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撩人了,娘子-正文 第十八章 救人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笑容浅浅 书名:别撩人了,娘子
    月朗星稀,紫兰轩中周围的浓雾越来越大,紫兰轩在其间若隐若现。

    紫兰轩中的正房,透过纱纸看向里面,烛光竟彻夜未熄。

    姬凤苏坐在椅子上,手端一碗汤药饮用着,目光凌厉的看着身前跪在的暗香。

    暗香身上有很多剑痕,隐隐间还渗着血迹。脸上苍白得可怕,看到这样的暗香姬凤苏不是不心疼,所以才更加的生气。

    一个是她的好朋友,一个是从小陪着她的暗香。为什么暗香要去杀害风星宗,姬凤苏想不通。

    “说!为何自作主张,偷袭风华国的君主。”

    低沉的声音缓缓说道,却能让人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里面怒火。

    糟糕!谷主似乎很生气,但她这样做都是为了谷主。

    暗香有些委屈,当时孤身一人去面对众多暗卫都没有害怕过。只是为了谷主的路少一些绊脚石,便一人面对有着众多武功高强的暗卫,还有本身武功也差不到哪里去的风星宗。

    各种阴谋毒药,才得以将风星宗给弄成这样。

    本以为,就算得不到谷主的肯定,也没想到谷主竟会这般恼怒。

    但她没有错,对!她没有错,除掉风星宗,只要没了他,就不会阻碍到谷主。

    “谷主,风华国的君主认得你,属下怕到时成为你的绊脚石。”

    一向温柔的声音中带着颤音,不知黑色的面具背后藏着怎样楚楚可怜的脸,引人怜爱。

    拿着勺子的手顿了顿,停下送往嘴角的汤药。

    暗香从小便跟着她,受过各种伤、各种训练、各种苦。却没受过她这样冷眼相待,一时间有些委屈是肯定的。

    毕竟是从小陪伴她的人,姬凤苏对暗香的感情还是很深的。刚才的怒火,也只是因为暗香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让人心寒。风星宗是她的朋友,却被自己的暗卫所伤。姬凤苏觉得对不起风星宗。

    这样一想,姬凤苏的火气也消了大半。

    声音也温何了许多:“在风华国与风星宗相识的人是李楚儿,不是我。更何况,我来到纳兰国后,已经易容过了,现在的我只是李云儿。”

    “你根本就不用担心风星宗会认出我。再则,人家风星宗待你家谷主这样好,若咱们这样岂不是恩将仇报。”

    “你家谷主我是这样的人吗?不是啊!所以风星宗不能死。”

    姬凤苏自顾自的说着,根本没注意到暗香那里的状况。

    “暗香,这汤药不错。明天再做一碗来,知道了吗?”半响,暗香还未曾回应。

    姬凤苏终于感觉到有些古怪,放下勺子,站起身走到暗香的跟前。

    “暗香……”暗香躲过姬凤苏要拍她肩膀的手,拿开脸上的面具。露出绝美的容貌,让人惊讶的是暗香的样貌竟跟姬凤苏在秀女车上看到的那个有着祸国容貌的秀女一样。

    此时那绝美的脸上,已是泪眼朦胧,其中的闪过的种种情绪让姬凤苏有些心悸。

    “恩将仇报的事情,谷主你做得还少吗?”

    “说来说去,你根本就是对风星宗有感情,舍不得他去死。谷主你这样做又将少主至于何地,陪伴你最久的人是少主、是我、是暗影。”

    “可那人,这才两个月。凭什么就能让谷主牵挂于心,此人该死。”

    “闭嘴……嗒”姬凤苏一时气极,随手将手中的汤药给砸了出去。

    “谷主!”一声惊呼,暗香快速的移动到姬凤苏的旁边,检查姬凤苏的手是否被烫伤。

    看到姬凤苏的手无事后,暗香的目光扫过被砸得四溅的汤药。有些惋惜,那是她寻找了许久的珍贵药材来给谷主补身子。

    谷主都没喝几块,蹲下来慢慢的捡拾碗的碎片。

    秀气的墨发,几缕发丝贴在脸的轮廓。低垂着脑袋,姬凤苏看不清暗香的神色。

    “谷主……以后气极时可以打骂暗香,但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莫要气伤了身子,打碎了这对你有用的玩意。”

    姬凤苏心中猛然受到一阵,心里越发堵得慌。

    半响,干巴巴的吐出个字。

    “好。”

    暗香打算去煎药,上次谷主的晕倒,不是因为在御书房受到暗箭的毒。而是谷主自出谷以来,一直四处奔波,自小体弱的谷主自然有些吃不消。

    所以上次的晕倒后,暗香便每天都做补汤给姬凤苏喝。才使得姬凤苏的状态好一点,但仍比不上谷中的那般好。

    “暗香,你给风星宗下的是什么毒。”

    听到谷主这样问,暗香虽然有些害怕谷主生气,但心中的喜悦胜过那一丝担扰。

    “梦流光。”

