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正文 第149章 你知不知你让我忍得难受?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世子爷,九姑娘,小人知错了——”

    刚走到燕迟的院落门口,一个肥头大耳的身着公服的男人便朝着秦莞和秦琰跪了下来,二人先是一愣,继而才认出此人来,不是宋利是谁?!

    “世子爷,九姑娘,小人再也不敢了,求世子爷开恩……”

    秦琰眉头微皱,和秦莞对视了一眼,宋利当初来宅中之时嚣张至极,秦琰出现方才压了一压,可即便如此,他行事仍然是傲慢懒怠的紧,后来害小松子和大成的凶手出现,宋利更是没有在宅中多留便走了,秦莞没想到还能再见他,更没想到他一见面就求饶。

    宋利“砰砰砰”就是几个响头,秦琰皱眉,还没说话,院门口又出来一人,那人许是听到了宋利的声音,一出来便朝着秦琰撩袍便跪,“下官蒋元洲拜见世子,拜见九小姐……”

    秦琰眉头又一挑,眼底生出几分恍然,“蒋知县来了。”

    蒋元洲便是宋利的顶头上司,是这蓟县的县令,他生的倒是模样周正,比起宋利显得有模有样几分,然而虽然官服加身,可他整个人却有种纵情享乐的颓丧之气,一双细长的眸子之类也是精光闪动,秦莞一看便觉此人心性颇有几分不端。

    “下官是后来才知道世子住在百草园的,若是早知道,下官一定早早的就来了,让世子殿下和几位小姐受了委屈,实在是下官的不该。”

    秦琰好整以暇听着蒋元洲这话,蒋元洲见秦琰毫无反应,便又道,“离开京城多年,也不知侯爷和夫人身体是否安泰?”

    秦琰冷冷一笑,“蒋知县在这蓟县做县令做的风生水起,真是为侯爷长脸,还有,蒋知县知人善用,宋捕头可是恭谨勤勉的紧呐……”

    蒋元洲面上便生出一层薄汗来,“世子息怒,宋捕头是不妥了些,下官回去便会处置了他。”

    宋利就在旁边,闻言立刻膝行到了秦琰跟前想去抱秦琰的腿,“世子,世子,小人知——”

    “道”字还没出,一旁已有秦府侍卫上前一脚将宋利踢了开去,秦琰冷冷扫了蒋元洲二人一眼,不打算再多说,看了看秦莞便朝院内走,秦莞自然跟了上。

    进了院子,外面依稀传来蒋元洲的呵斥声和宋利的哭求,秦琰便道,“这个蒋元洲曾是父亲的门生之一,早些年看起来还颇为长进,如今却是不成样子了,想来是到了蓟县知道了做这小地方土皇帝的好处便没了进取之心了。”

    秦莞听着暗暗点了点头,这些事她自然不好随便插嘴。

    “世子,九姑娘——”

    又往内走了两步,站在正门之外的白枫忙上前来迎,一边走又道,“何知府还在里面和殿下说话,世子和九姑娘只管进去便是了。”

    “袁州知府何知行。”秦琰点点头,轻声说了一句,这句话显然是和秦莞在说,秦莞在旁点点头没做声。

    “主子,侯府世子和九姑娘来了。”

    白枫走到门边,朝里面通禀了一声,一时间秦莞只听到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朗笑了一声,“侯府世子来了,那下官就该告退了,免得扰了殿下待客。”

    这道语声温煦,听着就叫人十分舒坦,更有种和霍怀信相仿的于官场之中修炼而出的精明豁然在内,秦莞和秦琰在门口稍稍站了一站,而后便看到一个身着官服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燕迟落后两步在后一送,而后便住了脚,他目光一落,看着秦莞。

    “何大人——”

    秦琰当先拱手,何知行忙撩袍行礼,“世子,许久不见了。”

    “是啊,两年不见了,没想到会在这等境况之下和何大人相见。”

    何知行哈哈笑着,眸光一转看向了秦莞,“这位……莫非便是府上九姑娘?”

