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不安生:皇夫消停点-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亲兄弟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夏晚修 书名:后宫不安生:皇夫消停点
    下人看出宋管事不高兴了,急忙回答道,“玉姨娘没说,我们也不敢问啊。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

    “没用的东西,得罪了人有我在,还怕她一个姨娘!”宋管事呵斥退了众人,肚子回房去了。

    院里的下人互相打量着,最后问张子然,“你惹管事的生气了?”

    “是啊,玉姨娘怎么会来找你?”

    张子然立刻洗清自己,“我怎么会惹管事的生气!可能我之前在玉竹苑做事,走的时候没说一声,玉姨娘不高兴了。”

    其他人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看张子然的眼神充满了怀疑。

    第二天早上,宋管事依旧带张子然去书房。

    张子然在书桌上看到两封信,只看的出上面盖着印章。但是张子然没见过那种字体,也不知道是谁写的。

    碍于宋管事在,只匆匆看了两眼,便跟着离开。

    书房打扫完之后,宋管事并没有带着他们回去。而是去了后院。

    看着周围经过的路,张子然发现是库房的方向。

    不过去的地方并不是库房,而是相邻的一间屋子。

    一到屋子里,张子然惊讶的大张着嘴巴。这里的东西虽然没有库房多,但却被两个库房都要重要。

    因为这里,放着丹书铁券!

    “这是什么东西?”张子然佯装不知。

    “这个说来就话长了,是当今皇上赐给老爷的丹书铁券。有了这个,太师才能在朝野上立足!”宋管事无比自豪的说道。

    “竟然这么厉害,那咱们太师一定是护国的大功臣了!”张子然顺嘴夸道。心里却将太师贬的一文不值,说不定这丹书铁券都是假的!

    这里许是不常来人,上面落了薄薄的浮灰。

    “老爷一半不许人进来,半个月才打扫一次。一定要擦拭的干净些。”宋管事的提醒道。

    张子然才明了,跟着另一个下人的速度擦拭着。不过却在擦到放着丹书铁券的桌子旁时,耍了小心机,主动去打扫这里。

    “你要小心些,这个东西这么贵重,打碎了谁都担待不起!”身边的下人小声提醒着张子然。

    “没事,丹书铁券不可能这么容易打碎的。”张子然一边擦拭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

    这是他第二次看到了。上面写着满满的字,大概看的出是表扬太师一声功绩的。

    不过在看到“赫赫”这个词的时候,发现后面一个赫字竟然少了一个点。

    这做丹书铁券刻字的人也太大意了,竟然刻错了字!

    “张然,你看什么呢?”宋管事看张子然一直盯着丹书铁券看,不禁疑惑。

    “我也想看看太师都做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是不是冒昧了?”张子然赶紧放好丹书铁券,继续打扫。

    “你都看出了什么?”宋管事随口问道,顺手将段数铁卷放正。

    张子然心里一转,讪笑着回答道,“您知道我以前懒,字也认不得几个,看的迷迷糊糊的。”

    宋管事笑笑,没再说话。

    打扫完这里,也到了午饭时间。

    三人正准备去吃饭,不想在半路上遇到了玉姨娘。

    “宋管事,没想到太师这么器重你,你手下凌然连做事的下人都不够。还要从我玉竹苑里拉人!”玉姨娘率先发难。

    “玉姨娘此言差矣,张然是太师府的下人,并不是玉竹苑的。”宋管事毫不退缩,迎面直视着玉姨娘。

    听了宋管事的话,玉姨娘脸色变得难堪。眯眼看向张子然,冷冷的道,“张然本来就是我玉竹苑打扫的下人,既然宋管事不知,那现在将人交给我,也就算了!”

    “玉姨娘误会老奴的意思了。不管张然之前在那个院子里做事,他都是太师府的下人。我想要谁来做事,就可以要谁。这是太师的意思!”宋管事从容应对,故意将太师加重了语气。

    “你是什么意思,想拿老爷压我!难道我玉竹苑的下人随便被人挖走,我连说句话的资格都没有了!”玉姨娘听到宋管事抬出了太师,瞬间觉得被压制。周围围了不少围观的下人,瞬间让她脸上更加无光。

    “老奴只是实话是说,玉姨娘如果不认同,咱们可以一起去老爷那里分辩!”宋管事步步紧逼。

    玉姨娘面子上过不去,硬是接口道,“去就去!走啊!”

    这下轮到张子然愣了,闹到太师那里,少不得自己要出面。那自己就完了!

    于是赶紧上前劝阻,“老爷事务繁忙,为了我一个小小下人,不值得!到时候老爷生气,我也于心不安!”

