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我主宰-正文 第1283章

类别: 作者:红雕书坊 书名:唯我主宰
    按照燕赤风以往的经验,鬼医对他提出的要求有着很大的自信,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冷嘲热讽,也不会如此潇洒的同意他将钟葵抬进来,如此以来,燕赤风终于松了口气,虽然接下来还要跟轮回府属于钟葵的势力解释什么,但是至少比钟葵有着之前的记忆,他们没得解释要好的太多,这绝对是质的提升。

    南柯睿此刻也很好奇,他从燕赤风的表情中可以看得出来,这事情鬼医应该是十拿九稳,否则燕赤风也绝对不会这么兴奋,也正是如此,他才会极度好奇的想去瞧瞧他究竟如何来做到的,其实若非南柯睿得到命门的传承,若非他得到生命之心,对于这件事他绝对不会相信有人能够做到,这简直是太恐怖了,可是眼前这所谓的鬼医竟然可以做到,这以充分的调动起南柯睿的好奇心,不管结果如何,南柯睿都想去近距离的瞧瞧鬼医靠的究竟是什么诡异的手法,或许他还能从中找到鬼医的漏d或者破绽,至少可以得到他一点经验也是可以的。

    燕赤风忙招呼待命的四个属下将钟葵抬了进来,然后忙打发他们离开,他可不敢让他们在这里久留,否则一旦惹火了鬼医,那问题就大发了,意味着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白费,都将付之东流。

    南柯睿紧跟着燕赤风身后走进鬼医那地下室,当南柯睿踏进鬼医的地下室时,顿时被震撼住了,彻底的呆掉,这哪还是什么地下室,哪还是外面看到的摇摇欲坠的茅草屋,这里面堪比大乾帝国的皇宫一样,富丽堂皇,虽然规模小,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里面有的就连大乾帝国的皇宫都不见的有,这里面的收藏每一样应该都值不少钱,甚至每一件都是有些年头。

    “真是富有啊!”南柯睿不禁深吸一口气,有些无语的赞叹道。“早就料到鬼医这间破屋是在掩人耳目的,果不其然,而且这地下室的豪华简直是太过于震撼。”

    南柯睿此刻还深深的被鬼医这间地下室的摆设和布局所震慑,不过相比南柯睿那不堪一击的窘态,人家燕赤风却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随意的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静静的没有出声,很显然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而且看他对这里的熟悉样子,至少来过数次,不然的话他不可能做到如此的镇定洒脱的。

    燕赤风很明白鬼医的做事方式,所以他并没有去刻意讨好或者解释什么,在他看来鬼医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在干涉到他的行动,那样的话绝对让他暴跳如雷,在鬼医的理念中,他就是这一个领域最强的,谁都不如他,任何人不管是任何事都不可能比他强,这是绝对的,乃至是一个真理,所以他最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干涉到他的观点,燕赤风跟他打过几次交道,所以很熟悉他的脾性,因此在这方面他非常的注意,也非常的谨慎,生怕一不小心把鬼医惹恼,这也是燕赤风最聪明的地方,反正他只需要结果,至于过程如何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也正是看得明白,燕赤风才不会去做哪些枯燥无聊的举动,他只需要静静的等待结果便可,反正是鬼医在之前的一些举动已经给了燕赤风一个无声承诺,那就是他可以做到让钟葵丧失三天的记忆,这就已经足够了,他一波三折要的无非就是让钟葵丧失记忆力。

    南柯睿双手抱胸凑上前去,死死盯着鬼医的举动,他要的就是看看鬼医究竟是如何做到的,毕竟对他来说这是一件值得研究和深思的事情,毕竟鬼医一个毫无修炼底子的人竟然身怀如此鬼神莫测的绝技,这简直就是恐怖,所以南柯睿还想瞧一下,哪怕是学一点皮毛,理解一些也是好的,至少在南柯睿看来鬼医也绝对不是善类,否则怎么会在得罪了圣地后还能够活到现在,这若是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是必死无疑,因为现在的圣地已经不是千年前的圣地,里面的人奉承以守护大陆为宗旨,可是现在呢?他们出来历练除了显摆自己的身世,自己的地位以及自身的实力外,还有什么好做的,他们什么时候考虑过大陆世俗界的事情,什么时候替世俗界考虑过一些困苦?圣地已经彻底的失去了之前该有的意义,只俱其形已失去其神韵,这也是南柯睿为什么根本就没有依靠圣地的打算,想法在南柯睿心里,无论是圣地还是轮回府他都将他们当做了一个前方的拦路石,等待着他去将它们搬开,甚至是将他们敲碎。

