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正文 第146章 情深入魔,一吻定情(万更)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秦莞看着眼前的这双璀璨深眸,一时间只觉如梦似幻。

    是梦吗?在这生死之际,她竟然又梦到了燕迟。

    她记得秦霜说过的话,人都要死了,自然记挂着最为惦念之人。

    秦莞正想到那夜的血火箭雨,正想到最后一眼父亲和母亲的模样,可她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能在梦中看到燕迟……

    秦莞脑子里混混沌沌,胸口憋痛眼前发黑,可唇上的温软却让她触觉明晰,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又仿佛对这诡谲的新生有几分怀恋,她双手下意识攀附到眼前人的腰身之上,唇瓣轻轻的动了动,只一瞬清新的暖息便源源不断的流入了她口中。

    秦莞双眸微睁,眼前仍然是那双眸子,可她抬眸去看,却见头顶的微光仿佛越来越暗,而她被一股子冰冷的暗流卷着,正在坠入什么深渊。

    下意识的,她紧紧的抱住了身前能给她些许温暖的人,她只觉唇上的温软动了动,带着沁人心脾的温柔,她正要仔细的去分辨,头顶的那一束微光却彻底的消失了,秦莞心神一晃,最后一丝意识也如那微光般消弭殆尽。

    也不知过了多久,秦莞的神识苏醒了两分。

    冰冷刺骨的感觉消失了,她身上虽然有些凉意,可绝不是此前那样置身于冰窟之中的无望,且睁眸看了看四周,她惊讶的发现眼下她竟然在孙皓月的地下暗宅之中。

    她太阳穴有些发疼,可她分明记得,孙皓月的秘密被揭破,而外面来了人,孙皓月最终动了宅子里的机关想要和所有人同归于尽,而她……

    这么一想,秦莞不由得微微怔住。

    她掉到了一口井一样的地方,然后梦到了燕迟。

    秦莞正愣着,冷不防的,一道轻微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她下意识心头一凛,可一抬眸,却见不远处的门口竟然是燕迟大步走了进来。

    秦莞木木的看着燕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见她睁眸,燕迟眼底晶亮一瞬,他几步便走到了秦莞身边,“醒了?”

    秦莞仍然愣愣的看着燕迟,一时无法分辨这到底是不是梦。

    见她神情怔忪,燕迟粗粝却温热的掌心落在了她额上,这一触,燕迟的眉头不由微皱一下,他眼底生出一抹浅淡的心疼,而后手落在了她脸颊之上,他似乎摸了摸,然后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手一下子往她衣领探去,这一探,秦莞如梦初醒的反应了过来。

    她猛地抬手,将他的手腕紧紧按了住。

    见她反应这样大,燕迟便看向了她的眸子。

    四目相对,秦莞眼底疑惑迷茫一片,清溪一般的眼底越发清亮动人,再加上她发丝未干尚有水汽,她素来轻柔却坚韧沉静的面上平白添了楚楚之意,燕迟的喉头忽然滚动了一下,他又看了看秦莞抓着自己的手,轻轻的一挣——

    这一挣,秦莞仿佛找回了更多的神识,她正觉二人距离有些近心中窘迫,可燕迟却忽然倾了身,他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力道之大,几乎差点将她撞到他胸口里去。

    秦莞双眸骤然瞪大了,她巴掌大的小脸落在燕迟颈窝里,一双眼睛眨了眨,仍然有些不知所以,“这……这是梦吗……”

    “你梦到过我?”

    燕迟的机敏让秦莞一愕,她忽然反应过来,梦里的燕迟从不说话,而眼前的燕迟不仅说话,且反应速度仍然让她咂舌。

    秦莞双颊之上忽而一热,这不是梦。

    既然不是梦,那这一抱从何而来?

