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房车回大唐-第五卷:浮沉照影 493章:银狐再现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醉卧花间.CS 书名:开着房车回大唐
    司徒枫闻言差点惊呼出声,幽州和易州的军报居然被人劫了,这简直要翻天了,他很想知道,什么人敢有这么大胆,竟敢劫军报,要知道,但凡大唐负责送军报和灾报的信使,即便是马贼和土匪遇到,也是乖乖让路,不敢为难的,否则就等着灭顶之灾吧,不要认为没人会查得出来,朝廷要想查,太简单了,看信使在通过哪个驿站之后消失了,然后对着那一片区域地毯式搜查,实在查不出,就将那片区域内所有山贼啊马匪什么的尽数剿灭,就是这么任(性xing)。

    况且,信使一般(身shēn)上不带钱财,山贼马匪也懒得劫他们,所以信使若是途中被劫,劫军报之人十有就是反贼。

    正在司徒枫暗自吃惊时,有个黑衣人问道:“大哥,就算这事不着急,那为何在此停下?”

    “待会天就要亮了。”山羊胡子走到午阳岗,将马栓到树上,道,“待会午阳岗就要开集了,兄弟们赶了一夜的路,又累又渴,在此吃个早点喝口茶什么的,休息一下。”

    一听这话,所有黑衣人懒病发作,纷纷点头,也开始栓马。

    司徒枫已经悄然移(身shēn)到一株大树后面,距离这群黑衣人不过五丈远,偷听他们说话,从他们的交谈之中,他听到什么赵州,还有什么李氏,他立刻就想到了李浩曾给他说过的赵郡李氏。

    和范阳卢氏一样,赵郡李氏也是五姓七望的大门阀之一,司徒枫跟随李浩有大半年了,自然对李浩的事(情qing)有所了解,至少他知道,李浩的敌人都有哪些,而门阀士族,就是李浩目前的敌人之一。

    赵郡,也就是赵州,赵州有个赵州桥,未来世界的人大多都因为这座桥而听说过赵州,毕竟是赵州桥在小学课本里出现过。赵州在恒州之南,恒州在定州之南,定州在易州之南,易州在幽州之南,总之,赵州在幽州的南边,具体一点,南偏东方向,是从幽州到长安的必经之路,也不能说必经之路,想要最快,就要经过赵州,司徒枫来的时候,就路过赵州了。

    接着,司徒枫便听到那群黑衣人在那小声议论:“唉,你们说,老爷为何要劫军报?这可是谋逆大罪啊!莫不是老爷想反了?”

    “什么!谋逆大罪?你为何不早告诉我?早知道我就不参加了!”一个黑衣人忽然惊叫起来。

    “嘘,你找死啊!这么大声!”山羊胡子冷声呵斥,黑衣人们顿时又安静了下来。

    过了片刻,山羊胡子冷冷道:“我们都有把柄捏在赵氏手里,不想死的,就乖乖听话,倘若赵氏当真反了,我们就先下手为强,趁乱将赵观海那老东西给杀了,夺了咱们当年的罪证,然后隐匿江湖,替赵氏卖了这么多年命,钱也赚够了,若是能趁机退出江湖,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大哥说得对!他如果真要谋反,咱们可不能跟着犯傻,朝廷的浑水岂是我们能蹚的。”

    “有人来了!”山羊胡子忽然出声提醒,之前那说话之人当即罢口。

    此刻天色已亮,林中早晨雾气大,先听到声音,然后才看到人影,只见一个窈窕(身shēn)影从林雾中快步走来,待那(身shēn)影靠近后,司徒枫顿时心头一震,居然是曾亦涵,曾亦涵穿着水蓝布裙,手持宝剑行色匆匆,时不时地还回头望两眼,神色颇为慌张。

    黑衣人之中一个留着八字胡长者一对小眼睛的人看到曾亦涵后,顿时两眼眯成一条线,((舔tiǎn)tiǎn)着嘴唇道:“这小姑娘(挺ting)不错啊。”

    一旁黑脸皮的黑衣人郁闷道:“四哥,你老毛病又犯了,你难道忘记了,四年前就是因为你贪恋女色,咱们才会铸成大错,被赵氏抓住了把柄。”

    “不一样,不一样。”八字胡一脸猥琐笑意,道,“上次那个姑娘是大官家的千金,这个不一样,这一看就是江湖中的野丫头,嘿嘿……”

    “大哥,你劝劝四哥!”黑脸皮的那个黑衣人皱眉向山羊胡子求助。

    山羊胡子冷着脸道:“老四,莫要节外生枝。”

    八字胡嘿然笑道:“是,大哥,我不上手,我就跟她聊两句,行吧。”

    山羊胡子无奈说了声:“狗改不了吃屎。”就不再理他了。

    一旁的司徒枫听到他们的谈话,顿时为曾亦涵捏了一把汗,却见曾亦涵急匆匆地从这里走过,似乎没有停下的打算,八字胡一闪(身shēn)忽然挡住了曾亦涵的路,一脸亵笑地问:“小姑娘,这么急打算去哪啊,不如先坐下喝口茶歇歇脚吧。”

    “不用。”曾亦涵一见这人的猥琐模样便很反感,轻蹙蛾眉说了声,准备绕开他。

    谁知这猥琐的八字胡黑衣男子(身shēn)法不错,一闪(身shēn)居然又挡在了曾亦涵面前,封住她去路,亵笑不止道:“嘿呀,小姑娘你很孤傲嘛,只是喝杯茶而已,我做东,如何?”

    曾亦涵几次想要绕过他,均被他挡住,顿时柳眉倒竖,怒声呵斥:“让开!”

