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正文 第080章 杀宋柔的就是他(万更求月票)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江氏站在太长公主床侧,人已经气的发抖,看着身边器宇轩昂的岳稼,江氏几乎恨得眼眶发红,她也是名门望族之女,深知若宋柔这般的女儿是家族最大的耻辱,而她的教养不允许她说出恶毒的话,可她委实恼恨宋家。

    她的儿子这样好,她也从未想要攀龙附凤娶一个家世多高的女子,不外乎想求个贤良淑德知书达理的儿媳妇,能和自己的儿子琴瑟和鸣红袖添香,而后家宅兴盛延绵子孙罢了。

    她所求不多,当初宋家这门婚事被指下来的时候她也没有因为宋家的家世高兴,只觉宋家是京城的望族,家中女儿必定是教养得宜的。

    可没想到,宋家竟然给了安阳侯府如此奇耻大辱——

    “侯爷,此事必定不能甘休!”

    江氏咬着牙,一旁的岳稼却是眉头皱了皱面色还算平静。

    岳琼点了点头看向太长公主,“母亲,此事是否立刻派人上京城——”

    太长公主又冷笑了一声,“宋氏是京城的名门之一,可京城啊,越是繁华富贵之地,越有超出人相像的肮脏龌龊。”说着太长公主神色一定,“此事一分为二,和宋氏的纠葛是我们的家事,宋小姐的死却是公事,先公后私吧。”

    出乎岳琼意料的,太长公主反倒是没有震怒,对她身体的担心自然也可放下,他点了点头,“谨遵母亲吩咐,先等命案有了定论再说别的。”

    太长公主便看向霍怀信,“你且办你的案吧,侯府的私事你就不管了。”

    霍怀信心底有些紧张,他恨不得不知道这件私事,于是他轻咳一声道,“太长公主请放心,下官知道轻重,这件事不小,下官猜测魏家公子是一定知道缘由的,所以,下官想把魏家公子叫过来问一问,您看如何?”

    太长公主面上病容未消,可眼下,却有一股子杀伐决断的凛然之色,她点了点头,“好啊,叫过来问一问,我也想听听这魏家小侄会怎么说。”

    霍怀信颔首,转而看向岳琼,岳琼便吩咐在外的侍奴,“去将魏家公子请来。”

    霍怀信眼珠儿一动,走到岳琼身边和他低语了几句,岳琼眉头一挑,略一沉吟后方才点了点头,“好,你去办吧。”

    话音刚落,外面杨席道,“侯爷,知府大人,齐捕头到了。”

    霍怀信和岳琼对视一眼走了出去,没多时才又返回,屋内人不知霍怀信做了什么安排,霍怀信面上却有种笃定的神采,很快,魏言之到了。

    “小侄拜见太长公主殿下,拜见侯爷,夫人,拜见知府大人!”

    魏言之行了一圈礼,又对着燕迟和岳稼一拜,霍怀信和岳琼坐在屋内左右两侧的敞椅上,岳琼闭口不言,霍怀信先出了声,“魏公子,昨夜义庄着了火你可知晓?”

    魏言之一愣,“着火?义庄着火?”

    霍怀信面对魏言之的惊讶八风不动,面上却带了似笑非笑的神情,“看来魏公子是不知道的,这件事魏公子不知道,那另外一件事魏公子肯定知道。”

    魏言之已经察觉到了霍怀信话音里面的不善,他挺直了背脊,面上一派坦然之色,“知府大人说的事是何事?”

    霍怀信抿唇,语声一沉,“宋小姐有过身孕的事,魏公子该知道吧?”

    魏言之眉峰一跳,眼神禁不住闪了闪,“有过……身孕……”

    霍怀信死死的盯着魏言之,屋子里的每个人更是都盯着魏言之,魏言之无所遁形的站在屋子里,看着大家的目光,他面上终于露出了苦涩来,“知府大人,此事……此事小侄不清楚……小侄……”

    “你不清楚?国公府和你魏府联系紧密,否则,也不会让你来送嫁了。”霍怀信身子前倾,眼神和语气都生出迫人之势,“在宋小姐出嫁之前,是否大病过?你连这些都不知道?宋小姐怀有身孕,那孩子的父亲是谁?宋小姐养在深闺,能和她有所接触的人必定都是和国公府亲近的人家,魏府便是其中之一,莫非是魏公子你……”

    霍怀信的矛头直指魏言之,魏言之的神情顿时凛冽起来,“不是的!”