    秦莞一挣,无处着落的手立刻开始推燕迟的胸膛。

    这屋子似乎是地下暗宅的一处暖阁,而她躺在一处长榻之上。

    这长榻不知多久没有人用过,散发着一股霉湿之味,她身下垫着燕迟的锦袍,身上则盖着自己的外袍,而不远处,一个小小的瓷盆里面正燃着一堆火。

    秦莞仿佛完全清醒了过来,可任凭她怎么推燕迟,燕迟的怀抱犹如一座巍峨的大山一般分毫不动,秦莞分明是在很严肃的想将她推开,可他不仅熟视无睹,他更是一手落在她背脊一手落在她发间,然后脸颊落在她头顶,深吸口气悠长的喟叹了一声。

    秦莞的手便有些推不动了,她清亮的眼底映出远处的火堆,一时面上更热,而燕迟手臂之上的力道只勒的她背脊发疼,一时心魂又是一阵恍惚。

    可片刻之后,她的理智让她冷静下来。

    闭了闭眸子,再睁眼之时远处的火堆仍然在她眼底,可心魂却清醒而沉静。

    “殿下为何在此处?”

    “我在袁州驻军之中,本以为你们已经过了袁州到了通州,可没想到你用了我给你的令牌。”燕迟说着话,仍将她牢牢扣在心口。

    秦莞动了动,分毫无用,于是她干脆靠在了燕迟胸前。

    她仍然没怎么明白,燕迟为何到了此处。

    “当初我给你你便不要,如今你既然用了,自然是危急关头,我连夜赶过来,正遇上这宅子的主人启动机关——”

    秦莞默了默,忽然道,“晚杏怎么样?”

    燕迟落在她背脊上的手似有一动,继而平静道,“死不了。”

    室内稍有一默,秦莞只听到了火堆之中发出的“噼啪”声,“殿下花了不少心思。”

    “你这样的性子,若无人相护,我实难安心。”

    “因何而护?”秦莞虽靠着燕迟不再挣扎,可语气却是冷静的。

    燕迟抬手在她发顶轻抚了两下,“自是因我心系于你。”

    他说出这几个字似乎用了不少的决心,秦莞听着,心神便又微微恍惚,可片刻之后,秦莞缓声道,“怎么个心系于我?”

    燕迟闻言放开了秦莞,他稍稍撤身,眼神灿然而又有几分凛冽攻势的看着秦莞,“自然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心系于你。”

    秦莞看着燕迟的眸子,心头顿时一热,酸涩又馥郁的情绪散开来,她喉头微微哽住,却是一时说不出话来,好一个清清楚楚,好一个明明白白。

    父亲世间行事不外乎清正二字,而她跟随父亲辗转,不论是案子还是世情,皆是以一个求真求实为要,她善于拨开层层的迷雾找到真相,却知道人心之上罩着的绝非迷雾那般简单,见得越多,便越知道人心的幽微复杂,可一旦有谁明明白白的将自己摆在她面前,她便是坚如磐石的心也能软上几分……

    秦莞看着燕迟,又一次感叹他眼光之利,他知道她要的是什么。

    见秦莞似乎一时间想到了许多半晌未语,燕迟不由抓了秦莞的手,“不信?还是不敢信?”

    秦莞一听这话眸色当即锐利三分,“有何不敢?”

    她这语气带着三分傲气三分从容四分笃定,直听的燕迟一下子笑出声来,他醇厚华丽的笑音鼓撞着秦莞的耳膜,眼底皆是一片灿然的明光,那目光三分怜惜三分满足四分桀骜,周身上下更是透着一股子由内而外的愉悦。

    笑了两瞬,燕迟忽然面色一正,他一把紧握住秦莞的手,“好,那我便当你信了!你既信了,便也要给我一个清楚明白。”

    秦莞眉头一挑,眼神明目张胆的瞟到了一旁去,“什么清楚明白?”

    她眉目如画,双颊微粉,虽然一副不愿配合的模样,可那样子更有种因燕迟表明心迹而生的有恃无恐之感,这和平日里自持沉静的她大为不同,这样的态度,几乎就是一个清楚明白的默认了,燕迟笑意又起,一把便将秦莞揽入了自己怀中。

    这一次,他抱的不再像适才那般用力,双手却不自觉在秦莞后颈背脊之间游走,恨不能让秦莞的身子融到他心口去,秦莞缩了缩背脊,双手攀在了燕迟腰间。

    燕迟呼吸不稳了一瞬,忽而低头在她头顶道,“你,适才刚刚看到我的时候,你亦是这般抱着我……”

    “我只以为是在梦中。”

    秦莞的外袍滑落在地,身上便是一凉,她靠在燕迟怀中,如此方才能从他身上汲取两分暖意,燕迟听了又笑一下,“可是梦到我了?”