    在南柯睿的潜意识海中,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轮回府的颠覆,第二个想法就是让圣地彻底的消失,让他们都从高高在上习惯俯视众生的角度彻底的颠覆,彻底的跌下深渊,让他们也都从最底层做起,让他们也都尝尝最底层的困苦和挣扎无奈,只有真心的感受过了才会收获更多,若是有些人无法适应,那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淘汰,甚至是直接将他从这个世界上抹掉,他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这是南柯睿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鬼医此刻换上了一件白大褂,手上戴着一副纯白色的手套,钟葵被抬到了一张床上平躺着,此刻呼吸均匀,依旧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在床边放着一张长长的桌子,桌子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些剪刀、镊子等,还有一些锋利细细的针类的不知名的玩意,在另一边还有一些瓶瓶罐罐之类的,南柯睿仔细的从头看到尾,最后越看越糊涂,他实在是不清楚鬼医究竟是在搞什么,他可不相信鬼医单凭这些就能够做到让钟葵凭空失去三天记忆的手段。

    鬼医灵活的抄起一把剪刀,很熟练的将钟葵的太阳x附近的皮层挑破,继而顺着皮层划破一道大大的口子,紧接着那道口子开始渗出一些鲜血,这一恐怖的举动惹得南柯睿脸皮子直跳,嘴角一阵的抽搐,虽然他杀人不眨眼,可是见到这一幕也不由的心脏一阵乱跳,简直太恐怖了。

    这简直是活生生的屠宰场,他还是第一次见人有这样救人的,简直是奇葩都不为过。

    不过相比南柯睿的表情,再瞧瞧那一脸坦然镇定的燕赤风,南柯睿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于迂腐或者落伍,燕赤风绝对不是第一次见到鬼医这么救人的,因此他属于那种见怪不怪的一类,南柯睿当场极度的无语。

    他不知道鬼医究竟在干什么,但是他已经猜到这或许就是鬼医特殊的秘术,可是这种所谓的秘术让南柯睿一阵的抽搐,他着实有些接受不了,简直是血腥到恐怖。

    南柯睿短暂的思量,再回头时,却发现钟葵半张脸的头皮整个被鬼医给拔了下来,而且他此刻正拿着一根针往他的脑海中直c,南柯睿当场差点呕吐起来,这场面简直是毫无节c,血腥的直要人命,就算是南柯睿这种属于血腥的刽子手的家伙都有些承受不住,他不知道自己的心脏承受能力究竟可以达到几负荷!

    南柯睿此刻真的有种要崩溃的感觉,若非知道眼前这家伙就是传说中大名鼎鼎,曾经威震天下的鬼医的话,南柯睿真想转头就离开这里,这简直就是在瞎折腾,没事闹着玩,而且还是这么的血腥。

    在这片大陆上,几乎每个江湖人手上都有几条人命,可是却没有几人会像鬼医这般玩的如此血腥的。南柯睿自问自己是绝对做不到的。

    南柯睿虽然已经快要崩溃,但还是强忍着没有离开,因为他很想瞧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鬼医如何做到让钟葵丧失记忆力,这是他最关心的,毕竟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这些,可是鬼医的手法让南柯睿实在是有些不敢恭维,他活了快二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血型中加着残忍的治疗手段,南柯睿无法理解,其实不止是他,就算是很多之前被鬼医治好的也到现在还在怀疑究竟是不是真的,他们就算是亲身经历过都觉得不可思议,更何况是他们这些旁观者,最早的时候燕赤风其实和南柯睿一般,都想看看鬼医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可是看到最后已被那血型的场面给影响的直接离开,后又经过几次,燕赤风已经彻底的麻烦,见怪不怪,到最后直接不再去上前凑乎,眼不见为净,反正他几乎崇拜的相信鬼医绝对有他的办法,不管他的手段有多么的令他无法接受,可是那些都不是他需要的,他需要的是最后的结果,只要结果达到了,其余的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燕赤风正是存在这种心态。

