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房车回大唐-开着房车回大唐 526章:拥吻小迪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醉卧花间.CS 书名:开着房车回大唐
    “自然记得。”樊梨花缓缓稳定了情绪,高声回答。

    李浩哈哈一笑,道:“哈哈,我还以为你忘了呢,既然你还记得,那就好,今日你我阵前相遇,若我以兵力取胜,你必会说我胜之不武,那么我们二人就于阵前单挑,你若赢了,我撤兵,而且你可以摧毁天山之下的那一块界碑,我若赢了,还希望你能遵守当初的承诺。”

    樊梨花闻言一阵怔忡,当初二人在界碑前打赌的画面再次浮现在她脑海中,历历在目,虽时隔多年,却仿若昨日之景,如今旧事重提,然而早已时过境迁,樊梨花最终缓缓摇头,道:“恐怕要叫你失望了,这个赌约,我虽然记得,但却无法履行了。”

    李浩闻言顿时皱眉:“为何?”

    樊梨花道:“因为我已被可汗指婚给吐蕃的噶尔钦陵,我已没了赌资,还如何与你打赌。”

    李浩闻言呵呵一阵冷笑,傲然道:“这算什么,莫说是你指婚给噶尔钦陵,就算你已经跟噶尔钦陵行过大礼,我也会将你抢过来,若抢不到,我就带兵打到逻些城,杀了噶尔钦陵,然后再将你抢过来!谁敢跟我抢你!我就杀谁!神若挡我,我便杀神!佛若挡我,我便屠佛!”

    樊梨花闻言浑身剧震,李浩的这番话太过霸道,简直蛮不讲理,可不知为何,她却很喜欢,她虽然性格比男人还要刚强,但她本质上是个女人,她也渴望心目中的对象宛若英雄一样降临在她面前,将她娶走,可惜,她太强了,强到这世上几乎没人能在她面前敢自称英雄,而有一人例外,这人就是李浩。

    樊梨花心中百味陈杂,沉默了良久,缓缓道:“多谢你垂青,但此次指婚,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你还是放弃吧。”

    一向坦荡无比敢爱敢恨的樊梨花这次也不得不放下心中所爱,因为他的哥哥和弟弟还在西突厥,他若是嫁给李浩,她的哥哥弟弟只怕死无全尸,樊梨花自小便像男孩子,与哥哥弟弟感情极深,她为人又重情义,自然不能为了自己而置哥哥弟弟生死于不顾。

    “不可能!”李浩沉声大喝,“我不可能放弃!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亮兵刃吧!”

    樊梨花对于李浩如此坚持的态度暗暗感动,但他们现在是敌人,不能表露感情,她心中暗忖,既然我左右为难,还不如一死了之,若是能死在他手中,倒也不错,或许他能因为歉疚而放了爹和麾下将士们,一念至此,她举枪大声道:“先打了再说!”

    她说罢便拍马而出,直奔李浩冲去,坐下马王千里炎龙发出雷鸣般嘶叫,狮子骢也是当世名驹,一听到千里炎龙嘶鸣,仿佛受到挑衅一般,也发出咤雷一般的嘶声,朝千里炎龙冲去,隐隐竟像狮子吼叫,难怪名为狮子骢。

    当世两大人杰对阵,当世两大名驹交锋,樊梨花看上去仿若一团奔腾的烈火,而李浩就像天山飘下的一抹白雪,一白一红两道影子快速接近,“当”地一声兵器交碰,樊梨花身形一晃,暗暗心惊,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力量上输给了别人。

    二人交错而过,拨转马头再次冲杀,第二次交锋,李浩一刀力劈,简单粗暴,没有任何花哨招式,但樊梨花却感觉仿佛有一座山朝她压来,她都不敢硬接,因为她知道李浩也有神力,她的枪无法接住李浩的一刀,于是她挺枪上挑,以枪尖击中李浩的刀身,将李浩大刀拨开一尺,然后一枪回刺李浩,在她看来,大刀沉笨,李浩这一招势大力沉,招式用老,必然是易放难收,无法回防。

    谁知李浩刀柄一抬,只是简单的变换了一个方位,便以刀柄格开了樊梨花的银枪,奇巧无比,这一招若在以前,李浩肯定用不出来,但自从看了叶孟秋的剑招之后,他有所顿悟,将之运用到刀法之中,大巧若拙,收放自如。

    若是在马下对打,樊梨花估计早就落败,毕竟李浩马战经验少,但李浩的武艺实在太高,即便他不熟于马战,也丝毫不弱于樊梨花,而且他的关刀不仅势大力沉,来去如风,而且变幻奇快,攻防兼备,简直突破了关刀极限,二人的战马铁蹄纷飞,两人激战就扬起了大片尘土,看得双方大军都是惊心动魄,直叹此生都从未瞧过如此精彩而又激烈的斗将,纷纷叹为观止。