    秦莞略一思忖,“嗯”了一声。

    燕迟胸口一阵起伏,片刻又是一声满足的喟叹。

    “如此我便心满意足了。”

    燕迟摸到了秦莞身上的冰冷,他一把抓起地上秦莞的外袍给她披上,然后一把将秦莞打横抱了起来,“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出去。”

    秦莞被他打横抱起只觉心头一颤,在锦州时还不觉的,可一旦离开锦州,这一路上危急关头的遥思已让她察觉到自己的心意,更别说那接连的旖梦,她从来不是懦弱之人,她不畏那些迷雾之后的杀机,不畏世情人心的险恶,又怎么会怕燕迟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她心有别志,亦非情爱至上之人,她有隐忧有顾虑,可她的确信燕迟。

    而他已近在眼前,她又有何不敢?

    敢是敢了,可她面上虽一副豪气云天利落坦荡,却到底从未经过情事,秦莞窝在燕迟怀中看着他的侧脸,心底一股子甜涩馥郁的恍惚之感油然而生。

    这是一段横生的枝节,她虽擅医术擅剖尸验骨,可情事于她而言仍是陌生,她怔怔看着燕迟,不知道未卜的前路之上他会扮演何种角色。

    “看着我做什么?”燕迟抱着秦莞离开这一处暖阁,走出门之后却发现秦莞的目光一直落在他身上,他这般看过去,只见秦莞面上仍然微粉如霞云。

    他心知秦莞心志远非常人,甚至超过了许多男子,可若非亲近之人,谁也不会知道她的娇柔动人绝不会比其他任何女儿家来的少。

    “殿下当真从袁州驻军中来?”秦莞又一问,如今和早前已经不同。

    燕迟弯了弯唇,“的确是袁州驻军,却不是在袁州城,蓟县北边有两处大营,给你的令牌一出我便知道了,随后白樱的消息也到了。”

    “白樱?晚杏?”秦莞很快反应过来。

    燕迟颔首,“她是白枫的亲妹子,本是我身边负责情报之人。”

    秦莞唇角微动,“她入府的时候……不过是你刚到锦州不久。”

    燕迟低笑了一声,“安阳侯府出事那一夜,我便见到你了。”

    秦莞眨了眨眸子,却是不知这一点,她看着燕迟的侧脸只觉想问的问题极多,可是眼下的情境却是不容她多问,秦莞便看向这处暗宅,她们适才所在的暖阁她并没有去过,更不知道燕迟是怎么把她带到了那里……

    见她这神情燕迟便知道她在想什么,“这暗宅之下的机关皆是以水作为动力,孙皓月启动了最大的机关,便将底下的水闸都打了开,可一处机关暗道绝不可能只有一处出口,我带你顺着暗道而下,出来之后却已经到了这最底下。”

    说着,燕迟抱着秦莞走上了一条甬道,甬道两边则是两处起居之地似的,而甬道的尽头有一处阶梯,燕迟大步流星的抱着秦莞走上了那处阶梯。

    “这下面等同一处两进的正房,当时当年主人的休憩之处。”

    说着燕迟已抱着秦莞走上了更上面一层,秦莞身量纤细,虽是不重,可到底也不是孩童,然而燕迟抱着秦莞悠悠然然的,似乎半点都不费力,秦莞抬眸一看,先是没认出来,可当燕迟迈步走入了最近的一扇门之时,秦莞却立刻眉头一皱。

    这处阶梯距离上去地面那一层的阶梯不远,秦莞左手边不远处便是那冰室,而秦莞看向右边和早先往上走的那处阶梯之时,却发现那边全部都坍塌成了废墟一片,早前放置她们的那一间杂物间就更是石砖土块凌乱一片。

    “这宅子果真都毁了……”秦莞语气有两分寒凉,“孙皓月的主屋应当就在那个方向。”

    秦莞眸光微眯,看向了杂物间往前的位置,那个位置如今更是辨不出原样来。

    燕迟道,“这宅子之下有暗宅,暗宅之下还有一层,底下的机关一动,便是要将暗宅先毁了,上面的明屋沉下来,最终会被掩埋。”

    “殿下可知道了此处之事?”

