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正文 第051章 另有玄机,多谢殿下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秦莞从不怀疑燕迟的敏锐,可她没想到燕迟会探究的如此之深。

    七月二十一的晚上发生了什么?

    京城的沈氏被禁卫军围诛,锦州的秦府九小姐被不知名凶手谋杀,而她,大理寺卿沈毅养在深闺的掌上明珠沈莞,借尸还魂成了忠勇候府九姑娘秦莞。

    没有人知道这一模一样的外表下换了个不一样的灵魂。

    而这,也将注定是要埋在秦莞心中一辈子的秘密。

    “七月二十一日晚锦州大雨,秦莞失足跌入府中内湖,如此而已。”

    秦莞眼底一片澄澈,随即蹙眉,“世子殿下为何有这一问?”

    燕迟目光洞察的看着秦莞,末了唇角微弯,“九姑娘身上总有种扑朔迷离的疑窦感,仿佛藏着什么秘密,叫人不自觉生出好奇来。”

    燕迟语气无害而诚恳,秦莞静静看着他,“生而为人,总是要隐藏许多秘密才能巧妙的过一辈子,同样的,世子殿下又藏着什么秘密呢?”

    燕迟眸色微深,秦莞扫了一眼燕迟的肩头,“殿下肩上和背上的伤好些了吗?”

    燕迟清楚的知道,秦莞这话是在提醒他,他肩上的伤是岳清所为,背上的伤却不是,凤眸微眯,燕迟看着眼前身姿纤细的秦莞,唇角微微一弯,“九姑娘胆子不小。”

    秦莞也勾了勾唇,左边颊上,一个浅浅的梨涡若隐若现,“若是胆小,怎敢治太长公主的病?若是胆小,亦更不敢去剖尸了。”

    燕迟似笑非笑的看了秦莞一瞬,忽而一抬手示意她往前。

    秦莞和他皆是要去太长公主院子的,此刻自然可以同路。

    秦莞转身,燕迟上前,二人并肩走在晨曦中的回廊上。

    “昨夜宋氏护从查询无果,九姑娘怎么看?”

    燕迟的话果然证明了秦莞的推测,她眉峰一沉,“重点有二,第一,何人可以拿到宋小姐的嫁衣,第二,为什么那人来了梅园。”

    燕迟下颌微扬,“宋小姐的贴身嬷嬷和亲近的护从都知道她备了套嫁衣,有心人若想盗取也不算难,至于为什么来了梅园,多半是想吓九姑娘。”

    秦莞眯眸,“吓我有什么意义?是想借我的口将此事闹大?”

    燕迟摇头,“只怕不是这么简单的……”

    昨夜的事近在眼前,眼下侯府亦因此事一片忙乱,燕迟和秦莞却找不出缘由所在,一时间,二人都陷入了沉思,这件诡异的案子与他二人都无关,可他们偏偏游走在案件的边缘,眼看着随时都可能被拉扯下来,到底是谁杀了宋柔?

    “作孽啊,都被弄去前院盘问了!”

    猛然响起的说话声让秦莞回了神,秦莞抬眸去看,只见不远处的庭院里,几个负责洒扫的仆妇正聚在一起议论,因背对着秦莞这方,竟是没发现他们来了。

    “也不知怎么回事,听说是昨夜梅园出了事。”

    “梅园?那不是秦九姑娘住的吗?”

    “就是她,她才来了两日这就出事了,你们听说过没有,她早前死了一回,人都凉了,灵堂都摆好了,却又古怪的活了过来,还有啊,她当年克死了自己的父母,京城忠勇候府忌惮她的凶命才将她送来的秦府,传闻她到哪里哪里都要有恶事生出……”

    秦莞的脚步顿了住,本以为只是议论府中的事,可没想到矛头竟然落在了她身上,秦莞挑眉,好整以暇听了起来,燕迟跟着她一停,凤眸骤狭。

    “啊,这一次咱们府上的乱子莫不是因为她?”

    “谁说不是呢!夫人还将她留了两夜!还敢让她给老夫人治病,这真是……”

    “也别这么说,九姑娘医术高绝才被夫人请来的!”

    “高绝什么啊,她才来了两日府里就又生了乱子,昨天晚上,好端端的怎偏偏是梅园出事?听说她昨夜搬去郡主那里歇着的……”

    “你这样一说,我还真有些怕了,不过是夫人请的她,咱们又能如何?”

