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第三卷 帝都风云 第224章 孟府看诊,一起看画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从宫里出来,秦莞直接坐着燕迟的马车去了孟府。

    她既然答应了孟瑶,便不好让她多等,且孟府的案子出现了颇多线索,她再入孟府,一是为了给孟瑶的弟弟看病,二也是为了看看有无什么发现。

    这一次乃是正式登门,秦莞终于不用走侧门,秦莞跟着燕迟从正门入府,很快,孟瑶亲自来到正门府门之处迎接。

    “拜见世子殿下,九姑娘——”

    过了一夜,孟瑶脸色有明显的好转,只是眼眶微微发肿,显然早前哭过,行的一礼,燕迟便看向秦莞,“我去二房那边看看,郑大人还在孟府之中。”

    秦莞点点头,燕迟这才走了。

    孟瑶看了一眼燕迟离开的背影,忙引着秦莞往正院去。

    “九姑娘竟然这么早便来了,可是刚从宫里出来?”

    秦莞颔首,“正是,想着刚好顺路,便过来看看。”

    孟瑶满眸感激之色,“本以为九姑娘要明日才来的,没想到今日便到了,我这就派人告诉父亲。”

    秦莞忙道,“不必惊动孟大人,你带我去见小少爷便可。”

    孟瑶摇头,“那怎么好,昨日一行我已告诉了父亲,父亲当时便说若是九姑娘到了府中,定要当面和九姑娘道谢才好。”说着孟瑶神色微变,“只是今日孟府又出了事,父亲适才有些不适,正在后堂休息,九姑娘,这边走——”

    秦莞叹气,“请孟姑娘节哀顺变。”

    孟瑶摇了摇头,“大哥去的太过突然,我们谁都没想到会这样。”说着又呼出一口气,“九姑娘好不容易来孟府,却是赶上了这样的事,幸而九姑娘不觉不吉。”

    孟瑶不知秦莞早间来过,更不知孟巍父子二人的尸体都是她剖验的,秦莞忙道,“怎么会,说起来是我不该在此时登门。”

    孟瑶闻言且强扯了扯唇角,“是我多言了,既是如此,那我便不和你客气了,否则你我二人能来来回回的客气好一阵。”

    说着话,孟瑶将秦莞迎进了主院,整个孟府占地极大,而这其中,又以主院为大,主院距离正门最近,而正院之外,又有夹道和几处回廊通往其他几房。

    秦莞想起自己走过的那道侧门,只觉那侧门距离二房的院子极近,便道,“孟府的格局倒是和别处不同。”

    孟瑶便道,“府里住着好几房人呢,主院便是我们大房,其他几房都在其他各处住着,虽然是一大家子人,可各房都有相对独立的院落,除了正门,孟府还有两处侧门,东边的靠近二房,西边的靠近三房和四房。”

    秦莞颔首,随即进了正院的门,孟瑶有意让孟洲知道秦莞来了,便带着秦莞去了正屋,早有丫鬟先一步去通禀,秦莞到的时候,孟洲已在屋内等着。

    秦莞早前没有近距离看孟洲,此时一看,只见孟洲和孟津生的有三分相像,许是因为府内连着生了两桩命案,孟洲的面色极度的疲累,不但眼下青黑面色枯黄,唇角还生了几个水泡,看着十分憔悴。

    见了孟洲,秦莞连忙行礼,孟洲扯了扯唇角,满是感激的道,“九姑娘快快请起,这样大冷的天,却让九姑娘跑这一趟,真是太过意不去。”

    “孟大人不必客气,我和孟小姐一见如故,何况我本就是医者,这些不算什么。”

    孟洲打量了秦莞一瞬,眼底生出几分欣慰来,语气亦是格外的亲厚,“九姑娘治好了太后娘娘的病,眼下满京城没有不知道九姑娘医仙之名的,瑶儿能得九姑娘问诊是瑶儿的福气,若是九姑娘能帮着瑶儿和宸儿去了病痛之苦,孟某便是倾家荡产也可。”

    孟瑶见状叹了口气,“父亲,九姑娘连诊金都不收,哪里需要你倾家荡产啊。”

    孟洲便叹然的笑了下,“只是不知如何感谢九姑娘罢了。”

    秦莞便道,“眼下刚开始问诊,孟大人说谢还为之过早,倒是孟大人面色瞧着不太好,当是忧心过重,孟大人也要保重身体才是。”