    秦莞福了福身,“何大人。”

    何知行也对着秦莞拱了拱手,“九姑娘多礼了,此番让九姑娘受惊了,也让世子殿下受惊了,在下官辖内出现这样的事,都是下官管束不力。”

    秦琰笑意温和,“袁州这样大,何大人便是有三头六臂也不能保证不出事,只是我们刚好赶上了而已,何大人不必自责,此案还要何大人善后。”

    “这一点请世子放心,定然保证妥妥当当的。”

    说着,何知行又拱手,“世子和九小姐来拜访殿下,下官就不多打扰了,先告辞。”

    秦琰点点头侧身一让,秦莞也让到了一旁,何知行又回头对燕迟一拜,这才大步走了出去,何知行一走,秦琰这才笑着对燕迟拱手行礼,“世子殿下——”

    秦莞也在旁福了福身,燕迟看着她二人,手一抬,“不必多礼,进来说话。”

    秦琰直起身子,这才抬步入内,“昨日殿下救了九妹妹,我这个做哥哥的还未来道谢,本想昨晚上过来的,可是何知府他们来了,我便不好打扰。”

    燕迟唇角挂着一丝淡薄的笑意,抬手示意一旁的敞椅,“不必言谢,我在锦州答应了太长公主照顾九姑娘,若是照顾的不好,只怕太长公主要唯我是问。”

    燕迟在主位之上落座,秦琰坐在他左下手位上,秦莞则坐在秦琰旁边的椅子上。

    “太长公主爱重九妹妹当真是九妹妹的福气——”

    白枫进屋上了茶之后便侍立在燕迟身后,燕迟闻言颔首,“九姑娘性子好,招人喜爱也是正常,侯爷和夫人也是拿她当做亲生女儿一般。”

    秦莞只微垂着眸子不说话,秦琰转眸看了看秦莞笑起来,“这个我倒是知道,侯爷和夫人已经收了九妹妹做义女了,二叔和二叔母离开多年,有侯爷和夫人来疼爱九妹妹自然是极好的,可惜这几年我不在锦州,否则也能让九妹妹少吃点苦。”

    燕迟不置可否听着,“往后九姑娘便回京城了,世子想如何尽心都可。”

    “那是自然。”秦琰应下,又话锋一转,“早知道世子殿下也要来袁州,我们便和世子殿下同路了,如此也能避过了前两日的大雪。”

    这话一出,秦莞敏感的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

    秦琰是绝不会想着和燕迟同路的,他这么说,无外乎是想探问燕迟此行是为了什么。

    燕迟正端起一旁桌案之上的茶盏,闻言勾了勾唇,“本是不来的,世子想必不知道,圣上给我加了一个提刑按察使的名头,我在锦州耽误多日,原是打算早日回去京城的,可偏偏到了袁州听闻韩开阳在此……”

    微微一顿,燕迟语声寻常道,“韩开阳是父王旧部,与我也有几分情谊,若是此番过路不见下一次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了,于是便走了一趟袁州大营。”

    韩开阳的确是朔西军之中出来的,是睿亲王旧部,秦琰自然知道这一点,他不知道的是燕迟是为了什么而来,本以为燕迟会找个合理的借口,可谁知道他竟然不遮不掩的,直接说是来探望故旧的,秦琰一时便不好探问的过多。

    “原来如此,难怪世子殿下是带着韩将军一起来的。”

    秦琰眉梢眼底皆是恰到好处的笑意,一双眸子则是晶亮的看着燕迟。

    燕迟幼年从军,其后回来京城的机会也不多,因此若秦琰这般在京城贵公子圈中如鱼得水之人和他也并不相熟,而此番坐在了燕迟眼前,他方才觉得有些棘手。

    他是京城贵公子之一,可却不是那等只知打马观花的草包,他本对自己看透人心的本事十分有把握,可看着燕迟,他却只觉燕迟高深莫测滴水不漏。

    “知道消息的时候韩将军倒是兴致极高,索性无事,便一起跟来了,倒是比蓟县县衙还快了一步,如今正值隆冬,韩将军正愁着驻军们都懒散了。”

    秦琰唇角微弯,“那就好,若是因这件事误了什么军情就不好了,殿下接下来如何打算?是立刻回京?还是要在袁州稍作停留。”

    燕迟淡淡的抿了一口茶,“现下还未定,世子一行呢?”

