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正文 第25章 犯错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步月浅妆 书名:神医仵作妃:世子殿下,轻点撩
    “小姐,墨书过来了。”

    刚用完早膳,姚心兰身边的墨书便到了汀兰苑。

    秦莞明白墨书的来意,点了点头,“让她进来。”

    不多时,墨书便到了暖阁,一进门,墨书跪地便是一个大礼,“给九小姐请安,拜谢九小姐对我家小姐的救命之恩。”

    秦莞端坐在窗前长榻上,面前的小几上摆着一盘残棋。

    闻言她看了墨书一眼,“举手之劳,昨夜大哥已来谢过了,起来吧。”

    墨书并未起身,只抬头看向秦莞,这一看不由愣住。

    清晨的曦光顺着窗棂洒入,给秦莞的剪影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微芒。

    她今日着桃心领月白襦裙,青色的丝绦绕过胸口成结,肩上披同色披帛,从墨书的角度看去,她鼻若悬胆,睫似乌羽,美眸澈似秋水,娇颜白若凝脂,天鹅般修长的脖颈弧度温柔,极清极雅的灵气在她眉眼间笼着,通身皆是叫人着迷的淡淡光华。

    墨书从来不知,这位默默无闻的秦府九小姐竟是如此好看。

    许是墨书盯看了太久,秦莞又转过头来,略带疑问的看着她。

    察觉失态,墨书忙低下头来,“九小姐,还请您去临风院为小姐诊脉,小姐已有好转,可大家还是不放心。”

    秦莞微讶,她本以为墨书只是来道谢的。

    秦莞看着墨书,眼神略有几分深幽,“黄神医呢?”

    墨书面生难色,“黄神医昨夜已经来过了,可是看到了九小姐的方子,黄神医说他的医书不再是锦州独一份的了,还说往后再不入秦府诊病了。”

    秦莞扬眉,心底有些哭笑不得。

    她未接触过黄锦源,不知此人脾性,可他医术高绝,有些古怪的规矩也是常情,而黄锦源如此,便是对她的医术万般肯定,无意中帮她壮了声名。

    秦莞蹙眉,他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秦莞本没打算一手包揽姚心兰的病,在她想来,蒋氏也不会让她再沾手姚心兰的病,可没想到墨书来了。

    “请我看病是谁的意思?”

    墨书当即道,“是我家小姐和少爷的意思。”

    秦莞蹙眉,“今日老夫人可去看过你家小姐了?”

    墨书又点头,“看过了”

    蒋氏去过,却还是来请她,蒋氏默许了?

    茯苓在旁听着,便有些迟疑,“小姐——”

    “准备一下,过去看看吧。”

    到底习医多年,秦莞能救路边陌生人,自然也能救姚心兰,出了汀兰苑一路往南,没多时就到了临风院之外,刚走到门口,里面说话声传了出来。

    “都说她克死了父母身带煞气,多不吉利啊!”

    “可听说昨天的确是她救了少夫人,黄神医来了都说她医术与他一般厉害了。”

    “咳咳,九小姐请进——”

    墨书咳嗽几声,引着秦莞入了院门。

    临风院院子里,几个衣着光鲜的妇人站着,适才的声音便是她们几人传出,这几人年纪不一,可各个都模样姣好,只一眼,秦莞便明了了几人身份。

    “诸位姨娘不必等了,今日是见不了诸位了,这不,正请九小姐诊脉呢。”

    墨书的话刚说完,一个着绯色罗裙的妇人站了出来。

    这妇人不过花信之年,衣着明艳,长的也是朱唇皓齿凤眼黛眉。

    可惜她脸上的脂粉施的太厚,反而掩盖了她本来的貌美。

    看着她莲步轻移,秦莞只感觉有无数的粉粒从她脸上抖落下来。

    她一头乌黑的墨发挽做蝉髻,一笑起来明媚惑人,而她款步微动之时细腰慢扭,再加上手中扬着的绯色巾帕,整个人虽风情万种,却实在有几分轻浮。

    “都不知九小姐竟是救死救难的活菩萨呢,从前在府里多日,九小姐足不出户也未露技。”说着上下打量秦莞一瞬,“九小姐小小年纪,从哪学的医术?”

