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房车回大唐-正文 162章:内裤风波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醉卧花间.CS 书名:开着房车回大唐
    从刺史府出来,李浩前往驿站,写了一封奏疏,奏疏内容很多,从龙门客栈遭遇马贼开始,特地为借骆驼给自己的三个商贾请功,然后叙述了自己两次遭遇高昌军队劫杀的事情,接着为自己斩杀俘虏的事情主动请罪。

    写好奏疏后,他便封上蜜蜡,让驿站派快马送往长安,然后他便回到军营让彭海带人进城采办水粮,晚上又与曹青还有西州大小官吏在西州酒楼公款吃喝了一顿。

    当天晚上,高昌国王鞠文泰接到探子来报,新任伏波将军张胜和两百五十名精锐骑兵惨死于红山之中,一个活口都没有,而大唐新任庭州刺史李浩已经安全回到西州城中。

    听到这个消息,鞠文泰双眉紧蹙,他原以为这新任的庭州刺史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不足为惧,派兵劫杀肯定没有问题,没想到两次劫杀尽都失败,还折损了自己一千七百多精锐骑兵外加两员大将,这让他震惊而又心痛,要知道,高昌人口少,一千七百多精锐骑兵对他来说可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

    一向刚愎自用的鞠文泰这下浑没了主意,唤来丞相察克燧尔,问询他的意见,察克燧尔毕竟是一国之相,眼光看得还是很远的,他微一沉吟,便道:“陛下,目前看来,这大唐新任的庭州刺史似乎不是等闲之辈,也难怪大唐皇帝会派他来任庭州刺史,剪径劫杀之事,有一有二,不宜有三。”

    “哦?”鞠文泰问,“难道放任他到庭州练兵牧马,等他来对付我们不成。”

    “陛下莫慌。”察克燧尔淡定道,“庭州表面来说虽是大唐的疆土,但其实,却是我们的地盘,待那叫做李浩的庭州刺史到达庭州后,咱们让曹田对付他,若是曹田也对付不了,至少也能牵制他,监视他,一旦发现他有何异动,咱们再见招拆招,即便杀不了他,难道还破坏不了他的计划?”

    鞠文泰闻言细想片刻,点头道:“嗯,便依你所言。”

    隔日一早,早饭结束,李浩下令起拔,队伍启程,踏入红山区域,一路往北,前往庭州,由于被高昌劫杀过两次,现在李浩格外小心,派出十几个斥候探马轮流探路,竟一路无惊无险。

    在火焰山中连行三日,众人感觉都快被烤成肉干了,还好,第四天的时候,他们终于走出了火焰山,进入戈壁,李浩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荒凉的戈壁竟如此美好,可见火焰山之中的环境是何等恶劣,更有一种唐僧西天取经的感觉,一想到唐僧,李浩仔细算了算时间,玄奘法师现在应该在西域诸国游学讲经呢,距离回国还有好些年呢,这玄奘法师可不简单呢,一个人去天竺留学取经,一路艰难险阻可想而知,自己带着五百右骁卫去个庭州都好几次差点丧命了,更别说去天竺,真怀疑他身边是不是有猴子相助,不然怎么能去到那么远的方,话说……是不是真有女儿国这种地方,女儿国在原著中叫啥来着?西梁女国?

    心里想着西游记中唐僧被女妖怪和女国王逼婚的情节,李浩不禁意淫,怎么就没有哪个女王大人看上我,要跟我成亲呢……没有女王的话,那女妖精也行啊,女妖就比较直接热情奔放了,直接逼我跟她滚床单,我一定连半推半就的姿态都没有……

    李浩一路胡思乱想,忽然感觉旅途也没那么枯燥了,又行三天,到了天山脚下,前方山峦起伏,宛若绵延巨龙,还好这一段山脉的虽然宽度较大,海拔却不算高,也就一千多米吧,呵呵,真的不高。

    艰难地爬山,然后下山,然后再爬,然后再下山,越过一个又一个的山头,如此往复循环了五天,李浩受不了了,晚上躺在营帐里大声哀嚎:“哎哟,我病了,我要死了,这病必须回长安才能治得好,我要回长安……”演技浮夸不走心。

    现在李元忠、彭海还有陆云已经懒得理他了,放任他在账中使劲叫,权当没听见。

    李浩叫了半天也没人理,顿觉无趣,咂吧咂吧嘴,拉起被子睡觉,刚闭上眼睛,账外传来古丽娜的声音:“少爷,旅途劳顿,需要我为你按摩舒解一下吗?”

    她的声音仿佛具有魔力,李浩听完后,小弟弟立刻不争气地翘了起来,他用力抓着枕头,做了半天的思想斗争,最后咬牙艰难地道:“回去睡觉,休要乱我道心!”

    天快亮的时候,李浩做了一个春meng,meng中他与四女大战,以一敌四,最后自己终于缴械投降,然后他的内裤就湿了,李浩也随之惊醒,下身那黏黏的感觉让他很不爽,他偷偷地翻出自己的随身行囊换了条内裤。

    望着刚换下的脏内裤,李浩犹豫了,洗了还是扔掉?这是个难题。虽说出发前备了五条内裤,但想到去了庭州可能没机会再做内裤了,还是洗了吧,于是他拈起内裤偷偷走出帐篷,找了个没人的角落蹲下,从水囊倒了点水将内裤弄湿,抹上肥皂就开始洗内裤,洗着洗着,他忽然感觉脖子一凉,一柄快刀搁在了他脖子上。

    “什么人!”身后传来一声冷喝。

    李浩吓得赶紧举起双手,连声道:“别激动,自己人!自己人!”