    秦琰便看了秦莞一眼,“我们是打算明日一早就启程的,此番在这里耽误的时间有些久了,原本家中是要我们腊月初赶回去,现在怕是不成了。”

    燕迟“嗯”了一声,“既然如此,那还是早点启程的好。”

    秦莞闻言心中微沉,燕迟这话,竟是没有和她们同路的意思?

    秦琰笑笑,“殿下还有事?眼下到了年关,宫里宫外的都有诸多事宜,陛下只怕还在等着世子殿下回京城,算起来世子殿下已经离开京城三个多月了。”

    燕迟弯唇,“今年刚刚册立了太子,事情自然是比往年多一些,不过我常年不回京城,便是陛下想来不会给我安排什么,倒是世子,只怕侯爷正在等。”

    秦莞看着燕迟,只觉他这话有两分深意,而秦琰也笑了笑,“父亲倒是没什么着急的,就是母亲,等不及要见三个妹妹呢,母亲疼爱女儿,偏偏府中女孩儿只有妹妹一个,眼下要多三个妹妹,母亲可是日盼夜盼。”

    秦莞心中摇了摇头,若真是如此,当初何必把送九小姐来锦州?

    “难怪要将秦府三位小姐都接去京城,太长公主还担心九姑娘回了京城颇不习惯,如今看来,夫人定然会疼爱九姑娘如同太长公主一般。”

    燕迟又把话题引到了秦莞身上,可不知为何,秦莞总觉得他语气沉沉的。

    秦琰立时道,“那是自然的,母亲念的最多的便是九妹妹,这几年九妹妹在锦州,母亲可是害了相思病……”

    燕迟似笑非笑的,“一下子多了这么几个姑娘,夫人可有的忙了。”

    “忙也是应该的,莫说大房本该如此,便是因着几位妹妹都是可人的性子,母亲也自然会给几位妹妹好生打算一番。”

    燕迟笑意更深,“莫非夫人已经有为九姑娘打算往后的诸多安排了?”

    秦琰摇摇头,“这个我倒是不知道,不过母亲自然有打算的。”

    燕迟身子后仰,手轻敲着椅臂,“如此倒是又了了太长公主一桩心事,太长公主临行之前诸多嘱托,只是我身份到底有碍,有夫人和世子操持关怀我就放心了。”

    顿了顿,燕迟画风一转道,“侯爷入住吏部,外面那蒋元洲今年可能升任?”

    说起蒋元洲,秦琰冷哼一声,“自是不能,他虽然从前是父亲的门生,可也不算父亲顶爱重的,这几年更是混账的一塌糊涂,若是他政绩优良也就罢了,如今这个样子,不给他按个渎职之罪便是好的。”

    燕迟颔首,“世子果然深得侯爷教诲,侯爷素来清正,想来往后这三年朝中定能政务昌明,侯爷若是能慧眼提携些寒门上来的能吏,便是社稷之功。”

    这略带赞赏的话让秦琰笑意更大,心中微动,秦琰看了看摆放在窗边案几之上的棋盘道,“殿下这里竟有此物,殿下可愿手谈一局?”

    二人坐着喝茶说了这半晌的话未免有些无趣,见那棋盘之上黑白子已落了一半,秦琰干脆邀请燕迟对弈,燕迟一笑,“有何不可,请——”

    秦琰和燕迟一会儿说到太长公主,一会儿又说到朝中之事,在秦莞听来都是不好插言的话题,这半晌,她硬是不曾开口,眼下二人又要对弈,虽然表面上一派和朗,秦莞却直觉觉得有什么古怪横在二人之间。

    “世子先请——”

    “既是如此,那我就不和殿下客气了。”

    秦琰执黑先行,棋路如同他的人一般,四平八稳,面面玲珑,燕迟后来者,却是应对的不疾不徐,纵然如此,秦琰却也不敢小觑,生怕他韬光养晦来个奇袭。

    “殿下回京之后便是新年了,明年开年大殿如何打算?是要回朔西军中还是留在京城任职?我看此番陛下的意思,倒像是想让殿下留下。”

