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我主宰-正文 第036章:‘拖’字诀

类别: 作者:红雕书坊 书名:唯我主宰
    “不……不是……”

    樊少廉也意识到不对,惊恐的看着一脸怒意的秦正,又瞧见在场众人一副惋惜的眼神,急切的想为自己辩护。无弹窗小说网

    不过他此时的辩解听在众人耳中,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完了。”

    樊襄心底一阵抽搐,暗叹一声,艰难的闭上了双眼,从秦正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得出来,樊少廉这次真的是在劫难逃。

    本以为这次可以凭借出其不意将南柯家族掰倒,至少让南柯家族的威信一落千丈,可不想事情到最后竟会是这幅结局。

    樊少廉是他最痛爱的孙子,也是樊家这一代的希望,他现在后悔极了,可是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

    就在众人都一愣神的时候,南柯睿却鬼魅的出现在樊少廉身前,出其不意的将樊少廉的手臂扣住,一把扯撕掉他那整条袖子,露出了他健壮的手臂。

    不过此时他的手臂上多出一个红点,正闪耀着红光,跟李才手臂上那滴红点交相呼应。

    “啊……”

    南柯睿的突然出手,众人都没有预料到,而且出手之快,让樊襄都来不及阻拦,只得眼睁睁看着南柯睿出手而无计可施。

    至于距离樊少廉最近的秦川却愣愣的杵在那里,一副呆掉的模样,就更指望不上,他恐怕到现在都没有发现南柯睿近身。

    樊少廉彻底的呆掉,愣愣的看着手臂上的红点出神。

    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在跟李才交涉时一直都小心翼翼的,可最后却还是遭到了李才的算计,真真是小看了李才。

    “好!很好!”

    这一刻,秦正怒不可歇,猛的冲上前,狠狠的一脚将樊少廉踹翻在地。

    “陛下……”樊襄砰然跪倒在地。

    “陛下不要……”乔贵妃再也顾不得优雅的礼仪,拽着长裙起身快步冲上前拦住欲要拔剑、怒不可歇的秦正。

    沈老太君面带微笑,依旧品着香茗,仿佛眼前的一切都跟她没有关系,不过不经意间投给南柯睿一个肯定的眼神。

    南柯睿心生欢喜。

    樊少廉一骨碌爬起来,跪倒在秦正跟前。

    “陛下请息怒,少廉冤枉啊!这恐怕是李才小儿的诡计,一定是刚刚他们趁着少廉不注意,偷偷对他动的手,陛下……”

    乔贵妃不愧是才女,关键时候却临危不乱,不但想出了对策,而且还将南柯睿和李才脱下了水,将责任悉数推给了他们。

    南柯睿此时都不得的佩服她,难怪陛下对她喜欢的紧。

    “对对对……陛下,一定是这样子的。”樊襄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忙接过乔贵妃的话头,不停的磕头,试图挽救樊少廉。

    “父皇,儿臣也愿担保。”秦川终于恢复理智,扑通跪倒在地,也替樊少廉求其情。

    樊少廉是他的死党,也是他最信任的跟班,若是这次樊少廉因此而遭到牵连,无疑是对他最大的打击,而且樊少廉一旦遇害,很有可能也将他拖下水,到时候别说高高在上的皇位,恐怕自身都难保,甚至都有杀头的可能。

    “闭嘴。”秦正一脚将秦川踹翻。

    秦正怒归怒,却一直都保持着清醒,从秦川将那个瓷器送与他开始,秦正就觉得秦川另有目的,现在看来还真应验了,他相信这件事就算不是秦川主谋,恐怕也跟他脱不掉干系。

    这一刻,其余几位皇子同时笑了,这次事情的若是坐实了,秦川跟皇位将彻底绝缘,他们也少了一个最强大的竞争对手。

    如此喜事,若非秦正在场,当浮一大白。

    从今夜秦正的态度来看,他们心底也都坚定了一点,不管如何都不要去得罪南柯家族,否则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看来日后有时间要跟南柯睿好好亲热亲热。

    “朕问你,那批‘吕标瓷器’你弄哪去了,还有谁是你的同谋?”秦正朝跪在地上乔贵妃和樊襄冷哼一声,没再理会他们,恶狠狠的盯着樊少廉质问道。

    “陛下,冤枉啊……这件事真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樊少廉嘴角噙着一丝血丝,不过却没有擦掉,一副受了莫大冤屈的样子,依旧没有松口。

    在他看来反正没有实据,单凭那劳什子子母血,可无法治他的罪,就算是陛下也不行,想反他若是认罪的话,不但他要玩完,樊家也要跟着受到牵连,就连二皇子恐怕也要因此失去竞争皇位的资格,所以他打定主意,坚决不松口。

    “陛下,我们谁都没有见过子母血,只是古籍中曾提及,究竟眼前的是真是假也无法辨识,它虽然可以作为证据,但单凭它根本不能说明问题,老臣叩请陛下息怒。”樊襄‘砰砰’朝秦正磕了三个头,竭尽全力的想替樊少廉争取活命的机会。

