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房车回大唐-正文 38章:李浩从军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醉卧花间.CS 书名:开着房车回大唐
    李世民身为当今世上最强大的男人,然而他的威严一再受到吐谷浑的挑衅,他已忍无可忍,下诏大举征讨吐谷浑,以李靖为西海道行军大总管,节度诸军,兵部尚书侯君集为积石道行军总管、刑部尚书任城王李道宗为鄯善道行军总管、凉州都督李大亮为且末道行军总管、岷州都督李道彦为赤水道行军总管、利州刺史高甑生为盐泽道行军总管,以及突厥、契苾的兵马分道出击吐谷浑。

    这可是大唐的豪华阵容,也说明李世民绝对是动了真火了。

    李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点都不吃惊,为啥,因为他知道历史呗,然而当他安心躺在院中躺椅上吃枣的时候,一道圣旨忽然降临,把他打入懵逼状态。

    来传旨的是老熟人,黄安,李世民让黄安给李浩传旨的时候,黄安本想拒绝的,但是他还不想掉脑袋,所以也就不敢抗旨了。

    李世民的旨意很简单,大致意思是说:李浩啊,你可是咱们大唐的五好青年,为大唐立下了巨大功劳,现在国家有兵事了,你身为杰出青年,是不是该来参与一下呢,年轻人嘛,就该历练历练,天天窝在家里偷懒算怎么回事嘛,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随军出征吧,跟在任城王李道宗账下,做个从九品的陪戎校尉,嗯,就这么多了,钦哉谢恩吧。

    对于这道圣旨,李浩也想拒绝,不过他跟黄安一样,怕死,只能憋屈地接旨了,他很纳闷,自己好好地窝在家里闷头发财,李世民怎么会想到让自己随军出征的,难道身为一个皇帝整天闲着没事干就惦记着自己,这不科学啊,堂堂天可汗难道每天这么闲?

    怀着满腹的疑问,李浩带着一份厚礼去了卢国公府找程咬金,一进门就听到程咬金魔性的笑声,然后不等他开口问话,先按到位置上来一碗酒,没错,正是他家酿的仙人酿,五十二度的哟。

    半碗酒下肚,李浩脸都绿了,赶紧趁着酒劲还没发作,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程咬金听完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很久才挑着眉毛道:“臭小子啊,你真以为你捅了长孙家的煤炭生意还能好好地在长安待着吗?”

    李浩闻言浑身一震,刚喝下去的酒就化作冷汗流了满背:“是长孙无忌捣的鬼?”

    “什么叫捣鬼。”程咬金翻了个白眼,“你小子说话老夫就不爱听,长孙无忌顶多算是对你敲打敲打,给你个警告而已,他要是真想对付你,只怕老夫现在要坐在你坟头上跟你说话了。”

    李浩听了这话顿时放心不少,既然长孙无忌没有害他的心思,那他就可以安心随军出征了,不然他还真怕在军营里一觉醒来发现脑袋不见了,以长孙家的势力,在军营中安插几个杀手还不是跟玩儿似的。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李浩还是对程咬金说道:“程叔叔,麻烦你帮我传个话给长孙伯伯。”

    程咬金闻言两眼一瞪:“啥,你叫他伯伯,称老夫为叔叔,你敢瞧不起老夫!”

    李浩顿时一脸黑线,赶忙解释:“程叔叔误会了,其实,到了你们这年纪,叔叔远比伯伯好,毕竟一寸光阴一寸金嘛,呵呵呵……”

    程咬金一听这话顿时舒坦了,说得对啊,老子比长孙老匹夫年轻,他比老子死得早,开心,真开心,这小混账真会说话。

    言归正传,李浩继续道:“请程叔叔帮我带话给长孙伯伯,就说晚辈无意捣了他的煤炭生意,心中愧疚万分,抱歉的话晚辈不多说,待征战归来之时,晚辈给长孙家送一个比煤炭生意更赚钱的生意。”

    程咬金闻言顿时双眼放光:“啥生意,你小子到底憋了多少龌蹉主意,快快说出来让俺听听……不对啊,你把生意给了长孙老匹夫,那我老程家可捞不到好了,不行,万万不行。”

    李浩笑呵呵地说:“程叔叔放心,我还有好的生意跟程家合作,一直给你们留着,不会少你们的,你把心放肚子里,就等着数钱吧。”说完眉毛连挑。

    程咬金这下开心了:“好,果然是老夫的亲侄子,来,干一碗!”

    李浩:……

    李浩又醉了,而且烂醉如泥,不省人事,这次程咬金没留他过夜,而是派了一辆马车把他一直送到家门口。

    第二天李浩醒来,头疼欲裂,想起昨天的事情,李浩暗暗慨叹:“吗的,以后再也不去程家了,简直就是老虎窝,不喝醉不准走,老子才十四岁……啊,不对,过完年了,十五岁了。”

    圣旨定下大军开拔的日期是明天,李浩必须今天下午去军营报到,去了就不能再回来了,明天卯时就要随大军开拔离开长安。

    在这之前,李浩自然要做一番准备,去打仗嘛,武器自然要带的,因为唐朝是府兵制,府兵平时为耕种土地的农民,农隙训练,战时从军打仗,府兵参战武器和马匹自备。

    李浩昨天接到圣旨的时候就让杜洪替自己买了一匹战马和一柄唐刀,而他自己也收拾好了行囊,行囊中带了一些换洗衣裳,一个军用望远镜,一个指南针,一柄鱼镖弹弓,一柄钢珠弹弓,五根鱼镖,斤钢珠。