    姬凤苏的眼神一闪,竟然给他下了梦流光,暗香你怎么敢。

    梦流光,是她以前制的一种毒药。毒药的作用如同名字一般,在梦中度过光阴岁月,只要过了三日还得不到解药,便会陷入梦靥中在再醒不过来。此生与恐惧相伴,迷失本性,不明不白的死去。

    梦流光,只有她的解药和她的施针之法才可破解。

    “暗影。”姬凤苏唤出暗影,从头到尾都没有再看暗香一眼。

    刹那间,身前一道人影忽现。

    “谷主。”

    如同清泉击水的声音,这般的动听。暗影一般不开口,但他每一次的开口,都会让姬凤苏惊叹一番。

    但此时,姬凤苏却没那个心了。

    “纳兰识心那里什么情况。”

    去救风星宗,一时半刻根本脱不开身。先把纳兰识心的这边搞清楚后再说。

    “纳兰识心今晚去了慧妃那里歇息。”

    慧妃、丞相,纳兰识心不能得罪丞相,必须在慧妃那多待了,顾不上她。看来纳兰识心这边没问题了,至于风星宗那应该人挺多的,看来得准备一些东西了。

    “暗香,回生死谷去吧!去吴越之地待上一个月。让生死谷派一个老实点的暗卫来。”

    吴越之地,是生死谷中最艰苦的地方。那里野兽众多、毒蛇毒草也是数不胜数。

    是生死谷用来培养暗卫的地方,暗香是在那里待过的人,自是知道那里的可怕之处。

    但最让她害怕的是,不是谷主让她去吴越之地,而是谷主竟然舍弃了她!

    “谷主,你怎么样暗香都行,但请别不要暗香……暗香以后再也不敢了,暗香会好好听话的。”

    泪水止不住的流,不知何时暗香已经跪在姬凤苏的脚下,手抓在姬凤苏的衣决,模样可怜动人。

    可惜她求的是她的谷主,冷酷无情的姬凤苏。

    姬凤苏面无表情的蹲下来,用力掰开暗香的手,插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

    “暗香,你可知本谷主最讨厌什么!”

    暗香心中苦涩不已,在她面前从来不称呼自己为谷主的人,头一次用起了谷主这个称呼,竟是这样的冷酷。

    “不听话的狗。”

    一字一句的吐出来,却是字字珠玑。几乎在姬凤苏说完后,暗香便软瘫了下来。

    待暗影和姬凤苏离开后,暗香终于忍不住疼哭出声来。

    “风星宗,你该死!”声音中含着刻骨的恨意,带着疯狂的执着。

    达到城中客栈之时,已是三更,外面打啰的更夫摇摇晃晃的走过客栈。却不知里面正进行着一场单方面的偷袭,那些守着风星宗的人不过片刻便睡成一片了。

    这自然是姬凤苏的功劳,一点迷香便可对付一群人。这便是毒医者的可怕,即可杀人、也可救人。

    人命在她们手上,如同蝼蚁的存在。

    推开客栈厢房的房门,一股的淡淡的异香扑面而来。这是姬凤苏用来对付风星宗身边人的迷香,但姬凤苏闻到之后并没有做任何的防护措施。

    毒蛇怎会被自己的毒性所伤。

    走到床前,看着床上的男人。他还是如同两人初见那般俊秀,但却消瘦了许多。

    睡着的俊颜,此时却嘴角含笑,哪怕看不到他的眼睛,却依然能感受得到他的喜悦。

    “不晓得你是做了什么美梦。但为了不让你死得那么惨,我只能打破你的美梦了。”

    中了梦流光的人,前三天会做此生最想做的美梦,沉迷其中。可三天一过,美梦便会消失,从此陷入梦靥痛苦不堪,再也醒不过来。

    因此姬凤苏才会如此焦急,连夜赶来救风星宗。风星宗在那两个月中给了她许多快乐,是她第一个朋友,在姬凤苏的心中风星宗始终是不同于别人的。

    轻轻的抚摸风星宗的脸颊,目光移向风星宗的衣袍。

    稀稀疏疏的褪去风星宗的衣服,风星宗在昏睡中便被姬凤苏看光了身体。

    打开带来的包袱,拿出里面的银针。光滑的银针,如同冬日湖水下的寒冰散发着寒气。

    一针下去,风星宗发出一声闷哼。姬凤苏也没好过多少,额头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此套针法,需要用到内力才能施针。

    刚想叫暗影过来用内力助她,可是一想到回去的路上还要暗影的武功防着纳兰识心,姬凤苏一时间有些头疼让暗香回了去。

    若是暗香还在,至少可以减轻点压力。

    但姬凤苏不后悔,因为后悔了便证明她是错的。她是姬凤苏,她的任何决定都是对的,哪怕错了也要坚持到底。

    姬凤苏看来疼得脸都变得扭曲的风星宗,咬咬牙,再一针下去,姬凤苏几乎是撑着完成的。

    “谷主,真的要救他吗?”暗影本以为,谷主会在第一次体会到施针的困难后,考虑到现状抛下风星宗不管。可是,谷主竟强忍着不适也要继续施针,此人当真对谷主如此重要吗!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