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房车回大唐-第五卷:浮沉照影 468章:薛仁贵为帅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醉卧花间.CS 书名:开着房车回大唐
    “是。”李浩微微颔首,解释道,“各位皆知,我若论国力,兵力,我大唐皆胜于吐蕃,可为何吐蕃数次侵犯大唐,而我们却从未反击吐蕃呢?”

    众臣没有说话,有人心中大致知道原因,但他们就是不想搭理李浩,薛仁贵倒是很配合地说道:“据我所知,吐蕃地处高原地带,空气稀薄,除非是在那里生活惯了的人,否则其他地方的人去到高原,会因为空气稀薄而出现高原症状,出现高原症状后,浑身无力,根本无法打仗。”

    “没错,薛将军还是很有见识的。”李浩笑着称赞薛仁贵一句,其实这些都是他告诉薛仁贵的。

    李浩接着说道:“诚如薛将军所言,高原地带,不适合我们唐军作战,是我们唐军的禁区,贸然去攻打吐蕃,无异于送死。”

    李世民也不能让李浩一个人唱独角戏,他很适时地问道:“这跟攻打吐谷浑有何关系?”

    李浩闻言微笑道:“陛下,吐谷浑也有高原区,而且,吐谷浑有大片的天然牧马场,我们只需占据了吐谷浑,在吐谷浑的高原地区建立军事基地,便可在吐谷浑的高原区练兵,让我们大唐的将士习惯高原气候,要不了两三年,我们便可以吐谷浑为跳板,攻打吐蕃。”

    “原来如此。”李世民装模作样地点头,偷偷用目光偷瞄群臣,看他们什么反应。

    只见群臣纷纷皱眉,互相在交换眼神,眼神交流法可不只是长孙无忌和房玄龄的专属啊。

    这时,褚遂良大步出列道:“陛下,臣以为此举不妥!我大唐乃礼仪之邦,怎可发不义之师,况且,陛下早已将弘化公主许配给吐谷浑王诺葛钵,现在怎可自相矛盾。”

    李浩闻言转头望向褚遂良,冷冷道:“褚大人,你似乎忘记了,当年在西域,我李浩大破七国之军,其中就有吐谷浑。”

    褚遂良道:“此事吐谷浑王早已向我大唐请罪,你又何必旧事重提?”

    李浩闻言挑眉嘿嘿冷笑道:“那褚大人,我现在敲断你两条腿,然后向你请罪,你就不再计较呗?”

    “你……”褚遂良闻言瞪眼怒叫,随即转身面朝李世民,行礼愤然道,“陛下,琼南王当殿胡言乱语,简直如同市井无赖,有辱太极殿神圣之地!臣奏请陛下将其驱逐出殿!”

    李世民刚想说话,李浩也朝李世民行礼,高声道:“陛下,臣的话虽然粗鄙,但却很有道理,臣奏请陛下,责令褚遂良回答臣的话,臣若是打断他双腿,然后道歉请罪,他是否不会跟臣计较!”

    群臣都惊呆了,李浩真是肆无忌惮啊,当太极殿是什么地方,提出这么荒唐的问题,这问题让褚遂良怎么答嘛。

    李世民现在也是脑壳儿青痛,李浩这家伙,正是能刁难人,他只能打圆场,摆手温言道:“好啦,你们两个莫要争执了,我大唐对吐谷浑有恩,吐谷浑却对我大唐不敬,这不是请罪就能解决的,其实李浩大破七国之军之后,朕就有过平灭吐谷浑的心思,只不过朕念及弘化公主嫁至吐谷浑,诺葛钵怎么也算是朕的女婿,这才放了吐谷浑一马,如今,想要灭吐蕃,必须先灭吐谷浑,不然我大唐将立于不胜之地。”

    群臣闻言心头一沉,李世民这是下定决心要对吐谷浑用兵了,不过李世民说的也对,不打下吐谷浑,他们就不能对付吐蕃,以前大唐跟吐蕃相安无事,大家还可以做邻居,现在大家都撕破脸了,那就是一山不能容二虎的状态,必须是你死我亡,攻打吐谷浑,似乎是势在必行了。

    李世民扫视了一眼众人,然后缓缓问:“此次对吐谷浑用兵,派谁为帅,各位可有良将举荐?”

    长孙无忌转眼瞧了瞧武将行列,妈卖批,他发现朝中重要的武将现在基本都跟李浩关系匪浅,牛进达和执失思力就不用说了,就连苏定方和李绩,现在也明显偏向李浩,他原本还想推荐苏定方和李绩呢,现在想想,还是算了,接着,他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人,出列拱手道:“陛下,臣推荐刑部尚书张亮为行军大总管,出征吐谷浑。”

    “噗!”李浩闻言直接忍不住,噗地一声笑出来。

    他这一笑,一旁的张亮顿时脸上挂不住了,皱眉出列问:“琼南王,你如此讥笑于张某,是何意思?”

    “没有。”李浩仰头看房梁,不承认。

    张亮见他抵赖,也没办法,李世民却从李浩的反应中看出来,李浩似乎很不看好张亮,其实他对张亮的才能也有所怀疑,在征讨高句丽一战中,张亮的表现是真的有点糟糕,于是他便问李浩:“诗狂,辅机举荐张亮,你可有意见?”