    燕迟点点头,“秦府的侍卫我已见到,来的路上还遇见了忠勇候府世子,事情大体都知道了,无外乎是孙皓月为了救他夫人害了不少人命。”

    秦莞摇了摇头,“她夫人已经死了,不是看到他夫人的尸体已经尸变,我都无法相信。”

    燕迟面色沉了沉,“那便是入了魔了。”

    秦莞闻言并未反驳,孙皓月是那样谪仙一般的人物,寻常谁也看不出不妥来,而秦莞现在都还记得他抱着白非烟已经开始腐烂的手臂做亲昵状的样子。

    他没有疯也没有傻,他的确是入了魔了。

    “这边的屋子和阶梯全都毁了,我们该如何出去?”

    秦莞忽然生出如此一问,这地下的暗宅只剩下十之有三没有被毁掉,可那唯一的出口却被堵了上,他们眼下等同被关在底下的一处封闭的囚牢之中,如何出去?

    “若是出不去了,你可害怕?”

    燕迟没有在此多做停留,只抱着秦莞朝冰室的方向而去。

    秦莞听着这话笑笑,“有殿下在此相陪,倒也不亏。”

    燕迟紧了紧抱着秦莞的手臂,秦莞忽而想起来问道,“我睡了多久?”

    燕迟便道,“两个时辰。”

    竟然已经过了两个时辰了,这么说来,外面大抵已经天亮了。

    “还是刚才那句话,此处机关密布,不可能只有一处出口,而孙皓月治毁掉了东边的宅子,可见其主人在建造之时还是给自己留了退路。”

    不可能只有一处出口……

    秦莞繁复琢磨了这句话一瞬,忽然眼底一亮,“我知道了,我知道出口在哪里。”

    秦莞抬手一指,“往前面走,然后左转,一直往前走,有一处屋子是孙皓月平日里取人心肝之处,那屋子里面还有孙皓月拿来试手的猫尸,而我曾在这宅子里看见一只黑猫将猫尸叼了走,孙皓月此事必定掩人耳目,而仁心院是他和白非钰的寝处,他绝不会忍受底下这些血腥之物从那里进进出出,所以我猜那里一定有另外一个出口,猫尸被运了出去,许是那几日宅子里住着外人不方便清理,所以暂时被堆在了宅中某处,却被那只黑猫发现……”

    秦莞自顾自说着,这边厢燕迟已经照着她指的方向往前走去。

    没多时,秦莞轻声开口,“就是这里了——”

    脚步一停,燕迟蹙眉道,“屋内有人。”

    秦莞想了一瞬才记起来,“是孙皓月的手下。”

    说着话,秦莞将袖中的火折子摸了出来,火折子外面已经湿透,里面却还是干的,她将那火折子点亮,二人入了屋门,一进屋子,果然还看到商陆原模原样的躺在地上。

    燕迟扫了一眼没去管,又一眼看到了地上的瓷罐和滚落在地的腥红之物,他皱了皱眉,从摆着瓷罐的长案之间走过,径直入了里间。

    长案之上,那一具尸体仍然原封不动的躺着。

    “身怀绝世医术,却偏偏走了魔道。”燕迟双眸微狭,语声也低沉了下来,“纵然是用情至深也不值得原谅。”

    秦莞闻言叹了口气,心中不知为何压了一块重石似的。

    “怎么了?”燕迟低头相问。

    秦莞便道,“这或许便是天命的无奈之处,他救得了天下人,却救不得心爱之人。”

    顿了顿,秦莞看着燕迟,“若是殿下,殿下会如何?”

    燕迟被秦莞这么一问,不自觉便看向了秦莞,他仿佛想了一下秦莞得了不治之症的样子,只见其眸色一暗,“我不会入魔,因我本就是。”

    他深深看了秦莞一瞬,而后径直走到了长案之后去。

    秦莞听到他这话,一时想到了他那“魔王”的称号,当年初闻这称号之时她还有些好奇有些下意识的敬畏,可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会在魔王的怀里。

    走到了停放尸体的暗室秦莞一时便不知该去何处,她带着秦湘便也只走进来此处过。

    燕迟看了她一眼,“你来过此处?”

