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第二卷 初露锋芒 第178章 启程在即,困难重重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秦莞刚走进院子便看到自己的屋子里亮着灯,待推门而入,果然看到秦琰和秦霜等在屋子里,她略一思忖,面色微松问道,“三哥怎在此?”

    秦琰看了一眼秦莞身后,“世子殿下呢?”

    秦莞面不改色走进来,身后茯苓和白樱将门掩了上。

    “殿下去知府府衙了,准备和汪知府连夜将几桩案子弄个清楚。”

    秦莞言语温和的答着,和刚才从常氏院子里走出来的沉重样子大为不同,秦琰便眯眸道,“这件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晴娘提到了以前的事……她叫清嬛?她也是双清班的人?怎么又说了什么师姐?嫉妒?灭门惨案?”

    晴娘说的话并不详尽,秦莞和燕迟几个知道了当年的旧案还算听得懂,若秦琰这般的可就是一直都是云里雾里了,秦莞沉吟一瞬,“三哥可知道十五年前西戎犯境之时,发生在西北孟州的黄金大劫案?”

    秦琰墨瞳一缩,“你是说……十五年前军饷被劫的案子?”

    秦莞点点头,秦琰倒吸一口凉气,“这件案子我知道的不太详尽,发生的时候我才记事,只有一点模糊的印象,后来倒是听人说起过,十五年了,仍然是悬案。”

    微微一顿,秦琰语声有两分紧张的道,“晴娘说的旧事莫非指的这件案子?”

    秦琰双眸发亮,神色很有几分凝重,他怎么也没想到,清晖园一行竟然扯上了十五年前的旧案,且还是这个黄金大劫案,黄金大劫案不是普通的劫案,十五年前西戎犯境,恰好遇到了国库空虚,圣上第一次取出了库存的黄金作为军饷运往西北,押韵的将军用足了心思确保这些军饷的安危,可最后,却还是被人劫走——

    那是事关大周兴亡的军饷,因为这批军饷的丢失,那场本可以速战速决的大战生生的拖延了大半年之久,而当时因为军情紧急,在这案子的调查之上虽然尽了最大的心力,可到底影响颇大,以至于这案子后来成了一桩悬案。

    “正是那件大案,晴娘当年也是双清班之人,和清璃同辈,她的师父乃是和清筠同辈的清曦,当年清曦得振武将军看重,离开了双清班和振武将军结为了夫妻,这大劫案便是发生在二人成婚四年之后,这案子的具体细节我也不知,不过眼下看起来,应该是清筠借着同门之谊打探到了振武将军的路线和计划,而后在振武将军失去了防备之心之时下的手,除了清筠,庞辅良和刘仁励以及清璃皆是同谋,晴娘这么多年留在庞府便是为了报仇。”

    微微一顿,秦莞语气有些复杂起来,“她本来只是报仇,却没想到看到了另外几个苦命人儿,所以便帮了常氏母女一把。”

    “常氏也是同谋?”秦琰反应极快。

    秦莞犹豫一瞬,“她多半是知情的,可是不是同谋还要等汪知府调查一二。”

    话至此,秦琰便知道了秦莞的意思,他点了点头不再问常氏之事,只表情越来越沉重起来,“庞氏竟然和当年的黄金大劫案有关——”

    秦琰早就觉得此行实在是个大失误,眼下扯上了黄金大劫案,他心中就更是沉重的紧,原先只以为庞辅良和刘仁励搅合起来,多半是官商勾结,而后出了人命案子,也和他们秦氏无关,可现如今看来,庞辅良当年做下了那般惨案,他如今的这些家业也都是不干不净,而偏偏秦氏却和庞氏打过几番交道。

    见秦琰神色凝重,秦莞犹豫一瞬问道,“三哥,我多问一句,庞辅良和侯府到底有着怎样的渊源?”

