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第三卷 帝都风云 第235章 探访旧宅,不许入宫(万更)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

    上元节宫宴虽然近在眼前,可对秦莞来说,这宫宴却和她无多大关系。

    第二日一早,秦莞出门前往孟府,到孟府的时候时辰还早,孟府的正门紧闭,秦莞敲门之后等了片刻才有人来开门,门房见是秦莞,不敢怠慢,忙去禀告孟瑶。

    又等了片刻,方才见到孟瑶出现。

    这一次孟瑶对秦莞的到来再无上次的喜色,孟府的案子定了,孟家人不仅知道了案子的凶手是谁,还要面临接下来的孟子义和许氏的定罪,而最终,孟府的命案让孟家更深层次的肮脏罪恶露了出来,孟瑶现在委实没有笑的心情。

    “今日我要招待不周了,先跟我去我那里坐坐吧。”

    孟瑶面上皆是疲色,眼下还有黑青之色,一看便知是这两日没有睡好,秦莞点点头,跟着孟瑶缓步往她自己的院子走去。

    连着下了两夜的雪,孟府也是一片银装素裹之色,像极了那副画上所见,只可惜,今日和那日相比,已经是物是人非了,而因为孟府出了事,早前还可见的下人如今都不见了踪影,廊道和中庭里的雪自然也无人打理,雪粒子飘飘洒洒的往下落,秦莞纵然穿了斗篷也有些发冷,再看孟瑶,她面上一片颓败哀沉之色,虽然说不上对秦莞无礼,可孟瑶已经猜到了这件案子的进度和秦莞颇有关系,而在此之前,秦莞未曾提过。

    孟瑶走在最前,秦莞看着孟瑶唇角抿着的弧度,半晌都未说出话来。

    走了半盏差的功夫,便到了孟瑶的院中,二人入了房门,秦莞方才发现屋子里格外的凉,到了暖阁,才发觉孟瑶将窗棂大开,早前不知在做什么。

    秦莞叹气,“你的身子这样是受不住了,若是染了风寒,哮症会加重。”

    秦莞说着,将窗户关了上,孟瑶也不阻拦,只是面上仍然是一片沉凝的颓败之色,秦莞看着叹了一声,孟瑶的侍奴上了一杯热茶便退了出去。

    “这两日府中还好?”

    秦莞问了一句,孟瑶便摇了摇头,“不太好,三婶婶回来就病倒了,父亲也有些不妥,眼下躺着的,今日就不见你了。”

    秦莞忙道,“可要我去看看?”

    孟瑶继续摇头,“不必,都是老毛病了,已经请了别的大夫。”

    秦莞颔首,只端起茶盏抿了一口。

    孟瑶发了一会儿怔,又叹了口气转而看着秦莞,“你不要介怀,案子定下来,我们有知道了内情,心中实在难过的紧,二叔和大哥去了,如今三哥和三嫂也不知前路,我这两日照顾三婶婶和父亲实在累了……”

    秦莞摇头,想了想还是道,“我今日是来同你解释的。”

    孟瑶失笑,摇头,“不必解释,我都知道,这案子生了就是生了,这些内情,若不是此番揭出来,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你不过是帮着郑大人和世子殿下破案罢了,若非是你,案子不可能这么快破……”

    秦莞抿唇,“这案子发生的时候,你我还不认得,所以最开始我有所隐瞒,到了后面,就更不好对你说什么,你只知道我和破案有关,却不知我到底做了什么,可对?”

    孟瑶点头,虽然她不知道,却也兴致不高,并且她虽是不怪秦莞,可被自己信任的朋友隐瞒了许多到底不好受。

    秦莞便道,“我的医术,除了能给人治病之外,还有一样用途……”

    秦莞缓声说着,这一说,带了几分悬念,立刻便引起了孟瑶的疑惑,她抬起头看着秦莞,“还有一样用途?”

    秦莞点头,“我还能用我的医术……验尸。”

    孟瑶一听此话,顿时面色一变,她先是挑了眉头,然后眼底生出一分迷茫来,“验尸?你说的是……衙门仵作要做的那个验尸?!”

    孟瑶知道秦莞的医术厉害至极,可是医术是医术,治病救人,虽然也是技,可到底是受人尊重敬仰的,小可治痛救伤,大可起死回生,医术过人,可是被奉为大家!然而验尸又是什么?验尸是衙门仵作才会做的,做仵作这一行的,都是贱役出身的男子,据孟瑶所知,不论是前朝还是大周,她还从未听说过有女子验尸的!

