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第三卷 帝都风云 第239章 上元宫宴,四面楚歌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

    太后话音落定,殿外所有的夫人小姐皆是眉头微扬。

    太后虽然不曾叫秦莞的名字,可只一个“九”字,众人便知太后叫的是谁,如今太后最为宠爱的,除了被称为小医仙的秦府九姑娘还有谁?

    果然,太后话音落定,身披一袭天青色绣岚山远月图斗篷的秦莞走了出来,她内里着一身烟青色百褶宫裙,上罩藕荷色云纹短袄,缓步而来,乌发如云,眉如远山,肤似皓雪,而那一双清浅澄澈的眸子,更似一弯洒下月光的浅溪,纤尘不染,灵气逼人。

    她缓步走至太后轿辇旁,斗篷之上的青山远月随她莲步起伏,仿佛活了一般,越发衬的她如同世外仙姝一般质韵高华,风骨凛然。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见过秦莞,然而前次所见乃是在宫中大宴,那一日的秦莞虽也成了众人焦点,却是在宴会一半之时才被众人发现,可今日,太后还未现身,秦莞便吸引了所有的目光,几日过去,再见秦莞,众人心底的惊艳不减反增,世上之美千万,然而大多数美人初见惊艳,二见悦目,三见便因熟悉而生平淡。

    秦莞却是不同,站在最前的赵淑华面带薄笑的看着秦莞越走越近,便是她,眼底也存着几分赞赏之意,论起美人,秦朝羽是美人,冯沉碧也是美人,便是卫国公家的彭华景也不差,可唯独秦莞,她的美仙灵一般清妍悦心,两分目下无尘的高华,两分沉静灵秀,三分温柔坚韧,剩下的两分,是赵淑华也说不清道不明的,似乎是医者独有的,是能悬壶济世的宽容博大,是能对世间万物生恻隐之心的慈悲良善。

    赵淑华心底轻叹,这样一个人,难怪得了太后心意。

    这几日秦莞的小医仙之名早已响彻京城,有没有见过秦莞的,心中还存着疑窦,可今日一见,方知这医仙二字非秦莞不可,只见秦莞上前走到太后的轿辇旁,陈嬷嬷在一旁打了帘子,太后扶着秦莞的手腕方才缓缓下了轿辇。

    “拜见太后娘娘——”

    所有人皆是跪地行礼,便是皇后也行了大礼,秦莞站在太后身边,抬手半扶半拉着她的手,足见对她的信任和宠爱。

    太后扬了扬下颌,“都起来吧——”

    赵淑华带着众人起身,秦莞方才给皇后福身行礼。

    赵淑华走到太后另外一侧将她一扶,“母后身体大好,今日得知您老人家也要来,诸位夫人们都是期盼的很……”

    秦莞和赵淑华一左一右扶着太后,缓缓朝着殿门口而去。

    众人见状,连忙将路让了开来。

    太后看了看周围一圈,夫人们她大都认识,小姐们却并不熟稔,见到熟悉的,便点点头,一边走一边笑道,“这本是你们年轻人的聚会,哀家年纪大了,来凑个热闹,待会儿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哀家出来走动走动,松快松快罢了。”

    “是,臣妾明白您的意思,今日没有让您操心的,您只管坐在殿中赏玩赏玩歌舞,待会儿坐困了,去园子里临雪赏梅,再过一会儿,臣妾命人准备的戏班子要开唱了,您最喜欢的几处戏都在戏本子上呢……”

    太后听着很是满意,“那就太好了,哀家这里就小九和九丫头陪着便是了,你自去忙去吧。”话音落下,太后已被扶着落了座。

    这朝露殿殿中极大,今日宫宴就在这殿中,却又不是只能在殿中玩乐,太后刚刚落座,殿内便响起了丝竹之声,而很快,一群着彩衣的宫女鱼贯而出,于殿中翩然起舞,夫人小姐们各自坐在坐席之上,或是三三两两交谈,或是结伴往园子里去,皆十分自由随意,皇后坐在太后右下首位上,不时叫一两位小姐上前说话。

    被点到的人自是喜不自胜,因为如此便代表着她们极有可能成为某位亲王的妻子。

    而今日,不仅要给燕彻和燕麒选王妃,已经适龄的宗室子弟皆可由皇后为其相看人选,只是相比之下,太子和成王的正妻之位格外重要罢了。

    “皇后,彻儿几个何时来啊?”