    魏言之拢在袖子里的拳头攥的紧紧的,人也站的有如一桩死木,“不是我,当然不是我,小侄一个庶出的,怎么可能入国公府嫡小姐的眼……”

    说着话,魏言之低下了头来,声音里露出了些许痛苦神色,“这件事……小侄,小侄当真不清楚,只是……只是小柔出嫁之前,的确大病过半月,也就是,也就是送嫁之前的一个月左右,那时候她以待嫁之名被禁足,不过小侄听说她在看大夫吃药……”

    微微一顿,魏言之又道,“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嫡兄的腿摔断了,当小侄只有些犹疑,嫡兄素来喜欢驯马,可谓是技术高绝,怎么还会摔断了腿,小侄去看望时,只看到国公府的人也在,不过国公府的人面色很是不善,当时小侄还不知是为了什么,嫡兄摔断了腿之后就被关了起来,而后送嫁之人才换成了在下……”

    霍怀信眉头一皱,“那也就是说,和宋小姐有染的人是你的嫡兄?”

    魏言之摇了摇头,“小侄不确定,可大人问到了这里,小侄唯一能想到的人便是嫡兄了,他自小和小柔一起长大,对小柔关怀备至,家中,还曾有人开过玩笑说魏府和国公府会亲上加亲,不过……不过魏府寥落,国公府虽然疼爱外孙,却并不想促成这门亲事。”

    “对了!”魏言之忽然抬起头来,“我这位嫡兄是左撇子。”

    这一言落定,霍怀信双眸一瞪,“你说什么?!”

    魏言之苦笑道,“其实在那一夜第一次听到大人说到左撇子的时候小侄便想说了,可是,可是送嫁的队伍出发之后一路南下,而嫡兄则在京城,所以……所以小侄没有说明。”

    霍怀信和岳琼对视了一眼,霍怀信不可思议道,“你的嫡兄当真是左撇子?”

    魏言之点头,“这一点,宋氏的护从之中有不少人都知道的,世上有些人天生惯用左手,因为数少被视为异类,后来嫡兄也能用右手写字了,不过是后天练出来的。”

    霍怀信沉默了下来,他们找了许久的左撇子,甚至怀疑到了燕迟的身上,可魏言之却忽然说,他的嫡兄竟然是个左撇子,难道说,是他的嫡兄和宋柔情深义厚,得知宋柔远嫁心有不甘的跟了过来?而后因爱生恨杀了宋柔?

    锦州到京城千里之遥,这一点,只需要派人去查一查魏言之那位嫡兄是否在京城便可,霍怀信的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锦州到京城太远了,如此一来一去又要花费许多时间,何况还牵涉了两家权门,委实是叫他难办的紧。

    “昨天晚上回来之后,魏公子干了什么?”

    霍怀信忽然开口一问,魏言之蹙眉道,“昨夜回来的太晚,小侄直接回了东苑梳洗睡觉,没有做别的什么,这一点,东苑的其他人都可以为小侄作证。”

    霍怀信的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魏言之看着霍怀信,“莫非知府大人在怀疑小侄?”

    霍怀信眉头舒展,唇角微弯带出了两分笑意来,“那自然是不会的,只是问问罢了。”说着舒展了身子,“好啦,就问这些了,魏公子能言之不尽本官颇为感谢。”

    魏言之忙躬身,“不敢当,这是应该的。”话语落定,又颇为艰涩的道,“知府大人,这件事……这件事小侄并非万分肯定,还请大人……”

    “你放心,这些事我们自然会去查,该说的不该说的我们也知道。”霍怀信呼出口气,“好了,要问的就这么多了,你回去吧,这件案子我们已经有了诸多线索,会很快有结论的。”

    魏言之点点头,而后又转头去看岳琼,“侯爷,这件事是国公府有愧于安阳侯府,小侄……小侄愧对于侯府,不如,让小侄带着宋氏护从住出去,免得……”

    岳琼看着魏言之的眼神已没有从前的亲和,不过这件事和魏言之无关,魏言之非国公府人,他什么都决定不了,岳琼摇了摇头,“这些话不该你来说,此事和你无关,你只管把自己知道的告诉知府大人便可,回去歇着吧。”

    魏言之欲言又止几瞬,可面对太长公主和岳琼冷下来的面色,到底不敢多言,又行了一礼,这才转身走了,他一走,太长公主气的胸口一阵起伏!