    孟瑶心中震惊无比,因为太过震惊,那股子消沉颓败之气也去了,她仔仔细细的看了秦莞两瞬,确定秦莞没有和她玩笑之后方才眼神镇定下来,“你……你还能验尸……”说至此,孟瑶眼底猛然一震,“所以,所以二叔和大哥的尸体是你验的?”

    秦莞颔首,“不错,你家的案子刚生出来我也只是听说而已,包括你第一次去侯府看病的时候我都还不知内情,可过了两日,因案子无进展,所以郑大人和世子殿下让我去看看,初四那日,我入你们府中来验看你二叔的尸体,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孟府案子的内情。”

    秦莞说到了这里,又见孟瑶双眸肃然,显然是想知道整个过程的,便继续道,“第一次验尸,因你家不愿意剖验,所以我只推断出你二叔并非是失足意外而死,大半可能是谋杀,所以官府才继续查了下去,之后过了几日,府衙怀疑你四叔,可就在这个时候,你大哥却死了,你大哥也是被伪装成自杀的,可我来看了之后,却发现你大哥身上有伤痕,乃是被人谋杀而死,直到此时,你们才同意剖验,剖验之后,果然得了几条关键的线索。”

    孟瑶听的眼瞳微缩,她是正经的大家闺秀,只知道诗书礼仪,仵作一行她也只是知道而已,可眼下听着秦莞所言,竟然还说到了剖验,她不敢相信,秦莞这样一双洁白无瑕的纤纤玉手,竟然会去剖验尸体……

    “你说额的剖验,是指,将死了的人,用刀剖开?”

    孟瑶语声晦涩,眼下的她被秦莞所言吸引,早就忘了府内案子带来的忧思。

    秦莞颔首,“不错,人死之后,肚腹之中,口鼻之中,皆会留下线索,假如一个人是溺死的,那么他的肚子里会留下在哪里溺死的线索……”

    因为死者是孟津,所以秦莞不好说的太直接,然而孟瑶是听到那日展扬所言的,在孟津的肚子里,找到了月季花的种子,而后又在许氏那里找到了多日没用的浴桶和月季花沐浴的花瓣,孟瑶垂在身侧的手轻轻的握住,一双眸子满是不可置信。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怎么敢……”

    孟瑶不敢想象,秦莞如此精致的容颜和清灵静雅的气质之下,她是如何敢面对死尸?不仅如此,还敢将一个人开膛破肚……

    这个问题问过秦莞的不在少数,秦莞面色沉定,眼底皆是肃然,“世人皆以为仵作一道乃是贱役,不仅如此,都觉得接触尸体很是脏污不吉,可是你想想,一个人死了,如果他有魂灵,那他该是多么希望有人能替他伸冤,有人能将他死后遭遇的一切说出来,让衙门,让公差们抓到凶手……而仵作,就是帮他们的人……”

    孟瑶眼神几动,秦莞方才语声坚韧道,“仵作一道看似是贱役,在我看来却是十分高尚的技艺,医者能替生人免去疾病的痛苦,可死人呢?世人皆敬畏死人,可能帮他们说话的只有仵作,我并不觉仵作低贱脏污,再加上仵作一道和医术有许多相通之处,机缘巧合之下,便帮了衙门的忙……”

    “所以,这不是你第一次?”

    孟瑶试探的问了一句,问完,秦莞果然点头。

    孟瑶怔怔的看着秦莞,心中的情绪十分陈杂,前几日她和秦莞相谈甚欢,虽然认识不久,却有种一见如故之感,她不反对秦莞帮忙查案,却在想,她们彼时关系要好,可当时秦莞明知道她着急担忧,却还是没有对她透露一份半点,她不怪,可心底还是有不快,秦莞是理智的,冷静的,或许在秦莞看来,她们的关系还不至于如此坦诚……

    府里的案子让她忧思甚多,秦莞此事更让她心中烦乱,如此,今日见到秦莞,难免的没了往日的欢欣,可此刻看着秦莞严肃的目光,她忽然有些明白秦莞的心思,在和她一见如故之前,她早已本着严肃的态度参与到了案子之中,既然如此,又如何随便告诉她呢?

    “后来呢?你还知道了什么?”

    秦莞便继续道,“我验尸验出来的到底有限,其他的还是要靠衙门的人去查,可直到那一日你给我看到了那些画……”

    “画?”孟瑶微讶,“你是说宁师傅做的那些画?”