    秦莞“嗯”了一声,“我和管家说过五姐可能还在百草园之中,他却是一人过了来,以至于我们刚到孙皓月便知道了我们的来意,他本想用迷烟,却被我早先识破,我先服下了解毒丸再进来的,等他们离开之后便寻到了五姐,正是在适才经过的冰室之中,后来遇到了商陆,一路到了这边,是晚……白樱,是白樱救了我们。”

    燕迟看着秦莞,“你习惯叫她晚杏那她便是晚杏。”

    秦莞当即摇头,“此事殿下当初瞒我而行,无外乎是觉得当时我不会平白领受殿下的好意,如今既然我知道了,白樱自然还是白樱。”

    燕迟便不再说这个,只沉声道,“你倒是大胆,竟敢带着你家那几个小姑娘就往这里来。”

    秦莞苦笑一瞬,“此番的确是我莽撞了,差点连累了她们,不过若是我们不来五姐怕是已经和那躺着的尸体一般了,还是值得的。”

    燕迟皱眉,“听说秦家五姑娘待你并不好。”

    秦莞听着便有些无奈,他让白樱留在她身边除了保护她之外显然还有别的用处。

    “她待我好不好无关紧要,她也没想着害我,既然都是一个秦,我又知道她当真会出事,总不好什么都不做……”

    燕迟似乎并不很赞同她这话,却不打算在此时继续说下去,他眸光一扫,只见这一进的暗室之中竟然有两处暗门,其中之一是商陆当时出现的那一道,另外一道秦莞则不知去向何处,秦莞转了转眼眸,“这边,这一道不知去哪里的,我们去看看。”

    燕迟乐意的跟着秦莞指着的方向走了过去,从暗门进去,却又是一处新的暗室,这一处暗室之中不见那些瓷罐,可秦莞火折子一晃便看到了一具人形骨架,那一具骨架被孙皓月做好的支架撑着放在你,一眼看去倒像是骷髅人站在那里。

    秦莞看的眼睫一颤,再抬眸去看燕迟之时却见连眉峰都没动一下。

    除了人形的骨架,这屋子里还有各式各样的图纸和医书,秦莞看着,只见那些图纸之上所画并非简单的人体经脉脉络关节穴位,而是十分细致的画出了人身上每一处脏器周围血脉的分布,除此之外,甚至还画着人体的脏器切开之后的图。

    作画之人画技中上,却是十分简单的直白的将人之脏器画的栩栩如生,秦莞看着这些图纸心中颇为惊讶,只觉看到了医道之上那些不为外人所传的精髓瑰宝,可一想到这是孙皓月害了颇多人命得来的她便觉索然起来。

    燕迟语气沉沉,“有些可惜了。”

    秦莞也满心遗憾,燕迟并未在此多做停留,直抱着秦莞朝更前面走去,又进了一间屋子,这间屋子里面却是类似书房一般的摆设,秦莞看了看,竟见那桌子之上放着几本册子。

    “那是什么,过去看看——”

    秦莞指了指,燕迟抱着秦莞便往那边去,走了几步,秦莞只觉自己身上恢复了颇多力气,便道,“殿下放我下来吧,其实我并无大碍,只受了寒而已。”

    秦莞身上仍是一阵阵的发冷,她凭着这感觉也知道自己怎么了。

    然而她说完,燕迟却蹙了眉头,还是将她抱到了桌案之旁。

    秦莞见状叹了口气,先将那册子翻了开,这一翻,便见册子之上记录的竟是“病患”们的病状,秦莞一一看过去,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若是普通医者的手记也就罢了,这手记之上,却是写着那些被孙皓月所害之人的病状,又详细记录着被摘除脏器之人前后的反应,记录最多的却是那些需要换脏器之人的反应,而秦莞一一看过去,只见能被换了脏器还能活下来的人委实是少之又少,这其中似乎存在着某种十分苛刻的准则,而孙皓月最开始并不知道,所以死去的那些人便是他在摸索那些准则……

    精于医道的法子有许多,如果这本手记没有沾着人血,秦莞几乎觉得这许是药王谷那些只传嫡系的札记古本都比不上的宝贝……

    “他的天赋只怕超过了历代的药王谷谷主,如果他……”

    如果孙皓月没有走上这条路而是去治病救人那该有多好?

    秦莞这么想着,说出来却觉徒劳,她将册子放下,只道,“这些册子是极重要的证据,若是我们能出去,可让他们将所有的都带走。”

    燕迟明白秦莞的意思,“我们当然能出去,这个时辰,外面的人也都该着急了。”

    秦莞放下手记,燕迟便带着她继续往前走去,而与此同时,秦莞手中的火折子也快要灭了,没了火折子,二人如何找寻出口?若是再遇到什么机关又怎么办?