    孟洲摇摇头,“我没事的,这几日府中事多,自然多思了一些,九姑娘这时候来,只怕招待九姑娘不周——”

    孟瑶忙道,“父亲,九姑娘本就不愿打扰您的,眼下,我带着九姑娘去我那里便好,父亲进后面歇着去吧,您不必管了。”

    秦莞跟着点头,孟洲这才没多言,孟瑶便带着秦莞往自己的小院子走去。

    一边走孟瑶道,“家母过世的早,弟弟年纪小,跟着嬷嬷我不放心,爹便将他安置在了我的院子旁边,又将两边的院子打通,平日里好有个照应。”

    孟瑶也不过和秦莞同龄,却是要肩负照顾弟弟之责,秦莞便道,“幸而他有你这样的好姐姐,有你照料,即便病痛也不会那般痛苦。”

    孟瑶叹气,“他还是受了很多苦了,所以才想着九姑娘救治他。”

    “你放心,我自然会尽力而为。”

    说着话,二人已到了孟瑶的院子里,进了院门,除了看到松风院那般的几大间正房之外,左侧的白墙还开了一道月洞门,月洞门里面,又是一处院落。

    孟瑶指了指,“我弟弟就在旁边。”

    秦莞颔首,“那好,先去看病人要紧。”

    孟瑶有些不好意思,“你这么远来,好歹也要喝杯热茶才是。”

    秦莞薄笑一下,“不必的,你刚才就说了,不必讲那么多客气。”

    孟瑶神色又有几分复杂,末了一叹,“好,那就先去看子宸,等看完了,我再请你好好地喝杯茶——”

    说着话,带着秦莞进了孟子宸的院子。

    虽然只隔了一道月洞门,孟子宸的院子却远远不及孟瑶那边来的清新雅致,刚走到门口,一个嬷嬷模样的便迎了出来,“小姐——”

    孟瑶便道,“子宸呢?我请的大夫来了。”

    那嬷嬷微讶,先是看了看秦莞,然后看向了秦莞身后,见秦莞身后无人,方才确定孟瑶请的就是秦莞来看病,忙道,“少爷在床上躺着呢。”

    孟瑶一听便往里面走,绕过了一道屏风,又进了一道侧门,便到了一处卧房。

    “姐姐来了吗?”

    刚进门,秦莞便听到一道软糯之声。

    孟瑶步子走快了几步,直接走到了屋内的床榻边,秦莞跟着,只见床榻之上躺着一个着银色小袍的七八岁男童,因在病中,男童面色有些发白,本就纤瘦的身子就更显得瘦竹竿似的,因是如此,就显得他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格外的惹人怜。

    秦莞心中赞这孟子宸的眼睛生的好看,随即走到了床边来。

    孟瑶语带诱哄的道,“子宸,你看,我给你请的大夫来了,这一次的大夫保证比以前的大夫都厉害。”

    孟瑶话还没说完孟子宸便看到了秦莞,他眼底亮了一亮,然后语气惊讶的道,“这个好看的姐姐是姐姐给我请的大夫?”

    孟瑶忍俊不禁,刮了一下孟子宸的鼻子,“对呀,这个好看的姐姐就是来给你治病的。”

    孟子宸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秦莞,“姐姐叫什么名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姐姐?”

    他生的一张初见轮廓的娃娃脸,面上满是稚气,一双眸子里面却满溢着孺慕之情,秦莞也被逗的唇角微弯,“是吗?你在哪里见过姐姐?”

    孟子宸眨了眨眼睛,“在梦里,昨天晚上,我梦到有个仙女要来给我治病,那个仙女和姐姐长得一模一样——”

    秦莞笑意渐大,孟瑶拍了一下孟子宸的脑袋顶,“别胡言乱语了,没规矩!”

    说着又看着秦莞,“他整日里就喜欢看那些画本册子和小人图,寻常作弄作弄我,今日你来了,大抵瞧着你亲切,竟也放肆起来了。”

    秦莞说着落座,“有个嘴巴这么甜的弟弟,平日里定然乐趣很多。”说着又看着孟子宸,“我叫秦莞,家中行九。”

    孟子宸忙道,“秦家九姐姐,你真的会医术?”

    孟瑶没好气道,“她可是眼下京城最有名的大夫,别人想看都看不到呢。”

    孟子宸平日里似乎极少见到生人,眼下见到秦莞,一时有些激动,一双眸子定定的瞅着秦莞,“最有名的吗?!九姐姐长的这样好看,还会治病救人,那岂不是大家都要找九姐姐看病?”