    秦莞点头,“就是那些画,那些画初看之时,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可初八那日,我去永安侯府做客,永安侯府也请了画师给我们作画,当时我们在小楼之上看西边的人,可画师却在东边作画,画师将我们和梅林劝画入其中,可他没看到西边的人。”

    孟瑶闻言有些不解,秦莞继续道,“因为他的视线被梅林挡住了,当时我猛然想起来你给我看的话,你说过,那些画是三个画师在不同的地方画的,然后我想到了你父亲三兄弟的那副画,当时你二叔低头看着楼下,似乎在看什么东西看的入了神……”

    孟瑶聪颖,顿时明白过来,“所以你觉得二叔的死可能不是因为家产之争?”

    “不错,所以我将这个想法告诉了世子殿下……”

    “然后世子殿下便带着人来我家看画了?”

    秦莞点头,“是,后来证明了我的猜测,那一日,你二叔是在看少夫人。”

    说几次,孟瑶眸光一暗,这不是什么正面的事,相反,孟府出了这样的事,可谓是极大的耻辱,她垂眸片刻,呼出口气之后才道,“因为这个,所以怀疑到了三房?”说着,孟瑶又想起来之后燕迟和郑白石检验三房的事,“可最后没试出来什么啊。”

    秦莞“嗯”了一声,“那一日你们姐弟去侯府玩耍,当时子宸说他此前看到过三少爷神色有异,还说他单手折断了一支粗狼毫,当时我很讶异,你们离开之后,我自己取了很多笔来试,最终确定,要折断一支粗狼毫,至少也得是一个正常成年男子才能做到的,可是三少爷却不是这样,后来我来了你们府上,想亲自确定一二,当日看过之后,确定了三少爷的手臂是好的,没有关节和经脉的损伤——”

    “如果说三少爷是在假装,那他不至于假装这么多年,当时我便想到,三少爷没有骗大家,只是当年手臂断了的事让他有了心障,即便后来手臂恢复如初,也没有好起来,再后来,他性子软糯作祟,只有在他以为自己是他哥哥的时候,他的手臂才能用力。”

    说至此处,这个案子孟瑶都清楚了,“所以,有了最终的那个局?”

    秦莞颔首,“是……所以有了最终的那个局面。”

    孟瑶听完了来龙去脉,看着秦莞沉静的眸子,一时不知作何反应,她早就知道秦莞的厉害,可是万万没想到,秦莞的心性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她眼底生出几分崇敬来,可因为忽然知道了秦莞还有如此一面,一时有些无措茫然。

    “这个案子若是没有你,只怕现在都还破不了。”

    孟瑶叹了一句,“你……你竟然可以做到……若是我,我真是……”

    秦莞眼底露出几分柔色,“你自小在孟府长大,只怕听到哪里死了人都会害怕,哪里能像我这样?”

    秦莞语气轻松,孟瑶却忽然想到秦莞父母双亡后来在锦州长大。

    忽然,孟瑶问,“你在锦州,她们待你好吗?”

    这一问,却是难住了秦莞了,想了想,她还是照实道,“勉勉强强吧,总之我还是长了这么大,你看我现在不是很好?”

    话虽如此,孟瑶却从秦莞那犹豫的一瞬看了出来,她心中不免有些怜惜,孟府的案子的确不算小事,然而到底不算生死大事,可她却因为此事忧思过度,人也消沉了下来,再看秦莞,父母皆没了,十几年来辗转流离,如今却是出落的这般让人心折。

    这么一想,孟瑶顿时觉得自己太过软弱,亦太过小家子气了,竟然还对秦莞颇多猜度平添了几分烦闷,她背脊一挺,努力的牵了牵唇,“此事可有别人知晓?”

    秦莞颔首,“有,不过知道的人不多……”

    孟瑶忙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你知道的,如今的民俗,还是不接受那些的,何况你是女子,这些方面,你不得不多多注意。”说着又问,“都有哪些人知道?”

    秦莞想了想道,“世子殿下,郑大人,我大伯,我三哥,其他人的话,我六姐,我身边两个亲近的丫头,宫里的话,皇上也知道……”

    孟瑶一讶,“什么?!皇上也知道?!”

    秦莞颔首,又将此前袁州的事说了一番,孟瑶一听,更是惊讶了,她自小在孟府深闺之中长大,哪里知道外面的事?一听秦莞这般说,顿觉秦莞好似画本之中的人物似的,所经历的一切距离她那么遥远,然而又那般刺激生动!