    皇后笑道,“母后,很快就到了,今日不但彻儿几个来,臣妾还让他将好些世家子弟都叫来了,还有燕迟和燕离也一并来,他们年轻人在一处,也好玩些。”

    一听燕迟也要来,秦莞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却是一动。

    今日皇后如此安排,似乎是想让京城之中的世家男男女女们相看一二,莫非皇后也想给燕迟安排婚事?

    这心思一动,秦莞的眉头便是一挑。

    这边厢,九殿下燕绥捏着棋子不动,一双眸子却是瞅着外面的雪,太后见他如此苦笑道,“算了算了,出了寿康宫,便不好拘着他了,苏嬷嬷,带他出去转转吧,当心些,待会儿唱戏之前,带他回来,不得着凉了。”

    燕绥眼睛亮了亮,苏嬷嬷将他一抱走了出去。

    太后落座在主位之上,她不想让秦莞离开自己,便让秦莞坐在了自己下手位的小坐之上,虽然是新添的位子,可几乎和赵淑华位置一般靠前,赵淑华扫了秦莞一瞬,“听闻九姑娘日前染了风寒,现在可好了?”

    秦莞忙道,“多谢娘娘关怀,已是大好了。”

    赵淑华满意一笑,又道,“太后娘娘喜欢你,今日,你便多替本宫照顾着太后娘娘和九殿下,太后娘娘身子弱,九殿下年纪小,辛苦你了。”

    这么说着,秦莞便看了赵淑华一眼,四目相对,赵淑华眼底似有深意。

    秦朝羽说过冯龄素和成王的打算,这一眼,自然含着赵淑华格外的叮嘱,秦莞心中明白,也的确担心太后的身体,忙点头,“娘娘放心,秦莞定然照看太后娘娘周全。”

    太后失笑,“哪就需要你照看了,你待会儿陪哀家听戏便是了。”

    秦莞又应了,正说着,殿门之外生出了几分哗然。

    “皇后娘娘,贵妃娘娘来了……”

    赵淑华面上笑意微深,抬眸看向门口,果然,冯龄素身后跟着几个宫中妃嫔走了过来,冯龄素亦喜爱着淡色,如此方才能将她显得年轻几分,她步态聘婷而至,语声婉转的给太后和皇后行了礼,秦莞亦起身行礼。

    “妹妹怎么现在才来?”

    赵淑华笑着让冯龄素落座,冯龄素笑意婉转道,“本是要早早过来的,可是早间陛下用膳用的不妥,又想吃妹妹做的莲子羹了,所以妹妹又赶忙做了一份让送去崇政殿了,这便耽误了些时辰。”

    赵淑华面上的笑意没有半分停滞,“陛下这么多年,依旧喜欢妹妹的手艺,还记得当年妹妹刚入府的时候,就是靠着一手熬汤做补品的手艺得了陛下的心意,这么多年,陛下和妹妹一直如胶似漆。”

    赵淑华语气婉转诚恳,冯龄素面上的笑意却有些挂不住。

    世人皆知,当年的洛亲王虽然对正妃赵淑华十分尊重信任,可后进府的冯龄素才是洛亲王最为宠爱的女人,彼时赵淑华端华雍容,冯龄素窈窕温柔,洛亲王一人坐拥二美,外有赵淑华能母仪天下,内有冯龄素红袖添香,这么多年,赵淑华执掌凤印,冯龄素盛宠不衰,一直是一段佳话,众人只以为燕淮是看中了冯龄素的温柔多情,可没想到,当年冯龄素竟然也使了些手段才得了燕淮的心。