    霍怀信却看向一直站在一旁的燕迟,“迟殿下,此前侯爷拜托迟殿下派人回京城一趟,且不知京城的消息何时能送来锦州?”

    燕迟肃容道,“最晚明日便会到。”

    霍怀信点点头,转去看太长公主,“您也听到了,我们一直在查的左撇子,会不会就是魏公子的嫡兄?而和宋小姐有染之人,会不会也是他的嫡兄?”

    太长公主呼出口气,“这些事我老太婆不该过问,你是知府,你且去查吧,我只需知道结果便可。”说着面露疲倦的挥了挥手,“你们去吧,我和静姝和琼儿说几句话。”

    这话一出,众人便明白,这是要吩咐岳琼和江氏如何行事了。

    这件事到底是侯府的隐秘,霍怀信当即起身告退,秦莞亦和燕迟一道退了出来。

    一出门,岳清和岳凝却早已等着,他们早上也接到了义庄着火的消息,本以为是验尸不成,可没想到秦莞竟然还是去了义庄,岳凝一把拉住秦莞的手,直拽着她往一旁走,“如何?验尸的结果怎么样?怎么叫了魏公子过来问话啊?魏公子脸色十分难看,刚才我问出了何事还跟我说了一句对不住,到底验出什么来了?”

    秦莞抿唇,看着在场的燕迟和霍怀信几人有些作难,岳稼便对霍怀信和燕迟几人道,“知府大人,迟殿下,清儿,我们去前面的花厅坐坐把。”

    岳稼态度磊落,倒是不介意这件事被岳凝知道,这些事本是内宅污事,寻常人家定然不会叫小辈知道,不过安阳侯府家风不同,倒没那些森严规矩。

    燕迟几人一走,秦莞便将今日知道的听到的简明扼要的告诉了岳凝。

    岳凝睁大了眸子,半晌没回过神来,“这……国公府真是好大的胆子……”

    她气的咬牙,却也说不出难听的话来,只攥着拳头气鼓鼓的,秦莞拉了她一把,“这件事自有太长公主和侯爷夫人处理,你知道便好,莫要多言。”

    岳凝打了一下身旁的廊柱,“怪倒是刚才魏公子说了一句对不住,我还在想有什么对不住的,说到底宋氏和他才是最为悲痛的一方……”

    岳凝说着眉头微扬,“莫非那魏家的大公子真的来了锦州?”

    秦莞摇了摇头,“这我就不知了,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且如果当真是魏家大公子来了锦州,那之前的事倒也能说的清了。”

    “若是他,他是怎么杀的人?那装鬼的人也是他?”

    秦莞歪了歪头,“廷尉魏家大公子也是武功高强之人,他翻墙越户也有可能,且,他极有可能在这些护从之中安插了亲信给他通风报信。”

    岳凝眉头紧紧皱着,“这件事,越来越复杂了。”

    秦莞也心中沉沉的,这件事的确越来越复杂了,可就像黎明之前必定会经历最漆黑的夜,事情越复杂,真相或许也就越接近了。

    “咦,齐捕头——”

    岳凝忽然出声,秦莞抬眸去看,果然,只见齐捕头从东边的方向走过来,问了外面的小婢之后径直去了花厅。

    秦莞和岳凝对视一眼,忙跟了过去。

    刚走到厅门口,便听齐捕头道,“昨天晚上的确在东苑,他写字写了半晚上,好些人看到他写字的影子投在窗上,今早也和往常起来的时辰一样……”

    秦莞心底一明,原来霍怀信是让齐林去查魏言之了。

    看来,他也开始开始怀疑魏言之了。

    ……

    ……

    秦莞同岳凝说了一会子话,待江氏和岳琼从内室出来,便又进去为太长公主请了一回脉,太长公主被此事气的狠了,到底有些心绪不宁,秦莞又换了一张方子,而后便提出了告辞,太长公主怜秦莞早起验尸辛劳,便放了她离开,岳凝将她送至府门口,看着白枫驾着马车送秦莞离开方才回府,燕迟却是未出现。

    “小姐累不累?歇一歇吧……”

    秦莞的确有些累,便靠在车壁上闭起了眸子,茯苓替她拢了拢斗篷,乖觉的坐在一旁不打扰她闭眸养神,白枫驾车驾的极稳,不知不觉之间秦莞竟然真的将睡未睡的意识混沌起来,然而就在她眼看着要睡着的时候,马车忽然一顿而后急急的停了住。

    秦莞身子一晃,背脊在车壁上一撞,人一下子醒了过来,马车之外,白枫勒马的马嘶声凄厉震耳,而街市之上也是一片喧闹嘈杂,隐隐还夹杂着人在叫骂!