    李浩的弹弓现在可是十股绳,威力非常大,钢珠弹弓的有效杀伤射程能达到七十米,而鱼镖弹弓的有效杀伤射程则达到恐怖的一百米,几乎赶得上弓箭了。

    要是在以前,以他的臂力,也就能拉开四股绳的弹弓,现在不一样了,穿越之后身体异变,力气变得好大,单手举起百来斤的石锁都不成问题,拉开这十股绳的弹弓自然也轻而易举。

    准备好了一切,李浩骑上马,前往长安,一家人站在门口目送他离开,胡大海望着李浩远去的背影,忍不住就掉下了眼泪,当他转头看其他人时,发现他们也都两眼泛红,显然都舍不得李浩离开。

    李浩在家的这段时间看似没做什么,但他已经让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家的存在,那种其乐融融之情,只有家人之间才能拥有,很显然,他们已经对这个家有了归属感,而李浩自然也成了这个家的主心骨。

    李浩到长安的时候,只见长安城外驻扎了不知道多少军队,一眼望不到头的营帐,宛如汪洋大海,看得李浩一阵发呆。

    呆愣了很久,李浩开始寻找自己的军营,他被分配在李道宗麾下,李道宗是鄯善道行军总管,他先去正南边的军营问了问,这是李靖的西海道军营,向他们打听了一下,鄯善道军营在东边第二个,李浩又骑着马屁颠屁颠地往东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军营。

    进军营要进行身份盘查,李浩免得麻烦,直接把圣旨拿出来给他们看,守卫们吓了一跳,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圣旨,赶忙对着圣旨下跪,然后带着李浩去兵备处报到,领取军装,安排职守。

    兵备处把李浩安排在李道宗的亲卫队,李浩听到这个职守后先是一愣,随即会心一笑,知道这肯定是李道宗安排的。

    军中主将的亲卫队向来都是最精锐的士卒,他们不需要懂什么兵法和战术,但是必须都是高手,因为他们要保卫主将的安全,当需要亲卫队出动的时候,说明主将的生命已经受到了威胁,又或者是遇到异常艰巨的任务了,亲卫队就是主将身边的最后一道防线,而亲卫队与其他职位相比,自然是最安全的。

    不过亲卫队的门槛很高,首先要求有一身强大的武艺,必须弓马娴熟,然后还得家世清白,必须确认忠于大唐忠于主将,倘若亲卫队中混入内鬼,那简直就是灾难。

    李浩显然达不到弓马娴熟武艺超群的门槛,李道宗之所以把他编入亲卫队,分明就是想保护他,为啥,因为李浩是皇帝指定出征的少年英杰,皇帝为何会这么做,李道宗不清楚,但他知道,李浩不能出意外,否则自己会有麻烦,这个麻烦可大可小,他不敢冒险,既然如此,还不如把李浩放入亲卫队,待在自己身边,一来可以保证他的安全,二来他也很想会一会这李浩,因为最近李浩的名声在长安可不小,先是平定瘟疫,后又打伤了卢国公程咬金的嫡长子,接着献出一张药方稳住了长孙皇后的多年顽疾,然后又诡异地跟程咬金合作抢了长孙家的煤炭生意,这些事情无论哪一件都不是小事,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出来,一定不是等闲之辈,他很想见识一下这个被皇帝如此看重的少年到底是什么样儿的。

    李浩的住处被分在亲卫队的营帐中,和他同营帐的一共有七人,有四个人正在执勤,还有三个人在帐中休息,李浩的到来让他们感到惊讶,虽然亲卫队长跟他们说过,会新来一个亲卫,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来的人会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李浩一个人站在营帐中,其余三个人呆呆地望着他,场面一度非常尴尬,不过李浩可不是冷场王,他干笑了几声后,忽然问:“各位战友,吃了吗?”

    对于这句问候,三个亲卫瞬间懵逼,为啥,因为现在刚过午时不久,在唐朝可是没有吃午饭的习惯的,军中亦是如此。

    愣了很久,一个鬓角花白的老亲卫怔忡回答:“现在……才过午时,吃什么饭?”

    “吃午饭啊!”李浩双眉一挑,卸下背包,从里面取出一个油纸包,展开一看,里面裹着七个黄橙橙的黄桥烧饼,一股香味顿时扑鼻而来。

    李浩大方地把油纸包摊在案上,笑呵呵地道:“来,大家来吃烧饼。”

    三个亲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人上前。

    李浩尽量表现得很自来熟,笑呵呵地拿着黄桥烧饼一人两个,塞进他们手中,然后自己拿起两个吃起来,吃了两口,见他们还望着自己发愣,不禁睁大眼道:“吃呀,可好吃了,保证你们都没吃过。”

    他们确实没吃过,在大唐,别说是黄桥烧饼了,就算是普通的酥甜烧饼都没问世呢,只有胡饼。

    李浩的热情好客让三个亲卫有点尴尬,那个鬓角斑白的老亲卫忍不住咬了一口,然后双眼顿时放光,惊喜大叫:“嗯,好吃!太好吃了!”说完呼噜呼噜地狼吞虎咽,瞬间就把一只黄桥烧饼全给塞进了嘴里,那速度惊得李浩目瞪口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