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撩人了,娘子-惑心劫 死里逃生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笑容浅浅 书名:别撩人了,娘子
    “放肆,我看你还真的是胆大妄为啊!”

    “你知道他是谁吗?我的人!”

    姬凤苏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宗主看着这个漂亮得像仙女的小姑娘有些缓不过来,这些年来,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不敬。

    “小姑娘,本宗主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勇气敢这样在本宗主面前说话,不过凭着你刚才的话,就够你死一百次了,难得看你长得不错的份子上。”

    咦!莫非这白头发的宗主还是个颜控。

    看她长得好看,产生了惜花之情。

    看来她这容貌还是有点作用的嘛?

    姬凤苏忍不住的洋洋得意,在一边安安静静做个木美男的纳兰识心,忍不住捂额,都什么时候了,还能在这种时候自恋,他也是服了。

    纳兰识心可不像姬凤苏那样的天真烂漫,刚才是不关他的事情,自然可以高高挂起,降低存在感,现在姬凤苏来了,又这样傻不愣登的样子,忍不住的心都提起来半截。

    “宗主大人恕罪,此女脑子有问题,弟子这就带她下去看病。”

    纳兰识心只想将姬凤苏拉下去,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

    可是他手还没拉住姬凤苏,就被她恶狠狠得拍了一下手心,“滚开,不用你假好心。”

    “闹什么闹,在本宗主面前打情骂俏的,你们俩是嫌活得太长了呀!”

    宗主忍不住的发火了,看向姬凤苏,他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被胡弄的,刚才还想叫人来,把这好看得跟小仙女一样的女人拉下去,痛打几个板子。

    现在嘛!

    瞧刚才还闷声不出气的纳兰识心,还有眼巴巴的看着的白公子,这小仙女,压根就是那个拿走王蛊的死丫头。

    “小姑娘啊!只要你配合本宗主,本宗主就将你的人放了如何。”

    “怎么配合啊!”

    “乖乖的不动,只要让本宗主将你体内的虫子拿出来就好了。”

    这哄小孩的话语,没想到用到了她身上。

    姬凤苏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死老头,你这不是分明要我的命嘛!还配合你,我呸。”

    宗主大人也不气恼,只是手上的力气大了几分,狠狠地掐着白公子的脖子,“看来,你是不想救你的小情人了。”

    姬凤苏也不怕他,直接取下自己头上的簪子,对准了自己的心口,“这王蛊啊!本姑娘呢?算是琢磨透了,本姑娘一死,王蛊也自然活不了,可是若是本姑娘乖乖的配合你,这王蛊倒是可以活,只是这效果就差了。”

    “可是本姑娘照样也活不了,你说本姑娘凭什么便宜了你呀!”

    “有本事你弄死他啊!你弄啊!你弄死他了,本姑娘立刻下去陪他。”

    宗主大人没有在加紧自己手上的力气,可是也不松开,“死丫头,你骗谁呢?这样说来,我也得不到什么好处,既然如此,你们要去死,本宗主干嘛要拒绝呢?”

    话说完了,宗主大人就要掐死白公子。

    为什么不按套路来啊!现在不是应该求着她不要自杀的吗?

    不可以,不可以……!

    她不想死,也不想白公子死。

    现在的情况分明就是,要么两个一起死,要么她死白公子活。

    这个白头发的宗主心实在是太狠了,怎么办,宗主明显得不到好处,是不会善罢甘休。

    本来还胜券在握,大摇大摆的走出来,以为可以安安全全的拉着白公子回去,没成想反倒是让局面变成了这种样子。

    想办法,想办法啊!

    可是现在还有什么好办法可以想的呀!

    她这个猪脑袋啊!

    “咳咳咳……。”

    在这个紧张的时候,纳兰怎么还有心情咳咳咳,烦死了。

    不对,不对,纳兰怎么可能那么不识趣。

    姬凤苏刚好撇到了纳兰识心手掌心的血迹,大男人的,又不跟她们女人一样,动不动就气得掐自己手。

    掐得出血为止。

    等等……是血。

    “我想到了,宗主大人,我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我可以不用死,你也可以得到你想要的。”

    宗主大人已经将白公子掐得翻起白眼,姬凤苏有些心疼,可是内心深处竟然有些幸灾乐祸,这是怎么回事。

    姬凤苏懵逼不过一秒钟,就恢复了原状。

    “你先放开他,他都快被你掐死了。”

    “不,你先说。”

    宗主大人讨价还价。

    “你先放开啊!你没看到他那么难受吗?”

    宗主大人见姬凤苏越是着急,越是起了捉弄的心思,反正他现在非常的不高兴,自然是要人跟着他不高兴才对。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有办法是真是假,万一你耍了本宗主怎么办!”