    “啊呀,小姑娘你脾气不小嘛。”

    “你再不让开,休怪本姑娘不客气了!”

    “哟哟哟……你要怎样不客气啊,你可千万莫要跟我客气,我最怕美人儿跟我客气呢,嘿嘿嘿……”八字胡说话间一脸(淫yin)笑地看向曾亦涵微微隆起的(胸xiong)口。

    曾亦涵恼羞成怒,倏然拔剑,直砍猥琐男的脖子,猥琐男猛一矮(身shēn)缩头,躲过这一剑,然后伸手扯开宽大的黑斗篷,露出背后的宝剑,顺势拔剑出鞘,跟曾亦涵打起来。

    曾亦涵武艺不弱,但这八字胡的剑法显然更高他一筹,而且,八字胡猥琐男对打之时不断(淫yin)笑,还说一些非常下流的话,惹得曾亦涵羞恼万分,方寸大乱,一手好剑法竟难发挥平时一半的威力,只十招,八字胡便扣住了曾亦涵持剑的右手手腕,将其反拧于背后,让她动惮不得,然后嘿笑道:“小姑娘,这可是你先动的手啊,可莫要怪我辣手摧花啦,来,先让爷亲一个,再找个没人的地方让你快活快活,嘿嘿嘿……”他说着就凑上嘴来准备亲曾亦涵。

    曾亦涵气得哇哇大叫,奈何右手被他反拧于背后,自己一动都不能动,只能任其摆布,猥琐男撅起嘴,已经朝她亲来,她急得大喊:“爹,救命!我错了!我不该偷跑出来的……”

    “嚓”地一声,曾亦涵看到猥琐男被一柄唐刀贯穿脸颊,刀从左脸刺入,从右脸钻出,正好穿过他的嘴巴,猥琐男发出野兽般嘶吼,却无法大叫,因为他的嘴已经被唐刀贯穿了。

    再看持刀之人,她顿时激动得有一阵眩晕感传来,持刀的人正是她朝思墓想的司徒枫。

    其余四个黑衣人见状纷纷扯开黑色斗篷,快速拔剑上前将司徒枫围住,山羊胡子瞪眼大喝:“快放开我四弟!”

    司徒枫冷冷道:“你四弟嘴((贱jiàn)jiàn),我替他治治!”他话音刚落,猛然一挥刀,刀刃将猥琐男的嘴直接被割开,猥琐男顿时跌倒在地,双手抱嘴发出凄厉的惨叫,整个面部鲜血狰狞,仿若魔鬼,嘶吼了片刻之后,竟疼得昏死了过去。

    山羊胡子眸中冷光闪动,寒声道:“阁下是谁,竟敢伤我四弟如此之重,今(日ri)不留下你唯一的胳膊,只怕你不能离开。”

    司徒枫淡淡道:“老子司徒枫,你要留下我唯一的胳膊,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本事。”

    山羊胡子冷哼:“无名小子,从未听过,也敢伤我黄河五杰!”他说罢倏然欺(身shēn)而上,挥剑直刺司徒枫(胸xiong)口。

    司徒枫见他出剑,便心中震惊,这人竟是一流高手,而且是一流高手中最顶端的存在,虽然他现在也是一流高手最顶端的存在,有把握打赢这个山羊胡子,但对方还有三个人未出手,倘若另外三个也是一流高手,恐怕他今天擦翅难逃。

    二人刀剑交锋,司徒枫的乱七八糟刀法已初具神韵,威力很大,只五十多招,山羊胡子已渐感不敌。

    “一起上!”山羊胡子大喝一声,另外三人也纷纷挥剑加入战团。

    这三人一加入,司徒枫顿时便感觉压力如山,果然,这三人也是一流高手,四人联手,绝不是司徒枫可以对付的,曾亦涵见状赶忙持剑上前助阵,和司徒枫一起対敌。

    然而曾亦涵才是二流境界,面对如此多的一流高手,顿时相形见绌,司徒枫反而还要分神来保护她,又斗片刻,司徒枫(身shēn)上被割了两剑,幸亏伤得不重。

    司徒枫知道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一把将曾亦涵推出战圈,高声道:“快走!快去找你爹!”

    “不!我不能丢下你!”曾亦涵痛苦大叫,眼泪扑簌簌直落。

    黑脸皮的中年人见状立刻放弃了司徒枫,来杀曾亦涵,曾亦涵赶忙挥剑抵挡,可双方武艺差距太大,只十几招,那黑衣人就一剑刺向曾亦涵的(胸xiong)口,而曾亦涵根本无力闪躲,也无力格挡,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雪亮的剑朝自己刺来。

    “亦涵!”司徒枫绝望大叫,想要去救,去被两柄剑直接给((逼bi)bi)了回来。

    眼看利剑就快刺穿曾亦涵的(胸xiong)口,一枚石子忽然飞来,击在那黑脸皮人的手腕,那人顿觉手腕疼痛无比,且麻木不堪,右手一松,长剑掉落在地。

    “谁!”那人顿时惊声大叫,转头四顾。

    那边三个黑衣人也暂且撤退,和黑凉皮的人凑到一起,警惕四望。

    司徒枫赶忙过去用独臂一把抱住曾亦涵,在她耳畔连声道:“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对不起。”说话间,两行泪珠滚落脸颊。

    就在这时,一个清丽(身shēn)影从一旁的小山道上走下,正是之前那个头戴斗笠的黑裙女子,司徒枫松开曾亦涵,讶异地望着她,只见这黑裙女子不知何时已经戴上了一片银色面具,那面具十分精致,紧紧贴合她的面部轮廓,只遮住半边脸,面具之上,还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白狐。

    这(身shēn)打扮,天下就只有一人,就是销声匿迹江湖久亦的银狐。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