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房车回大唐-第五卷:浮沉照影 451章:阻截李浩(下)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醉卧花间.CS 书名:开着房车回大唐
    ();    李浩他们刚上马还没行出百米,只见前方官道之上有二十快骑狂奔而来,扬起一片尘土。

    李浩见状不禁勒缰停下,双眉缓缓蹙起,只见这二十骑士并排停在李浩他们面前三丈之处,将官道拦住,而后方茶肆里的那两个驯鹰人这时也驱马过来,停在李浩他们后方,将他们夹在官道之上。

    迎面的骑队中,一人骑马缓缓上前一丈,冷笑望向李浩,道:“吐蕃国师门下大弟子马尔扎哈,见过琼南王李浩。”

    李浩寒声道:“你竟认得我?”

    “有过一面之缘。”马尔扎哈得意笑道,“当初马尔扎哈随家师出使大唐,曾有幸一睹琼南王风采,只是马尔扎哈是个小人物,琼南王当然不会注意到马尔扎哈。”

    李浩冷冷道:“你们居然会跑到岳州来堵本王?胆子不小啊!”

    “过奖了。”马尔扎哈神采飞扬道,“大相神机算,算准琼南王会绕过巴蜀之地前往长安,而这巴陵,则是琼南王你的必经之路,要不了一个时辰,家师也会前来。”

    李浩双眼一眯,眸中寒芒绽放:“巴苏陀也来了?”

    马尔扎哈哈哈笑道:“听闻琼南王身旁高手如云,为了能摘下琼南王的头颅,大相自然要派家师出马,以策万全。”

    “呵呵。”李浩冷笑道,“我李浩的头颅虽好,却向来不送人,这天下间能摘我头颅者,只怕还未出生,你这般跳梁小丑,我李浩还未放在眼中。”

    “是么?”马尔扎哈闻言双眉一蹙,显然很生气,朝后方招了招手,冷喝一声,“上!”

    “锵锵锵”所有吐蕃武士全都拔出弯刀,朝李浩他们冲来。

    李浩怕他们伤了宝马,赶紧下马,将马赶到一边去,况且他的武艺不适合马战,在马上打,反而落于下成。

    司徒枫也和李浩一样,下马迎战,薛仁贵则不一样,他最擅长的就是马战,左手扯缰绳,右手持方天画戟,反而冲向那群吐蕃武士。

    眨眼之间,双方交锋,李浩本想以快制敌,没想到马尔扎哈和六个吐蕃武士一起来攻,李浩武艺虽高,但面对七人齐击,还是不得不暂避锋芒,低身躲过七人合击,趁机去砍对方马腿,马腿斩断,一个吐蕃武士跌落下马,李浩趁机一刀砍下,没想到马尔扎哈居然用弯刀将他的刀挑开,救了那武士一命,果然以一敌多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李浩现在以一敌七,而对方还有一个吐蕃国师的大弟子,那可是不输于陈松和陆云的超一流高手。

    李浩这次真的大意了,没想到葛尔东赞居然算到朝廷会请自己出马,而且连他来的路线都算准了,倘若自己带特种兵前来的话,倒不怕什么,但现在他只带了一个薛仁贵和司徒枫。

    薛仁贵虽然天生神力,武艺不凡,但这些吐蕃高手可是经过吐蕃国师精心训练的,颇为不俗,薛仁贵一柄方天画戟虽然使得极为凌厉,面对六七个吐蕃武士的围攻,一时间也尽落下风,只能勉力支撑。

    最糟糕的就是司徒枫了,司徒枫跟随李浩还不到一年,虽然这段时间长进很大,但毕竟还未完全成长起来,顶多也就算是个一流高手,面对八个吐蕃武士围攻,根本难以招架,只片刻工夫就已被一柄弯刀割中了胳膊,鲜血直流,但他哼都没哼一声,继续战斗。

    李浩不得不出手相助司徒枫,毕竟他是自己的徒弟,在这种时候,身为师父必须要保护好他,可如此一来,李浩就压力山大,只能苦守,没有丝毫反击的机会。

    又斗三十多招,只听后方传来冷喝:“以众凌寡,算什么好汉!”

    话音刚落,只见茶肆方向两人飞奔而来,这二人一男一女,都背负宝剑,江湖人打扮,男的是个俊朗中年人,三十有余,四十不足,女的是个豆蔻年华的少女,最多也就十八岁吧。

    马尔扎哈见这二人飞奔而来,远远冷喝:“想活命的就别过来找死!”

    那中年人闻声不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奔得更快,拔出宝剑大喝:“外族蛮夷竟敢在我大唐土地上撒野!曾某岂能容你!”

    这群人原本就长得不像汉人,马尔扎哈的汉语也说得很生硬,一听就是外族人,也难怪这姓曾的中年人会如此大怒。

    在唐朝,百姓有很强的民族自豪感,他们认为,大唐之外,都是蛮夷,所有蛮夷,都是猢狲,让一群猢狲在大唐土地上行凶伤人,但凡侠义之辈都不可能坐视不理,而这姓曾的中年人,显然就是江湖中的侠义之辈。

    姓曾的中年人和那个年轻的女子很快便冲了过来,加入战圈,看他们二人眉目长得极为相像,似乎是父女,李浩见他们忽然拔刀相助,十分感激,豪气都增,长啸问道:“两位英雄高姓大名,在下感激不尽!”

    那中年人高声道:“某家曾育林,当不得英雄二字,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何须道谢!”

