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庶子为政-穿越之庶子为政 第二百七十五章 冷暖自知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长蘑菇的木夕 书名:穿越之庶子为政
    ();    “我只是想,你要好好想好其实你有很多选择的,真的。”

    “这句话,也送给您。其实,清荫阁本身就很讨巧,清荫阁不挑剔出身,什么人都要,这样的话,您能保证,这里面没有和京墨大人一样的人吗?在我看来,清荫阁比您想象的,要知名得多。”

    “我不愿去问那些,总让人感觉,清荫阁别有所图。”

    想到这些,凤咏便觉得,自己,确实是想太多了。

    不管陵游怎么样,至少表面上还会对正初好,自己想那么多干什么呢?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正初也不是小孩子,难道,谁对他好他自己都不知道么?

    白兰当然也是好意,自己也知道,她不过是担心正初这个孩子罢了。

    不管正初和她的关系怎么样,她是真心拿正初当弟弟,其实大家都能看出来。

    白兰一直是个比较温和的人,极少数和自己争吵,就算争吵,也很快就会和好,但是只有正初这件事情上,白兰是认真的。

    “唉。”

    “怎么了?这不是还没走,为什么这么伤感?”

    “你不懂,师傅,不如表面上看起来的轻松,清荫阁,很多事情,他还是无能为力的。偌大一个天青山,他也不过是在这些弟子打招呼的时候,才真正是这个阁主。这些日子,我仔细想来,当初,陵游为了护住繁缕,到底付出了多少,我们都不得而知。京墨说,繁缕对陵游是特别的,说的也就是这些。”

    “凤咏,你要知道,每个人人生中,总有这么个特别人的存在,比如说,同样是跟从的人,正初与南星他们,就不一样,但是正初和小齐,又不一样,这些就是这样,没有理由的。很多东西不是表面的亲近就是真的亲近的,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你明白这个意思吗?”

    “你的意思难道是说,陵游与繁缕的关系,并不是真的那么亲近吗?可是我明明看到,繁缕对他,确实是不同的。”

    “你还是不懂么?我的意思是说,姑父和师傅,就像是一对夫妻,因为夫妻是没有血缘的亲人,在一起就是一个人,分开则形同陌路,甚至老死不相往来有之。而他们也是,虽然看起来亲密无间,但是其实一旦分开,就什么都不是了。很多时候,他们不过是因为都在为清荫阁办事,才会让人有那种感觉的。虽然表面上,姑父对师傅,是和对别人不一样的,但是你仔细想想,姑父对师傅,真的超越了亲情么?并没有。至少在姑姑的事情上,他们就不是那么亲密无间,互相理解,不是么?”

    “你什么意思?”

    “姑姑的事情,其实师傅心中根本就觉得是不对的,师傅和正初是一个想法的,觉得人死了就是死了,可是姑父不这么认为。但是事实呢?其实师傅早就知道,姑父根本不可能起死回生,但是却放任姑父这么多年这样做了,这说明什么呢?你要知道,别说是你,就算是正初,他要用心尖血炼丹,我都会拼死反对的,可是师傅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反对一下,也就拉倒了,不然,姑父不会变成那样,不是么?但是你如果说他们俩关系疏离,倒也不对,师傅放任姑父随意用天材地宝,甚至不惜放下清荫阁的事物,满天下去寻正初回来,这又说明,他们俩关系也不是那么远。但是归根结底,师傅很大部分,是因为清荫阁,因为师兄弟情分,而不是因为他们俩关系好,你明白吗?

    这么说吧,其实师傅毕生最大的追求,是振兴清荫阁,而不是其他。姑父对他,不过是其中必经的风景罢了,不是那么重要,但也不是那么不重要。说实话,姑父对他而言,不过是比其他师兄弟关系更加亲密,并且大家都为了清荫阁好而已。如果换成别的关系好的师兄弟,师傅也会这么做的。”

    “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不是我怎么会这么认为,而是事实就是如此。真的在乎一个人,是会想要他好的,不会放任他这样越来越差,不去干涉的。不要说什么干涉了无用,姑父这些年,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但是他不过是随便反对了一下,并没有做那些事情,如果是我,直接停了天材地宝,这样,姑姑很快便会下葬了,根本不用等到现在。”

    “你的意思是不是想说,师傅也想看看,起死回生是不是真的存在,才让繁缕前辈试验的?你是想说,师傅拿白夫人当试验品?”

    “难道不是么?师傅根本不在乎,这些邪门的方子会造成什么后果,也从未想过,心尖血炼丹对姑父身体的影响,他只想到自己,想到清荫阁,想到清荫阁如果真的可以起死回生,可以发扬光大,巩固清荫阁在这个行业的地位,所以他才会这样放任不管。他的反对,不过是害怕大家说他冷漠无情所做的表面文章罢了。”

    “你什么时候这么想的?还是你从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这些事情,我从未我我不觉得师傅是这样的人他明明不可能啊他对正初,一直都视如己出啊怎么可能呢”

    “呵,视如己出?视如己出的人,会眼睁睁看着正初受伤再让人出手相助吗?如果我没猜错,正初刚刚受伤不久,他就出现了吧?他到底是在做给大家看呢,还是想要救正初呢?如果想要给正初一个教训,可以在还没加害正初的时候,就出手相救,正初这么聪明的孩子,会不明白这些么?这么说话,还真让人不理解呢。”

    “你这么说倒是有些诛心了”

    “你自己想想吧,正初和我们回来之后,师傅和正初的情况,你就明白了,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弄得好像我有意在抹黑师傅一样。”