    果然,对弈之时多言朝政,而二人手中的黑白子一时也变作了朝内朝外的风云暗涌,很快,二人对弈的速度皆慢了下来,那黑与白交融的棋盘之上,赫然一派云谲波诡之象,便如同这大周帝国帝都之中叫人捉摸不定的复杂局势。

    “打了这么多年的仗,我倒是也有些乏了,回京之后且看圣上之意,若是还让我回去,那我自然回去,若让我留在京中,倒也是不无不可。”

    秦琰闻言落下一子,“那睿亲王的意思呢?殿下可是将来要接管朔西军的人。”

    燕迟笑一下,“父王从来都是不管我的,如今父王年纪越来越大,想法也与我颇为不合,若论起这一点,我倒是更愿留在京中安稳些。”

    秦琰眼神微动,睿亲王燕凛也是年少从军,而后军功赫赫,在众秦王之间,可说是权力最大之人,而燕迟也走了睿亲王的老路子,朔西军十万之众,可说是牢牢控制在燕迟父子手中,然而宫内宫外皆知晓,这对父子之间的关系似乎并不好。

    “留在京中也是好事,如今太子殿下刚刚被册立,又有了早前那件事,朝廷正值用人之际,此番圣上给了殿下提刑按察使之职,只怕便表露了几分意思。”

    因着秦莞在此,秦琰先是绕着秦莞说了几句,便算和燕迟拉近了些许关系,到了此刻,秦琰的语气便格外有了一种信任之姿,朝堂政事不可随便谈及,秦琰一副为燕迟打算的模样,若是寻常人,只怕都要生出动容之心。

    燕迟又落一子,“世子此言当真?”

    秦琰忙点头,“那是自然,朝中几王有争斗殿下是知道的,可如今太子既然被册立,那便是大势已定了,我听父亲说,殿下虽然已经入主东宫,却还有几分忌惮,再加上太子也有几分安邦定国之心,自然是希望朝中得力之人越多越好。”

    说着,秦琰又语声微低道,“太子求贤若渴,亲自派了人往益州走了一趟,白氏已经定了,开年之后就会派一位长老入京给太子殿下授课。”

    “虚怀若谷,难怪圣上册立了太子殿下。”说着燕迟一笑,“虽说幼时一同长大,可到底我离京多年和几位皇表兄也有几分生疏了,待回京之后还要好好和他们走动走动才好。”

    燕迟说的再寻常不过,而秦琰想来也是这个道理,“殿下和太子殿下并着几位王爷都是表兄弟,再怎么生疏也不会淡了兄弟之情的,别的几位王爷我不知道,不过太子殿下却是时常念起几位亲王世子,如今宫里宫外水火之势,倒是从小长大的表兄弟贴心。”

    她二人对弈,秦莞便接了白枫的活计时不时添茶倒水,见燕迟那侃侃而谈不露机锋的样子,秦莞本以为他只是随便应付秦琰,可话说到这里她却暗自心惊了。

    秦琰自有常人不及的心性,一开始二人说话皆是打着太极不明其意,可眼下,却独独秦琰一人将心中所想全部说了出来,他字字句句听起来都是在为燕迟着想,可却是分明的偏帮着太子,而燕迟,则不疾不徐的仿佛他根本是在谈论家常一般。

    秦莞添茶的手有些沉重,原来忠勇候府已经站了太子的队。

    而秦琰此番让她相陪而来,只怕是试探燕迟之后的打算,而不管燕迟留在朝中还是前往朔西军,若能拉拢到了燕迟,太子可说是又添了绝对的助力。

    燕迟早前回京并未停留便去了锦州,想必太子本人还没有机会示好,如今多半是秦琰得了侯府的意思,来做了这马前卒,可他一时没留神却被燕迟牵着鼻子走。

    “世子这话倒是安了我的心,我还怕太子如今身居高位已不爱同我这军中粗莽之人打交道。”燕迟再度落子,语气倒像是真的松了口气似的。

    秦琰看着燕迟的棋路松了口气,世人皆称燕迟为魔王,而他在朔西军之中的做派他也略有耳闻,可今日,但看燕迟的棋路却似乎并没有凛冽锋芒,这是不是说他听进去自己的话了呢?秦琰思及此笑意明快两分,“这是自然,等殿下回京见到太子便知道了。”