    就在秦莞暗自担心之时,二人又到了一处新的暗室。

    可这一处暗室却无门无窗,似乎到了这暗宅的最后一间屋子。

    秦莞忙道,“没有路了,我们走刚才那一道门,火折子要灭了。”

    秦莞想返回,燕迟却没动,他神色凝重的扫了一眼这屋子,反而走到了正中去,见他如此,秦莞顿时知道这屋子有些异常,“难道出口在此处?”

    “有风声,听到了吗?”燕迟忽而开口,秦莞忙凝神去听,她听了半晌没听见,燕迟便看着那火折子道,“看火焰。”

    秦莞闻言顿时醒悟,这等平日里随便就能注意到的细节,她眼下也不知怎么了,竟然一时之间没有想到,这一看,只见火折子上的火焰果然略有偏斜。

    秦莞心中一松,“出口一定就在这里了!”

    话音刚落,秦莞手中的火折子无声无息的灭了。

    四周顿时陷入落针可闻的寂静,寂静的只有燕迟和她的呼吸声格外明晰,秦莞有些担心,“这可怎么是好,我只有这一个火折子可用。”

    “无碍,要打开此处不难。”

    秦莞本想问燕迟可还有火折子,可一听燕迟这么说便安下了心来。

    燕迟抱着秦莞往角落之中走了两步,而后便轻轻的将她放了下来,“站好。”

    这是一处墙角,秦莞脚一落地便撑着墙壁而站,她轻“嗯”了一声,黑暗之中只觉燕迟替她拢了拢外袍,然后便听见燕迟往一边走去,很快,燕迟轻敲石壁的声音响了起来,秦莞知道他在辨别墙内有无机关,当下连呼吸都屏了住。

    燕迟轻敲了一圈,很快便回到了她不远处的地方,见他忽然没了动静秦莞不由道,“怎么了?可是机关不在此处?还是机关难解?”

    秦莞问完,燕迟仍然没出声。

    四周皆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秦莞心中顿时有些慌,“殿下?”

    她一边说,一边朝燕迟身边摸了过去,眼看着她就要摸到燕迟的身边,一直没什么反应的燕迟却忽然长臂一揽将她勾到了自己怀中来,这猝不及防的一揽让秦莞禁不住低呼了一声,等她反应过来,她便被燕迟抵在了石墙之上。

    “你还叫我殿下?”

    燕迟的呼吸近在咫尺,在静默无声的黑暗之中,他华丽低沉的声音和呼吸声都带上了温度,秦莞双颊之上好容易沉下去的微粉便又浮了出来,秦莞推了推燕迟,瞬间燕迟便将她腰身搂了住,他将她越搂越紧,让她紧紧的和他贴在了一起。

    “莞莞……”

    就在秦莞因为燕迟第一个问题而迟疑的时候,燕迟忽然低低的喊了一声,便是这一声,秦莞耳廓一麻,人亦呆了住。

    她整个人被燕迟抱了个满怀,她人虽纤细身量却不低,可放在燕迟怀中,却好似可以将她镶嵌进去似的,秦莞迟疑了一瞬,鼻头忽然酸了一瞬。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喊她了,仿佛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九小姐竟然和她有同样的名字,从前父亲和母亲皆是如此喊她,这逐渐成了世上最亲近之人的叫法,秦莞本以为,再不可能会有人这样叫她了。

    燕迟仿佛一瞬间感受到了她身上的悲戚之意,于是将她抱的更紧了。

    四周皆是黑暗,如同以往每一个噩梦连连的深夜,可这一次,燕迟宽厚温暖的怀抱给了她力量,那些即将一溃千里的悲戚被她险险的收了起来。

    她手一动,攀上了燕迟的腰身。

    她这动作让燕迟呼吸一滞,继而低下了头来,她只觉燕迟在她发顶吻了一下,然后便听他道,“回京之后我便着人往忠——”

    “不可以——”

    燕迟话还未说完,秦莞便打断了他。

    燕迟显然没想到会如此,秦莞默认了对他的心意,这与他而言自是弥足珍贵的态度,是以凭他这样雷厉风行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忍受她这般形容到了京城?

