素贵妃和成王竹篮打水一场空,然后让白樱去寻冯沉碧?”

    秦莞点点头,“冯沉碧此去,不管遇到什么,大家或许都不会奇怪。”

    的确不会奇怪,冯沉碧本就是忠国公府的小姐,不管和成王一起做什么,大家都不会奇怪,燕迟眼底闪过明华,抬手点了点秦莞的鼻子,“做得很好,素贵妃和成王看到过去的是冯沉碧,只怕会气的七窍生烟,不过皇后想来就高兴了。”

    提起皇后,秦莞眉头微皱,却问,“素贵妃和成王到底要做什么呢?”

    燕迟看了看这黑洞洞的假山暗洞,直拉着秦莞朝外走去,“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一处……”

    说着,拉着秦莞朝外走去,秦莞只担心遇见宫中的太监宫婢,可燕迟脚步极快,丝毫不担心的样子,直带着她沿着偏僻的廊道往内宫更深处而去,很快,燕迟到了一处二层小楼之前,白枫站在小楼门口,显然已经安排妥当。

    燕迟带着秦莞上了二楼,一上楼,秦莞赫然发现燕离和燕绥也在楼上,不仅如此,燕离正在逗燕绥玩耍,燕绥面上少见的露出笑意。

    “呀,九姑娘来了——”见到秦莞,燕离面上笑意分明,“看样子七哥英雄救美成功了!今日七哥也是担心坏了……”

    燕迟带着秦莞落座,然后道,“你低估她了,我赶到的时候,她已经和白樱从小道离开,不仅如此,还将冯沉碧牵扯了进来。”

    燕离眼底一亮,“竟然把冯沉碧也扯了进来!哈哈哈,这一下成王脑袋要气炸了!”

    秦莞看看燕离,再看看燕迟,“成王到底要做什么?”

    引冯沉碧入局,秦莞不过是想给素贵妃一方一个教训,她也不知成王到底要做什么,冯沉碧引起的效果是好是坏她也不知,然而她只觉得,不管成王设什么局,都让她们自己人来承受就好,如果对成王无损,那也无碍,反正她能脱身便可,如今听着燕离的意思,如果冯沉碧代替了她,似乎对成王很是不利?

    燕离诧异道,“你不知道吗?成王有心求娶你,你的名字都被加在她们送去钦天监的名册之上了,正妃,正妃之位呢!”

    秦莞神识一震,成王求娶她?!

    下意识的,秦莞看向燕迟,果然,燕迟眼底一片凛然寒意,那傲人的明光变作了一片深不见底的寒潭,秦莞抿了抿唇,“原来如此。”

    燕离看了一眼燕迟,他和燕迟一道,燕迟知道的他自然也知道了。

    “他派人准备了一份礼物,故意在所有人面前露出来,引的大家好奇,安排的那人又说他今日与人相会,所有人都明白,他是私底下和人有了私情,这会儿,她们只怕已经在往天音台走了,到时候如果看到成王和你在一处,便是再如何也洗不清了。再加上她将你放在正妃之位上,太后和皇上还觉得他对你十分爱重。”

    燕离自顾自说完,“不过呢,如今换成了冯沉碧,大家便会觉得成王和冯沉碧早就有情,如此亲上加亲,大家乐见其成,素贵妃和成王自己只怕要气的不行,如果要纳冯沉碧为妃,早就纳了,何必等到现在,她们看中了卫国公家的彭姑娘,可如今冯沉碧如果成正妃,彭姑娘多半是不会做她的侧妃的,如此,她们便错过卫国公在军中的权力。”

    内宫所有的争斗,无外乎是权力二字,燕离说完,秦莞便也明白了过来,她此番行事并不存任何目的,如今结果如此,与她也无关系。

    因此燕离说完,秦莞神色淡淡,“照殿下这样说,成王和素贵妃当真会很生气。”

    燕离奇道,“可不是呢,你无心之行可谓是改变了朝堂局面,怎么瞧着你竟一点都不激动?成王一直不死心,如今没了卫国公支持,不死心也争不了什么了。”

    秦莞失笑,“朝堂之事瞬息万变,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只希望素贵妃和成王今日之后,不要再将主意打到我身上来。”

    燕离听着却有些不赞同,“你这样想,可只怕不能让你如愿。”

    秦莞闻言心中却有几分无奈,她只是一个医者,再不济只是个仵作,她想做的事情还未达成,却就要卷入这内宫争斗之中,这不是她的本心。

    秦莞转眼看向一旁一脸懵懂的燕绥,“九殿下怎会在此?”

    燕迟道,“有人拿走了他手中的棋子,他一路找棋子跑到了御花园来,我们发现了,将他带了过来,待会儿,你带他过去天音台。”

    如此,秦莞也有了个好借口晚点出现。

    燕离见状拉着燕绥往窗边去,“走,我带你看看景,站在高处看的更远。”

    燕离有心让秦莞和燕迟说话,等他走开燕迟便道,“太子得知成王将你的名字放在了册子之上,便也在那名册之上加了你的名字,放在了侧妃之位。”

    秦莞顿时皱了眉头,太子怎也……

    秦莞不觉太子对她有何旖念,只忽然有了一种身若浮萍之感,如果今日不是她提前洞悉,又或者没有燕迟在暗处体察,她或许根本不知还有此事,如果成王和太子任意一方真的求娶了她,那她可有抗争之力?