    鬼医还在继续,聚精会神一丝不苟,此刻他哪还有之前那般冷淡,看在南柯睿眼里,鬼医此刻就看像是在看一件艺术品,他曾经在李才雕琢一件高仿品时在他身上看到过,南柯睿彻底的败给了鬼医,他相信这一刻的鬼医才是他最真实的本色,或许之前的那些举动都是一些保护色而已,当然具体情况南柯睿并不知情,他只是猜测而已,不过事实情况跟南柯睿猜的确实有些不离十,鬼医此刻就是在雕饰一件艺术品,虽然外人看起来血腥,但是在鬼医眼中觉得却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随意,有的只是那种执着。

    南柯睿一愣神的功夫,鬼医已经是数针齐下,快速灵敏的在钟葵身上来回c动,看似不规律,其实对鬼医来说绝对是非常的有规律的。那种规律或许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他自己最有感觉的,外人看到的只是一点点皮毛或者是那表面上的血腥而已,至于血腥内部到底存在着怎样的原理,怎样夺天地之造化的技术手段,根本无人得知。

    南柯睿其实经过之前那短暂的难以接受后,此刻的心情已经完全的平复下来,他要做的就是要想搞清楚对方究竟在搞些什么,他这样做的前提条件是什么,或许就像是别人无法了解他的手段似的,这只能证明他对这一方向不清楚,很模糊,并不意味着对方的手段是不对的,只能说明自己是孤陋寡闻,是欠缺的,是不足的,是需要提高的。

    “呼……”

    鬼医轻呼一口气,随手将受伤的针扔进旁边的水盆中,继而将先前隔开的脸皮重新给他贴好并理顺,然后轻轻的也不知道他用的什么东西在脸皮内层涂抹了一些,继而又在那缝隙的地方折腾一番,最后摘掉手套,仍在床边的垃圾桶中。

    “鬼医大人搞定了?”燕赤风瞧见鬼医停下手,忙起身快步走上前紧张的问道。

    “幸不辱命,不过他还得需要三天的时间方能清醒过来,而且他的伤口要想完全恢复还需要一个礼拜的时间,如果你有什么担心的话,我可以帮你让他再多睡一会儿,省的到时候你解释起来还麻烦,万一出现纰漏对你来说也不是件好事你说呢?”鬼医边洗手边淡淡的说道。

    “啊……那就有有劳鬼医大人了。”燕赤风闻言顿时惊喜,虽然他之前已经预料到结果,可是真的成功又是另一码事,况且一个礼拜的时间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况且这一个礼拜待在鬼医这里他还是相对安全的,所以他很爽快的就做了决定。

    而且若是第三天他醒过来,瞧见自己头皮上的伤口,肯定会问这问那,到时候自己还得需要费很大的口舌去解释,那样的话对他来说将会多了一些麻烦。

    南柯睿此刻已经彻底的无语,他从头到尾一直跟着,可是却依旧没有搞清楚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这手段简直是有些太过于诡异,在南柯睿看来没有半点依据,但是这恰是鬼医的依据,南柯睿拍拍脑袋,尽量让自己保持一些清醒。

    “他真的做到了?”南柯睿喃喃自语,若是靠这点东西就可以做到一些极其高端的问题,鬼医那绝对是恐怖的,不过南柯睿还是有些怀疑,可是这些怀疑只有等七天后他才会知道答案,不过南柯睿并不着急,他们在这里待得越久,对他是越有利的,反正很快他的本尊就会赶了过来,到时候他就可以更好的更直观的去近距离的观察鬼医的医术。

    说实话在这方面,南柯睿和鬼医还差的太多,鬼医那完全是一种诡异到极点的技巧,而南柯睿则纯粹是靠着外界的能量来达到想要的效果,两者本质的差别。

    “你这段时间要是不放心就先待在我这里吧,不过借住费你得交的。”鬼医将手擦干,表情依旧不冷不热的说道。

    不过即便是如此,燕赤风还很是兴奋,因为鬼医好似从来都不会替别人考虑,有的只是纯粹的吩咐命令,可是现在他竟然能够做到如此提醒,燕赤风如何不觉得意外,不觉得兴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