    秦莞笑着让孟子宸伸出手来,孟瑶便道,“对呀,所以你要珍惜机会,少说会儿话!”

    孟子宸仰靠在引枕之上,闻言果然不说话了,秦莞便静静的问脉,片刻之后,秦莞问脉结束,又问了几个问题,然后便道,“和你的哮症一样,只是他年纪小,还不算沉珂,如你所说的,倒是根治的希望更大些,只不过他年纪小,用药之上需得斟酌。”

    秦莞说话之时语声肃然了几分,孟子宸听的一愣,“姐姐能治好我?”

    秦莞弯唇,“预计能治好,你放心,我会尽力,这病也非朝夕之功就能治好,你可能忍得了汤药之苦?”

    寻常小孩子都怕苦,然而秦莞说完,孟子宸却忙点了点头,“当然能!”

    秦莞露出赞许的笑意,“那好,我去给你写方子!”

    孟瑶便道,“那去我那里写,这个小鬼头每天下午都要睡觉,让他睡觉吧。”

    孟子宸眼巴巴看着秦莞,“九姐姐以后还来吗?”

    秦莞含笑点头,“自然来的,来给你看病呀。”

    孟子宸这才从引枕之上缩了下去,将被子一拉,盖到了下巴之下,看着他一张小脸露在外面,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眨啊眨的,秦莞心底也不由一软。

    同孟瑶出来,左转回到了孟瑶的院子,一进屋门,便是一股子若有似无的淡香。

    孟瑶的屋子布置的极是雅致,昨日见过秦莞的嬷嬷殷勤的送上茶点,二人在暖阁落座,孟瑶又让侍婢取来了纸笔,秦莞便在暖阁的榻几之上写方子。

    “小少爷并未因病痛而消沉内向,他那双眼睛里全是亮色,你们姐弟二人真是极好。”

    秦莞边写边说,孟瑶这一下的笑意倒是十分真切,“他的性子的确好,最难受的时候也从不哭的,倒是我看他难受哭的很惨,我虽然是他姐姐,可他自小也是我照顾,自是和别的姐弟也不同。”

    说着孟瑶又是一叹,“我们府上的小一辈,本来只有大哥是好端端长大的,可……”

    秦莞笔尖一顿,“此前我听你说过,三房的两位兄长也是一个病逝一个身体也不好,男孩子,倒是可以自小习武,身体会好些。”

    孟瑶摇了摇头,“我那早去的二哥便是自小习武的,可还是没躲过,父亲是文臣,家中也不兴这些,便是父亲这一辈,也只有四叔习武过。”

    秦莞目光落在纸张之上,忽的想到了孟巍之死,“四老爷武力如何?”

    孟瑶闻言愣了愣,而后才回想了一瞬道,“早些年是厉害的,如今我却不知,他年纪也上去了,近年来也想做生意,如此才有了家中的争端。”

    说话间秦莞已写完了方子,递给孟瑶道,“这方子上的药量都不得错,下人去抓药的时候一定要说明,是给小少爷用的。”

    孟瑶看了看方子,忙点头应下,秦莞便道,“把你的手伸出来,我给你看看。”

    孟瑶伸出手来道,“昨夜喝了药,晚上果然能睡了,一直到今天,都没有特别难受的,你的医术果然名不虚传。”

    秦莞弯唇,收回手来,然后又从袖口拿出了药囊,“这个给你,你闻一下。”

    孟瑶狐疑一瞬,将药囊接过,轻轻的嗅了一下,很快她眼底一亮,“这个味道……里面放了什么?我本觉胸口闷闷的,闻了一下这个倒是觉得胸口清透了几分。”

    秦莞便笑意微深,“这是药囊,你随身带着,如果忽然不适便拿出来闻闻,可救急。”

    孟瑶面上顿生惊喜,又连着闻了好几下,“这个气味真是好闻。”

    秦莞见她十分喜欢自己也高兴,正说着话,忽然外面那嬷嬷又走了进来,轻声道,“小姐,宁师傅那边来松画了,本是送到老爷那里的,老爷眼下歇下了,张总管便让送来给小姐,宁师傅今日未曾亲来,来的是画馆的画童,人还在外等着,说是让小姐看看装裱和题字有无不满意的地方,若是没有他好回去复命。”

    孟瑶一听,顿时站了起来,又看着秦莞道,“正好,你也看看。”

    说着吩咐嬷嬷,“把画都拿进来,我和九姑娘一起看。”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