    李浩一本正经道:“陛下,臣想问长孙大人,为何举荐张亮?”

    长孙无忌闻言一愣,皱眉想了想,忽然有点后悔,虽然张亮的画像已经入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但说实话,他觉得张亮应该是里面最无能的一个,完全就是靠资历混上去的,但话已出口,他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张亮为政清明,抑豪强,抚贫弱,乃贤良也,且陛下亲征高句丽时,曾任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虽不是战功卓绝,却也算是有领军经验,灭一个小小吐谷浑,不在话下。”

    李浩默默听他说完,笑着问:“就这些么?”

    长孙无忌对李浩的态度很不满意,皱眉冷声问:“你还要怎样?”

    李浩淡然一笑,挑眉道:“陛下亲征高句丽的时候,我虽然在琼南,但回来之后,我也曾找英国公问过此战详细经过,你应该知道,不知我吹牛,我打仗很厉害,我仔细分析了一下,发现陛下未能攻克高句丽,平壤道行军大总管张亮应该负很大的责任。”

    此言一出,全场皆惊,就连李世民都不禁皱眉,他其实对自己未能攻克高句丽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但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败给了辽东恶劣的天气,没想到李浩现在居然说张亮要为此事负责,赶忙问道:“诗狂此话怎讲?”

    李浩缓缓道:“陛下,张亮在征高句丽的时候,任平壤道行军大总管,掌管五百军船,四万三千水军,臣请问陛下,当时委派给张亮的任务,是什么?”

    李世民缓缓道:“自然是让他从海路进发,出其不意,第一时间攻下平壤,为我陆路大军打通要道。”

    李浩道:“这就是了,陛下,您知道这次禄东赞为何能一举打到长安城吗?除了禄东赞用兵奇妙之外,很大一个原因,就是禄东赞深知兵贵神速,当长安得到战事奏报的时候,禄东赞已经带兵入关中了。张亮身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在攻下卑沙城后,并未按照陛下的吩咐第一时间攻下平壤城,严重延误了战机,使得高句丽大军有了足够的反应时间,致使陛下东征战事一拖再拖,陛下难道就从未想过,我大唐兵锋如此之盛,发十五万大军,而且陛下御驾亲征,士气高涨,征讨一个小小的高句丽,为何竟耗时如此之久?一直拖到入冬尚未攻克?”

    经李浩这一说,李世民顿时双眼发亮,是啊,当时他听说张亮并未能第一时间攻克平壤之后,颇为恼怒,但他没怪罪张亮,因为对于东征高句丽之事,张亮一直劝他,而且张亮是文官来的,他让张亮担任行军大总管,张亮不谙兵事,怪他自己用人不明。

    这时,李浩又道:“臣还听说,张亮率军屯兵于建安城下时,张亮麾下士兵军纪散漫,多出去打柴找吃食,营垒未固,忽有高句丽大队人马杀到,军中士兵张皇失措。面对如此情形,身为一军主帅的张亮竟吓得手足无措,呆坐于胡床之上,口不能言,连逃跑都忘记了。而张亮手下的将士见到这情形,反误以为他临危不惧,胆气冲天,都稳下心神挺身斗敌,其副将又及时赶到,鸣鼓奋击,竟大破敌军。”

    说到这里,李浩转头望向张亮,笑嘻嘻地问:“张大人,你到底是去高句丽打仗的?还是去搞笑的?”

    张亮闻言一张老脸羞得通红,恨不得把头塞进裤裆里,李浩所说都是实情,这件事,李世民也知道,但李世民并未怪罪他,毕竟是李世民亲自挑的人,只能自认倒霉。

    不过李浩这话说得有点损了,伤人自尊,连带着长孙无忌的颜面也给损了,长孙无忌此刻脸上很是挂不住,刚想替张亮辩解几句,却听张亮忽然恼怒高声道:“没错,我张某人不善兵事,还请陛下另择贤能,征讨吐谷浑!”

    长孙无忌闻言那个气啊,真尼玛烂泥扶上墙,劳资还想替他辩解呢,这货竟先自暴自弃了。

    群臣闻言一阵无语,看来李浩把张亮气得不轻啊,不过张亮这个人生性有点怯弱,也可以说是欺软怕硬吧,李浩现在风头正劲,他不敢跟李浩硬怼。

    李世民闻言便道:“既然如此,诗狂,你一向善于兵事,也独具慧眼,可有人选推荐?”

    李浩拱手道:“回陛下,我大唐猛将如此之多,征讨一个小小吐谷浑,当真易如反掌,不过想要这一仗打得轻松,打得漂亮,臣倒是想推荐薛仁贵将军。”

    李世民闻言点头道:“嗯,薛仁贵骁勇善战,虽然出道未久,却屡立战功,未曾一败,朕也觉得不错,薛仁贵,出列!”

    薛仁贵大步出列,朝李世民行礼:“微臣在!”

    李世民满面威仪道:“朕封你为西海道行军大总管,领兵两万,征讨吐谷浑,生擒诺葛钵回长安!你可有此胆!”

    薛仁贵闻言激动抱拳:“微臣义不容辞!”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