    “小姐,您没事吧?”

    秦莞摇了摇头,“怎么了?怎么停了?”

    话没落,秦莞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在喊——

    “站住!你给我站住!抓贼啊,帮忙抓贼——”

    这是一道男子的喊声,因为喊的太使劲,声音反而又尖又利反而分了岔,可秦莞听着,却莫名觉得有两分熟悉,正在这时,外面白枫道,“九姑娘,前面有人东西被偷了,几个人正在追,街上有些乱。”

    秦莞“嗯”了一声,“无碍,等一会儿再走也可。”

    白枫在外应是,秦莞则动了动自己有些发僵的脖颈,便是这片刻,外面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就是那个人!站住!抓贼——”

    喊话的人已经喘的上气不接下气,声音也没有前一次的大,虽然还在喊,可语气之中已经带上了两分沮丧,显然那小贼已经跑远了,抓不着了,也是因为如此,男子的声音反倒是趋于正常了,秦莞心头一动,一把将帘络掀了开。

    只见马车前面四五丈之外的街市上,一个身着褐色长袍的男子正双手撑着膝盖不停的大喘气,虽然秦莞只看到了一个背影,可是早上才见过的人她怎会不认得。

    “白枫,前面丢了东西的可是……徐仵作?!”

    “好像……是,是徐仵作。”白枫大抵也定眸看了两眼,也将徐河认了出来,他见徐河次数极少,是以刚才并没有第一眼就看出来。

    秦莞便道,“将马车赶到前面去吧——”

    白枫闻令而动,马车当即缓缓的动了起来,很快,马车赶到了徐河身边。

    徐河仍然弯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之上,他刚才喊的那么大声,惊动了不少周围的人,倒是有两个人帮他追了几步,可是那小贼跑的太快,一溜烟儿便跑的远了,最终,人群只朝他投来同情的眼神,徐河一脸苦相的看着前面人来人往的街市,那小贼跑了,他的箱子也丢了,别的不说了,那箱子里可是装着二两银子,那可是他小半年的嚼用!

    徐河沉浸在自己丢了身家性命的悲痛之中,全没注意到自己身边停下来一辆马车,他又喘了几口气,等平复了几分方才直起了身子,也是在这时,身边传来一声清灵的轻唤。

    “徐仵作——”

    徐河一愣,转身一看,正对上车窗之内秦莞的脸,徐河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眸子,忙弯腰行礼,“九姑娘——”

    话音落定,想着秦莞必定看到了自己刚才所为,顿时满脸通红!

    秦莞见他局促的样子唇角一弯,“白枫,将马车赶去街角,我同徐仵作说两句话。”

    白枫依令,徐河也跟着走了过来。

    徐河早上离开义庄之后并没有跟去侯府,秦莞去了侯府之后又出来,自然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徐河,“徐仵作的东西丢了?”

    徐河面上一苦,也不遮掩,“是啊,九姑娘,您看,我的箱子丢了,说是丢,倒不如说是抢了,刚才小人就在前面的面摊吃面,一碗阳春面还未吃完,身边的箱子被一人一把脱了走,小人已经反应极快的去追了,可是那人跑的如同兔子一般,小人追了半条街也没追上。”

    秦莞看着他眉头紧皱一副哭相又是同情又想笑,“箱子里面是验尸的器物?”

    “是啊!”徐河没好意思说还有银子,只继续道,“那套家伙事是小人用来谋生的,虽然不值钱,却也跟了小人许久,如今丢了,小人还真不知如何是好,幸好衙门暂时用不上小人验尸,否则知府大人只怕要让小人卷铺盖走人了。”

    “就只有一套器物?”

