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房车回大唐-正文 47章:李浩献策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醉卧花间.CS 书名:开着房车回大唐
    李浩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张软皮榻上,这不是一般的皮,是虎皮,一整张虎皮,暖和和的,李道宗送来的。

    李道宗听说李浩受伤了,很捉急,特地命了一名军医来给李浩治疗,还好李浩只是失血过多,暂时休克,没有生命危险,李道宗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紧张啊,长孙无忌的一席话时不时地就在他脑袋里晃,不管是长孙无忌看中李浩还是皇帝看中李浩,这都不重要,因为这两个人李道宗都得罪不起。

    李浩刚醒来,就听到一声惊喜叫声:“呀,你醒啦!”

    李浩虽然还没看到人,但一听这么脆的声音就知道是李屏,有气无力地道:“当然醒啦,难道你希望我长眠不起?”

    “你不要乱说。”李屏紧张地道,“这些不吉利的话不能瞎说的。”

    李浩干笑两声,想坐起来,刚动一下,肩膀和后背的伤就钻心的疼,痛得他咧嘴“嘶”地叫出声来。

    李屏赶忙按住他,急道:“你别乱动,董军医说了,你这伤至少要在床上休养好几天,等伤口愈合了才能动弹。”

    李浩闻言叫起来:“那我吃饭怎么办!”

    李屏理所当然道:“当然是我喂你啦,整个火头营还有其他人闲着么?”

    “那拉屎撒尿呢?”

    李屏:……

    要不是因为李浩救了自己,李屏真想大骂他一声无赖,然后扭头就走。

    李浩知道古代包扎伤口都用金疮药,然而古代战争要有将近一半的人是死于伤口发炎,没办法,古代没有消炎这个概念。

    别人不知道也就罢了,但自己知道啊,他怎么能不管,现在受伤的可是自己耶,正好他的背包里有消炎药,他就让李屏取来一粒喂自己服下,这才放心,天大地大,小命最大,李浩不得不承认,自己其实很怕死,这不丢人,一点都不丢人,真的。

    吃完消炎药,李屏又端来一碗汤药,老远就闻到一股浓烈的中药味,李浩脸顿时拧成了苦瓜,不肯喝,李屏各种劝,各种哄,画风一时间很诡异,感觉李浩就跟她儿子似的。

    最终李浩还是拗不过她,由她一勺一勺地喂自己喝药,才喝两勺,李浩忽然道:“对啦,我想起来啦,我是因为救你才受伤的吧。”

    李屏愣了愣,点头:“对啊。”

    李浩赶忙道:“汤药费,快赔我汤药费,我这算是工伤!”

    李屏:……

    李屏自认很有教养,但在自己的这位救命恩人面前,她实在有点忍不住想骂他,她有时候真不知道他的脑袋里整天除了钱还有什么,都伤成这样了,还想着钱。

    耐着性子给他喂完药,李浩拉着她要聊天,不放她离开,其实李浩也没啥别的心思,就很单纯地因为无聊,当然无聊了,躺在床上动都不能动,而且睡得饱饱的,一点都不困,不无聊才怪,有个人陪聊多好。

    但李屏却有点想多了,脸颊绯红,坐在他床畔陪他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这场战役,李浩这才知道,这一仗已经打完了,吐谷浑输了,伏允可汗逃了,逃入沙漠之中。

    不得不说伏允的选择非常正确,沙漠虽然气候恶劣,但对于吐谷浑人来说还是司空见惯了的,他们不怕,而唐军久居关中,很难适应沙漠的恶劣环境,这不,李靖已经召集各路行军总管开集体会议,根据李浩所知的历史,他们应该是在商讨接下来的到底是该追还是该退。

    李浩听完李屏所述,想了想,道:“你帮我写封信,等你爹回营,让陈老三送过去,叫他来这里一趟,我有话对他说。”

    李屏道:“有什么话我帮你转达便好了,何必让他过来呢。”

    “猪脑子!”李浩翻了个白眼,道,“你可别忘了,你的身份不能暴露,还是少跟你爹见面为好。”

    “哦。”李屏撅嘴起身,去找纸笔。

    李道宗刚回营,就看到陈老三站在牙帐门口,陈老三主动上前递上李浩的信,道:“报总管,李浩让属下将这封信亲手交于总管。”

    “哦?”李道宗挑了挑眉,接过信,随手拆开。

    字体很熟悉,一眼就看出是他女儿的手笔,内容也很简单:属下有紧急军情,望总管移尊驾一晤。

    李道宗合上信后神情变幻数下,忽然转头朝陈老三道:“带我去见他吧。”

    “是。”陈老三领命,带着李道宗前往火头营。

    李道宗进入李浩营帐时,李屏就坐在榻边,她已经好多日没见到李道宗,一见面就忍不住起身欢叫:“爹!”

