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正文 第32章 证据在尸体上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两道语声响起,燕迟和秦莞同时看向对方。

    她二人眼底皆是一亮,都没想到对方竟和自己说了同样的话。

    江氏眉头一皱,先微讶,而后看向秦莞和燕迟,“他说谎了?怎么说?”

    燕迟双眸微狭,眼底沉着几分幽深,“请九姑娘解释。”

    秦莞唇角动一下,却眸光一转看向岳凝,“相信不止是世子殿下和秦莞,小郡主,以及屋内的侯爷都知道此魏五说了谎。”

    江氏眼底薄光一闪,转而看向岳凝。

    岳凝本来只是蹙眉觉得不对劲,可听到燕迟和秦莞都这样说,方才肯定自己怀疑无误,对上江氏的目光,岳凝这才道,“母亲,你不会武功,亦从未和人动过手,听此人说定然只觉二人动了手,却察觉不出问题在何处”

    江氏点点头,“的确如此。”

    岳凝扫了一眼燕迟和秦莞,“此人说二哥拿住了死者的肩膀,拧着将他踢跪在地,这一动作,必定是二哥将他拧手在后,而后死者背对着二哥被踢跪。”

    岳凝说完,看着秦莞,一副要她开口的样子。

    秦莞便道,“死者性子冲动才会和二公子动手,眼下被制住,见识到了二公子的功夫,绝不会再自讨苦吃,当时他背对着二公子,起身之后的第一反应当是逃跑,可魏五却说,他刚爬起来便被二公子一脚踹在了胸口”

    江氏愣住,眼底光彩明灭几瞬,忽然反应过来,“刚爬起来,是背对着清儿的,清儿便是踹,也踹在他背上,怎会是胸口”

    秦莞几人颔首,江氏面露疑窦,“可可会不会是他情急之下说错了”

    燕迟上前一步,也站在窗边看向屋内,他们这一处游廊灯光昏暗,他们能清楚看清屋子里的人,屋内的人却很难注意到他们,而他们正对着的是坐在上首位的岳琼,魏五等人分坐左右两侧,此刻都侧身看着岳琼,自不会注意窗外。

    燕迟道,“夫人听,魏五将每一个细节都讲的很清楚连贯,没道理在这里有破绽,唯一的可能,是他想撒谎却因为不精通武道撒了个低级的谎。”

    果然,屋子里,魏五还在回忆,“二公子武功高强,看得出,他当时也是留了情的,只是林兄弟被打蒙了,口上不松,二公子又朝他肋下连挥四拳——”

    “四拳?你怎记得如此清楚?”

    岳琼神色如常的问一句,魏五忙道,“因为当时有人认出了二公子的身份,我们觉得不妥一直在劝架,便看的格外清楚。”

    魏五看了其他几人一眼,另外几人便都跟着点头。

    江氏面上还浮着几分犹疑,“这他只是言语之间有了纰漏,并不能断定他说了谎,还有,他为何要说谎?”

    事已至此,凭着秦莞从前经历,她总觉的这件事并非二公子打死了人这般简单,秦莞脑海中又浮现出从前同父亲在外辗转的一幕幕。

    如果是父亲,他会如何做?

    “夫人。”没多时,秦莞又开了口,“想知道他有没有说谎,有一个办法。”

    江氏忙问,“什么法子?”

    秦莞便看向屋内,上下扫了一眼魏五,“人在撒谎时,总会有下意识的动作,观察的多了,便会发现这些下意识的动作是每个人在撒谎的时候都会做的。”

    略一顿,秦莞又道,“夫人只需让侯爷问一问刚才的破绽,倘若魏五是撒谎,他的神态表情必定会有变化。”

    秦莞眯眸,“他会目光下垂,眼皮聋拉,会身体前倾略有紧张,现在他的手垂在身侧,脚朝着侯爷的方向,若他撒谎,他的手或许会落在膝头,这代表他想结束这段问话,他的脚尖亦会偏向门口,代表他想逃离眼下的局面。”

    江氏睁大了眸子,一旁,燕迟和岳凝亦不可置信的看着秦莞。

    人的行为习惯千奇百怪,秦莞怎就能料定魏五的反应?

    秦莞弯唇,“夫人可以一试,或许我说的不准。”

    江氏见识了秦莞的医书,莫名对她信任非常,一边叹然的看着秦莞,一边招了招手,旁边绿云忙上前来,江氏照着秦莞所言交代一番,绿云便借着送茶的名义进了偏厅。

    窗外,众人只见岳琼听到绿云所言时眉头微微一皱,而后不经意的扫了一眼窗边,等绿云出来,岳琼神色方才恢复如常。

    “侯爷?发生了何事?”

    魏五机敏的发现绿云和岳琼说了什么要事,竟然主动一问。

    岳琼叹了口气,“霍知府有些事耽误了,只怕要晚一个时辰才能过来。”

    魏五忙点头,一副大方好说话的样子,唇角甚至露出几分讨好的笑意,“无碍,侯爷既然愿意为林兄弟主持公道,我们兄弟几个等个把时辰又算什么。”

    岳琼颔首,却又忽然道,“魏兄弟说刚才我儿踢了林兄弟胸口一脚,可否说说,是踢在哪里的?”

    魏五唇边的笑意一僵,目光极快的垂了下去,他眼皮聋拉着,连带着身体也佝偻前倾,口中似在回忆般的慢声道,“这个,好像是——”

    一边说着话,他的手半握成拳落在了膝头,身子有些坐立不安的动了动,一只脚的脚尖果然下意识的转向了门口的方向。

    “好像是在这个位置”

    弹指之间,秦莞所说的所有反应都出现在了魏五身上,屋内,岳琼看着魏五将手落在他自己左边心脏处,屋外,江氏几人目光大亮的看着秦莞。

    “莞儿,你真是料事如神!”

    说着江氏一把抓住秦莞的手腕,“莞儿,如此是否能肯定他说谎了?”

    秦莞安抚的看着江氏,却抱歉道,“夫人,还不能。”

    江氏眉头皱起,“为何,你说的全都中了”

    “行为和神态只能让我们推测他是否说谎,只能为我们探究真相找到方向,可要肯定他说谎,光是推测还不行,还需要找更为有力的证据。”

    江氏蹙眉,“他说谎,是否和这人命案子有关?”

    秦莞颔首,“有这个可能。”

    江氏仿佛像看到了希望,眼前这个十六岁的小姑娘不仅有一手叫人叹为观止的医术,竟然还能将人观察的如此细致入微,如果她所言是真,那是不是这件案子还有别的隐情?会不会直接影响到她清儿的罪责论处?!

    江氏激动的语声发抖,“莞儿,那证据如何找?”

    秦莞的手腕被江氏握的发疼,对上江氏微红的眸子,秦莞心底忽然生出两分动容,她抿唇,下定了什么决心似得道,“证据,在尸体上!”

    x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