    话已至此,秦琰只觉自己已经完成了任务,便不再费心探问,只将心思落在了棋盘之上,他自小被秦述精心教养,玩弄权术驾驭人心都是上等,棋艺自然不弱,他用心下棋,燕迟便也不再多言,双方又厮杀了二三十手才分出了胜负。

    “聊胜一子,世子的棋艺当真不俗,适才若稍有差池我便要输了。”

    燕迟扔下最后一颗白子,语气还有几分怅然,而秦琰则呆了一呆,他面上有些发热,险见的要下出一身薄汗,半晌他方才缓缓的呼出口气去,“殿下赢了,殿下好棋艺!”

    寻常和秦琰对弈的多是周怀以及其他的王孙公子,便是周怀都难胜他,可没想到燕迟却赢了,虽然只赢了一子,却还是让他足够惊震了,如此他才安下的心便又悬了起来,再看燕迟,他虽然并未露出那锋芒迫人的样子,可周身的从容沉定却叫他惊诧发慌。

    世人皆知燕迟幼年从军征战沙场,有人说他是魔王,有人说他是力大无穷的战神,亦有人说他是只会打仗的莽夫,秦琰是从小在侯府被精心教养出来的,可燕迟在那朔西军中,谁去教他这些?若说他在攻城略地之上神乎其神秦琰绝对不疑有他,可其他方面,不管是侯府教养出的他,还是在深宫之中出来的太子和几位亲王,他本以为,燕迟在战场上待的久了,血腥莽气多些,在棋艺内蕴上是越不过他们去的,眼下看来却不是这般……

    “险胜而已,若还有下次,怕不是这般结果了。”

    燕迟言语之中仍然没有半点自傲之意,可他也没有一点喜色,仿佛“险胜”并不费力。

    秦琰心中陈杂一片,正要说话,白枫却从外面走了进来,“殿下,有信来。”

    “哦?”燕迟微讶,“怎会送来此处?”

    白枫面色严肃,“是圣上的御令,辗转几次,我们的人加急送来。”

    圣上的御令……一听这话,秦琰的面色也是一变,他站起身来,面色严肃。

    燕迟坐在当下,接过信当着秦琰的面便打了开来,他一目十行的扫过,很快,面上生出了两分苦笑,“圣上当真是……将我当做跑腿的了。”

    秦莞看着燕迟,秦琰也看着燕迟,燕迟将信一合,“腊月初一乃是裕亲王叔的五十寿辰,圣上知道我还在路上,便要我走一趟豫州。”

    秦琰听的微讶一瞬,“豫州……那殿下接下来得往西北拐个弯了。”

    燕迟点点头,“是啊,圣上总喜欢让我这个身上杀孽不轻的人去贺别人的喜事,也当真是想得开,不过已经多年没见过裕亲王叔,又值整寿,这一趟也该走。”

    顿了顿,燕迟扫了秦莞二人一眼,“既是如此,明日我们便分道扬镳了。”

    秦莞粉拳微攥,面上倒是不显,便听秦琰道,“殿下去贺裕亲王的寿辰是好事,待回了京城再叙,九妹妹这里殿下也不必担心,这往前一路上就好走的多了。”

    燕迟颔首,转而吩咐白枫,“你去交代一声,准备准备,明日一早我们启程往豫州。”

    白枫闻言忙点头应是,秦琰见此也不好多留,说了几句便带着秦莞告退。

    从燕迟的院子出来,秦琰便道,“裕亲王是先帝的长子,是先帝在府里就有的,只是生母地位不高,后来早早被封了王外放到了封地豫州,从这里往西北,不走袁州城的话三五日就能到,圣上也奇怪,似乎喜欢让殿下替他去祝贺别人的喜事。”

