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谋:撩上升职太子-正文 第四三二章深夜黑影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优文 书名:春闺密谋:撩上升职太子
    黎诗看着她们,奇怪道:“怎么都在这里站着?表妹呢?”

    “我在这里。”黎墨听着应了声,看黎诗走进来,乖巧的叫了声:“表姐。”

    “你一个人呆着干嘛呢?”黎诗笑着在炕沿上坐了,逗了逗蓝宝,提议道:“明日你有事情要忙吗?咱们出府逛一逛好不好?我呆的都闷了。”

    黎墨便觉得很抱歉,黎诗都来了这么多日了,她不是病着就是伤心着,再不就是忙着铺子里的事情,还没有真正的陪过她。

    “好。”黎墨干脆的应下:“明日咱们出府去逛一逛。”

    再重要的事情也要搁一搁,陪表姐重要。

    黎诗听黎墨答应,很开心:“那咱们带兄长一起吗?”

    黎墨无所谓:“可以啊,人多更热闹。”

    黎诗想着摇了摇头:“咱们不带兄长,让他们去铺子里帮忙。这样你就轻松了。”

    黎诗失笑,这可真是亲妹妹,坑哥没的说。

    说笑了会儿,黎诗说要美美的出府便要去准备明日穿的衣服,黎墨道:“为了方便,咱们还是男装出行吧。”

    黎诗一听瞪大了眼,匪夷所思道:“这样也可以吗?”

    “当然!”

    黎诗兴奋了:“长这么大,我还没穿过男装!”

    黎墨觉得这个表姐很可爱,虽然年龄上比自己大,但行为上她却总有种在哄妹妹的感觉。

    这与黎翀和黎沣十分疼爱黎诗有关,在呵护,宝贝,宠爱的顺境中长大的人与荆棘堆里长大的人,是不一样的。

    不得不说,黎墨很羡慕黎诗,她也想有一个兄长,哪怕是弟弟或者妹妹都好,总好过一个人孤零零的。

    “可我没有男装。”黎诗兴奋过后便道:“是不是去找兄长借一套?”

    “两位表哥的衣服表姐穿有些大了。”黎墨说着道:“我做了好几套,表姐去选一套合适的吧。”

    “好啊。”黎诗眼睛亮亮的。

    黎墨示意如意。

    如意颔首,带着黎诗去选衣服。

    清荷端着茶搁在黎墨手边,皱眉担忧道:“郡主胃里可还觉得难受?要不要再服一丸消食丸?”

    黎墨淡淡摇头:“我没事。”

    清荷抿了抿唇,站着不说话了。

    片刻,黎墨叫小鱼上前,低声吩咐道:“你这几日打听着公孙杞什么时候出宫回府。”

    小鱼怔了怔,看着黎墨清冷的侧颜,心中忐忑道:“郡主要做什么?”

    “还猫。”

    小鱼看了看黎墨怀里的蓝宝,点头退下了。

    晚膳时,小鱼从外面进来,看黎墨正用晚膳,便站在了门内,没上前。

    等到晚膳后,喝了会儿茶,黎诗去洗漱。小鱼才上前道:“咱们出宫后不久,王听寒就出宫了。”

    黎墨正卸妆,闻言看了眼小鱼,不明白她为什么带回这么一个消息。蹙眉道:“想来是府中有什么事情吧。而且,她回不回府,与咱们没什么关系。”

    小鱼又道:“奴婢要说的不是这个。奴婢要说的是王听寒刚出宫门不久,就惊了马。整个马车都掀翻在地了,听说王听寒伤的不轻,这事儿连太后都惊动了,还派了御医过去。”

    “惊了马?”黎墨震惊了!“可知道是王家的马车还是公孙杞的马车?亦或者是宫里的马车?”

    小鱼看黎墨找到了重点,暗暗的松了口气:“是太后让人送的王听寒出宫,所以是宫里的马车。”

    宫里的马车?这就奇怪了!宫里的马匹是为宫里的贵人甚至是皇上本人所用,每一匹都是经过精心的挑选和训练,出意外的概率非常的小。

    至少她在宫里这么多年,从没听说过宫里谁骑马或者坐马车时惊了马或者坠了马的,由此可见驯马师的能力和谨慎。

    而且就算是惊了马,那马夫呢?宫里的马夫都是经验丰富的,甚至有的还懂些拳脚功夫,他们怎么就眼睁睁的看着马失控,甚至掀翻了马车?

    “现在马连着马车都送去了京兆府。”小鱼说着凑近了黎墨一些,声音压低:“奴婢让阿勇去查了,说那马被人做了手脚。”

    黎墨心中的惊讶变成了疑惑。

    马被人做了手脚?王听寒得罪谁了?不应该啊,王听寒可是太后的客人,宫里的人谁敢在太后头上动土,不要命了不成!

    况且,王听寒那样性格的人,应该也不会与谁结下死仇吧!

    沉吟着忽的想到什么,黎墨蹭的站起了身,失声喃喃道:“不会吧!”

    小鱼试探道:“郡主想到了什么?”

    “我”黎墨想说不会是元国的细作在马车上做了手脚吧?刚说出了一个字,就又闭了嘴,这话不能乱说,会给公孙杞带来大麻烦的,虽然这屋子里的人都是心腹,但黎墨也不敢冒险。

    “我,我心里有点乱。”黎墨又重新坐下,情绪比刚刚平缓一些,低声嘱咐道:“你注意着京兆府那边的情况,我要知道这案子的结果。”

    小鱼也不追问,点头应下了。

    晚间,黎墨毫无睡意,她脑子里乱哄哄的都是王听寒惊马的事情。

    看着身旁的黎诗,唯恐自己这么翻烧饼似的会惊醒她,便悄悄的下了榻。

    守夜的是如意,睡得正熟,黎墨没叫醒她,拿了衣架上的斗篷,开了门出了房间。

    虽然已经是春日了,但晚间还是十分的凉,几乎是一开门就感到了风的刺骨,黎墨打了个颤,紧了紧斗篷。

    四周安静的厉害,院子里的石灯散发着昏黄的光,黎墨走下台阶,看着夜色中院子里的一切,最后抬头看着墨水般漆黑无星的天空,任由思绪放空。

    寂静中忽的听到一声闷咳。

    黎墨烁然一惊,立刻回神,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廊下靠近她内室的一扇窗户下,有一个黑影。

    “是谁!”黎墨站在原地没动,冷声问着。

    黑影没动,也再没声音传出,就好像那黑暗中的黑影只是一个死物一般。

    气氛诡异的静谧。

    黎墨被这种气氛折磨的有些惶恐,咽了咽口水,朝着黑影走了一步,就看那黑影闪了一下,等她再努力的瞪大眼睛看的时候才发现那黑影已经消失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