    秦莞本不想看到她那张脂粉厚重的脸,可她偏要凑上来问话,秦莞便又扫了她一眼,这一看,秦莞眉头微不可察的一皱。

    这边厢墨书眉头皱起,“八姨娘,九小姐是少爷和少夫人请来诊脉的,失陪了。”

    秦家三房家主秦安风流成性,府中美妾颇多,秦莞早有耳闻,而大周妾的地位和家仆无异,这些美妾虽受宠,可秦莞未打算理会她们。

    听墨书此言,秦莞又看了那八姨娘一眼,径直往屋里去。

    “九小姐既会医术,可是要开门坐诊?且不知与人问诊贵不贵啊?”

    八姨娘语声带笑,分明带着几分轻视鄙薄之色,医者虽然受人看重,可到底是技人,秦莞乃是秦府嫡女,怎就要抛头露面开门坐诊了?

    墨书听着这话有些为难,秦莞脚下一顿。

    她转身,笑看着八姨娘,“姨娘这么问,可是要看病?”

    八姨娘面上的笑顿时散了,她身份低微,可众所周知,这位九小姐过的比她还不如,她仗着自己受宠嘲弄几句,却不想她竟如此一问?

    八姨娘不笑了,秦莞却笑意加深,她云淡风轻的,却不错眼的看着八姨娘。

    八姨娘的表情就有些诡异起来,她握着巾帕的手狠狠一攥,强扯出一个笑来,“怎、怎么会,九小姐说笑了。”

    秦莞扬唇,不再多言,转身入了内屋。

    外面众人面面相觑一瞬,不明白一向言语尖刻不知轻重的八姨娘怎么就变乖了

    屋内,躺在床榻上的姚心兰看着进来的秦莞歉意道,“柳氏的脾性素来不好,九妹妹可万万莫要和她计较”

    姚心兰的确好转许多,人虽然憔悴,可至少脸上见了血色,气息亦强劲许多。

    秦莞摇了摇头,坐下便向她伸出手。

    姚心兰便道,“琛哥本想等你来,可这些日子京城来的信多,刚才去外书房了,待会儿叫把湘儿和霜儿一起叫来,你留下我们一起用午饭可好?”

    秦莞眸色一深,这些日子京城来的信多?

    秦莞心中波澜起伏,对上姚心兰真挚的眸子摇头,“不必——”

    “了”字还未出口,外面便传来脚步声,随之,秦霜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大嫂做什么要留她用饭?祖母给她换了院子,大哥给了她价值连城的礼物,已经够对得起她了!”

    秦莞转眸,秦湘和秦霜姐妹相携而入。

    经过前两次,秦霜仍是不长记性,昨晚还有些怕秦莞,眼下又故态复萌。

    姚心兰忙道,“霜妹妹快别这么说,九妹妹救了我们母子性命,不论多少礼物都还不完的”

    秦霜嘴上虽厉害,可对上秦莞的目光心头仍是微凛,她下意识看向秦湘,正迎上秦湘鼓励的眸子,秦霜忙挺了胸脯,“大嫂也是太惯着她了,她来我们秦府四年,吃我们的喝我们的,眼下为大嫂看看身子是抬举她,她还真当自己是医仙了?”

    秦莞问脉的手从姚心兰腕上撤回,眉头轻皱了起来。

    秦霜看似跋扈喜欢多嘴,却不过是只纸老虎,倒是秦湘

    “你看什么看?我说的不对吗?”秦霜连着两次在秦莞手中吃了亏,心底委屈憋闷,本不敢再秦莞面前多话,可她得了秦湘指使,便借机放肆起来。

    “你别以为自己得了太长公主的青眼便无法无天了,太长公主又如何,她管不到我们秦府内宅,听说她年纪大又得了重病,眼看着没多少日子——”

    “住嘴!”秦霜正说的得意忘形,一道厉喝忽然在门口骤然响起!

    秦霜被吼的肝胆俱颤,等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再反应过来是谁让她住嘴,小脸顿时惨白下来,她转身,“祖母,我只是——”

    语声一断,秦霜整个人如坠冰窖的僵了住。

    冷汗如雨而下,秦霜知道她这一次犯了大错了。

    因为此刻站在蒋氏身边冷眼看着她的,竟是安阳侯府的岳凝郡主!

    x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