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正文 第064章 关键线索,肩现齿痕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死者女性,身长约五尺二寸。”

    “因头部缺失,暂无法判定身份。”

    偏堂内的气氛一下子变了,霍怀信忍不住道,“九姑娘此话何意?虽然还没找到脑袋,可这人穿着嫁衣一路跟着送嫁队伍而来,定然是宋柔无疑的。”

    “知府大人先入为主了。”

    秦莞语声冷静的驳了一句,而后便倾身下去。

    霍怀信本想再说,却忽然被秦莞身上散发出的严肃专注慑住,他活了半辈子的人,在此刻的秦莞面前,竟然无端有些发怵。

    偏堂内顿时安静下来,秦莞的目光仿若实质,一点点的扫过被嫁衣包裹的尸身。

    “不能剖尸,便只能勘验尸表,若觉不适,可退出去。”

    秦莞语声冷静到了极点,让人听着,只觉她的声音也染上了寒月的森寒。

    话音落定,无人动作,霍怀信盯了一眼霍甯,霍甯却梗着脖颈站在门口的方向,半点也不出门去,霍怀信叹了口气,收回目光看秦莞验尸。

    秦莞并未第一时间解衣,而是先细细观察过去,“徐仵作可动过尸体的衣物?”

    徐河忙上前,“动过,只不过……只不过知府大人交代不可损了宋小姐的遗容,所以在下并未完全褪下,只勘验了宋小姐肩背和腿上有无伤痕,后又按照原来整理妥当。”说着微微一顿,“第一天尸体送过来之后就已经查验过了,并无明显伤痕。”

    秦莞并没有听徐河的查验结果,她淡淡颔首,而后凝声道,“死者嫁衣周整,除去领口处有浅淡血迹之外,别处不见血迹。”

    话音落定,燕迟已将她的话记了下来。

    秦莞忽然又看霍怀信,“宋小姐的喜轿都检查过了?”

    霍怀信忙不迭点头,“检查过了,喜轿就是正经的八抬宝轿,并无任何机关,不管是地上的毯子还是四周的布帷窗棂,都不见血迹,很奇怪。”

    秦莞蹙眉,眸色沉了下来,她打量这尸体的断颈处,然后手毫无犹豫的覆盖上去,竟是小心翼翼的将那些蛆虫清理了下来,片刻之后,秦莞开始解衣。

    虽是女尸,可已经过了六日,即便是在放着冰盆,秦莞手下的这具尸体也已经肿胀腐败,待秦莞完全解下尸体上的嫁衣,腐臭更甚,而原本二八年华的女子身体,已变成了一具发胀的浑身紫绿斑块的腐尸,委实不忍直观。

    “尸僵消失,尸斑遍布全身,成暗紫色指压不褪,尸体已初步腐败,下腹处明显鼓胀,小腹私部及腿后臀面上生有腐败绿斑,身体表面无明显创口,唯一致死伤为颈部断口。”

    秦莞说着,拿出寒月将尸体断颈处的血痂拨弄了开。

    “尸体颈部的创口平整,脊骨断口利落,应该是一刀致命。”

    伤口已经开始腐败溃烂,秦莞虽然带着手套,可她一个花容月貌的小姑娘,却是在一脸平静的拨弄那些恶臭的连着蛆虫的腐肉,她极其镇定,清泉般的眸子变得幽深,映着屋内点着的灯火,身上无端笼罩着肃穆而神圣的光晕。

    “死亡时间应是在六日之前,屋内放着冰盆,尸体腐败的速度已经减慢,加之不能剖尸,无法做出更准确的判定。”

    秦莞一个字一个字的,毫无感情的话在这诡异的陋室之中无端有些瘆人,霍甯站在一旁,越是看秦莞验尸,越是觉得她距离自己越来越远,事实在眼前,他知道他怀疑错了轻鄙错了,他心中愤恨苦涩屈辱失望惭愧陈杂,人竟看的痴症了。

    “死者颈部无明显伤痕,然而因为头部缺失,或许有其他的致伤我们还有待考证,不过,初步可以断定,死者是在还活着的情况下被砍掉脑袋的。”

    这话让众人神情一凛,秦莞指着腐烂不堪的断颈处道,“血痂的颜色极深,且死者断颈处的肌理极度收缩,且血深度渗透到了死者的脊椎和颈部的气管之间,若是死后被砍下,血渗透不会这般明显。”

    秦莞说的有条有理,可在霍怀信等人看来,那断颈处已经腐败的一团糟,根本看不出什么来,而秦莞说着说着,忽然“咦”了一声。

    “把灯拿过来——”

