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房车回大唐-正文 116章:薛仁贵的暗恋对象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醉卧花间.CS 书名:开着房车回大唐
    “李将军。”李浩笑眯眯地望着他,指了指三十个少年,问,“我的这三十个特……特别可爱的孩子们还不错吧。”他差点把说漏嘴,把特种兵给说出来。

    李元忠连番点头,目光一刻都未从这三十个少年身上移开,缓缓道:“这些少年若是再给我练上三五个月,上了战场少说也能以一敌五。”

    薛仁贵在一旁听得暗暗发笑,他训练这群少年,可不是为了以一敌五这么简单的。

    “其实,这只是我培养的一群部曲而已。”李浩风轻云淡地说道,“不过,我对他们的要求很高,毕竟……我很有钱,有钱到让人眼红的那种,你懂的。”

    李元忠也不笨,立刻便明白了他的意思,点头道:“确实,你坐拥庞大财富,部曲也必须是精锐中的精锐,只不过……三十人似乎有点少。”

    “是啊。”李浩道,“所以我正打算扩招新人,凑齐一百个,哦,对了,尽顾着说话了,都忘记介绍了,薛礼,过来见过左金吾卫折冲都尉李元忠将军。”

    薛仁贵赶忙过来行礼:“薛礼薛仁贵拜见李将军。”

    “薛兄客气了。”李元忠拱手还礼,然后转头对李浩说道,“现在我已被夺职,所以寺卿大人,以后这左金吾卫折冲都尉的称号,千万莫要再用了。”

    “好好好。”李浩笑盈盈地摆手,介绍道,“李将军,这三十个少年部曲都是由薛兄练出来的,薛兄是个有大本事的人才,有志投军报国,可一直无缘,只能在我这里暂居部曲教头一职,他那一身武艺和兵法,我亲眼见识过,十分不凡。”

    “哦?”李元忠转头看了薛仁贵两眼,目光有点复杂,薛仁贵看得出来,他还是有点瞧不起自己,也难怪,人家曾是正四品的金吾卫折冲都尉,自己只是一介白身,身份悬殊有点大。

    薛仁贵也是傲气的人,既然瞧出了李元忠看不起自己,又怎会无动于衷,于是他摊手道:“李将军,听闻金吾卫专门负责保卫皇城,守护圣上安危,所以个个都身手不凡,李将军既然曾官拜左金吾卫折冲都尉,必然是高手中的高手,不知可否赐教几招,好让仁贵开开眼界。”

    不等李元忠说话,李浩立刻拍手叫好:“好,高手比武,有看头!”

    虽然一直听说薛仁贵勇武不凡,但李浩招薛仁贵回来后还没见他出过手,所以当他听到薛仁贵主动要求跟李元忠比武时,立刻就高声赞同。

    李浩都这么说了,李元忠也不便扫了李浩的面子,傲然点头:“好,既然诗狂说薛兄你武艺不凡,那就一定不凡,正好李某也想见识一下!”

    还没开打,二人的言语之中就已满是火花,这时,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陆云忽然提议道:“少爷,既然他们二人比武,你不妨设个彩头,这样比武才更有意思呀。”

    “说得对!你提醒我了!”李浩猛一拍手,似是想到了什么,三两步登上校武台,高声道:“二位都是年轻英豪,不如咱们今日便来个比武招亲吧!”

    陆云闻言顿时脸红,又比武招亲,李浩就是比武招亲才认识自己的,而且自己还绑着李浩逼他成亲,现在李浩居然提出比武招亲,怎么看都像是在指桑骂槐,含沙射影。

    薛仁贵和李元忠也没来由地红了脸,他们刚听到设个彩头时,还以为设个财物什么的做彩头,却没想到是比武招亲。

    李浩见他们二人都不说话,顿时不开心了:“喂,你们两个咋不说话,答不答应啊,对了,李元忠你有家室了吗?”

    李元忠点头道:“我十岁时便已成亲,不过妻子命薄,怀胎十月生产的时候走了。”

    “哦,难产啊,你节哀。”李浩闻言安慰了一句,然后忽然语风一转,“节哀之后要便要好好生活,人嘛,就该往前看,既然你和薛仁贵现在都是单身,来一场公平的比武顺便赢个免费的媳妇岂不开心?”

    谁知薛仁贵却摇头道:“只怕不行,少爷,我心中已然有人了。”

    “啥?”李浩闻言激动惊叫,“你才来我这一年不到,就找到女朋友了?快说说,是那家姑娘不长眼看上了你……啊呸!是哪家姑娘眼光那么好看上了你?”

    “她就在你府内。”薛仁贵说到这里,脸已经红得不行了。

    李浩闻言却张目结舌,在自己家里,麻蛋,自己家几个女人自己扳着手指头都能数清,薛仁贵居然看上了自己的女人,不对,也有可能是金氏或者史晓云呢。

    李浩不得不问一句:“她是哪一个?”