    冯龄素只愿听燕淮是真心钟情于她,可赵淑华仿佛是说她凭着做饭的手艺才得了燕淮的心,不免少了些情爱的浪漫,亦落了下成,虽然是往事了,可看着座下众人神色微变,冯龄素心底不免冷笑连连。

    “照顾陛下是妹妹的本分,姐姐从前便事务繁多,这些小事,自然只有妹妹来做了,妹妹这么多年和陛下同心同德,便如同寻常人家的夫妻一般,这些小事委实不妨碍什么。”

    冯龄素自顾自说着,面上一片娇柔之色,可话却有些炫耀之意,帝王之家,若真的能做到寻常夫妻那般相亲相爱,该是天下女子羡慕的美事,而她并非皇后,若在寻常人家,不过是个妾室,竟然也敢以“夫妻”二字自称,委实是对赵淑华不敬。

    然而赵淑华却并不因此生气,不仅如此,她是真心称赞燕淮和冯龄素这么多年的情谊,太后在旁默默听着,面上不置可否,见殿中的宫女翩翩起舞,又听琴曲似乎有几分熟悉,便和秦莞说起了曲子,冯龄素见状,便多看了秦莞两眼,赵淑华坐在冯龄素的上首位上,冯龄素的眼神哪里能逃开她的目光,当下笑意微深。

    又过的片刻,宫人来禀,“娘娘,太子殿下和成王殿下他们来了……”

    赵淑华看了看满殿神色一振的夫人小姐们,又看向太后,太后到底是真心疼爱这些孙子的,不由笑道,“让他们进来吧。”

    话音落定,只见殿门口数道人影衣衫,十多个少年郎一同走了进来。

    秦莞越过重重身影,一眼就看到人群之中身量最为高俊显眼的燕迟。

    同一时间,燕迟的目光也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燕迟眼底闪过一片潋滟的明光,直撩的秦莞心弦微动,众目睽睽之下,秦莞不敢多看,很快便垂下了眸子。

    “拜见皇祖母,拜见母后——”

    “拜见皇祖母,拜见皇后娘娘——”

    众人齐齐行礼,除了燕彻和燕麒之外,燕迟和燕离也在其中,在二人之后,武安侯世子陈昭文,辅国大将军之子赵旌,便是秦琰都在列,另又有五六人,秦莞不识其身份,可一想便知皆是京中公侯之家的子弟。

    行的大礼,太后笑着打量过几人,点头道,“好好好,今日一过便算过了年了,今日人多,你们自有你们的玩法,便都去玩去吧,不必在此拘着。”

    燕离笑着上前,“孙儿待会儿还要陪您听戏,您怎一来就赶孙儿走?”

    太后虽然对诸位亲王都十分疼爱,可只有当今陛下和恭亲王是她所出,因此,燕离便算是太后嫡亲的孙子了,因为如此,太后对燕离格外疼爱,也是这样,燕离的地位才没有因为恭亲王当年的谋逆而沦为罪臣,虽然不知以后能不能继承恭亲王的王位,可至少明面上,大家都还是尊他为世子殿下。

    燕离自顾自走到太后身边,太后便拉着他的手道,“你若是能乖乖陪我听戏倒也罢了,就一张嘴会说的很,哪次不是听到一半便想跑了?”

    燕离忙赔笑,“这一次孙儿发誓,一定不跑了,皇祖母这么久病着,如今好了,自然孙儿得陪着皇祖母才是……”

    太后笑,看向一旁已站起身的秦莞,“这可都是多亏了九丫头……”

    说着看向站在地下的燕彻等人,“你们这些小子,往后可不准欺负了九丫头,九丫头是我的福星,要是让我知道谁欺负了她,可没你们好果子吃。”

    这话,便是在说此前冯璋之事了,距离颇近的于氏和冯沉碧一听这话肝胆一颤,幸而太后没点名道姓才免了她们的难堪,而冯沉碧发髻上的发簪也换了一支青雀步摇,那冯龄素赏赐下来的簪子,是万万不敢戴着了。

    燕麒闻言唇角微弯,很有几分热忱的道,“皇祖母放心,九姑娘如今的身份,我们护着还来不及,怎会欺负她?上次在您那里,我见到九姑娘还和她一起赏梅了,我们相谈甚欢,是不是,九姑娘?”

