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灵之斗灵大陆-《界灵之斗灵大陆》潜龙篇 第六百一十八章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枯叶3 书名:界灵之斗灵大陆
    叶小飞刚刚追上北行之队伍,眼前的一切,看着就让他心生悲凉。

    在苍白雪地上,数万人龟速爬行,大雪深及小腿,每走一步都会踏出一个深深的脚印,千万人走过,尽把苍白的雪踩成雪水,冰冷刺骨的雪水侵入鞋子,轻者手脚僵硬,冻伤冻肿,重则双腿活生生被冻死躺在雪地里等死,任由大雪呼啸,不出个把时辰,连尸体都看不到。

    平民们一步一个坑,拽着比他们身体还要大的行李,没有崩溃,已经是奇迹。而此时离城已经整整一天一夜,行进也不过二三十里,按照这个速度想要抵达目的地,估计已经是一个月之后,前提是,那时还有人活着。

    叶小飞眼角悄然湿润,从空中落下,落在一具刚刚倒在雪地上的身体旁。他上前轻轻的扶起倒下的孩子,那是一个十一二岁,裹着一张破旧的皮毛衣服,小脸被冻得酱紫一片的小女孩。能看的出来,她是与亲人走丢,无人照顾,最后被严寒击倒。

    叶小飞打开空间戒指,取出一张烈火雄狮的皮毛铺在地上,把迷离之际的小女孩放在皮毛上,轻轻敲开小姑娘的嘴,灌进一口烈酒。平民的身子骨极其脆弱,小孩子的身子骨更加脆弱,他不敢动用寂灭奥义之力驱散侵入体内的严寒,只能用最普通的方法,试图挽救眼前这个濒临死亡的小女孩。

    他伸手去解开小女孩硬邦邦的毛皮靴子,入手却是一片冰凉,犹如摸到一片坚冰,触之坚硬。他低头一看,那双小脚沾了冰水,被寒风一吹,化作坚冰,把那双小脚彻底冰封。

    叶小飞能感觉到,这双腿的活力正在消退,显然要冻坏,要冻死。

    “该死的风,该死的雪,滚————”

    他低声骂了一句,体内寂灭奥义之力轰然爆发,方圆百米寒风不进,飘雪难入,竟然在皑皑白雪之中另立一番天地。

    “我要这风——消退!我要这雪——避让!我要让这夺命严寒————寂灭!我要这个小女孩————活着!”

    一点漆黑的光在叶小飞双目凝视的空气中突然一闪,待他话落,黑光挣脱虚空的束缚,悄然绽放天地之间,如火焰般摇曳,如莲花般怒放,如冷月般无情。

    黑光猛然一缩,继而无限放大,严寒逼退,急流勇退,方圆百米的温度急剧攀升,恢复到正常温度。

    领域!

    正确说是领域雏形,离形成战斗力还早,但领域号称只有神才能够彻底掌握,成为域内之主宰,夺人生死,毁人性命。传说中天赋异禀的半身勉强能够参悟一丝,提前感悟领域存在。叶小飞此时不过区区中位传奇阶绝世强者,隔着上位传奇阶绝世强者,隔着半神门禁,竟然触摸到那遥不可及的领域,而他此时浑然不知自己达到的成就,全身心的投入为夺回小女孩的性命而营造更好的环境。

    如他所愿,这一域,狂风辟易,飘雪不进,严寒消退。如他所愿,风停,雪消,寒散。如他所愿,寂灭奥义之力代表毁灭的力量,从诞生至今,第一次触摸到温暖,并散播着温暖。如他所愿,一切,只如他所愿。

    叶小飞沉浸于领域之内。

    他如愿的卸掉那双宛如烙印在小女孩脚上的冰封毛皮靴子,他如愿的用他那双杀戮而粗糙的双手把冻得硬邦邦的小脚丫子捂在掌心,缓缓的摩擦,细细的呵护。如他所愿,小姑娘的脸上泛起两朵红云,如醉酒的姑娘,沉沉的睡去。

    如他所愿,小脚丫子开始软和下来,渐渐有了温度,最后,在他惊喜目光之下,和其他小女孩一样,拥有一双健康的小脚丫子。

    “嗯哼————爸——爸爸————呜呜————我要爸爸————”

    小女孩活了,不但活了,还在睡梦中发出轻轻的请求。

    叶小飞露出欣慰的笑容,全身心一松懈,领域如同空中楼阁,轰然崩塌,甚至没有给他看上一眼的时间,整个天地又布满让人避之不及的严寒,呼啸而来的朔风,以及延绵不断的飘雪。

    “我开始不怎么喜欢下雪了。”