    二人足足打了两百多招,李浩越战越勇,对于马战也越来越熟练,渐渐将樊梨花压制,可不看到樊梨花憋得发红的俏脸,他始终下不去狠手。

    樊梨花也看出了李浩对她留手,她很气愤,阵前斗将,居然放水,她感觉这是对她的一种侮辱,她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取胜,心中暗道:“罢了,无力取胜,我又不能嫁他,索性就像刚才想的那样,一死了之吧。”

    于是乎,当李浩的关刀再一次劈来之时,她忽然丢弃银枪,仰头闭目,坦然受死。

    李浩见状大吃一惊,竭力收刀,然而时间实在是太短了,而且关刀沉重,岂是那么容易收的住的,李浩使出浑身之力,因为急停,手臂传来剧烈疼痛,似乎已伤到了自己的筋骨,但他丝毫不顾。

    终于,关刀在樊梨花的鼻尖前停住,樊梨花有胡族血脉,鼻子很高,关刀的刀刃距离她的琼鼻只有一厘米时,终于停住,刀激荡起的风扑在樊梨花脸上,鼓得她长发不断飞扬。

    樊梨花感觉到李浩的刀停在了她面前,没有劈下,她好失望,缓缓睁开眼,果然,刀刃就在她面前,看着刀刃的那一刻,她……有点斗鸡眼。

    李浩瞪眼怒视樊梨花,收刀高声喝问:“你做什么?想寻死?”

    樊梨花坦然点头:“是的。”

    “你……”李浩好怒,他不敢想象,若是自己真的失手杀了她,他会内疚成什么样子,估计会发狂。

    “我输了,你杀了我吧,只求你能放了我的麾下们,还有我爹。”樊梨花依旧一脸坦然。

    “想得美!”李浩冷哼一声,猛然丢开刀,纵身跃起,直接落在樊梨花的马背上,与樊梨花紧紧相贴,不待樊梨花反应过来,他已一把抱住樊梨花,箍住樊梨花的双臂,然后用力地吻在樊梨花唇上。

    樊梨花一代巾帼英雄,天生神力,然而面对李浩炽烈的拥吻,她感觉自己像是喝了麻药,全身酥软,使不上一丝的力气,甚至连抵抗都忘记了,或许,她的潜意识里根本不想抵抗。

    李浩吻了良久才缓缓松开樊梨花,二人四目相对,久久无言,双方军阵中的兵士都惊呆了,今天这场仗,诡异得让他们感觉八辈子都不可能见一次,两军主帅打了两百多回合,最后居然亲上了,多么不可思议啊,多精彩啊。

    “做我的女人还是做我的俘虏?”李浩温柔而又强硬地给了樊梨花两个选择。

    樊梨花终于从柔情中醒转,左手抓向李浩腰部,右手一拳捣向李浩面门,然而李浩的动作比她快多了,抬手攥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甩落下马,樊梨花在空中翻了个跟斗,落地之后连退数步,手中竟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小尖刀,这尖刀李浩十分眼熟,他赶忙摸向自己的腰间,发现那柄削铁如泥的小尖刀不见了,看来是方才被樊梨花不知不觉间摸走了。

    樊梨花用刀抵住自己的脖子,双眼盯着李浩,李浩顿时浑身一震,忙道:“别冲动,有事好商量!”他说着便想要下马。

    樊梨花冷然高喝:“你不许动!”

    李浩顿时僵住了动作,急道:“好!我不动,你也别乱来,我这刀很锋利的,你千万别乱来!”面对再强的敌人,李浩都不曾如此慌乱过,他的额头已经开始有汗珠渗出。

    樊梨花惨然道:“没想到我迪力拉尔娜竟也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以自己的性命威胁对手,当真是奇耻大辱。”

    李浩闻言都不知道该怎么劝了,急道:“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樊梨花原本想一死了之,一听这话,顿时双眼一亮,道:“好,你放了我的麾下们,还有我爹!”

    “你爹?岳丈也在这里?”李浩不禁转头望西突厥军中望去。

    “别乱叫人!谁是你岳丈!”樊梨花羞恼大叫,双颊竟有点泛红。

    李浩知道自己有点跑题了,赶忙道:“好,我答应你,放了他们,但你得承诺,我放了他们后,你不伤害你自己。”

    樊梨花闻言一阵犹豫,她已经不想多活,但为了救她爹和西突厥的将士们,她只能妥协,点头道:“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放了他们,我甘愿受降!”

    “好!我知道你向来说话算话,言出必行!”李浩闻言大喜,转头给了薛仁贵一个眼神。

    薛仁贵当即下令:“所有人散开,放西突厥所有兵马离去!”

    一声令下,唐军快速散开,西突厥众将士傻愣愣地望着樊梨花,一时间竟没一个人离开,可见樊梨花在他们心目中是何等重要的存在。

    樊洪驱马朝樊梨花走来,李浩终于看到自己的“岳丈”了,花白的头发,花白的胡子,国字脸,眉正眼阔,长得十分正派,估计有五六十岁了。

    李浩翻身下马,远远便朝樊洪拱手一拜,开心笑道:“拜见岳丈!”

    樊梨花再次瞪向李浩:“不许乱叫!”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