    燕麒当着这么多年的面,非要将那日的偶遇说成“赏梅”,她分明神色冷淡,在他口中也是“相谈甚欢”,秦莞双眸微眯,紧盯了燕麒那双不善的眸子,在这么多人眼前,燕麒如此说话,分明就是想让别人误会,可别人误会了,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神思一闪而过,秦莞哪里知道燕麒已经对她动了别的心思。

    而燕麒话语落定,周围议论声已起,燕麒大可以不说当日情形,可他非要这般说出来,似乎是在暗示什么,思及此,周围的世家小姐们看着秦莞的目光已是不同,秦莞出身不过是秦氏二房的一个孤女,而如今得了太后的宠爱,可不是就要利用机会寻个好婚事?

    情势生了变化,冯龄素笑意深长,太后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这边厢,赵淑华面露讶色,似乎没有想到燕麒和秦莞有交集。

    “成王殿下可说的是那日在寿康宫偶遇之事?那日秦莞还记得,成王殿下斥责秦莞妄议朝中之事,因此,我回去之后好一番反省。”

    秦莞不慌不忙的开口,这话一出,众人又是微愣,“相谈甚欢”变成了“斥责”?这是何意?太后第一个转头看着秦莞,“九丫头,怎么回事?”

    秦莞好笑的看了燕麒一瞬,这才低头解释道,“太后娘娘,还记得上次秦莞入宫给您看病吗?当时走到宫门口便知成王殿下在内,秦莞便在外等候了片刻,后来小奴说侧院有梅花开了,秦莞便去看,一边看一边和自己的婢女说起了近来京城之中的几桩事端,却不想成王殿下不知何时出现,站在了我们身后不远处听到了,成王殿下心中挂着政务,当下便斥责我一个姑娘家竟然敢妄议朝中之事,为此,秦莞当时还颇为惭愧。”

    解释完,秦莞又看向燕麒,“成王殿下放心,秦莞已自省过,当着太后娘娘的面,成王殿下直言便是,倒不用以假话来为秦莞遮掩。”

    秦莞语气凉薄,隐有嘲弄,话语落定,周围人神色已是几变,赵淑华轻笑一下,冯龄素却是笑不出来了……她眯眸狠狠瞪了秦莞一眼,袖中拳头握的紧紧的,燕麒这话只是试探,眼下她却看清楚了,秦莞没有半点站在她们这边的意思。

    如此想着,冯龄素垂眸之时眼底闪过一丝毒意,如此,便不怪她下手狠了。

    场面一时有些沉寂,这边厢,燕离嗤笑一声,“四哥啊四哥,你是不是其实当日语气不好冲撞了九姑娘?所以害怕皇祖母知道才说的这般好听?”

    说着燕离失笑的看着太后,“皇祖母有所不知,前次我想让九姑娘同我下棋她都不愿,刚才听到四哥所言,我当是真的,心中还颇为不满,却原来只是四哥说着玩的。”

    几句话之间,谁的话真谁的话假便见了真章,再加上燕离插科打诨帮衬两句,燕麒的面色已是十分不好看,太后似笑非笑的看了燕麒一瞬,“原来是这样,麒儿,九丫头和自己奴婢说私话儿,便是真的议论了什么,也当不得什么,你训斥身边的人训斥惯了,九丫头却不是你那些随从,以后,可得有点礼数。”

    太后不管宫事,这么说已是极重了,燕麒连忙干笑两声,“是是是,孙儿谨遵皇祖母的教诲,其实那日孙儿倒也不是斥责九姑娘,只是想和九姑娘打个招呼,却无从下手罢了,正好听到她们的议论,便说教了两句,是孙儿错了……”

    燕麒是亲王之尊,素来是嚣张跋扈派头十足的,可他这话,却仿佛是为了秦莞放低了姿态,刚平息下来的议论声又起,成王这是要做什么?