    徐河摇了摇头,“也不是,还有祛晦香,还有验状纸笔,还有……小人的一点体己影子,还有一些衙门的公文,杂七杂八的吧,不值什么钱,不过小人就是心疼,那些公文还有今日的验状,小人回去得重新誊写了,幸好小人记性不差。”

    秦莞叹了口气,看了茯苓一眼,茯苓当即取出了三两银子递了出去。

    徐河见之忙摆手,“不可不可,小人不是这个意思,小人……”

    “拿着吧,我明白你不是这个意思,你若觉得不妥,也可当做是我暂时借你的,等你发了俸禄,再还于我便是。”秦莞语声柔婉,徐河便是拒绝都拒绝不出来。

    “九姑娘真是菩萨心肠……那……那小人就收下了,等发了俸禄,一定会还给姑娘的。”徐河接下了三两银子,眼底尽是真心实意的感激。

    秦莞点点头,“这个不着急,下一次当街吃饭时便小心些。”

    徐河使劲的点头,“九姑娘放心吧,小人以后一定当心再当心。”说着苦笑一下,“说起来小人最近只怕遭了霉运,四日还是五日之前才丢了一回包裹,今日又把箱子都丢了,小人只觉那些小贼忒不会看人,小人模样也不是个有钱人模样啊……”

    徐河打趣着自己,秦莞也有些哭笑不得,“怎连着丢了东西?”

    “是啊,那一次丢的包裹,便是小人寻常装衙门公文的包裹,是在去衙门的路上,小人去买了一回药的当儿,便丢了,幸好里面也只是装了两份公文和验状没有银子。”

    “买药?”秦莞倒是注意到了徐河的话。

    徐河摇头,“不是小人,是租给小人院子的老伯病了,如今已经好了。”

    秦莞便点了点头,徐河见是白枫驾着马车,又是去城东的方向,心知秦莞是要回秦府的,当即退后一步道,“九姑娘必定是要回府的,小人不敢耽误姑娘,姑娘慷慨徐河定然铭记于心,请姑娘归府吧,小人恭送姑娘。”

    秦莞见他得一恩惠便如此感激倒也觉宽慰,随即笑着应了一声便放下了帘络,白枫马鞭一扬,马车缓缓从街边驶出,一路朝着城东秦府而去。

    ……

    ……

    今日的秦府已是布置一新,可秦莞归府,却没有想象之中的热闹喜庆,秦莞自不管这些,先去了一趟临风院为姚心兰请脉,少见的,姚心兰却心情好转许多。

    “妹妹昨夜去秋夕节灯会了?”

    姚心兰靠在身后的迎枕之上,换了一身新衣的她虽然还是一副病态,可楚楚可怜的精致眉眼,便是秦莞都不自觉放低了声音与她说话。

    “是啊,去了,果然十分热闹。”秦莞三言两语带过去,热闹是热闹了,可是她也惊魂一场差点没了性命。

    “可惜了,我没有这个福分,听说锦州城的秋夕节庆是最为热闹的,比建州府要热闹多了,也不知我还能不能有这个福气去看看。”

    “大嫂说的这是什么话,定然能去的,等诞下了孩儿,明年便能去了。”

    姚心兰唇角微弯,“希望如此吧,孩子早上还踢了我,这当是孩子康健的表现吧?”

    见秦莞点头,姚心兰便一脸满足的摸着自己的肚皮,“只要孩子康健,我便心满意足了,这世上的事啊,真正是因果轮回的,我叫人去捐了五十石赈济粮米,全当是为了我这孩儿祈福了,九妹妹,我这孩儿一定能平安诞下来吧?”

    “那是自然。”秦莞仔细看着姚心兰的眉眼,却见她眉眼之间没有迷怔茫然之态,仿佛那一日她问话问了两遍只是她的错觉,“大嫂的身体好得多了,一定能顺利诞下孩子的,再过两日,大嫂便要起身多走动了,天气寒凉了,久卧也会有寒气入体,宜适量动着畅通气血。”

    姚心兰颔首,“九妹妹说的我是一定听的,九妹妹放心吧。”

    秦莞点点头,“方子暂时不用换,丸药若是不够了我便再给大嫂做一些便是。”

    姚心兰感激不已,忙让墨书拿了两支玉钗出来,“过节呢,这是大嫂给妹妹的一点心意,妹妹千万莫要嫌弃,一定要手下。”

    秦莞本想推拒,姚心兰眼眶一下子就红了,“九妹妹莫不是嫌弃?”

    秦莞见状,哪里还能多说什么,当下便点头收了下来,又说了几句,方才离开临风院回汀兰苑,没走几步,茯苓便小声的道,“小姐,府里有些不太平。”

    “嗯?不太平?”