    秦莞当然知道豫州在哪里,不仅知道,父亲从前还在豫州做过官,那时候她才七八岁,算是最为安闲的一段日子,听到豫州二字秦莞便想起了那段时光。

    燕迟既然要去豫州,便当真不能和他们同行了,这让秦莞有几分莫名的失望。

    “九姑娘——九姑娘请留步——”

    兄妹二人正走着,忽然,后面白枫的声音响了起来。

    秦莞和秦琰一起驻足,便见白枫急急上来道,“九姑娘,侯府也来了信,有一封是给您的,殿下请您来取,还有一样东西,也是太长公主要给您的。”

    秦琰挑了挑眉,太长公主对秦莞的挂念让他有些意外,当即便道,“你快去吧,我先回去吩咐他们打理行装,我们明日还要去长福客栈。”

    秦莞点点头,这才转身又回了燕迟的院子。

    白枫将秦莞送到正门门口便不再动,秦莞一人入了门,一进门,却见外室之中不见燕迟,她看了一眼内室门口,迈步走了过去,眸光一扫,却看到了窗边的棋盘,上面黑白子本来已经落定,可眼下却似乎多了一枚棋子,秦莞走过去一看,心头当即一跳。

    燕迟又走了一手,可只这一手,秦琰输掉的却是一大片……

    她默了默,转身进了内室的门。

    “看到了?”一进门燕迟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他站在窗边,正看着外面有些暗沉的天色,说着转过身来,“姑奶奶的信……”

    秦莞一愕,当即惊喜的上前来,白枫说那话时她只以为是燕迟找的借口,却不想竟然真的有信,秦莞忙不迭的接在手中,当着燕迟就打了开来。

    信打开,却是岳凝的字迹,开头皆是问好之语,而后又说了侯府的几件趣事,最后岳凝又说了说秦府,只言姚心兰已经离开锦州回了建州,秦莞细细看着忍不住弯了唇。

    “说了什么?”燕迟好整以暇的问。

    “说太长公主身体很好,又说了大嫂离开了秦府回了建州。”

    秦莞抬起头来,眼神清澈而明亮,燕迟心底便是一动,他欺近一步,一手抱住秦莞的腰身一手捧着秦莞的脸,“放心了?”

    秦莞点点头,“放心了。”

    燕迟捏了捏秦莞的面颊,“刚才都听到了?”

    秦莞一默,她知道燕迟说的是什么,“听到了。”

    燕迟便看着秦莞,轻叹了口气,“你那个三哥的意图也明白了?”

    点点头,秦莞直直看着燕迟,“明白了。”

    燕迟便有些拿她没办法似的皱了眉,“明日一早我可就走了。”

    秦莞眨了眨眼,缓缓抬手落在了他腰间,“去豫州不远,寿辰之后回京城也只需要再走十日便可,赶在新年之前,定能回京城的。”

    燕迟握了握秦莞的腰,“你和白枫说的话怕是虚言!”

    秦莞听着只觉有些想笑,“怎会,那是肺腑之言,只可惜殿下事务繁忙……”

    “殿下殿下,还是殿下?!”

    燕迟忽然一把将秦莞抱了起来,秦莞纤细的身量与他而言似乎轻若柳枝般的不费力,他将秦莞抱起,身子一转,让秦莞坐在了窗前的长案之上。

    秦莞坐的高了,视线恰与他平齐,且他这一抱,一下子让她面颊一粉。

    她面上微热,可话却不变,“不叫殿下叫什么?若是叫殿下的名字,岂非不敬?”

    燕迟欺近她几分,语声也压低了,“准你不敬——”

    他灼热的呼吸落在她面上,语声也惑人的撩拨着她的耳膜,秦莞心中柔软一片,看着他这近在咫尺的眸子,半晌轻轻的喊了一声,“燕迟……”

    燕迟倾身便吻了过去,他靠的极紧,又抓的秦莞极牢,秦莞双膝顶在他腰上,下意识便将腿让了让,这一让,燕迟一把将她拉近自己,人也挤在了她站着,秦莞抱着燕迟的手臂发软发颤,呼吸顿时乱了。