    “可不是,总不能让夫人将她赶……”

    “出去”二字未落,这说话的妇人一转眸便看到了秦莞和燕迟,她眸子骤然睁大,脸色煞白的僵愣了住,其他几个妇人察觉不对转过身来,亦瞬间面无人色!

    “噗通”一声,几个人同时跪了下去。

    “九姑娘,世、世子殿下,殿下饶命,九姑娘饶命——”

    “殿下饶命,九姑娘饶命——”

    几人先后磕头求饶,秦莞冷漠的看着这几人并未开口。

    燕迟漫不经心的沉了脸,“白枫——”

    话音一落,远远坠在后的白枫立刻上前,“殿下?”

    燕迟语声无波,“去和夫人说一声。”

    一听这话,那几个仆妇立刻吓得瘫软在地,口中仍然喊着求饶,可秦莞收回视线,目不斜视的从回廊上走了过去。

    燕迟走在她身侧,目光悠然的看过来,“我帮了你你竟不道谢?”

    秦莞顿足看一眼燕迟,“殿下不告诉夫人,我也会告诉夫人,结果都是一样的,只是殿下先我一步罢了。”

    燕迟挑眉,看一眼后面畏畏缩缩恨不能离得远些再远些的茯苓,再看一眼泰然无比的秦莞,只觉得二人差别甚大,她这奴婢见他便怕的如见阎王,可她倒好,什么话都敢说。

    有此发现,燕迟心底反而有些愉悦,“你会去告诉夫人?你在侯府为客,若直接告诉夫人难免显得夫人治家不严,若是旁人,多半会忍了。”

    “忍了便会生怨,恐怕她们也正想让我生了,而后气恼之下再也不来秦府。”微微一顿,秦莞又道,“何况,在这个时候听到这些话,总是让我生出些别的念头。”

    她语气微肃,引的燕迟专注的看过来,“什么念头?”

    秦莞抿了抿唇,亦看向燕迟,“我总觉得,昨天晚上的无头女尸,和今天早上的这些话,都是要把我推出侯府……”

    “要把你推出侯府?”

    燕迟蹙眉,忽而眼底微亮一瞬,“你觉得今日这些话不是凭空而生的?”

    秦莞微微颔首,“夫人治家极严,除非有人故意挑唆否则不可能如此胡言乱语,按照寻常人的想法,这些话一出,就算夫人不会当真,我听起来也会心生不快从而离去。”

    顿了顿,秦莞又道,“还有昨夜,那无头女尸诡异而可怖,当时茯苓被吓得魂不附体,按照寻常人的想法,我必定也会受到惊吓心生去意。”

    燕迟双眸晶亮的看着秦莞,“可惜你并非寻常女子。”

    秦莞摇头,接着道,“我并不肯定,因为想来想去,我留在侯府也不会妨碍谁,而那背后之人想让我离开侯府又是为何?”

    燕迟眼瞳微缩,忽而,想到了什么似得神色一振,“会不会是不想让你插手宋小姐的案子?”略一思忖,燕迟越发觉得这推测合理,“前次你帮了岳清的忙,知道这事的人不少,那背后之人是否怕你插手宋小姐的案子从而找出凶手?”

    四目相对,秦莞心头一凛,“虽有这个可能,可我到底并非府衙之人,如何能随意插手宋小姐的案子?这背后之人真如此想的话,未免杞人忧天。”

    燕迟眼神却笃定起来,“到底因为什么,相信再过两日便能见分晓。”微微一顿,燕迟忽而道,“这几日,你万事小心些。”

    燕迟表情严肃,眼底沁着深重的关切。

    秦莞心头热烫一瞬,她很诧异眼下她竟然有被关心的感觉,她定定看着燕迟,好似在分辨他眼底的关切是真是假,半晌,她唇角微弯道,“多谢殿下。”

    燕迟面上的严肃被她这个“谢”字冲散,他不禁莞尔,“还当你不愿谢我。”

    秦莞摇头,“并非谢世子的叮嘱。”

    燕迟眉峰一挑,“哦?那是谢什么?”

    秦莞笑意越发扩大了一分,神色之间的礼貌疏离也隐了下去,她手不着痕迹的摸了摸袖口里的针囊,温声道,“谢世子殿下的诊金。”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