    秦莞想了想,很是颓丧的摇头,没有,她没有抗争之力。

    “太子意在八姐,不会纳我为妃。”说着秦莞又道,“成王亦然,我的出身够不上正妃之位,我对她们而言,只是一颗棋子罢了。”

    燕迟的眸色已是不加掩饰的冰寒,“这一次他们会设局,难保没有下一次,除非,我们想出一绝后患之法。”

    秦莞看着燕迟,燕迟走近她一步,“我可以向太后求赐婚圣旨。”

    只要赐婚圣旨一下,便无人可以觊觎于她。

    秦莞看着燕迟暗沉的眸子,唇角紧紧的抿了起来。

    她忽的垂眸,“现在还不可。”

    燕迟看了秦莞片刻,似乎并不意外,半晌,他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你会如此。”

    秦莞只觉燕迟身上的寒意一下子散去,继而覆上了一层阴霾,她心中很是不忍,却又不知如何解释,“燕迟,我……”

    “我知道。”燕迟握了握她的手,“你不会无缘由如此。”说着,他又狠捏了一下她,“可是我不会无期限等下去,若到了万不得已之时,我不会给旁人机会。”

    这话带着一股子不容置疑之味,秦莞知道,今次成王和太子之行,已是触怒了燕迟,然而如今他只能忍耐,秦莞心中生出几分苦涩来,心中亦更为着急。

    看她眉头紧锁,燕迟也有几分不忍,于是在她眉间轻抚一下,“你放心,太子和成王此番争斗必定会与你无关,你带着燕绥回去吧。”

    秦莞已经出来良久,若再不回去,便显得假了,她还想问成王和太子名册之上写了她的名字如何办,可见燕迟满眸笃定,她一颗心便也安定下来。

    燕迟便招来燕绥,“小九,让九姑娘带你回去,只说在御花园遇到她的,可懂?”

    燕绥懵懂的点了点头,燕迟和燕离适才所言都没避着燕绥,可见燕离十分信任燕绥,秦莞伸手,燕绥乖乖的将手交到了秦莞手中,待下了楼,拜见白樱在外候着,秦莞不知她何时来的,见着秦莞,白樱点了点头。

    秦莞知道,冯沉碧必定已经入局。

    而楼上,燕迟和燕离看着秦莞带着燕绥离开,燕离笑道,“七哥打算怎么办?”

    燕迟面上了无笑意,“成王和素贵妃已有了教训,皇后和太子也不可免。”

    燕离又问,“那册子上写了九姑娘的名字呢。”

    燕迟凤眸轻狭,“便依她之计。”

    ……

    ……

    “碧儿,你怎么在这里!”

    冯龄素满是诧异的问了一句,冯沉碧见皇上和太后都在,不敢撒谎,只十分羞怯的道,“是成王殿下要我来的,以棋为信。”

    冯沉碧说着,看了一眼旁边的黑色棋子。

    今日乃是上元宫宴,她知道要给成王和太子选妃,太子她是万万不敢想的,可是成王却是和她一起长大的,她小时候便时常住在长信宫中,和成王也算青梅竹马之谊,可遗憾的是,自己的姑姑似乎没有亲上加亲的打算,然而她想不到,今日成王会约她来此。

    “棋子为信?”赵淑华看了一眼那黑色棋子,她认得出,这分明是燕绥手中的棋子,她心中清楚,这个局是为了秦莞设的,可眼下,怎么会是冯沉碧!

    扫了一眼成王和冯龄素的面色,赵淑华忍不住笑意渐大,虽然不是秦莞,可如今冯沉碧的出现似乎比秦莞出现在此更让她开心,成王和素贵妃好一通谋算,谋了半天,却只得到一个冯沉碧,这简直是太叫人愉悦了!

    “年轻人就是有趣,连这相约之法都如此雅意,成王和沉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老早便有人说要亲上加亲的,如今看来,却真是再好不过了!”

    燕淮本以为是谁,如今看到是冯沉碧,倒也不那么生气了,却是没好气道,“你们二人……怎不早说?今日这般场合,倒是在此私会。”

    说着看向冯龄素,“素儿你也是,怎不见你提过?”

    冯龄素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哪里还能说什么,只强自笑笑作罢,冯龄素和成王都不知秦莞为何没来,来的却是冯沉碧,可当着这么多人,却是不好问,偏生冯沉碧还真的以为成王约得是她,一副娇羞女儿态十足……

    冯龄素只恨得指甲都扣断了,一转眸,看到了赵淑华面上刺眼的笑意!

    冯龄素眸子一瞪,当下知道了是谁在搞鬼!

    在这深宫之中,有 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