    樊襄的孙子倒是不少,可他最中意的还是樊少廉,他早已将樊少廉内定为他的接班人,他相信只要稍加培养,日后樊少廉的成就绝对不会比他低。

    秦正猛的缓过神,强压下心中的怒火,转首朝沈老太君看了一眼,发现沈老太君正陶醉在香茗的意境中,根本没有掺和此事,仿佛所发生的一切都跟她没关,眼神在众臣身上一一扫过,所有人都噤若寒蝉,低着头没人愿意在这时候做出头鸟。

    樊襄掌握帝国财务大权,若非万不得已,他们谁都不愿意得罪于他,至于南柯家族,沈老太君这尊大神一日尚在,大秦帝国包括秦正在内,谁敢对南柯家族指手画脚,而且大家都心知肚明,南柯睿现在是南柯家族的独苗,动他跟太岁头上动土又有什么不同。

    尤其现在大燕帝国在西疆边境蠢蠢欲动,一旦动武,势必有沈老太君统兵驱逐,而谁都懂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因此又需要有财务大臣樊襄在后面鼎力支持,否则就算是沈老太君用兵如神,一样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一群老狐狸!”秦正看着众臣的反应,不禁暗骂。

    秦正眼神最后定在文臣之首,有着‘帝国智囊’之称的左相徐戍身上,将这难题抛给了他。“左相,你的意见呢?”

    关键时候还得徐戍给他拿主意。

    徐戍面露苦涩,他当然也清楚其中的内幕,这次暗地里是谁动的手不要紧,要紧的是如何将一方惩治,却不影响尚在商讨中的西征。

    “陛下,老臣以为,在这件事真相未查明之前,可先将当事人暂时收押,待刑部调查后再做惩治。同时可派人追回失窃的吕标瓷器方为重中之重。”徐戍为难的看看沈老太君,又瞅瞅跪在地上一脸恳求眼神的樊襄,只得选择两不相帮。

    不过徐戍这话看似两不想帮,其实却给了樊少廉喘息的机会,而让已经占了上风的南柯睿也要因此受到牵连,这无疑是变相的将沈老太君给得罪了。

    秦正略含深意的看了徐戍一眼,深吸口气,他知道徐戍这建议并非信口开河,也曾经过深思熟虑,在眼前这节骨眼上,‘拖’字诀方为上计,这也是唯一能暂时缓和两家矛盾,又能不影响正在筹谋的西征的最好办法。

    樊襄略带感激的朝徐戍点点头,而沈老太君依旧面色平静,从她脸上根本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越是如此徐戍和秦正越觉得不安。

    秦正看了一眼躲在樊襄和乔贵妃身后的樊少廉,再看看有恃无恐的南柯睿,刚欲开口说话,拍卖大厅的门被推开,一名护卫匆匆跑了进来,在秦正面前单膝跪地。

    “陛下,外面有人自称南柯少爷的贴身护卫,说有要事禀报南柯少爷。”

    秦正一愣,不禁看向南柯睿,只见南柯睿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他知道裘罗来了,既然裘罗这么急着要见他,定是有一些收获。

    “陛下,当初小子曾派他去调查此事,想来他是有一些收获。”

    秦正脸色一正,不过还是点点头。“让他进来。”

    这件事既然牵扯到樊少廉,那定跟秦川脱不掉干系,他现在虽然很想将这件事大事化小,此时乔贵妃那幽怨的眼神,让他实在难以招架,可沈老太君这尊大神就坐在那里,可非他敢得罪的,若是惹她不高兴,恐怕不但樊少廉要死,就连秦川恐怕也要搭上。

    原本已经松口气的樊少廉和秦川,再次紧张起来,不知道南柯睿究竟又要搞什么,他们实在是被南柯睿那不按规矩出牌的手法给镇住了。

    在场众人也都一脸的好奇,很想看看南柯睿究竟还能搞出什么花样,毕竟今夜南柯睿给他们的震撼太够劲了,同时也让他们都意识到同一个问题,南柯家族后继有人了。

    片刻间,裘罗在刚才那侍卫的引领下走了进来。

    裘罗的出现,顿时吸引了在场众人的注意力,同时引起一阵小小的骚动,因为他们都发现看不透他的实力,那么也就是说裘罗的实力还在他们之上。

    秦正眯着双眼,他实在想不透,南柯家族什么时候又多了这么一个高手。他本身就是肉身九级高手,可却同样看不透裘罗的实力,这只能说明对方比他只强不弱,可听南柯睿的意思,他仅仅是南柯睿的贴身护卫,这就不得不再次重视起南柯睿来。

    裘罗不认识秦正,同样不认识在座的所有的文武大臣,一方诸豪,闷头快步走到南柯睿身前,恭敬的欠身道。

    “属下办事不利请少爷责罚……”

    裘罗话一出口,原本提心吊胆的樊少廉等人顿时松口气,而原本打算看好戏的众人也都露出一丝失望的表情,不过很快就掩饰过去。

    南柯睿没有接口,因为他猜到裘罗还有后话,若仅是如此的话,南柯睿相信裘罗今日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

    “少爷让属下调查的人,属下翻了个遍也没有发现。”裘罗一个大喘息,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南柯睿他们已经将对方给揪了出来。

    “不过属下却意外的发现了一批瓷器……”就在众人对裘罗的话失去兴趣时,他却突然话锋一转,吊足了众人的胃口。

    哧……

    南柯睿终于咧嘴笑了。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