    年轻少女也高声道:“还有我,我是江南女侠曾亦涵,我爹是江南大侠!”

    初生牛犊不怕虎,这曾亦涵明显年轻气盛,见面先不忘宣扬自己和她爹的名头,至于这名头是真是假,暂时也没空去查证。

    不过这父女二人的武艺是真心不赖,特别是那曾育林,虽然只是横练外功,但绝对已入一流高手之列,他们一来便将围攻司徒枫的吐蕃武士给分了六个,司徒枫现在一人对付俩,轻松了许多。

    司徒枫轻松了,李浩自然也压力骤减,然而薛仁贵那边却迭遇险招,李浩又不得不去相助薛仁贵,先趁乱快速冲过去砍杀了一个吐蕃武士。

    而就在李浩去支援薛仁贵的时候,马尔扎哈调转马头,转而冲向曾育林父女,一刀劈向曾亦涵。

    曾亦涵毕竟年纪太轻,是这几个人中武艺最弱的,目前只入二流之列,被马尔扎哈这样的高手偷袭,哪有能力抵挡和闪躲,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弯刀朝自己头顶劈落。

    而曾育林正在被四个吐蕃武士缠住,而且离曾亦涵有一丈多远,根本无法相救,急得惊叫:“亦涵小心!”,差点没急出眼泪来。

    正巧司徒枫就在曾亦涵旁边不远,见状飞身上前,一把推开曾亦涵,而马尔扎哈的弯刀恰在这时斩落,“嚓”地一声,血花飞洒,司徒枫的左臂应声而落,大半个胳膊被齐齐斩断,鲜血直淌!

    “司徒!”李浩见状瞪眼惊叫起来,发了疯一样地朝司徒枫冲去。

    司徒枫手臂被斩断,咬牙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额头青筋暴起,显然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马尔扎哈又是一刀斩落,直接照准司徒枫的头劈下,李浩猛喝一声,手中唐刀猛然掷出,直指马尔扎哈的手腕。

    马尔扎哈赶忙收刀,格挡李浩的唐刀,只听得“当”一声巨响,马尔扎哈竟被震得连退两步,只觉握刀的手发麻,可见李浩这一刀丢得力道非常之大。

    曾亦涵赶忙上前扶住司徒枫,将他往后方拉,李浩和曾育林快步上前,挡住吐蕃武士。

    就在这时,官道之上传来“哒哒哒”的急促马蹄声,马蹄声很多,很响,正飞速往这边靠近。

    紧接着,只见十八匹快马策风而来,每一匹马背上都有一个满身黑衣的人,这群人不仅身穿黑衣,而且背批黑色披风,人人都戴斗笠,黑巾蒙面,瞧不见面容。

    李浩见状一惊,吐蕃国师到了?

    然而,下一刻,李浩更惊,只听见为首一个黑衣人沉喝一声:“蛮夷之人,一个不留!”

    “杀!”所有黑衣骑士齐声大喝,然后只见他们全都拔出背后宝剑,策马冲入战团,与这群吐蕃武士战做一团,李浩、薛仁贵还有曾育林反而成了闲人,李浩赶忙趁机替司徒枫包扎断臂。

    那群黑衣剑士武艺当真不低,这群吐蕃武士在他们面前都撑不过十招,便纷纷被砍落下马,而黑衣剑士只损失一人,还是马尔扎哈杀的,接下来,十几人围攻马尔扎哈一个。

    马尔扎哈也享受了一次被围攻的感觉,只片刻工夫,便连中两剑,还好都未被伤到要害,马尔扎哈见势不,一刀逼退几个黑衣剑士,赶忙撤出包围圈,策马夺路而逃,临走还吹了一个呼哨,唤走了那只盘旋在天空的海东青。

    李浩忙着替司徒枫处理伤口,没空注意那边的战况,但他眼角余光也看到,吐蕃武士退了。

    薛仁贵刚想上前跟那些黑衣剑士打个招呼,顺便道谢,但那领头的一个黑衣剑士冷冷说了声:“走!”

    所有人拨转马头就走,薛仁贵不禁僵在了原地,一脸懵逼地望着这群黑衣剑士离开。

    过了一会儿,李浩终于替司徒枫处理好了伤口,起身蹙眉道:“不行,他伤得太重,得赶紧去城中找医馆医治。”

    薛仁贵点头:“好,我来背他。”

    司徒枫失血过多,此刻脸色惨白,虚弱无比,但他生性倔强,摇头道:“我自己能走”

    话未说完,便昏死了过去,薛仁贵一把托住他,然后将他背起,快步朝巴陵县城走去,李浩紧跟其旁,小心看护。

    望着李浩他们离开的背影,曾亦涵转头望向曾育林,问:“爹,我们也跟去吗?”

    曾育林长叹一声,点头道:“去看看吧,毕竟人家是为救你而受伤。”

    曾亦涵不满撅嘴:“是我们好心帮他们在先”

    “住嘴!”曾育林狠狠瞪了她一眼,严厉道,“我们帮他们,是因为我们是汉人,不能让汉人在大唐的土地上受人欺辱,这是民族大义,身为侠义之人,必须履行,这是我们的职责!而他救你,完全是出于他的好心,等那位少侠伤好了,你必须好好感谢人家!”

    “知道了,爹。”曾亦涵乖乖应了声,然后父女二人将李浩他们的马匹牵上,追赶李浩他们去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