    他含笑嘀咕一句,用烈火雄狮的皮毛裹紧小女孩,抱在怀里,冲天而起。

    御风而行,飘雪为伴,终归遮不住他洞察秋毫的慧眼。

    二十六头雪域狮鹫和九头冰蛟悬停在雪天之间,本来庞大的身躯,在飘雪中显得渺小,宛如一片悬停在空中的飘雪。不过,叶寒风知道,他们已经各就各位,在他们的羽翼之下,是数万需要他们庇护的军民。

    地上,数百头雪狼骑士呼啸而过,卷起大片大片的白雪,雪未落,他们已经绝尘而去,如同一张大网,落在数万军民周围,与天上的雪域狮鹫以及冰蛟要想呼应,浑然一体。

    数万军民,行进有先后,速度有先后,前后差距横快数公里,头看不到尾,尾望不到头。数十忙飞行单位,数百骑兵,洒下去,顾头失尾,护尾缺头,抓襟见肘。

    飞行单位的两个队长以及雪狼骑士团团长一通讨论,不得其法,正争执不下。

    北行队伍,西南侧,一处缺失保护之处,无时无刻暴露在凶兽的威胁之下。

    一支五百人队伍处在这个位置上,尽皆是老弱妇孺,行动缓慢,拖家带口,走三个小时就得歇息半个小时,由此远远的落在队伍之后,加上大雪弥漫,蒙了眼,不知不觉竟然脱离了队伍,朝着一个极度危险的方向默默前行。

    “不对劲。”

    队伍的护卫百夫长举手示意整支队伍停止前行。他是这支队伍的负责人,带领五十名黑甲战士保护,近四百五十老弱妇孺。在朔风中他闻到让人胆寒的血腥味。

    忽然,百夫长跪在地上,拨开最上面的一层白雪,露出一具无头尸体。

    “雪狼骑士!”

    百夫长从对方铠甲认出对方的身份,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而他身后,是一片惊恐之声,以及害怕的倒退步伐,甚至有几个触不及防,猛然跌在雪地里。

    “啊————雪下面————下面————”

    跌倒之人本能得想爬起来,撑地的手摸到了什么,猛地一拽,竟然是一条长长的肠子,被冰雪冻住,犹如刚刚取出肚子一般血凌凌,伴随他这一拽,一具肚破肠流的尸体破雪而出。

    啊啊啊————

    老弱妇孺一片惊恐哀嚎,痛哭流涕着不少,惊恐之下晕倒则更不少。

    百夫长内心惊恐万分,不过,他至少还记得自己是一个战士,抽出腰刀,命令道:“所有黑甲战士列队,把雪拨开。”

    五十个黑甲战士只出来了四十九个,有一个活活被吓晕过去,一时半会儿恐怕醒不过来,而即便出列者,也无往日之神气。脸上苍白,双腿发抖者不在少数。

    “这是一处战场,而且是一处昨日战场,以十人为单位,保持警戒,随时准备战斗。去一队人,告诉那些妇孺,想活命的就给老子闭嘴,若想死,就大声叫,最好把凶兽招过来,大家一起死,一了百了。”

    百夫长的话不大,但他集结战士的举动已经吸引队伍的注意力,尽管声音不大,所有人还是听到了,当他话音一落,队伍大人的声音戛然而止,谁也不想。继而是严厉的呵斥小孩,不让他们哭闹。

    没错,此处战场正是之前银甲冰蜥与雪狼骑士的战场,雪狼骑士团灭,竟然没能把消息散播出去。而此时,吃饱喝足的银甲冰蜥正在冰层之下入眠。

    对于凶兽来说,地面的震动代表猎物送上门。或者是强大的捕食者在找它们充当食物。而五百多人拖着辎重的声音,恐怕它们是聋子,也能感受到。

    百夫长的反应已经够快,够镇定。但,显然,他的运气差到了极致。

    集结的黑甲战士刚要散去。

    砰————

    坚固的冰面轰然爆裂,冰块横飞,一头黑影猛然从爆开的冰面跃出来,接着是第二道。当碎冰落尽,第三道身影才缓缓的从破开的冰洞中走出来。

    五百军民凝望着,凝望着,恐惧如潮水掩盖他们的视线,死亡如风一般扑面而来。也不知道谁忍不住发出一声惊恐,平民队伍一下子崩溃,抛弃辎重,抛弃行李,一个个健步如飞,撒腿就跑,比之来时的蜗速,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百夫长本能的冲怀里掏出一张爆光魔法卷轴,撕裂后抛向空中,所有的希望都随着魔法卷轴而升空。

    卷轴无火自焚,消失于空中,化作一道魔法阵,如一道光箭,冲天而起。

    砰————

    一声细微的不可能听见的轻微爆炸在战士们心头响起,空中如约形成一颗白色散发极致光芒的救援信号,向四面八方宣告他们正处于生死存亡。

    银甲冰蜥似乎为魔法信号所吸引,遥望其摇曳升空,最后似乎明白这是信号。暴怒的嘶鸣,抬腿迫近。

    百夫长显然有些威望,至少,黑甲战士聚拢在他身边,而不是向平民一簇击溃。百夫长猛然下令:“兄弟们,雪狼骑士肯定是被它们所杀。连雪狼骑士都逃不掉,何况是我们?今日必死无疑,不过,”他猛然抽出腰间雪白的腰刀,怒指扑过来的两头银甲冰蜥:“爷就算死也要砍上它一刀,咬下它一块肉,让他知道,杀爷,是要付出代价。列阵!”