    “老爷一向公正严明,到时候将前后原委说个清楚,谁是谁非自有分晓。”宋管事态度强硬。

    “你一声不吭挖走我的人,还有理了!”玉姨娘气的面色绯红,纤白的手指紧紧抓住狐毛衣襟。

    见宋管事这边说服不了,张子然赶紧转向玉姨娘。“其实我在玉竹苑待了两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可见玉竹苑不缺下人。也是我主动找到宋管事的,这边事情多,我觉得做点事才充实。”

    “好腻个不知好歹的狗奴才!”玉姨娘听的张子然这样说,立刻怒了。

    她的心思对方肯定知道,还主动去找别的靠山,摆明了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宋管事没想到张子然会把事情揽到自己身上。想当初他来找自己就是找靠山的,今天为何公然得罪玉姨娘?

    “以后走着瞧!”玉姨娘恶狠狠瞪了张子然一眼,转身带着雁儿愤怒离开。

    玉姨娘一走,宋管事就回头面对张子然。

    “你不是说怕得罪了玉姨娘吗?今天怎么又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了?”

    “我还不是怕玉姨娘不好惹,她怎么说也都是府里的主子。”其实他就是怕闹到太师面前。什么玉姨娘,得罪了立时三刻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

    “你是说我也是府里的下人,得罪不起她一个小小的姨娘!”宋管事脸色明显难看了不少。

    张子然一听连忙辩解,“我不是那个意思···”

    宋管事不听,等着张子然重重说道,“我告诉你,在这里主子只有两个。一个是老爷,一个是老夫人。她玉姨娘连扮个都不算!”说完一甩衣袖走了。

    留下一脸懵逼的张子然,他初来乍到的,怎么就得罪了这么多人!

    “你新来没多久,不知道府里的事。我跟你说,在府里宋管事抵得上半个主子!”一起打扫的下人经过张子然身边,小声提醒,“以后在宋管事面前说话小心些。”

    “为什么啊···”张子然话还没说出来,人都已经走远了。连刚才看热闹围观的人都不见了。

    张子然想了想,盛好了饭没有吃,而是给大李送了过去。

    “张然,只有你还想着给我送饭···”大李一看到还有人想到自己,激动的热泪盈眶。

    “就一碗饭而已,也不是我做的。你快吃吧!”张子然想到大李会感激自己,没想到他会这么激动。有些讪讪的。

    “谢谢你了!”大李接过饭菜就开始狼吞虎咽。一边口齿不清的说道,“我这不能出门,也没做事,已经两顿没吃上饭了。”

    可是张子然也忙了一天了,他也还没顾得上吃呢。看着大李吃的很香的样子,忍不住咽口水。

    等大李再次抬起头的时候,一大碗饭菜已经见底了。

    看到张子然瞠目结舌的看着自己,大李憨憨一笑,“我太饿了~嗝~”还忍不住打了个饱嗝。

    “没事,我晚上再想办法给你弄点吃的来。”张子然接过空碗,有些无语。连边上的饭粒都被舔的干干净净。

    “你是不是有心事啊?”大李看出张子然愁眉苦脸的。舔着嘴角的饭渍,疑惑问道。

    “嗨~别提了。我今天得罪了宋管事了!”张子然长叹口气,晦气的说道。

    “你怎么会得罪了宋管事!”大李大惊,连嘴角没舔干净的饭粒也不管了。

    张子然知道自己才的没错,宋管事在府里绝对没有呢么简单。究竟太师为什么能对他这么放心,书房库房都过他管。

    甚至连放置丹书铁券的房间,他都有钥匙!

    “宋管事究竟是什么身份?你们好像都很怕他的样子!”张子然疑惑问道。

    “哎呀你新来的不知道,宋管事在府里地位仅次于老爷。连老夫人都要给他三分颜面呢!”大李不禁替张子然担心。

    “为什么啊?”

    大李摇头,“我只知道这些,至于为什么就不太清楚了。据传言说是宋管事是太师从小到大的贴身随从,后来年纪大了不能天天跟着,才让留在府里看管府中事宜的。”

    “那也不至于连老夫人都对他心存忌惮啊?”张子然觉得还没那么简单。

    “你去看看外面有没有人,把门关上。”大李神秘兮兮的说道。

    张子然心中一喜,赶紧跑出去伸头看看。然后关上门回来做好,准备听大李爆料。

    “其实我也只是听说,太师的爹以前也是大官。但是大官可以有三妻四妾,太师也是一个小妾所生的。但是太师的娘不检点,跟男人私通,宋管事就是···昂!”大李冲张子然挑挑眉,意思是你都明白了。

    张子然恍然大悟,原来宋管事是太师同母异父的兄弟!难怪他底气这么足!

    随即又觉得不可能,“可是太师跟宋管事,差着十多岁的年纪呢!亲兄弟也没差这么多的吧?”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