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房车回大唐-开着房车回大唐 638章:有人泼脏水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醉卧花间.CS 书名:开着房车回大唐
    狄仁杰此刻的脸已经红得不行,他感觉自己整张脸都是发烫的。

    盛国兰等了好半天,就看到狄仁杰浑身不自在地坐在那里,一会儿挪一下屁股,一会儿挠挠头发,眼睛四处乱看,反正就不看她,这是典型的尴尬综合征犯了。

    于是盛国兰又问:“你说呀,我觉得我做你妻子怎么样?”

    狄仁杰知道躲不过去了,干咳一声,结结巴巴道:“这个……你们南诏的女孩……怎么会这样……这样……”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反正找不到一个恰当的词,能找到的都是贬义词,不方便说。

    “这样什么?不知羞吗?”盛国兰眨着大眼问。

    狄仁杰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和嘴,没有说话,但他这副模样已经是默认了。

    盛国兰嘻嘻一笑,道:“我们南诏的女孩儿可不像你们唐人的女孩,我们那儿无论男女都很大方,喜欢的话,就将自己的爱慕之意说出来,或者唱情曲向自己心仪的人听,表达自己的爱意,我倾慕你,所以我就将自己的心意告诉你,不如……我唱情曲给你听吧。”

    狄仁杰赶忙摆手:“别,千万别,这里这么多人呢……”

    盛国兰仿佛没听到他的话,忽然起身在桌旁旋了一圈,藏青色裙子旋转而起,然后她脱去鞋袜,露出自己的小脚丫,足踝上的银器和铃铛顿时发出清脆的声响。

    女子竟然当众露脚,狄仁杰看得瞠目结舌,惊呆了,他还没反应过来,盛国兰已经轻缓起舞,并唱了起来,她的歌喉很好听,清脆婉转,宛若百灵鸟,曲子风格跟大唐音乐风格差别很大。

    她唱的很直白,歌词是:“太阳升起在大山东边哟,河水流淌静悄悄,妹坐河边浣洗脚哟,哥在对岸猎飞鸟,妹见哥心头喜耶,开喉唱,唱得心中情意,给哥听,只盼哥能多瞧妹一眼……”

    狄仁杰听得好害羞,他已经被南诏的这个姑娘给刷新了世界观,而全酒楼的客人此刻都纷纷前来围观看热闹,好不容易,盛国兰一曲唱完,所有客人尽都鼓掌喝彩,还有人起哄道:“年轻人,这个姑娘如此爱慕你,你就从了吧,哈哈哈……”

    “是呀,虽然人家黑是黑了点,但长得也算周正,不委屈你呢……”

    ……

    被这些人一顿调笑,狄仁杰更加羞赧难当,这时饭菜上来,他压根没心思吃了,赶忙掏出两枚碎银子摆在桌上,道:“店家,结账,不用找了。”说罢就准备起身离开。

    盛国兰着急地上前拽住他袖子,急声道:“你别走啊,别走啊,你若觉得不好听,我重唱其他的……”

    狄仁杰刚准备回头说什么,一回头却发现那桌南诏客人尽都脸泛红紫色,有人已经捂着服部趴在桌上,似乎看起来极为痛苦。

    由于全此刻酒楼的人在大声起哄喧闹,竟然没人发现这一桌南诏使者的异状,而他们此刻似乎连大声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狄仁杰赶忙跑过去,惊问:“你们怎么了?”

    李浩也注意到了,赶忙从二楼跳下来,上前问:“怎么回事!”说罢便开始给他们搭脉。

    狄仁杰仔细查看所有人的症状,发现他们有人口吐白沫,神智已经开始出现模糊,而且脸上泛红紫色,这是典型的中毒症状。

    李浩诊脉之后也大致看了看各人的症状和瞳孔,赶忙高叫:“李狐狸,快去请大夫,速度要快,就说有六个人中毒了!”

    狄仁杰补充道:“再派个人去大理寺报案!”

    “是!”李狐狸应了一声,立刻带上一个特种兵出门,一个去请大夫,另一个去报案。

    盛国兰惶急望着李浩和狄仁杰,大声叫问,“怎么会中毒,怎么会中毒的!”

    狄仁杰没空答话,已经取出随身带的银针在饭菜之中开始扎起来,扎到八宝鸭的时候,银针抽出来后竟全部变黑了。

    “果然有毒!”李浩和狄仁杰几乎异口同声。

    接下来,狄仁杰道:“我去后厨看看!你们……快帮他们催吐!”

    李浩点了点头,大声道:“姚大福,快带所有伙计过来,扣这六个人的舌头根,帮他们催吐!”

