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房车回大唐-开着房车回大唐 612章:吐蕃兵败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醉卧花间.CS 书名:开着房车回大唐
    ()        吐蕃人对青海卫的情况知之甚少,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一支刚刚建立不超过两年的军队,竟如此的强悍,而这一百斥候兵,更是青海卫中的精锐,并不是那么容易消灭的。

    鄂弼罗带着十个骑兵杀向两个青海卫斥候,那两个斥候鬼精鬼精的,见对方有十一个人,而且有一人还是将军打扮,感觉没有稳赢的把握,立刻调转马头就跑,他们只是斥候兵,现在主要责任就是打探敌踪,不是跟敌人火拼,既然感觉打不过,不跑干嘛,他们在训练的时候,训练导师就在军事理论课上告诉他们,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如果发现打不过,就跑,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除非后方有你不得不守护的人,那就以死相搏。

    看到这两个斥候逃跑,鄂弼罗气得不轻,口中用吐蕃语喝骂:“卑鄙胆小的唐人,敢来跟本将军打一场吗!”

    那两个斥候压根不理他,虽然青海卫每个人都学过吐蕃语,听得懂他说什么,但他们可不会那么容易就中激将法,他们可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导师们给他们灌输的思想就是:在战场上,一切都以打胜仗为目的,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只有胜利者,才能站着将自己的丰功伟绩告知后人。

    “唐人是这个世上最卑鄙的民族!”鄂弼罗一边追赶一边喝骂,他骂得正欢,一直羽箭飞射而来,还好离得远,他反应快,用铜盾挡住了羽箭,吓得一身冷汗,但他也因此更加愤怒,不断大骂,继续追击。

    青海卫的斥候们比猴还精,他们感觉得打得过的话,就与敌人打,若看对方人多,感觉打不过,调头就跑,无论对方如何言语相激,他们都充耳不闻,因为他们时刻谨记将军和导师的话,他们的导师,叫做尖刀,原尖刀特战队队长,尖刀在青海卫中还有一个外号,这个外号是四万青海卫给他取的,叫做阎罗王,因为尖刀实在太凶狠了,别看这些青海卫很厉害,他们看到尖刀都像小鬼见了阎罗王,能躲就躲,都不敢与尖刀多说话,所以青海卫中的每一个人最怕的不是大将军彭海,而是尖刀。

    只片刻工夫,关鸿已经带着两百飞虎队赶到,那些原本正在奔逃的斥候们一见飞虎队赶到,立刻长声呼啸,和飞虎队会合,拨转马头就朝吐蕃骑队冲去,现在是他们反击的时候了。

    虽然现在他们依旧处于人数劣势,但兵贵精,而不在多,这三百青海卫的精锐岂是五百吐蕃骑兵可比拟的,只数次交锋,五百轻骑队便已被杀光,鄂弼罗运气不好,遇上了大刀关鸿,青海卫中有两大名人,一是李默,因为他有一股常人难比的狠劲,另一个则是关鸿,因为他在青海卫中是无敌一般的存在,就算是李默看到他,也要低头叫一声关大哥,关鸿的武艺原本就高,还受过李浩和叶孟秋的指点,更是突飞猛进,放眼大唐,在军中,除了樊梨花薛仁贵这样的高手,很难再找出一个能跟关鸿打个平手的猛将。

    鄂弼罗虽然号称吐蕃猛将,但他跟关鸿比起来,还差得太远,关鸿看到鄂弼罗的时候,发现鄂弼罗穿着将军甲胄,顿时开怀大笑一声,然后长声啸道:“那个穿铜甲的将军留给某,某三招之内,取他首级!”

    众人闻言后很自觉地避了开来,专挑小兵下手,让这两个神仙打架去,鄂弼罗看到关鸿居然不穿甲胄,但一柄大刀甚是耀眼,一看就很是不凡,便也挥舞着狼牙棒朝关鸿杀来。

    二人战马冲杀而过,狼牙棒和关刀交碰,火花迸射,在关鸿的蛮力之下,狼牙棒上一排尖刺居然被大关刀削去,鄂弼罗被震得双手发麻,差点都要拿不住狼牙棒了。

    关鸿不仅力气大,速度也是快得出奇,双方战马已经交错而过了,关鸿居然大刀朝后方一甩,砍向鄂弼罗的腰部,还好鄂弼罗扭头来看了,不过他此刻已经无法挥舞狼牙棒抵挡,又无法闪躲,只能抬起左臂,用套在左臂上的小铜盾来挡大刀。

    “当”地一声巨响,鄂弼罗直接被一刀击飞落马,整个左臂全部弯曲,显然是被硬生生地震断了,而左臂上的铜盾,中间凹陷下去,还有一条深深的刀痕,一尺长,一寸深,中间部位几乎已经被大刀砍通了,可见关鸿这一刀力量何其之大。

    鄂弼罗跌倒在地,四周的吐蕃骑兵想要来救,但却被飞虎队纠缠住,根本无暇分身,关鸿拨转马头哈哈大笑一声:“说三招之内取你首级,绝不会用第四招!”