    四十九名黑甲战士纷纷列阵,长枪对外,张弓搭箭。

    嗖嗖嗖————

    箭矢呼啸,撞在银甲冰蜥身上,除了一溜火花,再无一丝伤害。反而激怒银甲冰蜥。

    左边的那头停了下来,张口吐出一条红色血腥的舌头,如血鞭,狠狠抽过来。前排三个拦腰而断,其他人被抽中,不死也重伤。

    四十九名黑甲战士构成的阵列,没能抗下一回合便已经崩溃。死亡和恐惧降临,当即有战士承受不住,丢下兵器转身逃命。还来不及跑出两部,一根红舌洞穿胸腔,破胸而出。

    百夫长持刀的右臂齐肩而断,他顽强的挣扎起来,捡起一杆染血长枪,依枪而立。

    他的士兵死伤殆尽,没有一个能逃出去。而他,是最后一个人。他的面前,三头银甲冰蜥把他团团围住,腥红的舌头如毒蛇般吐芯。

    ——————

    “信号弹?”

    叶小飞怀抱死里逃生的小女孩,凌空飞行,正要赶去坐镇中军。忽然就在他左前方出现一颗刺眼的信号弹。他没有迟疑,身形陡然加速,破风前行。

    他看到崩溃流传的平民,他看到被丢弃的辎重和行李。他还看到——————

    叶小飞的瞳孔陡然收缩,身形再次加速,如子弹般破空。

    因为他还看到不远处,三头凶兽对着一名依枪战士吞吐舌头,要比一比谁更快一步,击杀那个他的战士。

    比快!还要比数量。

    三头银甲冰蜥三面合围,几乎是同时攻击。击杀其中一头或者两头,依枪战士必死无疑。

    只有同时击杀,放能挽救。

    叶小飞右手环抱小女孩,空出左手。只见他伸手一招,一柄寒光四射,宛如冷月的锋芒之剑出现在手掌上,左手一甩,灵器级生灵剑带着锋芒,破风前行。一剑出,再招手。一柄火焰之剑照耀八方,如一轮烈火太阳,刚浮现的瞬间,立刻被叶小飞投掷出去,拽出一道醒目的火焰。

    两剑呼啸,却还有一头银甲冰蜥。

    叶小飞速度再次爆射,如飞石陨落,轰然落在依枪战士身前,伸手一招,便有一条腥红舌头入手。若是再晚一豪,这根代表死亡的舌头就会如同刀锋一般掠过依枪战士,夺取他的性命。

    但,此刻,它在叶小飞的手中,被他死死的拽在手中。

    嗖————

    轰隆隆——————

    灵器级生灵剑比较低调文明,钉死左侧那头银甲冰蜥,不过,灵力霸道的锋芒在下一瞬间把防御力惊人的银甲冰蜥绞杀成渣。

    右侧的轰鸣是魂器级斗灵剑击中另一头银甲冰蜥,升起一个三十米大火团,那只要人性命的凶兽在火焰中连灰都不剩。

    “孽畜!”

    叶小飞猛地一拽手中的银甲冰蜥头目的舌头,堪比地龙的庞大身躯不可控制的如同冰球一样滑过来。他松开手中的舌头,收拳纳腹,体内寂灭奥义之力涌动,快如闪电的一拳轰出。

    轰————

    一拳轰出,形成一道冲击波,银甲冰蜥身形陡然停止滑行,继而以更加快的速度被抛飞,尚未落地,直接泯灭于空中,连一块鳞甲都没掉下来。

    一拳之威,强悍如斯!

    依枪等死的百夫长只觉得眼花缭乱,两息之后,要他性命的凶兽反而丢掉性命。从死到生,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

    叶小飞伸手一招,斗灵剑和生灵剑化作一白一红两道光芒落入掌中,回到空间戒指。他伸手一番,手掌中出现一张高级治疗卷轴,对着百夫长使用:“我来晚了,抱歉。这个小女孩,是我路边所救,请你暂未照看一二。”

    百夫长见他要走,跨前一步,追问:“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敢问恩公是?”

    “镇北将军!”

    叶小飞知道,还有更大的麻烦等着,十万火急的瞪着他。转身破空而去,激射长空。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