    “是!”姚大福赶忙呼喝着让店伙计们都过来帮忙,按照李浩的指示,给这些人催吐。

    然而有的人嘴掰不开,掰得开的,扣了半天喉咙,愣是不呕吐,李浩看得都着急,他真怀疑是不是南诏人的喉咙比较深。

    就在他们努力救人的时候,狄仁杰来到了后厨,扫了一眼,后厨之中一共七个厨师,全都穿着白色的厨师制服,戴着厨师帽子,狄仁杰高声喝问:“刚才十八号桌的八宝鸭是谁做的!”

    此言一出,有四个厨师纷纷摇头:“不是我。”

    另外两个则转头望着一个皮肤黝黑的厨师,意思很明显,是这个黑皮肤的厨师做的。

    狄仁杰大步上前,边走边取出自己的大理寺令牌示与他们,满面冷峻道:“本官乃大理寺少卿狄仁杰,你刚才做的八宝鸭中有剧毒,六个客人吃完之后全部中毒了,现在为了查明案情,你接受调查,请配合……”

    狄仁杰正说着呢,只见那个皮肤黝黑的厨师忽然随手操起一把锋利的厨刀,吓得狄仁杰赶忙后撤半步,生怕他暴起伤人。

    谁知这个厨师没有伤人,而是一举刀,对着自己的脖子狠狠地切了下去,顿时鲜血横流,这个厨师也两眼一翻,倒地抽搐起来。

    狄仁杰赶忙上前,试图按住他脖子处的伤口,然而没用,伤口切得太深了,鲜血不断狂涌,这个厨师很快便不动了,一探鼻子,气息全无。

    “死士?”狄仁杰双眉紧蹙,咬牙说出了这两个字。

    事发之后能毫不犹豫地自杀,这绝对是死士的行为,凭借多年的经验,狄仁杰感觉得出来,这件投毒事件,没那么简单。

    狄仁杰起身,看了一眼其他厨师,冷冷道:“你们任何人不许靠近尸体一丈之内,也不许其他人靠近,大理寺的人很快便来调查现场,你们最好站在原地,谁都不许动。”

    “可是……”有个憨憨的厨师道,“客人还等着上菜呢。”

    “还上什么菜!”狄仁杰猛然瞪眼大喝,“都出人命了,你们还有心思做菜!你们所有人都站在原地别动,否则你们家王爷都保不住你们!听到了没有!”

    “是!”所有厨师吓得一动都不敢动了。

    狄仁杰风风火火地返回到前厅,只见一群人正在努力地在那催吐,但却没一个成功,而现在中毒的六个人已经开始出现休克症状,情况很不乐观。

    狄仁杰上前抓起一个人的双脚,将他倒提在手中,不断晃,试图让他吐出肚子里的食物,然而努力了好一会儿也没用。

    盛国兰已经吓哭了,在那六神无主地叫唤:“狄仁杰,你救救我哥哥,救救我哥哥……”

    狄仁杰也把盛罗倒提起来试了好一会儿,依然没用。

    这时,李狐狸忽然从外面排开众人冲进来:“大夫来了,大夫来了……”

    一个须发花白的老大夫快步进了酒楼,盛国兰上前就拉住大夫的胳膊往盛罗身旁拖,边拖边急叫:“先救我哥哥,先救我哥哥……”

    大夫只能先给盛罗查看,看完之后他无奈摇头叹息:“中毒太深了,脉搏都快没了,已经没救了。”

    盛国兰闻言直接吓得瘫倒在地,泪水直涌,口中说着一大段别人听不懂的语言。

    李浩也着急问:“大夫,他们中毒时间还不长,怎么会没救呢,你再想想办法。”

    “真的没用了。”大夫摇头叹道,“或许是老夫学艺不精吧,他们所中的毒,应该是鹤顶红,正常的鹤顶红应该没有这么大的毒性,或许是药量用得非常大,所以才会如此快地致死。”

    古代的鹤顶红其实就是砒霜,只不过是砒霜的另一种称呼而已。

    狄仁杰赶忙道:“大夫,再给其他人看看吧。”

    “好。”大夫又给其他人瞧了一番,再次摇头叹息道,“这毒下的太重了,全都没救。”

    李浩闻言心中一咯噔,全死,这些可都是南诏使者啊,而且还有一个是南诏王子,全都被毒死在自己家的酒楼里,最重要的是,他们是吃太白楼的菜被毒死的,无数双眼睛都看到了,菜里有毒,人证物证俱在,可以说证据确凿,现在真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有人朝我泼脏水啊。”李浩双眉紧蹙,暗自沉吟起来。

    < cssadhtl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