    茯苓点点头,“是啊,今年秋夕节庆,秦府也照例包了船的,本来是要一家人去赏灯游湖的,可是昨天老爷和夫人都没出去,不仅如此,昨天晚上夫人还请了城外灵隐寺的师父来做法事,说是府里有狐媚妖精作祟,害的老爷病了。”

    适才秦莞和姚心兰说话,茯苓便在外面和临风院的小丫头们聊了起来,如今秦莞地位不同,小丫头们看到茯苓也不敢不敬,且还想着同她套套近乎。

    “老爷病了?可请了大夫入府?”

    茯苓摇头,“不曾的,只是眼下老爷的院子已经被封了,有人严防死守着,只昨夜让钱大夫过去看了一趟,而后做了法事,只怕老夫人和夫人觉得老爷的病是狐媚精怪在作祟。”

    秦莞将这话听进了心里,却没多言,秦安贪色,身子早就被伤了,如今不管是得了什么病,总是他自己作孽,若真是因酒色而生的病,只怕也不好意思让她这个小辈去看,正好,她也不想卷入秦府这浑水之中,一个姚心兰,已经够让她操心的了。

    “还有,二少爷也病了。”茯苓忽然又道。

    秦莞心头一凛,“那边又是怎么回事?”

    茯苓有些唏嘘,“府里的丫鬟们,从前最羡慕的就是二少爷身边的那几个了,二少爷性子虽然风流,可待下人却是极好的,他身边的人各个模样也好,二少爷从不短缺她们什么,她们几个便如同半个主子一般的,可就在昨日,二少爷忽然把其中两个人送出去了……”

    秦莞眉头一皱,莫非她的推测成了真?

    “这事让府里的丫头们好一阵的解气,说是就是那两个人侍候不周才让二少爷生了病的,昨日二少爷的院子门关上了,好像说病的还挺重。”

    秦莞心思微动,想到那日所见,越发肯定了自己的念头,“可请了大夫?”

    “没有的。”茯苓摇头,“老爷病了,夫人和老夫人都在操心老爷,二少爷素来不得老夫人喜欢,夫人又并非二少爷亲母,二少爷自己将院子一关,旁人才不会过问。”

    秦莞自然明白这其中的门道,回了汀兰苑之后,也吩咐晚棠将院门关了上。

    四个“晚”在外面见了礼,秦莞只带着茯苓进了屋子,茯苓为秦莞取下斗篷,秦莞刚转身往暖阁去,还没走到两步,脚下便是一顿。

    茯苓挂好了斗篷转身见此忙道,“小姐,怎么了?”

    “有人进来过——”

    茯苓眉头一皱,“什么?!”

    这念头一出,茯苓立刻看向门外,秦莞却一抬手,“别出声。”

    说着缓步的走向暖阁,进了暖阁,秦莞打眼朝里面一扫,而后唇角微弯,随后秦莞转身,又走向内室,一边走,秦莞一边漫不经心的看向四周,茯苓则是脚步极快的走向高柜上的黑檀盒子,那盒子里有秦琛送的蓝宝头面,有江氏送的两套玉首饰,可是眼下秦莞最值钱的东西,盒子一打开,茯苓长长的松了口气,“幸好没丢。”

    秦莞却不看黑檀木盒子,转而走到了一旁的书案边上。

    她没有书房,只在内室一侧设下了一道月洞门,月洞门之后的偏阁放了书案和笔墨纸砚,另放着个不大不小的书架,她又不是秦琛,对于秦府人而言,女儿家的闺阁里有这些东西足够了,她看了看桌案上的笔墨纸砚等物,双眸微眯。

    “小姐,进来的人来这里了?”

    秦莞缓缓点头,“她们是一定不敢偷东西了,偷了东西被我发现,必定会查,到时候一个不高兴,四个人都可以撵出去。”

    “那她们进来干什么?”茯苓歪着脑袋,左右看看,“小姐怎么发现那人来了此处?奴婢瞧着似乎没什么变化?”

    秦莞上前,“我临的帖子被镇纸压着,我的习惯,镇纸必定压在书稿最上,且紧紧贴着边缘,可现在,她也放在最上,可边缘却是露出来了。”

    说着,秦莞又指向书架,“我习惯将书放的整整齐齐,书的外侧一定是成一条线的,不可超出,也不可凹进,可是你看,现在哪里不对?”

    茯苓看过去,第一次没看出什么不同,她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次,这一次,茯苓却是看了出来,“左上,左上角的部分,那里三本书凹进去了!”