    她身后便是大亮的天光,于是燕迟这双寒星满布的眸子便更是璀璨动人,相反,倒是她的脸逆在光里,那些因情动而生的羞涩被昏暗的光线遮掩的越发暧昧不明,燕迟的手忽上忽下,揉的她身骨酥软,好半晌,秦莞气喘吁吁的将燕迟推了开来。

    “从今往后,都喊我的名字。”

    燕迟这样说着,眼底仿佛燃烧着一簇烈火,只烤的秦莞心神摇曳。

    她抿了抿唇,只觉唇瓣湿润发麻,良久呼吸才缓过来半分,“我知道。”

    燕迟的手便越来越往下落去,他几乎想让她附在自己身上来,可手刚落在不该落的地方便被秦莞一把按了住,秦莞唇上亮晶晶的,一双眸子也好像被水侵染过一般湿漉漉的,她定定的按着燕迟的手,含嗔含怒的瞪着他。

    燕迟盯着她的眸子,“你不知道你让我……”

    秦莞不知他要说什么,却不想让他这双手作怪,也不想姿势那般亲密,燕迟眼底的火越烧越烈,狠狠的看了秦莞半晌方才低头埋在她颈间。

    “让我……忍得难受!”

    他的话带着蓬勃的热息落在她耳边,只一句话,秦莞只觉耳边轰然一声,一瞬间整个身子都要烧着了似的,她是医者,自然知道人事一道为何物,燕迟这么说的意思,便是说他……秦莞一动不敢动的任由燕迟抱着她,只觉他呼吸粗重了片刻才缓了过来。

    秦莞背脊有些发僵,身上却也有些热,燕迟拂了拂她背脊,语声轻柔起来,“吓着了?”

    秦莞下意识摇头,可摇头完了却又在心底点了点头。

    在她看来二人互表心意不过是爱慕相恋,可燕迟这么说,便仿佛又涉及到了别的方面,那是女儿家谈及色变,便是男人也不会在外言说的方面,私密到了极致,也香艳到了极致,她没想到燕迟就这么对她说了出来……

    似乎察觉到她有些紧张呆怔,燕迟便叹了口气,“因情生欲,有何不对?”

    秦莞感觉自己头顶要冒烟了,下意识就要推开燕迟,“不行——”

    她便是再慌乱羞恼,说出来的话却还是掷地有声的。

    燕迟连忙将她抱住,苦笑,“我知道我知道,你想哪儿去了,难道我还能……我只是告诉你我忍得难受,若是你哪一日准我派人去侯府走一遭了我定喜不自胜。”

    秦莞有些气恼又有些无奈,语气却一本正经半点不给他个许诺,“殿下自控力超人,此、此等小事,想来不足挂齿。”

    燕迟听着便又咬了牙,“你倒是狠心,你是医者,难道不知如此会落下毛病?”

    秦莞哼一声,“有毛病我也能治……”

    燕迟听着又气又觉无法辩驳,眼见得外面天色不早,又将她按在怀中耳鬓厮磨一番,因是如此,秦莞从内施施然出来的时候,他心底的邪火反而窜的更高了。

    秦莞快步出了院门,一路上茯苓都盯着秦莞的面色看,看了半晌问道,“小姐的脸怎么这么红?小姐不舒服了吗?”

    秦莞轻咳了两声,“想来是昨日受寒的缘故。”

    “那小姐快回去吃药,马上要启程了,可别在路上病重了。”

    茯苓满是担忧,秦莞咬着牙应了下来,若非看在明日就要分道扬镳,她才不会随了燕迟的心意……

    恨恨的想着,秦莞还没走到自己的院子门口便看到了迎上来的秦霜,“九妹妹,你怎么这么慢,三哥刚才收到了京城来的信,喊我们去他那里呢。”

    秦莞压下心头所思,跟着秦霜往秦琰的院子而去。

    一进正房,便见秦琰面上挂着几分复杂的苦笑,一看秦莞来了便道,“九妹妹,看来我们只有和世子殿下一起走了……”

    秦莞一愕,“一起走?”

    秦琰拍了拍桌案上的信封,“父亲来信,说此番裕亲王寿辰去的人极多,咱们秦氏也在邀请之列,正好我们过去也不远,便让我带着你们一起去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