    “难怪!原来那件大案子破了也有你的功劳!”孟瑶语气再不像秦莞刚来那般颓闷,她一双眸子亮晶晶的,“我现在知道了!你此前说的,说你有朝一日去开个医馆也不错,这话不是假的,是真的,在你身上,又有什么不可能的?”

    见孟瑶如此,秦莞唇角也微弯,“真的到了那一日,我倒也自在了。”

    说着又道,“我和你都说完了,你可怪我此前对你阴霾?”

    孟瑶面上微红,忙不好意思道,“怎么会?之前我的确有些不好的猜度,可现在我却都知道了……”

    秦莞便又道,“你也不觉得我不吉利?”

    世家贵族的小姐,有谁会喜欢和一个同死尸打过交道的人做朋友?

    孟瑶闻言一拍桌案,“怎么会!我府中还出过人命的,你不也不怕?”说着孟瑶语带感叹的道,“你不说这些,我只那你当医仙看,你说了这些,我便拿你当那画本里的女侠看了,治病救人,还能帮人伸冤,你做的这些,我别说做了,就是想都不敢想……”

    秦莞得了孟瑶的话,便松了口气,她从前朋友极少,也不是个热络的性子,因此死而复生之后,对真心待她的人都不想辜负,对岳凝如此,对后来的秦霜、现在的孟瑶都是。

    “也没有那般厉害,只是将我学到的用在能帮人的地方罢了。”

    孟瑶听着这话笑意一深,又大大的吐出了口气,好似要将这几日的憋闷烦思都呼出去似的,而后,她又重新一把推开窗棂,“你今日又帮了我了,这几日我想到二叔和大哥,便在想,他们是我从小到大一起生活的人,他们怎会是那般罪孽深重的人?又想到三哥,三哥和三嫂都是可怜人,可他们现在生死不知……短短的不到半月的时间,还是在过年这般喜庆的时候,我们府里可真是闹得人仰马翻,之后父亲的官位必定是要降的,这事闹出去,外面还不知道怎么传我们家……”

    “这些念头一个接一个的,我连着两晚上都没睡着,今天一早眯了一会儿就再也睡不着了,再想到三婶婶和父亲的病,便觉得整个府中只有我一个人能支应了,当下觉得整个人都要垮了,如今听你这般一说,我方觉得,原来一个女子,也能如此厉害!”

    许是刚从压抑之中走出来,孟瑶的话也颇带了几分豪气,说着又看了一眼外面的雪色,道,“我要让人准备一点酒菜,我要同你饮上一杯,你不知道,我这两日憋坏了。”

    秦莞听着这话只觉失笑,话音刚落,暖阁外面跑进来一道人影,“姐姐,我也要……”

    秦莞和孟瑶一讶,却见孟子宸不知何时竟然躲在了门外,也不知听到了多少,眼下也一双眸子亮晶晶的盯着秦莞,孟瑶见状手一挥,“好,今日也依了你!”

    说着便当真命人去准备了,孟子宸朝着秦莞靠过来,“九姐姐,我就知道你不是寻常人……”

    很快,酒菜送到了暖阁之中,红泥小火炉上热着一壶梅子酒,秦莞本不愿让孟瑶二人饮酒,可见孟瑶实在憋闷坏了,又是梅子酒,就让她饮了两杯,孟子宸则是一杯作罢,秦莞不胜酒力,跟着抿了两口便将杯盏放了下来。

    “早先我不好对你明说,现在却可以和你说几句了,三少爷和少夫人如何定罪不知道,不过还是有希望的,昨日,郑大人将此事禀给了皇上……”

    秦莞将昨日郑白石禀告给燕淮的事说来,只略去了成王和太子的争论,孟瑶一听,果然神色大振,一时间连眸子都红了,“所以,所以并不一定是死罪对不对?”

    秦莞点头,“我不敢保证,不过有希望的。”

    孟瑶长叹一声,“二叔和大哥昨日才做了法事下葬,事到如今,也不好给他们大操大办了,昨天晚上,父亲将我叫过去,说也要给三哥三嫂预备好,眼下结果还没出来,可谁都知道两条人命是死罪难逃了……”

    孟子宸也眼眶微红,“父亲病倒了,姐姐昨夜操持了半夜,府中出了这样的事,底下的家仆也不听话了,姐姐从前没管过这些事,竟让家仆们为难了。”

    孟瑶闻言却不打算和秦莞抱怨,“算了算了,比起三个三嫂这事有了希望,这些都不算什么了,三哥三嫂有罪没错,可她们都是可怜人,我是万万不想看到她们被杀头的。”

    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