    “咳咳……”李道宗干咳几声,没有应答。

    李屏立刻想起了李道宗的警告,讪讪站到了一旁,模样有点委屈,李道宗走到她面前,柔和地看了她一眼,道:“才几日不见,瘦了。”

    李浩笑着打趣:“哪有瘦,我天天好吃的供着她,都快养成小猪了。”

    李屏闻言噗呲一声笑了起来,赶忙用手捂住嘴,强忍着笑。

    “你这小混账。”李道宗笑着转身来到榻边坐下,缓缓道,“这次你立功了。”

    李浩笑嘻嘻地问:“总管大人是指什么?”

    “自然是说你援救粮草了。”李道宗挑了挑眉,又补上一句,“当然,还要多谢你救了屏儿。”

    李浩嘿笑:“谢就不用了,你瞧我为了你一句话,拼命护她周全,都伤成这样了,怎么说也得给我个几千贯汤药费吧。”

    李道宗闻言一愣,随即笑骂:“你这小混账,好好说话就会死么?”

    李浩闻言干笑了两声,转移话题:“总管大人,这次大总管召集你们商议军事,是不是商讨追击还是退兵的事情?”

    “这你都知道?”李道宗惊讶地望着他。

    李浩笑了笑,又问:“不知结果如何呢?”

    李道宗摇头道:“大家都认为伏允逃入荒漠之中,大唐军队不宜追击,而且大军所剩粮草不多,追下去恐有危险,唯有侯君集主张乘胜追击,一举将敌人歼灭,大总管一时也难以抉择。”

    李浩很认真地听他说完,然后问:“那么总管大人你的意思呢?”

    李道宗愣了愣,已经明白了李浩这次叫自己来的用意,心中惊讶,难道李浩要跟自己说的重要军情跟此事有关?虽说李浩职位卑微,德行欠缺,但他可不敢轻视李浩,便道:“我也认为穷寇莫追,沙漠中的气候着实恶劣,而且道途难辨,咱们的粮草也确实不多了。”

    李浩道:“总管大人,恕我直言,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你们若放走伏允和他的大军,那么这次的胜利将毫无意义。”

    李道宗闻言怔忡了片刻,无奈点头轻叹:“你说得对。”

    李浩接着道:“沙漠的环境确实恶劣,不过,这并不能阻碍大唐军队的铁骑,伏允也不可能一直躲在荒漠之中,他必定是逃往伏俟城的,只要咱们大唐军队分南北两路追击,北路先击伏俟城,再断其往祁连山退路,伏允便会改道往南,而南路军往牛心堆和积石滩处断其南逃路线,伏允必定溃败,到时候他只能往西逃投奔于阗,可往西乃是突沦川(塔克拉玛干沙漠),可不是那么容易渡过的。”

    李道宗闻言震惊,他原以为李浩不过是个混账玩意,没想到他对行军之道竟有如此深的见解,而且连伏允的逃跑路线都预料到了,仔细想想,他所说的逃跑路线可行性非常之高,一时间他都不敢相信这些话是李浩说的。

    李浩见他沉吟,缓声道:“总管大人,这可是你立功的好机会,虽然你的官位已经无可再升,但你必须提高你在皇上心中的地位,你懂的。”

    李道宗闻言浑身一震,用震惊的目光望向李浩,他感觉现在说话的这个李浩跟之前自己见到的完全就是两个人,简直就是一个城府颇深的老成谋士,一下就戳中了自己的软肋。

    没错,他这个皇室宗亲的身份十分尴尬,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在大唐朝堂之上混得非常好,然而这个皇室宗亲的身份太拖后腿了,他时时刻刻要看着李世民的眼神,一旦发现李世民眼神不好了,赶紧装孙子,没办法,谁让他姓李呢,这个李不是一般的李,是皇家独有的李,大旗一举就能做皇帝的那种。

    想要保住身家性命,李道宗唯有两个方法,第一,不犯错,不能让李世民逮到自己的把柄;第二,就是增加自己的筹码,什么才是他的筹码呢,那就是有用了,只要有用,哪怕是头猪,主人也舍不得杀的。

    大唐虽然武将颇多,然而许多大将已慢慢老去,再强的人也禁不住岁月的摧残,李道宗有一个绝大的优势,这个优势就是他还年轻,他才三十五岁,正值鼎盛之年,只要他立下一功,李世民就会记在心上,当他哪一天发现朝中众将都老了,他会想起,咦,我好像有那么一个宗亲,他打仗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不如让他上吧,然后李道宗的筹码就会不断增加,身家性命就有保障啦。

    李道宗思量许久,肃然起身,朝着李浩一拱手,道:“多谢你提醒我。”

    李浩虽然不能动,但眼睛能眨啊,他快速眨眼,一脸无辜地道:“啊?我提醒你?我提醒你啥了?我刚刚在睡觉,说了好多meng话,李总管你听到了什么吗?那是meng话,你就算听到了也千万莫要当真啊!”

    李道宗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蠢蠢欲动,很想抽他。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