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又逃去种田了-正文 【257】早产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弦小思 书名:将军,夫人又逃去种田了
    “啊,血。”段蝶诗忽然指着阿丽古娜跪着的地方,她的裙摆下面有触目惊心的一片红。

    本来都把视线聚焦在千兰和海棠两人身上,听到段蝶诗这一叫,纷纷都看过去,果然看到阿丽古娜身下那滩红色。

    千兰面色一变,海棠最先反应过来,她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扬声对站在阿丽古娜不远处的那唯唯诺诺的婢女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叫大夫啊。”

    那婢女是后附的人,下意识的就抬头看了千兰一眼,看她没发话,自己当然也不敢贸然上前去扶人,海棠气不打一处来,对段蝶诗道:“阿诗,你赶紧去找个大夫。”

    海棠对医学不懂,但前世村里有接生婆子,她还给接生婆子打过下手,可阿丽古娜身下那一滩血水里,也不知道羊水是不是破了,她现在也不敢妄下判断,只好扶着她平躺这下来,脚弯曲着。

    柳如烟看到这情景,心想实在是晦气的很,本不想搭理,可一来若是出了人命,她反而要被诟病,二若是这腹中胎儿出什么事,那小侯爷要是追问起来,还不好交代,太子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万不可因为小事而生了嫌隙。

    这样想着,她就谴了身边的婢女,去把大夫叫来,她看着实在碍眼,索性就离了这里,自己找个清净的地方去。

    曾衍逸也没想到事情会转变成这样,不过也都和她无关,她摇摇头,正转身却装上了一个宽厚的怀抱,却是段晋辰正一脸笑意地站在她面前。

    “小国公就这么喜欢听墙角?”曾衍逸不喜欢和男子离得太近,后退一步,可后面就是假山了,她又退无可退,只好双手抱胸,装作是冷眼看着段晋辰。

    段晋辰今日喝得有些多了,那群人在那阿谀奉承,他只管自己找美酒喝,这太子人虽不怎么样,但这府里的好酒倒是不少,一时就喝的有些多了,哪知这酒的后劲足,他此刻有些迷糊着。

    曾衍逸今日没穿那冷冰冰的铠甲军服,一身杏色长袍倒显得他玉树兰芝,如白天鹅般修长的脖子,肤色白皙,还有萦绕在鼻端,他鬼使神差的忽然伸出了手,一把握着曾衍逸的手腕,那手腕简直比姑娘家的还要细,触碰处细腻的如丝绸般顺滑,还有那明眸皓齿的样子,忽然让段晋辰觉得燥热不一已,一股热流就从小腹上窜了起来,他拉着她的手腕,把她往自己怀里带,有些醉意的人力气总是格外的大,曾衍逸根本就挣脱不了,本想用武力推开这人,又怕惊动假山后面那一群人,只能用眼神狠狠地瞪着段晋辰,压低声音道:“段晋辰,别太过分了。”

    段晋辰已然是有些晕了,看着面前的人嘴巴一张一合的,心里却是冒的另外一个念头,不知道亲起来是什么感觉。说起来他和曾衍逸又不是没亲过,他被柳如烟算计的那次,中了魅药,当时跳下窗就压倒了一个人,还亲上了,两人的梁子也就此结下了。

    段晋辰一手拽着曾衍逸的手腕,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不由分说对着那片樱桃就亲了下去。

    曾衍逸的脑袋一片空白,自己身处何处,身边的人是谁,甚至自己是谁,她都不知道,唯一能感觉到的是,就是那片柔软的温热,烫的她浑身如在火上面烤,这样的滋味是她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段晋辰却觉得这味道美极了,青草香里似乎还带着点甜味,让他一旦尝到了就欲罢不能,想要更多,这样想着,手里的力道也重了,将她再紧紧箍在怀里,唇的力道也重了,辗转厮磨间他也忘了自己身处何处。

    曾衍逸的身子软成了一滩水,双手不自觉的攀附在段晋辰的肩膀上,从开始的抗拒到慢慢的承受,甚至再到现在的些许渴望。

    “你们在干什么?”不远处传来一声带着怒气的清脆女声。

    曾衍逸被这一声吼给拉回了思绪,意识到自己竟不由自主的沉溺其中,她暗自唾骂自己,可抱着她的那双手丝毫要松开的意思都没有,更要命的是唇上的力道也丝毫没减,还在厮磨着。

    曾衍逸的余光已经看到有几个人注意到这了,而那一脸震惊和愤怒的人,不正是太子妃柳如烟吗?她推了推段晋辰,看他一点反应也没有,好像还很享受的样子,曾衍逸不得不用了内力推开他,再甩了他一个耳光,又一跃而起,跳到了身后那个大怪石上,寻了个平稳些的位置坐下。

    被这耳光一打,段晋辰倒是清醒了些,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瓣,再抬头望着曾衍逸那又红又肿的唇瓣,刚发生了什么他或许还在懵懵懂懂中,可唇上那真实的触感,那让让沉浸其中的美好,他不会忘。

    原来,亲吻一个人的感觉是这么美好。

    看到他们都不说话,柳如烟越发的愤怒,她走到两人面前,此刻眼神里的情绪丝毫不加掩饰,如刀子一般,语气里既有不甘,又有愤怒,还有失落:“小国公,曾将军,两位都算得上是响当当的人物,如今却在这做苟且之事,传出去,就不怕辱没了门楣吗?”

    她说的苟且二字,深深地刺到了曾衍逸的羞耻之心,她也没想到自己竟会一时没了主意,和段晋辰会做出这等事情来,她涨红着脸正要开口,就听得段晋辰这货抢先一步先开口了,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好像嘴巴里含了什么东西一样,听起来不是那么清晰:“太子妃管的还真多。”

    柳如烟被段晋辰那无视,满不在乎的神情给刺得一梗,他宁可和一个男人在这乱来,丢尽了国公府的颜面,当初也不肯接受自己的情意,这让心高气傲的她如何能忍受?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