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兵夺鼎-纵兵夺鼎 第二白七十二章 怕不怕(感谢‘磨牙快乐’的万赏!)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夺鹿侯 书名:纵兵夺鼎
    这个秋天比以往更加祥和,关西没有大旱、关东没有水灾,亦无蝗虫地震、瘟疫也消失无形。冀州的魏郡、赵郡、渤海,司州的河南、扶风,兖州的济阴、陈留,青州的北海、冀南,各地郡县长官纷纷上表邯郸,告知丰收的喜悦。

    南面的战事进一步压缩至荆州、益州二地,汉中张鲁仍旧在与刘备作战,不过如今刘备已在川中站稳脚跟,亦将张飞从荆州南郡召回,与关羽同率两支兵马分别自白水关、巴郡逆击张鲁,战线由最开始的蜀郡成都近畿一步一步向北推进。燕北的幕僚们在赵王宫不停推演,最终得出的结论不容乐观——直至冬月双方停战,关羽张飞大约要进围汉中转守为攻。

    “玄德在西逃的路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他的军队没有这么强的战力、他的部将没有这么强的能力。”

    燕北想的没错,刘备西走的路上当然发生了很多事,比方说魏延、比方说黄忠、比方说收降益州的部将,这给刘备军带来庞大的战力,此消彼长之下,张鲁哪里还会是刘备的对手。何况这个早年在燕北部下的豪杰也学会了阴险的政治手腕,他打着燕氏益州牧的旗号在益州行事,干掉刘璋逐走张鲁,派人给燕北送信却只是表达张飞对姜晋的歉意,对益州之事只字不提。

    对刘备来说这一点儿都不丢人,早在讨董时期他便作为燕北的部下从攻,现在说自己是燕氏部下益州牧又又什么丢人的?

    可燕北非但没有一点恼怒,反而对刘备的小把戏感到好笑。

    “玄德这是拿孤当傻子糊弄呢!”

    就好像诸侯都需要一个旗号,在不够强大时这个旗号往往并非自己,燕北可以在迎接皇帝入邺都后打着汉朝大将军的旗号为自己充实党羽,刘备同样可以在益州打着燕氏的旗号为自己谋取优势,这并不奇怪。

    不过刘备还是算错了。

    他算错了张鲁,燕氏给张鲁提供兵器甲胄,甚至用司州凉州接近汉中的优势为其教兵提供辎重,但这难道就真的意味着张鲁的汉中是燕氏的吗?或者说这难道真的就意味着张鲁占据益州后能老老实实地将益州拱手相让?

    并不是,并没有。

    只是因为燕氏在这个时间段需要又张鲁这么一个人来起兵攻打刘璋,而燕氏又不愿让自己的军队在益州徒增死伤,所以才有燕氏汉中太守张鲁领兵攻白水关的事。刘备想坏的是燕北任命张鲁为益州牧或益州刺史的事,他成功了。

    但燕北并没有想任张鲁为益州刺史,甚至他都没想那么远,他只是想有个人替他收拾不尊皇命的刘璋罢了。

    如若张鲁强势,燕北会顺势施为,让张鲁占领益州领个将军号也无甚大碍,在张天师身边燕氏安插了足够的亲信,足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过如今刘备强势,那就不一样了,毕竟比起久居汉中的张鲁,走遍天下的刘备要难对付的多……既然如此就停战吧,给张鲁一些喘息之机。

    “传信扶风马岱屯兵陈仓,来年春季陈兵斜谷道;凉州赵云屯兵武都郡下辩,来年春月陈兵进驻沮县;传信刘备、张鲁停止互相进攻,再给二人送几块官印过去。以张鲁为镇南将军,督汉、广、巴、蜀、犍、越、益州属国七署军务。刘备驱不臣之刘璋有功,任益州刺史,封赵国武安卫亭侯,明年进京述职,诏书别忘了再夹送封信……就说燕某许多年没与他饮过酒了,今年冀州大收,桃县存酒很多,别忘叫上云长与益德同来。”

    说着,燕北狡黠地笑了。

    “张鲁如今巴不得停战,只要诏令送到,汉中一定会收缩防御,刘备虽然想战,但今年就快过去,他冬季肯定借坡下驴停战,不过明年春季万物复苏,他一定也还会想趁势进攻张鲁。这就需要马伯瞻与赵子龙在陈仓、斜谷的震慑,警告他不要进兵,益州兵敢踏入汉中一步,两路兵马便进入汉中支援张鲁,让其投鼠忌器!”

    燕北说着挠了挠鼻子,秋季天干,他的鼻尖总觉得痒痒,对众多幕僚问道:“至于玄德,你们觉得他敢不敢进京述职啊?”

    燕北问得很正常,不过这话听在赵王宫诸多幕僚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地正常了。就好像看见赵王无所谓地问道:你们觉得这天底下能活到现在的诸侯傻不傻啊!

    这肯定是不傻的啊,傻子能做成诸侯吗?傻子能以幽州涿郡涿县一介编席子的游侠儿身份被天下诸侯遍败最后称霸了益州?

    这就好像问燕北,赵王殿下你现在敢进益州么?

    燕北肯定是不敢的啊!

    去了益州他还能有活路?

    “嘿,既然你们都觉得他不敢来,那就不用多说了。这大约足够拖延到四月了吧?催促还在豫州的马孟起,今年让他带着兵马在兖州陈留避冬,务必明年四月抵达扶风。传信司隶校尉梁习,让他给马超的军队备足粮草军械,从河南调五个校尉部的兵甲,向扶风运送。”燕北轻叩案几道:“马超在羌氐有声望,五个校尉部的兵甲燕某都给他准备好了,让他募兵。他家先祖伏波将军西平羌乱二定交趾,羌乱他平了,没有交趾,教他为孤将益州打穿!”

    益州,这就是燕北为马超天造地设的战场。身后靠着羌氐大部,左右各部诸军将领不是妹夫就是弟弟,参战之人尽是凉州与扶风的乡党;何况兵甲齐备辎重运筹皆不需他担忧,这基本上是出兵放马将军的终极梦想——在自己最熟悉的土地上,用自己最亲近的兵力,拥有最优秀的后勤,与勇敢的强敌较力并击败所有人!

    “嘿!不过话说回来了,为什么你们都觉得刘玄德不敢来?孤却觉得他会来。”燕北像讲笑话一般眯着狭长的眼睛笑了,尽管诸多幕僚并不懂他为什么笑,可他还是笑的前俯后仰,直拍大腿,笑了半晌才正色道:“老刘家不怕鸿门宴!”

    < cssadhtl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