    “起来!转身!把手里的东西丢掉!”身后的人高声冷喝,惊动了周围,立刻就有其他人朝这边跑来。

    “丢掉内裤?怎么可以,刚洗干净呢!”李浩的内心是拒绝的,于是他试着道,“喂,我可是李浩,你们的刺史大人!”

    “少他娘的胡说道!”身后那人闻言对着他屁股猛踹一脚,李浩触不及防,直接被一脚踹趴在地,他那个气呀。

    “发生什么事了!”彭海这时走了过来,询问情况。

    那个巡守士兵拱手道:“将军,卑职发现一个形迹可疑之人鬼鬼祟祟地躲在这里。”说着还指向李浩。

    “谁鬼鬼祟祟啦!”李浩气得猛然翻身站起,对着他大叫:“看看老子是谁,老子是谁!”

    那士兵借着微弱的光亮盯着李浩看了一眼,吓得脸色大变,赶紧跪倒在地:“李大人恕罪,小人不知是李大人,冒犯了李大人,小人该死。”

    “洗个内裤也被抓!还能不能愉快玩耍了!”李浩气得牙痒痒,真想一脚踹回来才解气,不过他还没那么小气,只能不断翻白眼。

    彭海赶紧帮忙求情:“大人恕罪,由于咱们一路屡次遇险,所以卑职要求他们夜晚值守之时必须格外小心,大人的安全最重要。”

    这时周围已聚集了很多人,包括秦素、图兰朵还有波斯姐妹都过来了,李浩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摆摆手道:“罢了,罢了,他也是职责所在,我不计较了,各归各位,散!”

    众特种兵还有右骁卫闻言纷纷散去,各归其位,秦素上前来柔声问:“公子,发生什么事了?”

    “额……”李浩好尴尬,也不知如何解释,只能敷衍道,“没什么事,我meng游了。”他说着把手藏到了背后,不让四女看到手中的内裤。

    图兰朵眼尖,发现了他的动作,装作要跟他说话的模样,来到他身边,趁着他不注意,忽然一闪身到他背后,从他手里夺过了内裤。

    “咦……什么呀,又湿又黏。”图兰朵拿到内裤后只觉这玩意湿湿黏黏的,很恶心的感觉,赶紧丢掉,还把手放在李浩身上擦拭。

    李浩怨念地看了看被丢在地上的内裤,忽然好想抽她一顿,但也只能想想而已,他还要故作轻松地淡笑:“一块抹布而已,抹布嘛,自然脏了。”

    “meng游拿块抹布,你真奇怪。”图兰朵把手放在鼻前闻了闻,并没有什么臭味,还有一股肥皂的香味,便猜想李浩可能是在洗抹布。

    他刚想说话,李浩赶紧装模作样地伸懒腰打呵欠,道:“啊,好困啊,赶紧回去补觉,明天还要赶路呢,你们也都回去睡觉吧。”说完逃也似地走了。

    第二天继续赶路,中午时分,他们在山脚一片树林中停军歇息,李浩刚找了一株树桩坐下,秦素忽然来到他跟前,把一个东西塞给李浩,李浩看了看,赶忙快速收了起来,满脸通红,这居然是昨晚被图兰朵丢掉的内裤。

    秦素也是俏脸绯红,道:“公子,你为什么喜欢穿这个?”他曾经去过一次桑拿,还准备为李浩按摩来着,那次他就看到李浩穿着这样的内裤,所以她对这个也不算陌生了。

    李浩见她都开口问了,只能厚着脸皮道:“这玩意,叫内裤,穿起来可舒服了,比兜裆布舒服多了。”

    唐朝男人都是穿兜裆布,倭国人觉得兜裆布是个神奇的东西,从大唐学了去,李浩也是穿越后才知道兜裆布原来是咱们老祖宗发明的,也算是内裤的雏形吧,不过兜裆布一般都太紧,这样对小兄弟的发育不大好,所以李浩拒绝穿兜裆布,自己找棉布让裁缝做了内裤。

    秦素听完他的话,很认真地点头:“公子总是能想出许多奇怪的东西来,不过公子想出来的东西虽然奇怪,但都是好东西,我相信这内裤也一定很好。”

    “那是必须的啊。”李浩顿时神采飞扬道,“我跟你讲,我至今发明了这么多东西,让我最满意的只有三样,第一便是卫生纸,造价低廉,干净卫生,咱府上所有人用了都说好,那是有口皆碑啊;第二就是这内裤了;第三才是洗漱用品,不过卫生纸和内裤这么好的东西,我没打算用来做生意,咱们自家人用用就可以了,哈哈哈……”

    “公子……”秦素欲言又止,面露羞赧之色。

    李浩见她言辞躲闪,还面露羞色,不禁有点想入非非,露出满脸淫荡的笑意,问:“何事?”

    秦素又吞吞吐吐了许久,才满脸通红地问:“公子,女子可以穿内裤吗?”

    李浩闻言虎躯一震,愣了片刻忽然激动点头:“可以!当然可以!太可以了!”

    他为何激动,因为他通过女人内裤想到了文胸,然后又想到了一样美好的东西-比基尼,李浩的意淫功力日益深厚,虽然秦素穿得严严实实地站在他面前,然而他的脑海中已经出现秦素穿着比基尼的样子。

    “公子,你怎么流鼻血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