    在白公子快被掐死的时候,就松了一下手劲!让他喘过一口气之后继续掐着。

    “你……我身上的血,王蛊本就可以滋养身体,延年益寿,王蛊值入我的身体越久,我的身体就越宝贝,这血仍是人体内最珍贵最精华的部分,若是你喝了我的血,岂不是比你将那已经过主了的王蛊,再次种入自己身体的强。”

    “且不说容易反噬,那威力也大不从前,甚至还比不上你的那些好东西呢!”

    幸亏之前的日子里无聊,白公子给她科普了这些,否则真要死了。

    只是这喝血的说法,她也没听说过,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罢了,先死里逃生过这一次,以后找机会离开,她可是听说了,他们生死谷的势力也不怕这个万蛊宗。

    姬凤苏的说辞成功的说服了宗主大人,延年益寿现在是他的第一目标,他已经差不多活了两百岁了,这还得益于他的内功。

    人活得越久,越怕死。

    现在他大寿将至,怎能不急。

    “这喝血的说法,本宗主从未听过,要想本宗主听你的,除非,你先弄一碗血来。”

    什么……姬凤苏被吓到了。

    要放血啊!

    宗主大人看到了姬凤苏苍白的脸,瞬间脸色都不好了,原本已经松了手的,下一秒就又掐上了白公子的脖子。

    “莫非,你是戏弄本宗主。”

    “不是,不是,只是我以前身上被人下过毒,好不容易植入了蛊之后,现在身上还要残留的毒,需得过上几日才行。”

    “你先放血,本宗主才信。”

    姬凤苏在内心里狠狠地骂了几句宗主老狐狸,只能老老实实的割破了自己手指,血里带着几分乌血,这才让宗主彻底相信。

    “宗主大人若是想快些得到珍贵的血液,弟子还有个办法。”

    本想搀扶着白公子离开的姬凤苏,在此时听得纳兰识心这样说,心里好复杂。

    刚才是纳兰提醒的她。

    可是现在,不会又要出卖她来吧!

    可是她不想听,一点也不想听,姬凤苏搀扶着白公子离开得更加的快。

    并没有听到纳兰识心后面的话。

    一路快步走,白公子本来被掐脖子得体虚,更加提不起力气来,白雪纷飞,梅花玉洁,两人摔倒在地。

    “啊呀喂!我的老腰啊!小凤凰,你这是在谋杀亲夫啊!”

    白公子打趣道,姬凤苏气得只好狠狠地掐一下白公子的腰间,“就会胡说八道,你是谁的夫啊!”

    “小凤凰,怎么生那么大的气啊!”

    白公子问出了原因。

    姬凤苏复杂的说道,“你说我的血真有作用吗?我害怕是假的,到时候咱们逃不了怎么办,我好害怕。”

    虽然宗主大人的人品不怎么样,可是人家有实力啊!姬凤苏第一次见到比她师傅还要武功高强的人,她自然是怕的。

    “不知道你的血有没有作用,那你刚才还说得那么言之凿凿。小凤凰,我也是服了你了。”

    白公子敲了敲姬凤苏的脑袋,欣慰的眼神让姬凤苏有些愣住了。

    怎么感觉这是看女儿的眼神啊!

    ……!!

    “你别打趣了,纳兰那个小人,刚才还是他提醒我的呢!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的血到底有没有作用,只是为了摆脱宗主那个疯狗而已。”

    “刚才我们要离开的时候,不知道纳兰跟宗主说了什么,担心死我了。”

    白公子也停止刚才还在调笑的脸,一下子正正经经了下来。

    “有句话,我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告诉你。”

    “什么事啊!”

    “几日前,不是有人在你屋子里搞鬼吗?我去查了,跟沫雨有关系。”

    沫雨,纳兰身边的那个女人。

    雪下得越来越大了,他倒是没什么事情,有内力支撑,可是姬凤苏不同,她现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

    白公子将姬凤苏给扶了起来。

    “你说,沫雨为什么要这样。”

    白公子不确定道,“这我也不清楚,只是查到与她有关系而已。”

    那日,能在她耳边千里传音的女人,真的是沫雨吗?不太可能吧!沫雨是有那个动机来吓她,可是没那个实力呀!

    可是白公子为什么要那么说。

    为什么要引她去怀疑沫雨。

    “纳兰来了,你去问问他就知道了。”

    白公子指着冒着大雪过来的纳兰识心,他手上拿着红色披肩,分明是千里送鹅毛啊!

    纳兰识心眼巴巴的跑过来,可是还没等到他说出口,就被姬凤苏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