    “兰儿,我从未有什么别的意思,这些事情,我们”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就是说,只要师傅能够对正初好不就好了么?我知道的,所以我也没有说啊,是不是?正初现在,待在清荫阁,是最好的,这些事情,我心知肚明。再说了,师傅做再多事情,都是为了清荫阁,我并不觉得有问题。就像之前说的,师兄弟那么多,总有亲近的,也总有疏远的,这些事情,全在于俩人的缘分,不是么?很多事情,不能强求。”

    “你明白就好,再说了,不管师傅什么想法,他对我们,终究是没什么恶意的,只要他不害正初,我们有什么好说的呢?师傅多年未婚,正初聪明伶俐,说不定,师傅真的可以视如己出呢?师傅这么多年,也需要自己的传人吧。这些事情,暂时不需要我们担心。正初也不是小孩子了,很多事情,还是会分辨的。”

    “那倒是,正初真的比当初成熟多了,这才过了多久。”

    “那可不是?只是这成熟的代价,确实是太大了,唉。”

    “这些都是没办法的事情,说实话,姑父和姑姑的事情,很多时候,也只是姑父一个人走不出那个执念罢了。人死不能复生,小孩子都懂,但是,关心则乱,再说了,这是清荫阁,那么多不能治疗的病,都能治好,姑父觉得有救也不奇怪。他所作所为,不过是太想留住姑姑了,我觉得,正初心里也不是怪他的。只是想要让他走出自己设立的魔障,看看周围的人罢了。”

    “有时候,执念真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一念之间生和死,唉。可怜了正初,才找到父亲没多久,就”

    “这些也是没办法的,我不也是么?才知道真相,亲人就死的死,流放的流放了,这些东西,没办法的,只能感叹,缘分不够,难道,还能怪老天爷么?有时候我都想,可能我留在这,就是为他们沉冤昭雪的,不然,全家都死光了,怎么会一直找不到我,还让我到这里呢?”

    “兰儿,你若能如此想,真的很好,白家之事,我们终究有一天,会还一个公道的。”

    “我也认为。”

    “师傅,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我私人的玉佩,是门主玉令的缩小版,只要拿着这个,所有清荫阁弟子都会义不容辞把这个交回来给我,并且帮忙携带消息或者物件。现在的情况下,我无法帮你什么,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一定会倾尽一切帮你的。”

    “这个东西,当初给过姑父吗?”

    “没有,因为繁缕不需要这个。”

    “是姑父不需要还是您没有给呢?师傅,您到底是清荫阁的阁主陵游,还是姑父的师兄陵游呢?您对姑父,是不是真的,无愧于心呢?您在姑父去世之后,到底是愧疚,还是难过呢?”

    “我”

    “师傅,很多事情,虽然我不说,但是不代表我不知道,当初的事情,我也是一幕幕都看在眼里的,正初也好,姑父也好,很多事情,我比任何人看得都明白,而您现在的行为,我也说不好,是对凤咏的爱护,还是,为了给清荫阁留下个后手呢?凤咏,虽然是一个弃子,但是,在您看来,还是有利用的价值的吧?比如说,您早就知道了,京墨大人和凤咏的关系,是不是?”

    “兰丫头,你这是什么意思?我”

    “师傅,我不傻,京墨大人隐姓埋名这么多年,我不信老阁主和你只字未提,就算老阁主一字不说,我不信您不会去查证,其实,您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您把凤咏带回来,第一,是为了给姑父交代,顺利带回正初。第二,就是为了,让凤咏碰上京墨大人,在清荫阁日后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可以利用这个人情,让索尔族在背后帮个忙,对吧?”

    是啊,只有面对正初的事情,还有繁缕的事情,白兰才会去说这些。

    那时候容妃的事情,自己那样,白兰也不过是和自己争执一番罢了。

    “你真的觉得容妃可怜吗?”

    “嗯。女子入宫,本就不易,这么多年,君心难测,本来都封贵妃了,突然被打入冷宫,你说呢?而且,她也是受四皇子威胁。作为董家唯一的希望,有时候做事,也没办法太随心所欲,有许多不得不做的事情,也有很多昧着良心也必须得做的事情。你看董良玉在凤王府,就知道,没有本事的董家女儿有多受气了。唉,我原本以为,我知道真相,会和京墨一样,甚至比他还厉害。可是知道了之后,我反而退却了。因为当我知道,很多我不得已要做的事情,触发了那么多后来的事情,还死了那么多人,我最恨的,反而不是他们,而是我自己。”

    “你那你,还想报仇吗?像他说的一样,让他们付出代价吗?”

    “如果你知道,白家之祸,只是源于一个莫须有的传说,源于人们的贪念,你会让人们都付出代价吗?”

    “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什么叫,白家之祸,源于一个莫须有的传说?”白兰有些吃惊。

    “白家是皇族之后,有这很多连皇帝都不曾见过的珍宝,若是算财富,自然没什么好觊觎的,可是据说,白家先祖把当年造反要用的财富都储存在了一个秘密的地方,里面不仅有金银珠宝,还有军事兵书,稀世神兵等等,远远比皇帝的国库要多得多。可是你也知道哪有什么宝藏,那宝藏传说无非是白家先祖为了激励后人造反复国编造的传说罢了只是这传说,越传就越像真的,导致大家都相信,白家确实有这个宝藏。甚至于白家的人都这么认为。白氏一族看来,白氏宝藏之所以这么多年都没被发掘成功,可能是人不对。因为最早的时候,白氏族人重男轻女,男子娇生惯养,自然不可能干这种事情,所以说不定,到时候放置财宝的也是女子。所以他们想着利用女子看看能不能找到这个宝藏还为此炸死了两个白家的女儿。”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