    薛仁贵一张脸红得好似猴屁股,嗫嚅了半晌终于羞答答地说了句:“柳迎春。”

    “柳迎春?”李浩闻言一怔,特么的巧了,自己说要比武招亲的目标,就是柳迎春。

    这柳迎春是何许人也,其实是胡老汉的老婆的哥哥家的女儿,也就是柳氏的侄女,因为此女是三月十五的生日,所以取名迎春,乳名叫月娘。

    柳氏的侄女怎么会来了李浩家呢,还不是因为李浩的鸡叉骨店,当初李浩的生意才刚刚起步,做的鸡叉骨生意,需要招信得过的人手来做中层管理,胡老汉当时把自家亲戚都请了过来,其中就包括柳迎春的父亲柳正泰,别笑,很正经的一个人,只是名字有点不正经而已。

    柳正泰起初只是一个人过来帮忙打理鸡叉骨生意,做了一年多,竟不知不觉地赚了三十贯,他一看这可不得了,发了,赶紧把家里人都接过来,自然也包括他的女儿柳月娘。

    李浩是个好老板,不仅工资开得高,还帮忙解决住房问题,外地人想找官府买地是很难的,李浩直接授权给杜洪,让他在自家宅院东西两侧加建房屋院落,专门给这些中层管理住,这基本就是历史上最早的单位公寓了。

    由于这些房屋属于李府,所以薛仁贵才会说柳迎春就在李浩府内,这话也不算错。

    前段时间,胡老汉带着柳正泰来找李浩,让他帮忙替自己的侄女寻个好婆家,因为这柳迎春已经二十一岁了,算是老姑娘了,想要嫁个好人家很难,然而柳正泰家现在也算富裕,家产已经过百贯了,若是让柳迎春嫁到穷苦人家去吃苦,柳正泰还真有点舍不得,所以才来求李浩。

    李浩一开始有点拒绝,觉得他们嫌贫爱富,其次自己又不是媒婆,但当胡老汉领着李浩悄悄地去看了一眼柳迎春,李浩立刻就答应了,为啥,好看呗,虽然比秦素差了不少,但也绝对算是美女了,重点是身材特别好,目测是罩杯,李浩看完柳迎春后,就笑嘻嘻地问柳正泰:“正泰啊,若是月娘找不到婆家,少爷我可以收了吗?”说完朝着柳正泰连连挑眉。

    “啊?”柳正泰闻言一惊,随即尴尬得直挠头,看他那副为难模样,似乎不大愿意。

    李浩顿时不高兴了,其实他也就随口一说,开个玩笑而已,但柳正泰的反应真的让自己好失望,难道自己不够帅吗,自己不够有钱吗?

    柳正泰支支吾吾了许久,才道:“少爷……你不是已经有妻室了吗……”

    听到这句话,李浩明白了,柳正泰是真的疼爱自己的女儿,怕她给自己做妾室受委屈。

    李浩哈哈一笑,拍了拍柳正泰的肩膀,道:“跟你开个玩笑而已,莫要当真,少爷我府上那么多美女,还差你女儿吗,你放心,我一定给你女儿找个好丈夫,能封侯拜相的那种。”

    柳正泰和胡老汉两脸懵逼中。

    能封侯拜相,还单身?李浩认识的人中,似乎也只有薛仁贵一个了,没错,李浩就是打算给薛仁贵做做媒,可他又怕薛仁贵榆木脑袋不开窍,一直都没空说,所以今天才借着这个机会以比武招亲的方式提出来,在他看来,薛仁贵是妥妥地赢定了,为啥,因为他是薛仁贵呗。

    “巧啊,真是太巧了!”李浩忍不住击节叹道,“我原本就想说,谁赢了,我便替他与柳迎春说媒,娶个美娇娘回去,没想到你这家伙闷不吭声地就把白菜拱了。”

    一旁的陆云见李浩又出新词,忍不住问:“什么叫把白菜拱了?”

    李浩斜了他一眼,问:“什么东西才拱白菜?”

    陆云想了想:“猪?”

    “回答正确加十分!”李浩不再理他,回头对薛仁贵道,“薛兄,你说你喜欢柳迎春,不知可曾向她表白……那个……表明自己的爱慕之意?”

    薛仁贵再次脸红,摇头道:“薛某岂能行如此孟浪之事。”

    “孟浪个屁。”李浩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道,“那也就说你只是单方面地喜欢她咯?”

    薛仁贵脸红的似欲滴血,已经不好意思答话了,只能默默点头,一个大男人害羞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李浩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坏坏一笑后,高声道:“好,今日的彩头,便是柳迎春,你们二人谁能获胜,我便与谁结为异性兄弟,并以家长的身份替他向柳迎春父亲提亲,另设彩头一千贯作为成婚安家费。”

    李元忠闻言摇头道:“不成,既然那女子是薛兄心仪之人,李某怎可夺人所爱。”

    谁知薛仁贵听了李元忠这话后很不开心,说得好像自己稳赢似的,于是他冷冷道:“我赞同,若是我连心爱的女人都守护不了,还有何资格娶她!”

    “好!”李浩闻言拍手开心道,“要的就是这种舍我其谁的气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