    太后闻言,继续道,“知错就好了。”说着,不管燕麒再说什么,只看向了燕彻,“彻儿,你父皇在做什么?”

    燕彻忙道,“回禀皇祖母,父皇还在见外臣,待会儿会来陪您听戏的。”

    太后笑笑,“好,你们玩去吧,一个个都是人高马大的,挤在这里做什么,都随意些,待会儿戏台子开唱了,却是不许你们乱跑了。”

    这命令一出,燕彻扫了秦莞一眼,当即转身朝外走,其他人一一抱拳告退,便是燕离都朝外门面走去,赵淑华笑了笑,“成王今日倒是有些奇怪。”

    赵淑华也不说成王哪里奇怪,冯龄素笑一下并不搭话。

    太后让秦莞坐下,拍了拍她的手背做安抚。

    殿内的乐声又起了,秦莞坐在座位之上,心中却有几分不安,目光一转,秦莞看向面前摆好的茶点,秦朝羽说,今日贵妃娘娘和成王的目标是太后,可如果是太后,刚才成王为何故意让别人误会他们有交集?

    “太后娘娘,茶凉了。”

    秦莞轻言一句,转而将太后杯中的茶换了新的,换茶之时,秦莞细嗅了嗅茶味,却没有发现任何不妥,如果要陷害与她,便不能下毒,至多换上相克之药,来引发太后病状生变,然而茶汤之中却无异状。

    秦莞眉头微皱这,许是沉思太重,太后察觉出她的不安来,“九丫头,怎么了?”

    秦莞忙回神,摇了摇头,“没事,太后娘娘不得饮凉茶,今日这殿中的糕点,太后娘娘也要忌口才是,甜腻之物和药性相冲。”

    太后直笑,“你可真是,赏玩赏玩曲子多好,怎还一直在想我的病呢?”

    秦莞垂眸,“自然要为太后娘娘的身体考虑的。”

    太后握住她的手,“你放心,今日没事的。”

    这话颇有几分意味深长之意,秦莞正要体察,赵淑华却看着外面道,“小九也出去一会儿了,不知怎么样了。”

    冯龄素随便往外看了一眼,眼底微微一动,“可不是,九殿下做什么去了?”

    “小九喜欢看雪,被苏嬷嬷抱出去了。”

    赵淑华答了一句,冯龄素叹息,“外面天色可有些冷。”

    太后听着,也是不放心了,便看着身边的陈嬷嬷,“你去看看,让早些回来。”

    陈嬷嬷闻言忙领命而去,见状,冯龄素看看太后,又看看秦莞,眼底生出几分着急来,这边厢,赵淑华却抬手朝着秦朝羽招了招。

    适才燕彻等人离开,屋子里的贵女大都跟了出去,唯独秦朝羽和另外几个世家小姐还留在殿中,见赵淑华喊她,秦朝羽当即走上前来,赵淑华便道,“朝羽,我看着殿中还缺些花束来,不如你去折几支梅花来?”

    冯龄素闻言神思一振,忙道,“是啊,今日只怕是最后一次赏梅了,这场雪之后,有没有雪也不知道了,妹妹都想去折梅踏雪了!”

    太后一听,便看向秦莞,“九丫头,不如你和你姐姐一起去?”

    冯龄素听着一笑,“可不是,九姑娘一直坐在这里,只怕也闷得慌。”

    秦莞本想说不用,可秦朝羽却上前来一把拉住了她,“走吧走吧,你给太后娘娘折几支梅花,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都让你去呢……”

    说着,手上使劲,一定要将秦莞拉起来似的。

    秦莞无法,只得先站了起来,太后慈爱道,“去吧去吧,再把小九一起带回来,他恐怕不听苏嬷嬷和陈嬷嬷的话……”

    这么一说,秦莞只得应了,秦朝羽看了皇后一瞬,福了福身,带着秦莞走出了朝露殿的正殿殿阁,冯龄素见状,唇角轻轻的扬了起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23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