    岳清忙去把角落里的灯盏提的近了些,一走近,尸体的观感越发让人反胃,再看秦莞时,岳清眼底便生出了感佩——

    “九姑娘,怎么了?”霍怀信忍不住问出声。

    秦莞没立刻回答,而是道,“死者是在活着的情况下被砍下脑袋,血液一定会溅射而出,可死者的嫁衣领口上血迹极浅亦不多,足以证明,死者死的时候并未穿着嫁衣。”

    霍怀信“啊”了一声,“可……可她是穿着嫁衣被发现的啊,难道说……是死者早就死了,却被人套上嫁衣放在了喜轿中?”

    秦莞点头,“喜轿并非死者被谋杀之地。”

    霍怀信忙紧声问,“那她是在何处被杀的?”

    这一次秦莞没答话,她忽然开始细致的在尸体的伤口处翻查,好似在找什么,片刻之后,她忽然换了位置,竟是来到了长案一侧,她的目光落在了尸体私部上。

    人死之后,最易发生腐败的一是伤口,二便是口鼻隐私之处,死者没有脑袋,秦莞便只能着眼于隐私之地,看过前一次秦莞检查男尸的男根,这一次众人反倒镇定了。

    秦莞弯身,在尸体腐败肿胀的下腹处查验一阵,忽然,她指间捏着一个什么抬起了手,“徐仵作可认得此物?”

    徐河微疑,忙上前去看,这一看,却是见秦莞指间捏着一只小小的蚂蚁。

    徐河神色一震,“这是白齿蚁?”

    秦莞点头,“白齿蚁生于大周以南,靠腐木为生,常盘踞在白桦树群中,适才我发现尸体的伤口处有被啃噬的痕迹,却没想到竟是这白齿蚁。”

    霍怀信还愣着,秦莞却看着他道,“知府大人,如此一来,便清楚了。”

    霍怀信回神,还没想明白,“怎么、怎么清楚了——”

    “此凶手一刀砍下死者头颅,下手凶残利落,推断为男子,且习过武,而他作案定然是掩人耳目的,可事发当日,死者是跟着喜轿被送入的锦州城,凶手不可能在送嫁队伍之中杀人,一路上凶手没有作案的机会,唯一的机会,便是死者前夜和午间歇脚之处。”

    “这白齿蚁群聚,亦只会在白桦树群间出现,而白桦树在南边并不算常见,即便出现,也是小片的林群,所以,知府大人去看看送嫁队伍歇脚之地附近有没有白桦林便能初步找到死者被谋杀之地。”说着又道,“死者的脑袋,极有可能被抛在那里。”

    霍怀信眼神大亮,几乎立刻就道,“九姑娘果然高明!我这就去派人搜查!”

    这案子连日来都无进展,霍怀信初闻此话有了明确的方向信心大振,对着秦莞拱了拱手便出门去吩咐人手,见他如此秦莞挑了挑眉,又招呼徐河,“徐仵作,将白醋拿来。”

    徐河一边递上白醋一边道,“九姑娘还要验什么?”

    秦莞摇了摇头,“既不能剖尸,那便只能将尸表勘验到极致。”

    说完,已将白醋抹在了尸体之上,秦莞一边抹一边道,“尸表已开始腐败,也不一定能有发现,若是觉得留在此处难受,出去透透气吧。”

    室内一片安静,秦莞抹上白醋静静等着,这边厢岳琼最先走到窗口将窗棂打了开,窗户一开,室内果然通透许多,岳清忍不住了,也跟着站了过去。

    秦莞没动,目光仍然落在尸体表面,某一刻,她忽然眉头一皱弯腰去看尸体的肩部。

    燕迟一直在看着秦莞的动静,见状也跟着走了过去。

    只见尸体尸斑扩散严重,肩部甚至因为伤口的腐水而生了腐败的绿斑,而秦莞,就双眸一错不错的盯着尸体紫绿斑块交错的左边肩头。

    几瞬后,秦莞忽然拿起寒月小心的将尸体的腐溃表皮剥了下来。

    这一剥,立刻露出里面猩红的血肉。

    燕迟不懂验尸,然而便是他,也细致的看出那猩红之间有几个小小的黑点。

    燕迟忍不住问,“这是什么?”

    秦莞的表情似有意外,可很快,她的沉着和冷静将那讶色压了下去,她眯眸,语气轻渺深长的只有燕迟一人能听得见。

    “这是齿痕。”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