    说话间,他的马已经飞奔而至,鄂弼罗才刚刚起身逃跑两步,首级已经高高飞起,关鸿大刀一伸,鄂弼罗的头颅稳稳地落在刀身上,双眼还睁着,满脸都是惊恐和绝望之色。

    鄂弼罗的尸体站在原地片刻,直挺挺倒下。

    关鸿麻利地将鄂弼罗的首级栓在马脖子上,高声道:“继续追寻敌踪,让这帮吐蕃蛮夷有来无回!”

    “吼!”所有斥候和飞虎队一齐发出野兽般的嘶吼,气势无匹,然后均都驾着快马朝吐蕃大军追去。

    索朗加赞一直带着大军逃跑,当他得知唐军斥候再次追来时,他知道,鄂弼罗失败了,他很沮丧,万万没想到,当初在逻些城满怀信心地带军出发,现在却落得如此狼狈下场,眼下军中士气全无,而且唐军的青海卫战力非凡,他根本不敢回头一战,他只能逃,没命的逃。

    彭海在后方不断追击,虽然他们的马匹都是良品,但他并不急着追上去,他要给对方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让对方崩溃,他还要将对方的力气耗尽,然后以最小的损失换取最大的胜利。

    渐渐地,天亮了,只见双方大军一个在前面逃,一个在后面追,只相距不足十里,只要彭海一声令下,片刻间就能追上去。

    从早晨逃到中午,索朗加赞也发现了唐军的意图,他气得咬牙切齿,同时他也知道,自己算是遇上对手了,后方青海卫的领军将领,绝对是个军事人才,从伊循城伏击开始,他就一直被对方吃得死死的,他在吐蕃号称新崛起的军事人才,然而却在青海卫面前连番落败,形成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劣势,这让他很有挫败感,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或许根本就不是带军打仗的料。

    虽然索朗加赞现在的内心很复杂,但这并不影响他逃跑,不逃就得死,而且是两万多大军一起死,他又不傻。

    一连追赶了三日,已经快要进入高原地带,整个吐蕃大军人困马乏,战力估计不到以前的三成,索朗加赞这三天来每日提心吊胆,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这种感觉,就像自己被捆着,然后还要眼睁睁地看着别人一刀一刀地在自己身上慢条斯理的割肉,他终于崩溃了。

    虽然再往前不到百里就是高原了,但他崩溃了,他放弃了,他想死,于是乎,他不逃了,大白天的,他居然下令原地扎营,大军休息。

    十里外的彭海用望远镜看了看吐蕃大军的营地,不禁笑起来:“好呀,看来吐蕃的主将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

    一旁的关鸿望向吐蕃军营,蹙眉问:“这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能有什么阴谋?”彭海笑了笑,道,“这便是我的阴谋,逼疯他们,现在咱们过去将他们解决吧,再拖延下去,只怕吐蕃的援军便要到了,传我将令,全军出击!”

    三万青海卫策马而出,朝吐蕃大军的军营袭击去,索朗加赞见状立刻命人吹号,叫醒全部吐蕃兵士,准备迎敌,终于可以和唐军决一死战了,虽然他知道这一战毫无胜算,但他已经抱了必死之心,一刀砍头总好过凌迟啊,死就死了,不如死的畅快一点,顺便多拖一点唐军做垫背。

    三万骑兵齐奔腾,整个吐蕃军营都在颤抖,所有吐蕃骑兵站在军营内,虽然有据马刺挡在前方,但他们还是紧张得颤抖。

    “开弓!”吐蕃传令官挥舞着令旗,所有骑兵开弓,吐蕃人擅骑术,骑射对他们来说并不难,每一个骑兵几乎都配有弓箭。

    “放!”

    一声令下,上万支箭矢宛若乌云一般朝唐军袭来。

    “散!”彭海早在吐蕃军开弓的那一刻起,就发出了命令。

    所有青海卫顿时分散开来,呈半弧形冲向吐蕃军营。

    箭雨落下,青海卫纷纷举盾抵挡,虽然也有一些人运气不好中箭,但有铁盾遮挡,大多未被射中要害,有的人只是战马中箭了而已,由于他们的阵型分散,所以并不容易发生踩踏。

    连续两轮抛射,唐军只有两百人落马,索朗加赞看得咬牙切齿道:“这是一支什么军队,这还是人吗!”

    唐军已经冲到了吐蕃军营前,军营栅栏对他们来说宛如摆设,冲在最前面的青海卫一齐挥舞陌刀,三两下便将栅栏摧毁,至于那些据马刺,也是摆设,青海卫的战马脚力非凡,轻轻一跃便跃过了据马刺。

    “杀!”双方终于交锋,在吐蕃军营中厮杀起来。

    喊杀声,嘶吼声,兵器交碰声,惨叫声……无数的声音充斥着战场,彭海立马于军营之外手扶佩刀,眯眼望着一片混乱的军营,看着眼前的情势,他知道,这一仗,自己完胜。

    大战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两万多吐蕃大军只剩数千人了,遍地都是尸体和鲜血,索朗加赞的亲卫们一个劲地求索朗加赞逃跑。

    索朗加赞很执拗,大声道:“本帅不走!本帅兵败,自然要与大军共存亡!”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