    秦莞点头,“寻常人书大致摆放整齐便可,可是我的习惯却十分的严苛,一条线,便一定要是一条线,那个人大概值注意到了我的书摆放整齐,害怕这三本书凸出来显眼,便使劲的往里面放了一分,可她显然忽略了细节,便是只凹进一毫,我也能看得出来。”

    说着,秦莞走向床榻,待走到跟前,秦莞禁不住嗤笑了一声。

    “小姐,怎么了?这里也被动过?”

    茯苓问着看过去,只见床榻上无论是锦被还是枕头,都被放的整整齐齐,根本不像有人翻动过的样子……

    “小姐的习惯,这枕头上是要风荷朝上的,眼下也的确是风荷朝上啊,小姐习惯锦被和枕头之间留三指的间隙,眼下也的确是三指。”

    茯苓眼前并未注意到秦莞的这些小习惯,而秦莞也没有和她说过,是她照顾秦莞的起居时候留了心思,因她几次发现在她收拾好床铺之后秦莞又会再动手一次,一来二去,便也知道秦莞最喜欢的是什么样子了,相比之下,秦莞习惯自己收拾书案和书架,她就不那么熟悉了。

    秦莞没答茯苓的话,只倾身,将枕头一把掀了起来。

    这一掀,茯苓顿时看到了枕头之下的锦褥皱褶——

    茯苓“啊”了一声,“奴婢明明收拾的平平整整的!”

    秦莞抬手,将那上面的皱褶抚了抚,很快,那锦褥便平整可鉴了,秦莞放下枕头,“此人一定极擅长打理床铺,在这方面也一定十分细心,可她是偷偷进来的,是慌的,慌乱之下,难免会有疏漏,这些看不到的地方便会被她遗漏。”

    “小姐,您觉得是谁呢?她进来没偷东西,只去了暖阁,又翻了床铺,又去看了您的书房,她这是要干什么?”

    秦莞转身走出来,这次直接入了暖阁,“或许是好奇吧,暖阁里有我的日常趣味,床榻之上可能藏着什么秘密,书房里,则有我的所学所思,我的笔法字体,寻常所爱的辞赋著文,这些都是我,她想探究一番而已。”

    茯苓呼出口气,“如此就好,幸好她没有恶意,就算暂时没查出来是谁也没有关系,不然奴婢可真是害怕死了……”

    秦莞正端起茶盏的手微微一顿。

    茯苓错了,探究她,便是最大的恶意。

    整个秦府,如今最想探究她的是那个害死九小姐的凶手。

    秦莞并没有将这话说出来,因她的确不确定到底是谁进了她的正房,她只装作无事一般的闭门不出,晚上将从义庄带出来的渣滓晾晒起来,又让茯苓去给四个晚打赏了些许银两,她相信,茯苓走近偏房的时候那个人一定是紧张的,可等到茯苓道明来意,那人必定大大的松了口气,而后,在今后的某个时候,再次溜进她的书房里……

    秦莞淡然无波,而茯苓仿佛也开了窍一般的,隐隐的懂得了秦莞的用意,一夜好眠,第二日一早,秦莞用完早膳,如往日那般出了府门。

    白枫果然在外面等着,秦莞上了马车,直奔安阳侯府。

    今日是燕迟的人送来京城消息的日子,秦莞虽非办案之人,却也有些好奇这件案子到底是何走向,到了安阳侯府,绿袖亲自来迎,秦莞便直入了太长公主的院子。

    秦莞还在想今日何时才能收到消息,却不想刚走到院门口便看到带着齐林大步而出的霍怀信,见到秦莞,霍怀信也停了脚步。

    秦莞福身行礼,“拜见知府大人。”

    霍怀信抬手,“免礼免礼,九姑娘,这件案子要破了!”

    秦莞扬眉,“怎么说?”

    霍怀信胸膛一挺,“迟殿下的人送来了消息,魏家大公子不是骑马摔断的腿,是被国公府的人打断的,和宋柔有染的就是他,并且,魏家表面上说他家大公子在养伤,可迟殿下的人去探过,魏家院里根本没有魏家大公子的影子!连魏家人都在暗地里找大公子!”

    微微一顿,霍怀信神采飞扬的道,“所以现在霍某有理由相信!魏家大公子眼下人多半到了锦州府!杀宋柔的人就是他!”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