    秦琰看着秦莞,很显然,秦莞想到了更多更深的东西。

    秦琰并不认为侯府之事可以随便对家中女眷道尽,可面对着秦莞,他却没有隐瞒之意,于是他隐下了些许细节道,“侯府也有自己的产业,因豫州距离京城不远不近,所以早几年父亲在豫州置了一些家产,这期间和庞辅良打过几次交道,父亲和庞辅良见过两次,庞辅良对侯府的事十分热心,帮过几次忙,父亲也投桃报李了几次。”

    秦莞的唇角紧抿了起来,秦琰一定不会将实情完全告诉她,实情定然要比他说的这些更为严重,秦莞略一沉吟,“还来得及,今夜知府大人连夜审问,此事还不至于这么快走漏风声,三哥立刻送信回去告诉大伯此事,相信大伯会有应对,待此案完全调查清楚再将折子呈送至京城,至少也应该是年后的事了。”

    秦琰闻言看了秦莞片刻,秦莞见他双眸幽深忙道,“我只是如此一说而已,具体如何行事三哥自有章法,这些事不该我过问。”

    秦莞心志虽然不逊于男子,可她知道自己在秦府的身份,她一个女儿家,且并非大房所出,自然是不可过问大房这些暗地里的事,若非因九小姐出身秦氏,她连这建议都不必说,然而这案子要了了,她们也即将要启程了,一旦到了京城,她便和侯府牢牢的绑在了一起,但凡是无伤大雅之事,她自然是为着侯府考虑的。

    秦琰闻言却弯了弯唇,“不,若没有九妹妹,这一次侯府只怕会陷得很深,我还要多谢九妹妹前次一番提醒,你说的很对,我这就送信回京城。”

    秦琰说完转身便走,待走出几步又回身道,“今夜九妹妹好生歇着。”

    这话一落,秦琰立刻快步离去,秦霜站在旁边挑了挑眉,她就站在旁边,可显然秦琰将她无视了,她心底轻哼了一声,这才看着秦莞道,“所以你又帮着世子殿下破案了吗?这几日我都是和你一起的,我怎么没发现什么异常?”

    秦莞笑着看了秦霜一瞬,“你这般无忧无虑倒也极好。”

    茯苓和白樱对视一眼,只觉这“无忧无虑”换成“没心没肺”更好一些。

    秦霜摇了摇头,忽然上前一把抱住了秦莞的胳膊,秦莞一愕,“做什么?”

    秦霜唇角微弯道,“那个那个……这案子既然已经明白了,那咱们不日就要回京城了,你以前在京城长大的,对京城一定比我熟悉的对吧……”

    秦莞在榻上坐下,秦霜便挨着她一起坐了下来,“到了京城以后,你可要照拂着我啊。”

    秦莞正要给自己倒茶,一听这话顿时哭笑不得,“到了京城就是大伯父的家了,怎需要我照拂与你?”

    秦霜叹了口气,“可是我都没见过大伯父……”

    秦莞想了一下,她也没有见过忠勇候秦述,不知这位忠勇候是哪般人物?

    秦莞想到秦琰,神色有些凝重起来。

    能将秦琰年纪轻轻教成这般,自然是不简单的。

    秦莞便呼出口气拍了拍秦霜的手,“互相照拂吧。”

    ……

    ……

    这是秦莞入清晖园以来睡的最好的一夜,心底最大的胆子放下,第二日一早秦莞睁眼的时候外面已经天光大亮,秦莞定了定神,隐隐能听到外面茯苓和白樱的说话声。

    “百草园那件事大老爷一定会知道的,到时候看她还拽个什么劲儿。”

    “虽说她是三房嫡出,可她给秦氏抹了黑的。”

    “早先看着她温温柔柔的,虽然有些高傲,可到底不是个混人儿,谁知道后面这样了呢?”

    “我和小姐同岁,说实话,都记不太清侯府是什么样子了,不过京城好歹是京城,侯府的下人也是有礼有度的,不会胡来,不像锦州……算了,马上就要去京城了,锦州不提也罢,老爷夫人走的早,小姐好歹也是大老爷看着长大的,应该会对小姐好的吧?”

    茯苓絮絮叨叨的说着,白樱只偶尔搭个话,秦莞听着却陷入了沉思。

    她一直想着回京城,可并非一回京城就能摸到父亲的案子的,且她现在是秦莞不是沈莞,如何保证在养了她几年的秦述夫妇面前不露馅也是极其棘手的,只有在忠勇候府站稳了脚跟,方才能一点一点的打探父亲的案子。

    这么一想,秦莞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从前父亲辗转外任,官场之上认识的人不少,可父亲心性刚正不阿,真正能成为至交好友的却是寥寥,后来到了京城,因大理寺卿位置极重,她更是极少见父亲在家中待客,官场之上的交情深浅父亲也从未对她提起,想到藏龙卧虎满是荣华富贵的京城,秦莞竟然一时想不到可以找谁帮忙一二,而即便有人选,她如今的身份又如何能开口呢?