    京城实乃虎狼之地,且忠勇候府打的什么主意他并非不知,既然知道,自然要将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可秦莞竟是不愿?

    燕迟沉默一瞬,语气已有些暗沉,“为何?”

    秦莞伏在燕迟怀中,“若没有我,你本是作何打算?”

    燕迟眉头微皱,“自然以朔西军中为重,此番立储生变,朝中军中皆有动荡,我此番南下亦有为此事周折。”

    秦莞便道,“那就以朔西军中为重。”

    燕迟一听此话,欲言又止,“那你我……我如何给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秦莞心知他有所误会,便接着道,“我要的清楚明白并非殿下身边位置,殿下心有大志,我心中亦有一愿,在完成此愿之前,我并无成婚打算,若是没有殿下就算了,倘若我无法决定又抗拒不得改变不了,成婚便也成了,可既是殿下,我便不该隐瞒殿下。”

    “你有何愿?”燕迟当下便问。

    秦莞唇角紧抿,“这一愿是早就有的,还请殿下不要问我。”

    秦莞没想到燕迟这么快就想将二人之事过到明面,可如此便会打乱她的计划,她心中略有苦涩,适才应下燕迟时的隐忧这般快就浮了出来,然而无论如何,她不会因燕迟而耽于报仇伸冤,说这么多,已经是眼下的她能给燕迟的最大的坦荡。

    燕迟的呼吸似有起伏,他是在朔西军之中都说一不二的人,他本还想克制徐行,然而秦莞既然要个清楚明白,那他就给她个清楚明白,他本以为他已经懂她,可到底他还是想错了,她竟然连睿亲王世子妃的位置都能拒绝。

    这个位置京城之中多少贵女在眼馋,她竟然能拒绝的这般斩钉截铁,甚至连话都不让他说完,燕迟心中一时陈杂,他忽然将秦莞放了开。

    “我且问你,你可觉我今日表明心意太过轻慢唐突?”

    秦莞心中正复杂万分,一听这话顿觉有些愕然,就算不知道他是赶了那么远的路而来,就算当此前锦州他的回护照顾是寻常,就算不记得他给了她那块令牌,可一旦知道了晚杏的身份,她还有什么不明白呢?

    摇了摇头,秦莞语声软了两分,“自然没有。”

    燕迟黑暗之中笑了一下,“那你可觉你我相识日短我之品性让你不尽信任?”

    秦莞苦笑一瞬,“自然也没有……”

    燕迟的语气微沉,霸道之中又带了一股子温柔的试探,“那你可觉我此番决定太过急快对你之心不够深重?”

    秦莞反应不慢,“自然……有一点儿。”

    燕迟听着呼吸一重,抓着秦莞腰身的手顿时收紧了。

    可秦莞却并不后悔这般回答,她并不觉燕迟待她轻慢,亦不觉不了解燕迟之秉性,可情事一道秦莞懵懂难以看透,要接受燕迟的心思她不怕,可要走到成婚那一步他二人到底还有些远,更何况,她是一定要先完成了早前心愿的。

    “也就是说,你还是不够信我……”

    燕迟半晌才从唇齿之间蹦出这句话,秦莞正想解释,燕迟却低笑了一下,有些无奈宠溺又有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狠劲儿,“也好,来日方长,不论你有一愿未成还是你觉你我之间还不够深重,我们往后看便是了。”

    顿了顿,燕迟目光慑人的看着她道,“你总是能让我惊讶。”

    秦莞提起来的心顿时微松,“多谢殿——”

    “下”字没出,秦莞便觉唇齿被堵了上,燕迟将她紧紧抵在身后石壁之上势如水火一般的欺了上去,他吻的极深极重,根本就是想一点一点的将秦莞的心防磋磨殆尽,然后将他自己的气息全都印在她身上,秦莞微仰着头,下意识想要推拒,可仿佛察觉到了燕迟心中翻涌的心潮,她愣了片刻到底闭上了眸子,手腕一柔,散散的搭在了他腰间。

    秦莞的回应仿佛最好的熨帖,燕迟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忽然慑人之势一收,温柔而轻缓的在她唇齿之间游移,他提了许久的心仿佛在这一刻才真正的放了下来,虽然最终并未让他如愿,可谁让他怀中之人非凡俗之色……

    这么想着,燕迟手上的力道又不自觉加重起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