    而秦莞为数不多见过的父亲的几个同僚,除了几个西北刑狱衙门入刑部的故交,便只有几个大理寺衙门的官员了,其中就有此番揭发父亲包庇晋王的大理寺副使司李牧云,这位现任的大理寺卿秦莞印象之中是个十分儒雅的中年男子,而此番,他本来是来了裕亲王寿宴的,可寿宴当日突然生出了清璃之死的变故,人多混乱之时她并未发现李牧云的身影。

    眼下她距离回京城之日已经不远,李牧云来没来都已不重要了。

    秦莞锦被之下的粉拳紧紧攥着,李牧云比父亲年轻了几岁,曾经是父亲十分赏识之人,他的位置在父亲之下,可谓是父亲的臂膀,他为何会那般揭发父亲?

    她从不怀疑父亲的清正,那李牧云是何用心?

    是受人指使,还是为了父亲的大理寺卿之位?

    秦莞仔仔细细的回想着那几日的细节,便更为清楚的想起了事发前几日沈毅的凝重神色,她们一家是被雷霆绞杀的,这样的行事做派,似乎沈毅罪大恶极一般,这绝非李牧云一人可以办到的,秦莞唇角紧抿着,脑海之中李牧云儒雅的脸变得冷漠起来。

    咬了咬牙,秦莞缓缓的眯了眸子。

    父亲的案子已经落下了帷幕,是天子盖棺定论的案子,在秦莞看的古今刑狱之文中,还未见到过有谁可以对天子定论的疑案提出质疑的,秦莞双眸明明大睁着的,外面的天光也已经大亮,可她却觉得眼前的床帐之中尽是昏光,不仅如此,在这屋子里,在豫州通往京城的道上,在那荣华滔天权力争锋的京城之中,也是一片昏暗的阴霾笼罩着。

    而她更是知道,这层阴霾,距离京城越近,就越是黑暗沉重。

    秦莞猛地闭上眸子,深深的吸了口气,难,她早就知道很难,旁人看来甚至是不可能之事,然而从死到生是可能之事吗?偏偏她就真的从死到生了……

    再度睁开眸子,秦莞眼底已是一片清明,她披衣而起,挽发之后走了出去。

    “小姐起身啦,小姐今日睡得久,可算养足神了。”

    茯苓欢快的说着,忙上前来服侍秦莞梳洗,刚梳洗完毕,周怀来请。

    到了秦琰的院子,便见秦湘和秦霜都在了,多日不怎么露面的秦湘仍然是一副病弱楚楚之态,只是下颌仍然高高扬着,颇有几分矜贵自傲之势。

    见秦莞来了,秦琰唇角微弯,“快来用早饭吧,下午叫人出去采买些路上用的吃食,明日一早咱们就可离开豫州了……”

    说着秦琰语气一松,“这些都是叫周管家出去买回来的,你们尝尝。”

    桌案之上的早饭焕然一新,看着都叫人食欲大动,秦莞落座,虽然想到了他们会尽快离开,可秦琰这么一说,她不由得想到了燕迟何时走,这案子虽然清楚了,可还得搜寻罪证确定案发经过,还是要花些时日的,事关黄金大劫案,只怕还要走一趟孟州,还得调出陈年卷宗,燕迟是要亲自过问,还是交给汪知府便可?

    “半个时辰之前又来了一拨衙差,几具尸体已经全都送回了衙门,双清班的几个人也被带走,还有庞夫人也被叫去衙门问话了,我看案子很快就清楚了,这清晖园和所有庞氏的家产多半要被查封,事情都清楚了,咱们再留下去也没必要了。”

    秦琰又说了两句,秦霜欢欣鼓舞一片,“早就该走了!”

    秦湘没说话,秦莞也若有所思,秦琰看了秦莞一瞬,正要说话,外面周怀忽然走了进来,“九姑娘,世子殿下派人来请您往朝晖楼一见。”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